【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千金笑》是潇湘书院签约作家天下归元创作的一部架空异能穿越小说,隶属于“天定风流”系列。现代异能者跑路过程中与乱世王朝的亲密接触杀大王头,饮觥中酒,簪殿上花,销万古愁,运慧剑夺龙首,携美男天下游,买一送一别讲价,单程旅途不包邮。亲,你准备好了吗?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2888776225660

内容简介:

现代研究所异能四人组误入异世。为寻回好友,神眼君珂踏上漫漫长路,无意中卷入王族夺嫡风波,与厌倦王族夺权倾轧的冀北王世子,相伴逃亡。

风雨燕京,她步步高升,嬉笑玩乐,转手便是皇城风潮。享神医之名,得文武供奉,夺武举状元,任新番统领。却不知荣耀与阴谋同行,繁花着锦的背后,是他人不动声色、步步深入的削藩之局。

恩与情,爱与恨,纠缠与命定,城府深藏的雪里白狐,夭矫昂藏的云中之龙,腹黑深情的冀北青鸟,皇朝掌握重权的绝艳男子们,为削藩之争倾尽智谋,也为她,倾尽爱恋和争夺。

她该仗剑谁指,何去何从?

在即将卷掠整个皇朝的风云背后,天下王者,迈入属于他和她的风雨之途。

正文

第三十一章 ONLY YOU

入夜的宝梵城一片安静,并没有想象中繁华热闹,看得出宝梵城宵禁严重,满街的士兵比百姓多,满街的野狗也比百姓多,街道一眼望到头,除了兵刃的寒光再看不见别的。

民居建筑都很矮,据说西鄂这里春季常有怪风,一来就铺天盖地飞沙走石,所以大部分建筑都不敢往高了造,人住在里面,手一伸就能够到屋顶。

也因此,城中正中心那一大片高层建筑就显得分外显眼,也就是那里,是整个宝梵城最鲜明华丽的所在,老远灯火流光,笙歌夜唱,丝竹靡靡之声荡漾,在满城的黑与静里,亮得像一卷盛世夜宴行乐图。

黑暗里有人远远遥望,从鼻子里哧哼一声,“富庶?这就叫富庶?富的是高位者,苦的是百姓,兴亡都是百姓苦。”

“君姑娘真是悲天悯人。”有人轻笑,“怎么就不怜悯一下你身边人?”

“嗯?”有人转过头,眸子亮闪闪,表情傻愣愣。

“告白,那就叫告白,告的是满城军伍,白的却不是我纳兰述,”纳兰述表情怅然,悠悠望天,“是非都是纳兰苦。”

君珂唰一下窜了出去,“我给你探探路!”

这一下动如脱兔,轻功超卓,转眼便窜出去几丈,水准发挥超常。

许新子在两人身后翻着大白眼,嘀咕,“拿肉麻当有趣!”。

君珂的云雷军亲兵队长哧哧地偷笑。

幺鸡蹲在地上,扭开大头,眼神里充满鄙视。

纳兰述微笑听着身后的动静,一边想现在打不走的跟屁虫实在太多,一边想还好还好等下就退散了。

本来晏希要来的,他拒绝了;柳杏林要来的,他也拒绝了,理由?太英俊了!

“等下我们要进王宫,你们不用跟进去了,找个合适地方躲藏,在王宫附近接应便可。”纳兰述吩咐。

“怎么进?打进去吗?打进去怎么可以没有我?”许新子纳闷。

纳兰述笑而不语,心想打进去?小珂肯吗?

“什么人入夜在外行走!来人啊,拿下!”前方蓦然一声叱喝,步声杂沓响起,随即黑暗里冲回来君珂,已经换了一脸惊慌表情,直扑纳兰述,“哥哥,后面有坏人追我!救我!”

纳兰述大乐,立即张开双臂接住,就势将君珂揽在怀里,一只手紧紧掐住她的腰令她挣脱不得,一只手“慌乱”地拍着她的背,连连安抚,“小白,怎么了?别怕,别怕,有哥哥在呢。”

小白你妹啊小白!不是说好叫漫漫的吗?君珂从纳兰述怀里抬起头,瞪他一眼。

纳兰述却一脸遗憾——唉,只能扮兄妹,不然叫小心肝,小乖乖,小蜜糖,多好。

“搂这么紧干嘛?喘不过气来了!”君珂这才发现某人的双臂如铁钳,紧紧卡住她的腰,某只手指似乎还在不老实地吃豆腐。

“眼神!注意你的眼神!看起来很假!”纳兰述严厉地提醒某人的演技,成功地转移了某人的注意力。

在君珂用力调整自己眼神的时候,纳兰述把她的腰往自己面前又紧了紧,抱着一怀软玉温香,在心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机会难得啊……天南大王你真好。

几条人影从黑暗中追了出来,是一群巡夜士兵,纷纷叱喝:“入夜擅闯大街,还不快快受死!”

“抬头!快抬头!”君珂踩纳兰述,“快,微偏下巴四十五度角,那个角度你最好看。”

嗯?纳兰述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说。你偷看过多少次?”

自知失言的君珂,恼羞成怒,立刻站到了纳兰述靴子上,我踩,我踩,我踩踩踩!

纳兰述挑挑眉,决定等下再和某个傲娇的女人计较,抬起头,微偏下巴四十五度角,嗯,感觉不错,以后在小珂面前,就保持这角度。

他头一抬,对面几个士兵脚步一停,眼神里掠过惊艳之色,顿时连叱喝捉拿都忘了。

君珂露出得意的微笑,嘿嘿,这姑娘姿色不错吧?大爷今天大方,给你们个机会强抢民女。

几个士兵立在原地,面面相觑,好半天没动静,君珂等得发急——咦,怎么突然温良恭俭让,到手的美人都不要了?

“哥哥!”她决定再烧一把火,一头扎进纳兰述怀里哭诉,“可怜咱们父母双亡,来宝梵城投亲,亲戚却举家搬走,身上的银钱也全部给小偷偷走,住不起客栈吃不起饭,举目无亲,无家可归,想在大街上露宿都不能,咱们可怎么办呀……”

听见了吧?一对丧亲兄妹,贫穷、娇弱、在这宝梵城毫无依靠,多么天造地设的强抢民男必备剧本啊,来吧,快点来吧,快点来抢纳兰述吧!

纳兰述低着头,状似被“妹子”一番哭诉引动愁肠,抱紧了君珂的腰,额头抵着君珂额头,看起来像在和她“抱头痛哭”,实际上却微微偏脸,轻舔君珂的脸颊,唔……香、软、暖玉晶莹,我家小珂,真甜……

君珂咬牙偏头,很想一口咬下某个趁机占便宜的无良者的舌头,这戏演得太憋屈了!明明设计剧本的时候,自己得意YY地笑了半天,怎么到最后,被占便宜的还是自己?

抱也抱了,啃也啃了,戏本子都唱完了,那几个士兵虽然目光灼灼盯着纳兰述,显示出极大兴趣,但还是没有动,不仅没有动,还向后退了几步。

君珂纳闷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天南王热爱美男,满城搜罗,必有重赏吗?纳兰述这样的姿色,放在哪里都是极品,这群人瞎了眼看不见?还是西鄂的审美观和大燕背道而驰?或者该让丑福出马?

她不知道,几个面面相觑的士兵,也在犹豫。

献,还是不献?

天南大王爱美色,这是真的,献上美色有重赏,也是真的,但是问题在于,这位大王性子太古怪太喜怒无常,虽然大多数时候献美男有赏,但有时候,如果那位美男太得大王欢心,大王喜悦宠爱之余,便要开始吃醋,她会想——嗯?送人过来的时候,那些人有没有摸过他?带他进宫的时候,那些人有没有呼喝过他?有没有碰过他的手触过他的脸?嗯?我的心肝宝贝蜜糖儿,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拢在掌心怕坏了的小可怜,居然被那群丑陋粗鲁肮脏的货色摸过碰过呼喝过?不行!来人啊——

于是那些刚刚拿了巨额赏钱的献美者,立刻倒了霉,假想中摸过碰过美少年的手,被砍下,扔了喂狗。尤其是没有身份的底层人,那是想砍就砍,想扔就扔,献上美人,丢了四肢。

也有人哭喊着说自己保持三尺安全距离,绝对没有摸过呼喝过美少年一毫,这个也不行,大王说——你总是看过他的吧?你用你那肮脏的眼珠子,色迷迷地看过我的小宝贝!挖了!

……

所以现在的天南州的好事之徒们,只敢献上中等姿色,博点赏钱也就罢了,像纳兰述这种珍品,反而望而生畏,不敢轻易尝试,要知道这就像赌博,可能因此一夜暴富,但更可能因此倾家荡产。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君珂贼兮兮设计的剧本失效,平白便宜了纳兰述将她抱在怀中,纵横捭阖,上下其手,我摸,我摸,我摸摸摸……

此时场景尴尬,被官兵追索的“贫穷兄妹”相拥而泣一场哭诉没完没了,该上去抓人的官兵神情犹豫进退不得,君珂都哭累了,头也弯酸了,苦情史都背了三遍了,眼看再哭下去连胸都要防御不住了,只好失望地准备抬起头来。

几个士兵此时却终于得出了一致意见,当先一人咳嗽一声,道:“原来贵兄妹如此凄惨,既然有难处,我们也可以网开一面,还可以为贵兄妹指点一条明路。”

君珂立即“惊喜”转身,转到一半发觉某人还在恋恋不舍地拽着她的腰,她袖子一垂,手指悄悄转到某人腰侧,揪住一块皮肤,左转九十度,右转九十度,狠狠一捏。

我捏,我捏,我捏捏捏!

身后低不可闻一声笑,纳兰述终于放开,摸摸自己腰侧,嘶地一声。

这丫头,手真狠!

“还请几位官爷指点!”君珂一脸感激。

“你往王宫那方向去。”一个官兵指了指那异彩流光的王宫,在王宫之前,还有一大片地域,也是灯火通明,“大王喜欢昼伏夜出,还喜欢逛集市,所以在王宫前的广场上,每到夜间,都会由宫内侍女太监们布置成集市,供大王偶尔出宫游玩,其中有处是人市,却是可以由百姓自己去参与的,凡是容貌姣好的男子,都可以在此处自卖自身,各级官吏有时也会去那里,寻一些清秀的小厮,如果运气好,被大王遇见看中,那就是一步登天,”这官兵看看纳兰述,笑道,“以这位公子的容貌,嘿嘿……”

君珂心中诧异这群官兵怎么这么好心,到手富贵不要,还给予指点,面上感激涕零地谢了,那官兵临走时笑道:“你们一路过去,说是去人市,自然没人拦你,也不需谢咱们什么,令兄将来必是要一鸣惊人的,到时候,如果遇见咱们兄弟,记着咱们的好处,给点照拂就行了,我们是神兵营第七纵第六组的士兵,一定记得啊。”

“自然,自然。”君珂连连道谢,看着官兵离去,仰天长叹,“西鄂官兵的素质,真高啊!”

远去的官兵们,没来由打个喷嚏……

得到这群人的指点,果然一路畅通无阻,君珂和纳兰述小半个时辰后,便带着幺鸡到了人市。

幺鸡的跟来,实在是意外,这位哥的速度,现在是天下无与伦比,这位哥的无政府主义,也是世上少有人及,它要去哪里,还真不是谁能挡得住的。

好在冀北合军刚刚到达西鄂,整天不是吃就是睡的幺鸡,还没有在西鄂士兵眼里出现过,这货看起来也就是条普通大狗,除了身材过于雄伟点,脸过于抽象点,步伐过于懒散点,眼神过于邪气点,姿态过于骄傲点……其他也没什么了。

这集市虽然是太监宫女临时扮演,但确实有模有样,卖胭脂水粉零食杂货衣物布匹首饰一样不缺,还有玩杂耍的,卖对联的。

两人看见对联,不禁对视一眼,这才想起,快过年了。

君珂来异世至此快两年,第一年过年时是在三水小村,和纳兰述尧羽卫在一起,正是练武练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别说她,所有参与锤炼她的尧羽卫们,都累到死狗一样倒下就睡,居然把过年都给忘记了,之后一路风险,军途羁旅,眼看这第二个年,也要在路途中,匆匆过了。

君珂眼神里有一丝怅然,纳兰述注视着她,神情微微怜惜,却也有着淡淡欣喜,他此时也想起,两年风霜,跌宕磨折分分合合,但竟然两次过年,她都在他身边。

这是何等的幸运。

但望这幸运年年岁岁,长久拥有。

转过集市,一个角落便是人市,君珂和纳兰述一过去,齐齐打了个踉跄。

人!

好多人!

好多男人!

好多涂脂抹粉,揽镜自照,神情妖艳,敞胸露怀的男人!

不小的一处市场,搭建了一排排的棚子,棚子下是一排排的草席,草席上方拉着杆子,垂着薄薄纱幕,不过现在纱幕都已经卷起。

席上坐满了男人们,天气虽冷,却大多衣衫单薄,冻得脸青唇白,便用胭脂点红。每人占据三尺见方的席子,有人弱不胜衣,依在墙边喃喃背诗词,有人对着镜子簪花,将七种颜色的花选来选去犹疑不决,有人细致地往脸上拍粉,把粉盒子开开关关啪啪响,棚子里弥漫着脂粉的香气,还有喧扰不休的人声,大部分是“孙兄,你看我这粉,是不是粗了点?不够自然?”

“王家哥哥,你这朵花我瞧着好,不过不要簪在帽子上,胸前更别致。”

“李兄弟,你这玉坠儿可真是剔透,不过配上你胸口肤色,却不太搭呢嘻嘻。”

……

君珂脸青唇白,扶墙腿软。

活生生的小倌馆,但比小倌馆更可怕!

小倌馆好歹还是精选过的娇弱美少年,这棚子里却是环肥燕瘦,品种杂陈。彪形大汉和纤腰薄肩同在,豹头环眼与细眉细目共存。

天底下比看见一个男人涂脂抹粉更可怕的事是什么?

是看见一群男人涂脂抹粉?

不!

是看见一个身高八尺,胸口黑毛如乱草,腹上肌肉十八块,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涂脂抹粉!

君珂按住心脏——穿越至今,此刻终于觉得,原来自己心脏还不够强悍。

大哥……她很想抱住那大汉哭诉——您没钱么?没钱我送你一百万银子,求求你别在这里折腾自己行不,你折腾自己也罢了,你折腾我的小心脏哪。

其实她是错怪人家燕瘦环肥的美男们了,美男们也并非个个都这爱好,实在是天南王的眼光和口味太奇怪了,她对美男的喜好,除了极品必然收纳外,其余时候是流动的,有时候喜欢细眉长眼的小白脸,有时候却喜欢肌肉横凸的健美男,正因为如此,所以实在活不下去的那些男人,都会想来碰碰运气,直接导致宝梵城人市,成为天下品种最丰富,风格最饱满的人市之一。

君珂抵受不住,纳兰述却一直淡定,拖着她往里走,他一出现,满市场的男人们,齐齐抬起头来。

一瞬间目光汇聚,满满敌视、嫉妒、以及危机感。

也几乎就在瞬间,这群危机感爆棚的“美男们”,立即完成了心有灵犀的联合排斥。

“你们哪里来的?”有人冷冷问,“有摊位牌吗?”

“什么叫摊位牌?”君珂好学地问。

“没有摊位牌来这里做什么?”一个白面少年斜眼瞥纳兰述,“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在这里开市?”

“是啊,我也觉得,这里不是人市吗?”君珂无辜微笑,“怎么一进来,就碰上拦路犬?”

“你!”白面少年霍然站起,敞开的衣襟呼啦一下散开,露出瘦骨筋筋的胸口,君珂向后一退,惊呼,“啊,好大的排骨,戳眼睛!”

“哪来的牙尖嘴利的贱人!”白面少年看着幺鸡的体型,不敢上前,立在席子上尖叫,“这里不允许女人出现,滚开!”

“刘兄弟不要急躁。”有人侧过身子,虚虚一拦,阴阴地笑着,对纳兰述看了一眼,“这位兄弟是来开市的吗?怎么不说话?是哑巴吗?”

“我哥哥不太爱说话,”君珂点点自己鼻子,“所以我得在这里,你们有什么话,对我说好了。”

“不太爱说话?傻子吧?不能说是吧?”那人一笑,眼神里的危机消除了一些,指了指一个角落,道,“这人市有规矩,过于贫穷和残疾的可以不必付钱办摊位牌,算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过也不能有正式摊位,去那里呆着吧。”

君珂一看,那是人群之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被半截墙和旁边的一堆花花绿绿杂物挡得密不透风,估计就是人从面前走过去,都看不见里面有人。

“行啊。”君珂无可不可,拉着纳兰述向里走。

那些有些紧张的男人们,看见纳兰述始终一言不发,都放心地懒懒又躺了下去——嘿!生得惊世骇俗好皮囊,却是个绣花枕头!

“去了以后可以和人要纸笔,挂个牌子,这是这里的规矩,咱们好心提醒你。”那人阴笑着指了指头顶的牌子,“咱们这里不许跨出草席,不许拉扯贵人,贵人来后不许出声自荐,一概先看牌子,贵人看中你的牌子,才有你展示容貌的机会,明白吗?”

广告词?

君珂一看他的牌子,“身高七尺一,腿长四尺九,腰细若素,齿如编贝,天南曲河第一长腿美男!”

君珂瞅瞅“第一长腿”,明显比例不协调,踩高跷了吧?

再看先前那白面少年,“肌肤细腻,落叶拂之能伤,宝梵之男,细致第一!”

确实细腻,那骨头可以咯死人。

满目林林总总,广告词花样繁多,一个比一个用词惊悚,君珂啧啧赞叹,这些亲,为什么不穿越?穿回现代,包管个个都是广告公司打破头要抢的人才!

她和纳兰述来到自己那个冷冷清清的角落,四面无人,却在隔壁空地上,坐了个黑衣男子。

君珂目光一凝。

在满地姹紫嫣红的男人们中间,突然看见一个衣着朴素的人,连眼睛都觉得得到安慰。

那男子年纪已经不轻,眉目间有风霜之色,一身衣服十分朴素,边角甚至微微起了毛,衣服之下露出长剑,竟然没有剑鞘,剑柄也是沉黯破旧的。

这人衣饰落魄,气质却令人完全感觉不到这点,反而有种淡淡的温雅尊贵,像落了尘埃的名琴,沉默一隅,丝弦微微闪金,等待有缘人出现,手指一拂,尘尽光生,石破天惊。

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却十分怪异,怎么看,他也不像是欲待以身邀宠的那种人,然而他静静坐在那里,身子微微前倾,竟然是一个等待挑选的姿势。

隐隐有人窃窃私语,传入君珂的耳中。

“那个冷面疯子,坐了多久了?半年?一年?”

“真是傻,就那德行,谁看得上?”

“也不知道挂个牌子。”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