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第三十八章 摄政王

“砰。”

一声闷响凌厉凶猛,老拳击在了姜云泽的下巴上。

姜云泽一句“所……”始终没能说完,整个脑袋被打得向后猛力一仰,颈骨发出一声可怕的嘎吱声,让人以为瞬间就要折断。

这一拳的力道和速度,已经远超刚才君珂给出的任何一拳一脚。

姜云泽完全被打蒙了,维持着那个后仰的姿势,定了足足半刻钟,才从齿缝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你……你怎么……”

“我怎么打得这么漂亮是吧?”君珂吹吹拳头,一脸嫌恶,“每次看你这张脸我就有打死的冲动,打完之后我又有后悔的冲动,太恶心!”

“你……你没有……”姜云泽脑子里只剩了绞成一片的糨糊,根本听不懂君珂在说什么,只固执着那个不可置信的念头,“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受影响?”君珂抬起头,环顾四周,眼神落在塔下碧湖上,掠过微微一丝感激,“你听过师父的武功,能伤得了徒弟吗?”

姜云泽霍然瞪大眼睛。

“不……不可能……”

“大光明心法。”君珂一笑,“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我只有一部分大光明内力,却没有真正接触过大光明的心法文本,但是今天,你帮我补上了。”

从白塔第四层到第十层,就是大光明心法的第一层到第七层。佛门至上心法,到今日君珂终得圆满。

佛门心法不得外授,君珂却以这样的方式,获得成全。

姜云泽眼眸睁得越来越大,死死盯着君珂,她希望君珂是在强作支撑,希望君珂还是在诈她,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自己一番苦心算计,不会反为他人做了嫁衣,然而面前的君珂,神闲气定,精气饱满,甚至脸上隐隐现出一层晶莹圣洁的光辉,明珠般耀人眼目。

姜云泽越看越绝望,眼前一黑,一口血狂喷而出。

“苍天……无眼……苍天……绝我!”

巨大的懊悔如巨石砸在她心底,砸得她一口口呕血,原本她有机会走的,完全来得及逃出鄂城,就算不走,她的副相府邸里也有各种机关和准备,尚可一搏,是她贪心,被仇恨驱使,一心要看见君珂死在她面前,为此不惜以重伤之身,孤身对上君珂,不惜忍受君珂的折磨殴打,从一层踢到十层。

咬牙苦忍,只为将君珂诱入陷阱,只为了登上塔顶之时,看君珂失去一切,辗转呻吟,被踏于她脚底!

然而依旧是她,辗转呻吟,伏于自己的血泊之中!

她白受了这许多苦,还要赔上性命!

“好……好……”她挣扎着,攀着栏杆,再次颤巍巍地站起来,君珂有点讶异地看着她——这再生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姜云泽的身体似乎经过了改造,看似破烂拼凑,却韧性非凡,常人受了她这么重的伤,不说死去也完全丧失行动能力,她居然还能站起来!

“君珂……”姜云泽血迹斑斑的手,死死抓住栏杆,支撑着身体,“……我……无话可说……天意……天意……”

君珂讥诮地看着她,眼神里没有怜悯。

“无论如何……君珂……”姜云泽喘息几声,露出一抹凄凉的笑容,“是你……抢了我的……未婚夫……是你……先对不起……我……”

“纳兰从没承认过你是他未婚妻。”君珂淡淡道,“更何况,当日燕京城门上,郡主娘娘你已经对着大燕军民,自动解除婚约了。”

“……事已至此……”姜云泽惨淡地摇头,“……没什……么……好说的……说实话……我……喜欢过……他……我没想要杀他……黄沙城……我以为是你……去的……谁知道他……”

君珂冷然看着她。

“……纳兰……他不在我手……里……我骗了你……不过我知道……他在哪里……他在……”她声音渐渐低下去,依靠着栏杆,眼白一点点翻出来。

“他在哪里?”君珂神色一紧,下意识凑过来。

“他在……”姜云泽忽然一把抱住君珂,用劲全力向后一倒,“去死吧!”

“啪!”

栏杆断裂,尖声嘶叫撕裂夜色。

一条人影翻翻滚滚坠下,不断地撞在白塔突出的檐角上。

十层之上,只剩了一个人影,闭目仰头,岿然不动。

夜风拂起她长发衣袂,她凝立的姿态安静如石雕。

君珂闭着眼睛。

她的手,还维持着一个推出的姿势。

在刚才姜云泽抱住她,异想天开要与她同归于尽那一霎,她的手,毫不客气地拍在了她的胸膛,将她拍下了高塔。

这是她两世生存,第一次杀人。

她原以为这一生,她会恪守前世生命至上的信念,即使遭遇再多的逼迫和为难,也不会凌驾法律,未经审判亲手夺人性命。

就算她明白如今这个时代,法律屈服个人意志之下,强权就是法律,指望审判不如指望自己的拳头。她依旧不肯轻易让自己手染血腥。

然而今日,她终于越过了那一层原则的约束。

深恶痛绝,无可饶恕。

手掌轻飘飘推出,落一个沉重的结果,姜云泽身子撞破栏杆向下坠落的那一霎,她的心也呼啸坠落,翻江倒海,巨大的冲击令她不愿眼睁睁看着那一幕,闭上了双眼。

这一闭,使她没能发现底下的一点异常。

白塔的飞檐,比寻常的塔要宽,而且造型奇特,越往下越宽,君珂推出姜云泽时的力度,因为第一次杀人有所不足,以至于姜云泽不断撞到底下的檐角,这种撞法,不等落地,她的身体就要支离破碎,死得不能再死。

她落下去的时候,白塔第一层,有个人忽然从红门教徒伤兵群里站起身,开始往上走。

他坐在教徒群里的时候,还毫无特别之处,一站起来,那种起身的姿态,尊贵慵懒,带着神秘的黑夜的魅。

四面的教徒立即恭谨地散开,其中一个眼神发木的教徒,也开始跟着他离开。

那人往上走,他走路的步态也是很特别的,轻,幽魅,韵律奇异,像习惯在黑夜潜行。

他走得似乎很慢,但转眼就消失在二层,出现在六层。

他站到六层窗口,手一招,站在他身后的眼神发木的,穿着和姜云泽一模一样衣服的黑衣人,无声无息倒地。

那人手掌在这倒地的黑衣人身上从上到下迅速一拍,那黑衣人浑身顿时支离破碎,不辨原状。

此时风声呼啸,姜云泽正撞到六层,那人立在窗口,看见姜云泽撞落,伸手轻轻一招。

姜云泽的身体,仿佛被牵了线,呼地一声被吸进了窗。

那人另一只手,同时将被他拍散的黑衣人送了出去,脸朝下坠落。

这交换的动作,快如闪电,又被宽檐挡住,又在夜里,底下仰头看着的君珂属下,都没有察觉。

黑衣人坠落下去,砰一声落在石板地面,摔得肢体粉碎,难觅原形。

这里黑衣人夹住了姜云泽,无声无息,再次退入楼下。

随即他手一挥,那些红门教徒突然打开塔门,冲了出去。

底下尧羽云雷一直注意着塔顶,眼见有人摔下,都紧张地一拥而上查看,因为君珂和落塔的人都是黑衣,众人都举着火把努力辨识,眼见红门教徒扑出,几个首领都无心出手,派了两队人去拦,谁知这群人手段诡异,冲锋勇猛,不畏生死,在接连死亡十来人之后,还是有几个人撕开缺口,逃了出去。

此时晏希等人也无心去追,因为君珂下楼来了。

君珂在地下那具尸首前盘桓了一下,她实在不愿意面对自己此生第一次亲手杀的人,何况那尸首状况也太惨,本来姜云泽落塔之前身体就已经支离破碎,再这么一路碰撞摔下来,眼睁睁看着,冲击力太大。

她瞄了一眼大概形态,就挥挥手,道:“火葬。”

古代风俗是土葬,她选择火葬,是十分谨慎了,生怕姜云泽妖异,还能从泥里爬出来。

空地上点起火堆,尸首扔进去,劈啪作响,发出一股难闻的焦臭,但所有人都没离开,坚持着看见尸首化灰,才撤出白塔。

实在是姜云泽这个人,给尧羽云雷印象太深,宁可多忍耐一刻,也要眼看她骨化飞灰才放心。

君珂离开时,深深对碧湖之上,看了一眼。

那里湖面如镜,波纹不兴,远远似有一叶白舟,无桨无篷,随风悠悠游荡。

天黑距离远,看不清其上是否还有人,只那一叶扁舟,悠然来去,衬四面美景如画,空灵清静之意,正在画中。

君珂没有靠近,原地轻轻一躬。

你默然相助,我遥遥感激。

随即她转身,再不回顾。

……

湖面上突然起了一阵风,将一袭似绢非绢的白色衣角拂起。

那般清透的色彩,疏朗得透过这夜明澈的月色。

衣角被一只修长洁净的手轻轻按住,那人手扶膝前,望着白塔的方向,和白塔之下带人远去的少女身影,微微一笑。

那笑容,是冰晶里的花。天光里的云。

白塔不远处的树林里,冬日这里的树木依旧荫翠长青,地面竟然还有茸茸的青草。

风过细草起伏,仔细看来却不是起伏。

像是整个地面在动。

那是因为,地下自有玄机。

“主子……”地下一处临时挖就的地洞里,站着三五个人,其中一人正在低低询问,“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没用了,您为何……”

一个黑袍男子,淡淡负手弯腰看着地下一动不动的姜云泽,闻言抬头,露出一点笑意。

那双眸子在黑暗的地洞里,那般婉转地微微挑起,转掠之间艳光媚色,自在风流。

明明是宜嗔宜喜的魅惑眼光,四面的人却立即凛然恭敬,低下头去。

沈梦沉。

应该在冀北或者青阳继续他的大业的沈梦沉,此时竟然在西鄂。

“你们以为这女人是个废物?”他笑吟吟踢踢姜云泽,“是,对你们来说是废物,对我来说不是。”

他蹲下身,细细看姜云泽血肉模糊的脸,手指在她颈下一分灰色细线上掠过,“再生散的第一个使用者,对于我的药物研究有很大作用,我发现她在使用再生散后,身体韧性超过寻常,所以即使死了,我也需要她的身体,看使用过再生散的身体,是否在某些地方发生了变化,如果能因此提炼出更好的药物,也算不亏了她对我的奉献。”

他身边红门教徒们都垂下头,掩饰住惊恐不忍神情——谁都知道,一旦落入主子之手,成为试药者,是红门教中最残忍的下场,不仅不再是自己,不再是人,还要经受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苦痛折磨,人间之惨,莫过于此。

很多红门教徒任务失败,害怕接受惩罚,宁可自杀毁去尸体,也不愿成为试药者。

姜云泽没有呼吸,或许只有这个状态是最好的,在混沌中堕入黑暗,永不超生,直至死亡。

“走吧,冀北还有咱们的事要办,现在的西鄂,只能放手了。”沈梦沉挥挥手,眼角瞄过皇宫的方向,露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君珂,你运气可真好。”他轻轻道。

有人用麻袋装起那身体,负在背后,一行人改成普通民商装扮,无声无息,遁入黑暗中。

君珂也曾派人将树林进行搜索,想要找到逃窜的红门教徒的下落,并嘱托殷山成,作废当初姜云泽任副相时,下发的所有通关路引,加强搜查,阻止红门教徒出境。

可惜沈梦沉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又毫不吝惜属下生命,等到上头命令层层传递下来,他早就回了大燕。

君珂现在的心思,也不能全部放在追索红门教这事上,她要找到纳兰述,在找纳兰述期间,对西鄂做了整合。

近卫军在殷山成劝说下投降,君珂正式占领京城,包围京城的王城军在反应过来城内不是近卫军造反之后,对京城展开攻击,但已经无法和近卫军以及君珂的云雷尧羽合军抗衡,何况之后血烈军和冀北铁军赶到,里外夹攻,全军溃败,最终也只能屈服。

权雍柏急怒归心,当日便驾崩,权氏王族有继承权者都丧命,其余血缘稀薄者,被发送到偏远的西部面对大海。西鄂都城归君珂之手,但君珂一个外来人,也不太可能去坐那个王位,她也无心去做,和殷山成商量后,最后决定扶濮龙进上位。

濮龙进是前任天南王私生子,前任天南王和权氏皇族本就有姻亲关系,濮龙进和权氏王族也就有了七拐八弯的血缘,经大祭师推算,濮龙进应该可以算是权氏先祖第三百八十二代孙,他的祖奶奶的弟弟的女儿的小叔子的表弟也是权家人。

濮龙进对天上掉下来的王冠不知所措,他一心所想只是报仇,内心里还隐隐有点夺回天南王宝座的意思,但怎么想也想不到,一顶比天南王王冠更大的皇冠,会突然落在他的头顶。

当初宝梵城人市上等待了一年多的落魄男子,终于等来了人生里最大的登顶。

在他登基之前,他和君珂以及殷山成三人,密室相对,进行了一夜商谈,这一夜,在西鄂史书上没有记载,私下里却有个戏谑的说法,叫“分饼之夜”。

一块西鄂大饼,按照各自的利益和意愿,经过不算太艰难的谈判,分成了三块。

一块是濮龙进的王位,以血脉稀薄的王族旁系登基。但他面临的并不是铁板一块的西鄂天下,相反,因为京城动乱,权氏倒台,各王觉得机会来了,抢先发动了战争,西鄂如殷山成所言,陷入四分五裂战火之中。

一块是殷山成的永世不替的爵位,濮龙进发下血誓,殷家从此世代为祭师,与王族共存亡,殷山成要的家族不灭永享荣华,终于达成。

一块是君珂的对西鄂的实权掌握,濮龙进以君珂扶植之功,封君珂为西鄂摄政王,全国兵马总帅,负责对诸王反叛的剿杀镇压。西鄂方面私下承诺,冀北联军帮助平定诸王后,君珂和纳兰述名下所有武器辎重粮草所需,由西鄂供给,直至君珂不需要为止。君珂同时要走了西鄂北海州,北海没有海,甚至有点贫瘠,但那里紧靠羯胡,临近一座山脉就是羯胡野牛族的地盘,君珂心中还有一个打算,在看到牛一们的战斗力之后,她想将羯胡第一猛族也收归麾下,所以开口要了那块地方。

濮龙进一直担心她会要去最富饶的天南州,以此刻君珂的强势兵力,她要什么他也只能送上,听见君珂要北海,顿时松了口气。

在濮龙进想来,君珂现在的一切荣衔都是虚衔,她不会在西鄂停留,总是要离开的,到时候,西鄂还是他的西鄂,他不会一辈子做傀儡。

真的是这样么?

不管现在情形怎样,大饼分完,皆大欢喜。

西鄂本就准备好了和诸王的决战,京城动乱伤的只是王宫和皇族,根本不失,如今再加上君珂的三十万精锐军队,对付那些本就面和心不合的诸王军队,几乎可以说犁庭扫穴,摧枯拉朽。

君珂还用了点小手段,比如私下交联某王,暗示里应外合助他夺取王位啊,比如针对诸王不同的性格,在诸王之间玩离间分化手段啊,效果甚佳,几乎每一天,王族联军的力量都在削减。不断发生火并和拆伙。

向来利益联合体,多半一盘散沙,败亡是迟早的事,只不过君珂等不及,加快了这一进程而已。

但所有的战争,君珂都没有全部投入自己的兵力,无论濮龙进怎么心焦催促,每天三次跑到她的宫殿询问出兵时期,她依旧不急不忙,依旧以西鄂士兵为主力,让这场内战轰轰烈烈进行,她慢慢消耗着西鄂朝廷和诸王之间的兵力,在他们即将两败俱伤之时才出来力挽狂澜,以己方极少的损失,来达到最合适的战果。

战争虽然在继续,但现在已经可以推算出日后西鄂的局势——朝廷和诸王,两败俱伤,两方兵力大减,一旦左侧尧国和右侧羯胡加以夹击,便有灭国之危。

君珂要的就是这样。

她要西鄂,成为将来纳兰述的后花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