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随即他无声无息走过去。

拦在脚前的栅栏,随着他一步跨出,竟然也无声无息消失,化为一摊淡红深黄的粉末,被风吹散。

尤风书被惊得张大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异像,难道,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武功?

刚才居然还想杀了他……尤风书抹一把冷汗,赶紧跟上。

纳兰述站在面积不小的菜园里,仔细感应四周的空气,天语族闻天作语,武功一脉,崇尚和自然的沟通,他立在那里,感应着四周的风雪、土地、土地里的菜果、水……

水。

纳兰述眉毛突然一挑。

这水……似乎有点奇异。

正想过去看看,忽听一声叱喝“什么人!”随即三条人影,飞快地向这边掠来。

尤风书一惊,他可没想到,这里竟然除夕之夜也派人守候,正要回头询问纳兰述对策,谁知转头一看,身后空荡荡,哪里还有纳兰述。

尤风书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飞快转过一个念头——难道这人要用这种方式害死我?

念头还没转完,守卫已经奔到面前,当先一人神色警惕,抓了个巨大的牛角号,似乎随时打算吹响,看见他微微一怔,冷喝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尤风书眯起眼睛,飘飘荡荡走了一步,表情苍白,做梦一般的姿态。

那三人又怔了怔,不知道他在搞什么,最前面一个人眉头一挑,怒色涌起,上前便是恶狠狠一个巴掌。

啪地清脆一响,尤风书眼睛霍然睁大,好像噩梦方醒,此刻才看见对面的人一样,惊慌地道:“方……方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那姓方的气极反笑,“我还没问你这句,你倒问起我来了!”

尤风书呆呆对四面看了看,惊呼一声道:“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我刚才不是睡在床上的吗?”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倒抽一口冷气,惊恐地抓住那方哥的衣袖,“方哥。方哥,是你打晕我,把我拖这里来的?我、我、我最近没犯什么事啊!你饶了我,你饶了我!”

那几人又愣了愣,一个男子嘀咕道:“这叫什么?迷魂症吗?”

“倒是听说过四零号房的李大有这迷魂症的毛病,半夜乱跑来着。”又一人道,“这小子也是?”

“老大命令,有个朝廷贼混进来要杀人,叫咱们小心,依我说……”另一人斜着眼睛,头一甩,一个干脆利落的姿势。

“方哥……别!”尤风书惊呼着半站起身,伸手去拉那领头的方哥,一脸的卑微求饶。

那方哥残忍地冷笑着,慢慢拔身后的刀。

“哧。”

血泉溅出,一道虹光。

那个“方哥”发出一声短促的“啊”声,伸手指着正拽着他衣袖的尤风书,尤风书冷冷一笑,一个翻身灵巧地跳了开去,手中半截染血的匕首。

此时变起突然,其余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尤风书一跳开,一头就撞向了另一人怀里,半截匕首胡乱往那人脸上一捅,随即将身子死死压了上去。

身下人发出惨厉的呼叫,被尤风书用身子压下,他两手死死抓紧地面,用尽全身力气向下压。

夜色无声,所有的挣扎嘶喊扭动,都沉埋在黑暗和肉体之下,只留一双脚拼命蹬着地面,将那些蔬菜残叶和泥土蹬得四面飞溅,拼死挣扎,惊心动魄。

半晌,那些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那双神经质扭动的腿,终于在经过一个大力抽搐之后,霍然蹬直,彻底不动。

尤风书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突然听见风声。

风声自头顶劈落,冷气罩体,尤风书心底一凉,才想起自己拼命解决那两个,却忘记对方是三人!

刀光狠狠劈落下来。

“哧。”

也是轻微一声,随即风声突然消失,尤风书一身冷汗抬起头来,看见纳兰述从黑暗中无声走出,他的消失和出现,都像鬼魅般寻不到踪迹。

那第三个人,像个破布袋,随随便便拎在他手中。

纳兰述也像扔布袋一样,将那人扔在死去的同伴身边,垂下脸,语气平静,“起来吧。”

尤风书赶紧爬起来,从自己新主子的语气中,他感觉到,自己的危险已经过去。

这是又一层的考验,如果他刚才对着逼问,不曾选择杀人自救,而是立刻泄露纳兰述行踪,地上的尸体,必然再多一具。

纳兰述负手立在黑暗里,脚下染血而神情从容。

“这里面有水井?”他问。

“有。”尤风书道,“有口小井,水质不好,微微发涩,还有点热,也不知是什么年代打下的,没人喝,都用来浇菜了,平常都喝外面那个大水池里的水。”

“没人喝么……”纳兰述语气似有深意,“去看看那口井。”

站到井边,纳兰述仔细嗅了嗅水里的气味,眼神里掠过惊喜。

果然猜得没错,这水里有东西。

从那种微涩而又浑厚的气味来看,很像天语传说里某种喜欢生存在干旱沙地,却又需要大量水汽滋养的灵药。

“下井。”他道。

尤风书二话不说爬下井,纳兰述随后跟上,手指按着湿滑的井壁,这一按,就发觉井壁有异。

“把岩壁的颜色告诉我。”纳兰述将怀中的火折子递给尤风书。

“微微的淡黄色,很漂亮,还有点微光闪烁。”尤风书低低道。

“有土壤么?”

“有。石缝里居然有土,这不是后天砌的井……”尤风书声音里也有了惊讶,又爬下了一丈左右,纳兰述问,“看看土壤,有没有生长着什么东西?”

“有!”尤风书的声音也兴奋起来,“有种淡黄色的植物,像肉茸一样,靠近水面。”

“采点我尝尝。”

尤风书递上一点那东西,入手微温,润如软玉,纳兰述毫不犹豫入口,入口微苦,之后回甜,滑入肺腑,像忽然在体内掠过一道流光,纳兰述顿时精神一振。

“西北苦寒之地,有物名‘肉玉’,天下至阳之物,温润如玉,服之如肉,喜通风湿热,生于磺石之上,群生如藓,微末就水,服之常人增寿强体、武人固本培元,食之可解天下所有草毒。”

这是天语族《神州异》中的记载。

当初纳兰述看见这一段,引以为笑谈,苦寒之地本就少水源,这东西要呆在苦寒之地,却又要求湿热环境,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今日,竟然得见。

“这井竟然和外面的水池是连着的。”尤风书又有发现。

“原来如此。”纳兰述轻轻道。

黄沙城罪徒不病不死之谜终于解开,就是因为这东西大量长在这里,靠近井水,每次打水,都难免蹭下一点半点漂浮在井水里,长期喝这种水的人,怎能不强壮非凡?

而这井水和外面水池相通,这些浮了肉玉微末的水,也被罪徒长期饮用,时日长久,便有改善体质的功效。

那些被罚开沙地浇菜园的罪徒,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武力大进,所以将这里化为禁地,不允许别人染指。

百年前原先建址在这里的教派,曾经名闻天下兴盛一时,想必也是得到了这东西的帮助。

此地看见这个,纳兰述自然欢喜,但也有微微心酸——新子如果没死就好了,这“肉玉”,也许能救他一命……

这么一想的时候,心中一恸,忽又一动。

“有物名‘肉玉’,喜通风湿热。”

湿热有了,通风,哪来的通风?

“尤风书,你往下再去去,敲击四壁。”纳兰述吩咐。

尤风书老实照办,抓着火折子连连敲了好几处,忽然纳兰述道:“停。”

刚才那一敲,声音空洞。

纳兰述让尤风书让开,自己到了那里,手掌在湿滑的壁上缓缓摸去,果然发现不少透风的缝隙。

地下是空的。

这么想的时候他心中又一动,将脸贴在那缝隙上,忽然感觉到什么东西,从缝隙那头掠过,带起一阵微风,一点熟悉的气息,幽幽地传过来。

那点微风和气息,非常细微,缝隙本来就窄,四面本来就通风,这点异常的空气流动,似有若无,让人直以为是错觉。

如果不是因为那点混在植物和水汽中的熟悉气息,纳兰述也会以为不过是地下空洞的风。

那气息让他神色大变,急忙将脸又贴近了些,可是等待了好一会,那种柔软布料拂面的感觉,那种似乎有人掠过时带起的风,还有那熟悉的气息,都没有再发生,好像刚才那感觉,不过是一种幻觉。

纳兰述无声叹息一声,慢慢移开脸。

怎么可能呢。

在这黄沙城地下,这个时刻,怎么会有人穿行,还是自己的熟人?

他撒手,转身,思索着下一步的计划。

他不知道。

就在刚才,他的脸贴在缝隙上的那一刻,确实有人,自缝隙经过。

那人背着一个人,在黑暗和处处有空洞的地下穿行,因为看见这边石缝上有“肉玉”,这人过来采了一朵,塞进自己背上那人嘴里。

这人采药时,衣袖自缝隙上拂过。

但是很明显,这人也没想到,在石壁上一条不经意的缝隙背后,也有一个人,正贴在那里,被衣袖柔软的布料拂面,嗅见了淡淡的芬芳气息。

地下空洞里,黑影背着人,一闪而过。

一壁之隔的井里,纳兰述采了几朵“肉玉”,对尤风书道:“走吧。”

上井之后,纳兰述正要动步,忽然停住,顺手拉住了尤风书。

他微微偏头,似乎在风中捕捉某些细微的声音,随即脸色微微变了变,闪过一丝憎恨之色。

然后他想了想,命尤风书将地上三具尸首移动了一下,往井口靠了靠,做成挣扎往井口的模样。

随即他重新下井,闭目思索了一下,又用手比了比身形,然后在井壁几处,分别做了些布置,又带了一朵“肉玉”,扔在井口,随即重新上井来。

纳兰述的衣袂飘在风中,微微侧脸,向着某个方向,露出一丝讥诮的神情,随即离开。

他们刚刚离开,一阵风过,菜园里忽然又多了条人影。

那人衣袍宽大,看不出身形,但行动之间,姿态风流。

他看了看地下三具尸首,又看看井口,原本想立即去追纳兰述,他先前被人绊住,已经来迟了一步,此刻不想再耽搁。

但那三人死亡的姿态,令他停住脚步。

然后他也嗅见那股淡淡的奇特的味道。

他流光飞舞的眼眸也不禁微微一亮,向前走了两步,又犹豫了一下。

纳兰述去过的地方,从来都未必是安全的地方。

然而那股气味的特别,令他不能放弃,有种人深沉贪婪,不愿放弃任何既得利益,如沈梦沉。

纳兰述再次设下阳谋,请你沈梦沉不得不钻!

沈梦沉略略犹豫,终究还是一拂袖,下了井。

他落井时身躯笔直,不接触井壁,悠悠降下。

一路无事,随即他看见了井壁之下,水面之上,淡黄色的肉茸状植物,眼睛不由一亮。

此时要想采宝,就必须得脚踏井壁,没有久悬的可能,而以沈梦沉的身高,他也无法在这样的窄井内弯腰。

井面最上面的“肉玉”只剩下一朵,其余都生在窄小的缝隙里,沈梦沉要摘,只能摘那一朵,而从位置来看,也只能在井壁右侧落足。

沈梦沉的脚尖,终于不得不落在井壁上。

随即便觉得脚底一痛。

果然!

沈梦沉冷笑一声——纳兰述,你果然好算计,不过对我用毒针?有用吗?

靴子一抬,“咻”地一声,一枚毒针激射而出,撞在井壁上。

沈梦沉不敢将毒针射入水中,以免毁坏此地独特的水源,也不敢将毒针射到缝隙中或泥土上,以免影响“肉玉”的生长环境,他只能将毒针射在有隐约晶体结晶的井壁上。

他下落的时候,因为不敢靠近井壁,根本没有机会看清这井壁的材质,以为不过是普通石头。

这一个“以为”,便惹出大麻烦。

毒针射了出去,撞上井壁,因为力度太大,竟然哧溜一声溅出火花!

那点火花刚刚冒出,立即顺着井壁上的淡黄色晶体轨迹一路延伸,哧哧连声里,井壁里窜出数条火龙!

那些火竟然不受潮湿水汽的影响,来势猛烈,瞬间火舌狂舞,笼罩全井!

沈梦沉大惊失色。

他身在井下,四面狭窄,骤然遭遇如此大火,一时三刻,就会烧死!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