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原本也没那么服气,毕竟是外来人。”纳兰述淡淡道,“我带着他们和王军打了几场,渐渐也便听话了。”

说得简单,但杀气隐隐,君珂知道,这里面八成逃不了杀戮流血,但纳兰述以一人之力煽动黄沙城,再挑拨羯胡夺权,谈何容易?

那是虎口夺食刀尖跳舞,危机四伏。如果不能在羯胡打拼出地盘,黄沙城罪徒便将无法驾驭,无法驾驭黄沙城罪徒,羯胡这边也必然容不得他。

仔细想来,竟是时刻都是生死危机。

君珂想出了一身冷汗,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呆了一阵道:“不对,黄沙城还在西鄂地界,你从黄沙城出来,怎么会不回头找我,却先跑到了羯胡?”

她眼神忽然阴森起来,“你故意瞒我?想去羯胡先开路?”

纳兰述开始苦笑。

天知道当他终于逼出一部分毒力,从马车里出来,第一眼看见羯胡的茫茫草原时,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差点从马车上栽下去。

千算万算,没算到那群罪徒桀骜不驯,自作主张,就把他拖到了羯胡。

那时候再回头已经不可能,一是怕和小珂走岔路,想着不如在羯胡等她;而是毕竟他一个人,掌控黄沙罪徒,还没到可以钳制他们的时候,万一硬拗着闹起来,前功尽弃。

本来不想告诉君珂曾经中毒失明的事情,此刻也不能不解释,只好小心翼翼地道:“嗯,那时,中了点毒,眼睛有点……那个不方便。”

这话一说,君珂顿时紧张起来,赶紧捧住他的脸,仔仔细细看他的眼睛,“伤到了眼睛?天啊,要紧吗?还能不能看见?我叫韩巧来给你看看。”说完便要起身。

“别。”纳兰述一把拉住她,笑道,“没事了,再过几天应该能完全恢复。”

他微微笑着,心想幸亏眼睛还不利索,不然昨夜开战他怎么会在最后方?要不是在最后方,小珂可能在精疲力尽恍惚状态下,当着所有人的面扑倒他呢?

他手上微微使力,君珂站不稳,扑倒在他怀中,纳兰述趁机抱住,在她耳侧低低笑道:“我吃了这许多的苦,你要怎么安慰我,嗯?”

他声音低低,语气流荡如醇酒,君珂微微酡了脸颊,飞快抬起头来,在他唇边一啄,随即伸手一推便想逃开。

这一推却没推开,纳兰述早已防备,伸臂一揽将她揽住,唇瓣一压。

一股微苦的气息散开来,随后回甜,喉间一动,有什么东西不需要咽已经滑下肺腑,滑润如玉,随即便觉得肺腑温润,经脉舒畅。

君珂心中一动,知道这果然是那种异宝。纳兰述已经放开了她,手指在她唇上留恋地抚过,心想果实虽美,也不能过于贪吃,不然明天早上照镜子,她会恨他的。

君珂自己不知道,凌晨那凶猛的一吻,她的唇到现在还肿着,她就是顶着那样的肿嘴唇,刚才招摇过市的……

所以说,恋爱中的女人,要经常照镜子。

……

夜色降临,两人躺在草地上絮絮低语,商讨着今后动向,羯胡王军虽然被打散,但王军总军力并不就是那十万,昨晚那一战,是纳兰述趁着天授大王出巡,前来收归野牛族的契机,趁机结合草原部落联军和黄沙城的军队,打了对方一个猝不及防,纳兰这边近两万人,人人马后拖了树枝,远看去烟尘滚滚,声势庞大,令王军误以为他们兵力强盛,正好图力拦截君珂失利,天授大王以为遭到了两军前后夹击,被君珂一阵闯阵,误打误撞之下,才败北而去。

十万王军昨晚一役,死亡一万多,伤两万多,这是君珂那边没有下死手的结果,而君珂这边,死亡一千多,伤一千多,战斗虽有减员,但好在野牛族迟早能收归麾下,一千多家破人亡的野牛族巨汉,战场价值可比一万步兵还要重要。

王军在草原北部还有三万骑兵,最后总兵力十五万左右,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是彪悍的草原骑兵,在没有完全斩草除根之前,不可小觑。

纳兰述和君珂商量的,就是如何在最快时间内,给羯胡王庭制造麻烦,利用草原内部矛盾,扫荡羯胡王庭势力,驱狼逐虎,直至摧毁王庭。

随后纳兰述便提出,等羯胡这边自顾不暇,不能对云雷造成威胁的时候,让云雷自行回家,而君珂随他回归尧国。

这个问题一提出,君珂便沉默了。

“小珂。”纳兰述将她的手握在掌心,轻轻道,“我想到要将你放在火药一般随时会炸开的云雷中间,我就害怕。黄沙城事件,不能重演。”

君珂颤了颤,她何尝不明白其间的为难,但是将云雷丢开,当真就能一了百了?

无意铸成大错,不得不一瞒再瞒,瞒得越久,将来裂痕越深,到时友朋反目,情何以堪?

更要命的是,眼下就有个难题……

山坡上头忽然有脚步声,两人抬起头,看见阴影里立着几位云雷将领,丑福却不在。

两人目光都一闪,站起身来。

几个云雷将领态度恭谦,远远给两人行礼,互相递着眼色,犹豫半天才有人开口,委婉地道:“末将们冒昧打扰,实在有一件事心头不明,还望大帅为我等解惑。”

纳兰述沉默一刻,道:“你说。”

“黄沙城突起变故,大帅逃生,实在是我等邀天之幸。”那将领表达了几句庆幸,口风一转,“但当夜,许队长阵亡,三百云雷士兵无一活口,连云雷弃民都全数死亡,黄沙罪徒却完好无恙出现在羯胡,还在大帅麾下,我等实在不解,何以会出现这种情形?想向大帅询问,当夜真相,到底如何?”

第四十三章 步步紧逼

纳兰述眉毛一挑,眼神里煞气一闪,那云雷将领退后一步,神色有点不安,毕竟纳兰述身为主帅,云雷军这一问再委婉,那也是质问,不禁有些心虚。

然而他只退了一步,便被身后人顶住,几个人站在原地,神情恭敬,肢体语言却满满坚持。

君珂心中一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刚才她还在和纳兰述说,云雷的怀疑已经越来越明显,流言上次被她软硬兼施压下,但内心的疑惑没那么容易打消,如今纳兰述无恙归来,黄沙城事件便成了梗在喉中的硬块,咽不下,就得拼命吐出。

事到如今,云雷抢先捅破疑惑,再继续遮掩,无异于饮鸩止渴。疑团会越滚越大,终有一日真相爆发,到时候云雷恨的不仅是杀家之仇,还有欺瞒利用之怨。

她深深吸口气,下了决心。

便纵有暴风骤雨,便敞开天地,等待吧!

上前一步,正要说话,纳兰述忽然将她一拉,随即一股气流冲上咽喉,她吐出口的字眼便被堵住。

纳兰述,点了她的哑穴。

君珂心中一急,连忙拉扯纳兰述衣袖,示意此时不宜再隐瞒,纳兰述微笑着,将她的手握住,温柔地放回去。

两人这个动作已经看在云雷军将领手里,顿时觉得这两人有鬼,脸色更加不好看起来,几个人纷纷上前,冷冷道:“大帅和统领这是在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吗?”

无形之中,几个人已经形成包围圈,将两人围在当中,有的人因为紧张,手已经下意识按在了腰间剑上。

“请大帅说出真相!”云雷将领齐齐上前一步。

纳兰述冷然拂袖,“没什么不能说的!但这样逼问,我怎可为属下挟制!退回去!我自会升帐召集众将,给你们交代!”

云雷将领一怔,面面相觑,确实,纳兰述一军主帅,地位尊贵,为将者最重掌控驾驭之力,有些事他可以应众人之情自己说明,但给属下一逼就答却是万万不能,否则威严何在?以后还怎么带兵?

但云雷将领也不敢等他升帐议事,他们云雷嫡系,说到底就两万多人,其余却几乎全是纳兰述的军队,他们在这近三十万多兵种的强军中,势力低弱,一旦升帐,对方人多口杂气势逼人,想要问什么做什么,都万万不能。

今天原本就是瞅准了机会,纳兰述和君珂久别重逢,其余人都不愿意打扰,连亲兵都一个没靠近,他们才趁机接近,此刻也觉得两人确实有问题,如何肯放弃?

“大帅如果心地坦荡,自然事无不可对人言,在这里说也好,升帐也好,不都一样?”一个将领放缓了口气,使了个眼色,众人脚下挪动,赫然布成一个阵型,包围圈看似松散了些,其实却更紧密,“还请大帅告知!”

“还请大帅告知!”云雷将领们上前一步。

纳兰述携着君珂,傲然不动。

“还请大帅告知!”再上前一步。

纳兰述还是没动,冷然相对。

此时几人之间距离已经非常小,再往前彼此一伸手就可以夺命,云雷将领们却并无顾忌——他们了解君珂和纳兰述,无论如何,这两人不会对云雷下手,君珂死也不会,纳兰述为了君珂,也不会。

他们不会下杀手,那还怕什么?

“还请大帅告知!”又是一步。

此时双方已经近得不能再近,几近呼吸相闻,人与人之间的压力会随着距离的接近而增大,有的云雷将领已经开始心虚,按剑的手指微微颤抖。

云雷将领们脸色铁青,互相使着眼色,腮边鼓起青筋。

“你们在干什么!”

蓦然一声暴喝,几个尧羽卫出现在山坡上,面色铁青,盯着云雷军将领按剑的手。

嗷唔一声低吼,幺鸡白毛炸炸的大脑袋从山坡上冒了出来,后面一字排开一群狼小弟,把其余人挤得没地方站。

“以下犯上,好大胆子!”钟元易也出现了,老帅皱着眉毛,声若洪钟,“那小子,你的手放在哪里?”

那被指名的云雷将领,惊得一跳,赶紧把按在剑上的手放下来,他本是紧张,此刻也觉得不妥,但被这四周的人一逼,又觉得愤怒,咬牙冷冷道:“末将等不敢犯上!末将等不过是来请问大帅,黄沙城事件真相!大帅避而不答,却令其余兄弟威胁包围我等,这又是为什么?”

“真相?有什么真相?”钟元易怒道,“要问,也是大帅升帐,在帐中向诸位将领说明,有你们这么咄咄逼人来逼问的吗?你们还有没有上下尊卑了?”

“威胁包围?”后赶来的一个冀北铁军将领嗤笑,“我们远远地站在山坡上,你们紧紧地围着大帅统领;我们什么武器都没带,你们手按在剑上。到底谁在威胁包围?”

“真相!”一个尧羽卫黯然道,“不知道诸位凭什么怀疑大帅?没看见我们许老大也阵亡了吗?难道大帅害了你们云雷军,再害了许老大?”

云雷军将领窒了窒,许新子也死于黄沙城中,死得还比云雷士兵要早,这是他们也想不明白的事,但此时被反问到头上,不禁恼羞成怒,一人愤声道:“许新子也许就是被你们大帅杀的!你们大帅想杀了云雷士兵,被许新子拦住,然后,杀了他!”

“放屁!”尧羽卫勃然大怒。

幺鸡噗地一声栽倒在地,以此表达它的惊悚和鄙视。

噗噗连响,它身后一群狼齐齐歪头倒地,山坡上一排歪倒吐舌的狼头……

狼们对大佬无限崇拜,自发跟随它的任何动作……

“真是剽悍的想象力!”病歪歪的钟情趴在一边鼓掌。

说话的那个云雷将领脸色涨红,憋了半晌怒声道:“当时黄沙城四周已经没有西鄂士兵,能杀了咱们云雷人的,除了纳兰述还有谁?”

“还有我们!”

一声暴喝惊得人人回首,随即看见黄沙城的罪徒们,大步而来。

这些满脸横肉,神情凶厉的汉子,绕开狼群和幺鸡,却满不在乎撞开钟元易的血烈军士兵,晃着膀子走下山坡,当先的独眼,指着自己鼻子,笑道:“那些云雷人呀,当然是我们杀的。”

云雷将领们相顾失色,当先一人立即喝问,“是不是大帅……纳兰述下令你们杀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独眼斜瞟着云雷将领,嘎嘎活动着左手,他的右手手筋被纳兰述挑断,事后纳兰述却给了他一套左手拳法,他练来觉得更得心应手,现在杀人抢马,日子过得舒心,反倒对纳兰述忠心耿耿。

“是就杀了你们!反出这里!”那云雷将领一声暴喝,手中长剑已经指住了独眼。

独眼上前一步,一个巴掌便将他的长剑打飞出去!

“滚你妈的!老子最讨厌动不动被人指!”

铿铿连响,云雷将领齐齐拔剑,噗噗几声,高壮凶悍的黄沙罪徒一起上前一步,凶光四射的眼光,自青色的眉宇间沉沉地射下来。

斗殴一触即发。

纳兰述此时却终于说话了。

他轻轻上前一步,将君珂不动声色掩到身后,面对那个开口发问的云雷将领,淡淡道:“舒平是吧?”

那个叫舒平的云雷将领短促地笑了一下,“大帅在开玩笑吧,怎么两个月不见,就不认识末将了。”

“你没发觉我的眼睛有问题么?”纳兰述漠然道,“我是听声音听出来的。”

舒平一怔,仔细看纳兰述,没发觉眸子有什么异常,只是目光着落点有点不对。

“你的眼睛……”

“除夕之夜黄沙城。”纳兰述淡淡道,“拜云雷弃民所致。”

云雷将领们一呆,纳兰述已经毫不停留说了下去,“他们设计杀了新子,穿过他胸口的剑尖滴出的毒血,伤到了我的眼睛。”

“云雷弃民为什么要……”

纳兰述根本没回答这个问题,自顾自道,“我抱着新子后退,呼喊身后的云雷士兵打开城门,和我一起冲出城外,结果王大成给了我一刀。”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表情中,他慢慢笑了笑,道:“如果不是我躲得快,也许你们现在就没人可以质问了。”

身后一只手悄悄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指,那是君珂的手。

她望着纳兰述背影,眼底泪光闪动。

黄沙城事件始末,刚才纳兰述告诉她的时候不过轻描淡写,此刻细节听在耳中,她心疼得呼吸发堵。

纳兰述安慰地抚过她的手指,在她掌心轻点,示意:没事。

“没可能!”舒平直觉反驳,他身边一个将领拉了拉他衣角,低低说了几句,舒平一呆,此时才想起以前王大成那个关于燕京爆炸事变的真相,眼神里精芒暴涨,急急问:“王大成为什么不听军令,云雷弃民为什么不接受招降?是不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不说?”

“有。”纳兰述盯着他的眼睛,一字字道,“王大成不听军令,云雷弃民不接受招降,云雷军突然反叛,是因为当时有人进入黄沙城,告诉他们,燕京爆炸事变,是尧羽卫下的手!”

一言出石破天惊。

四面所有人瞬间都失去声音。

连尧羽卫都睁大眼睛,再没想到,主子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这种情形下,扔出了这样一颗语言炸弹。

云雷将领们身体一阵摇晃,齐齐踉跄后退,舒平仰天惨笑,大喊:“果然!果然!”

“呛”地一声,声音清越,七名将领,齐齐拔剑!

闪耀的剑光对准了纳兰述和君珂。

“当初王大成说,燕京爆炸一定还有疑问,朝廷不至于这么傻,咱们绝了后路被骗出燕京,算来算去,最得好处的只有冀北尧羽。”舒平咬着牙,嘶声道,“当时咱们还笑他疑神疑鬼,我还骂过他天性凉薄,我说尧羽也没借力我们什么,相反,一直待我们恩厚,军中兄弟们,得他们指点不少,我让他闭嘴,王大成却说,焉知那恩厚,不是因为内疚?哈哈,如今看来,我们竟都是傻子,只有大成,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他仰头向天一声高呼,“大成,你死得好冤!”

随即他拿起颈中哨子,吹出一长三短哨音,君珂眼神一缩——那是云雷早先还在京郊大营的时候的集合音。

舒平吹完集合哨,将哨子往下一掼,一指纳兰述,厉声道:“弄瞎了你眼睛又如何?你灭绝人性,为了获得云雷助力,指使人杀我六万家属,你和你的尧羽卫,就该碎尸万段!一双招子,太便宜你!”

不待纳兰述回答,他一转身又指住君珂,“而你,你更可恶!云雷上下,对你感恩爱戴,全心信重,为你反出燕京,丧失一切。你这贱人,吃里扒外,为了这个男人,罔顾同袍恩义,隐瞒真相,狼狈为奸,骗取我们为你的男人打冲锋挡暗箭做掩护丢性命,你是不是打算让我们为你的男人的大业,傻傻战死到最后一人?君珂!做人怎可无耻到这个地步?纳兰述和我等没有情分,他要利用我们只叫他狠毒,而你,你的欺骗利用,才是真正无耻!”

君珂霍然抬头,面对舒平等人恨恶疯狂的眼神,张嘴就要说话,想告诉他们她没有这个意思,想告诉他们她只是想送他们回家,却发现,哑穴未解!

“放你妈的屁!”四面众人虽然被纳兰述说出的那句话也给惊住,但此刻听见舒平的怒骂,也不禁愤愤,老而弥辣的钟元易当先发飙,“舒平你这疯狗在这里乱吠什么吠?什么打冲锋挡暗箭做掩护丢性命?你他妈的有点良心没有?老夫虽然没有参与你们之前的鲁南之战,但老夫问过,你们云雷,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减员!柳姑娘一直宁可没有战果,也要保存你们实力,后来出战都是鲁南新兵,云雷嫡系很少动手。出了大燕之后,老夫可一直看在眼里,好事你们去,苦差我们来,但凡有一点可能危险,最先派出去的都不是云雷!对西鄂诸王的战争,也没用云雷!唯一一次全使用云雷人的,就是黄沙城那次!那也是因为必须要云雷人去,而且当时你们云雷将领都在场,自己乐意!拣便宜的时候没见你们说话,现在死了几百人了,闹了,喊了,反了!他娘的你怎么不去问问,老夫的血烈军,短短几月减员多少?你们减员多少?”

血烈军是相对于其余冀北军队,和纳兰述关系较浅较中立的一系,老钟的嗓子,就特别响一些。

“不管真相如何。”铁钧也来了,站在坡上冷冷道,“但舒将军刚才的话明显偏颇,咱们就事论事,冀北联军上下谁都有眼睛,大帅和统领待云雷军如何,不是你在那胡言乱语就可以掩盖的,当初你们从燕京带走重伤亲人,之后因为要冲出大燕,无法携带他们,是大帅和统领,事先留下大量钱财,又命在鲁南的尧羽分部帮助,将你们亲人秘密安置在深山养伤,留待日后伤好后再接出来——如果大帅真的下令杀了你们全部家属,那为什么不斩草除根将那些存活的家属也一起杀了?还要费力照顾救活他们?”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