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冤有头债有主,这不是丑福该承担的错……”君珂手撑着地面,跪坐在地,一字字道,“他不该死。”

“他不该死,谁该死,你吗?”舒平冷笑,“那行啊,你可以代他死。”

“如果可以,我愿意。”君珂仿佛根本没听见他的讥嘲,还是那个坚决的语气,“但是现在不可以,真正的仇还没有报,我从不想推卸责任,但我要告诉你们,当初我在陛见的时候,就曾亲耳听过皇帝祖孙讨论云雷盟民,他们视你们为毒瘤,认为你们是影响大燕国力和未来的隐患,所谓的云雷军,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的阴谋,按他们的计划,将来要将你们打散了送上战场,在各处战场之上消耗干净,然后你们留在京中的家属,自然由得他们处置。他们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动你们,但一旦有机会,大燕朝廷,绝对会不惜任何代价将你们拔除……”

“但事实上,拔除了我们的,是你们。”

“天意……”君珂黯然道,“兄弟们,求你们冷静点,仁慈点,留下丑福一条命,留下我们的情分,给我们机会赎罪,大家一起向朝廷复仇,不好么?”

“六万亲属死亡时,谁给我们冷静和仁慈?君珂!到了今天你还想利用我们?”

“别说了……”

君珂回头,看着颤颤出声的丑福。

“统领。”这自身被冤,母亲悬梁,自毁容貌时都没有落泪的汉子,此刻泪流满面,冲得满面鲜血淋漓,他直着身子,向着君珂,双手掌心垫在额头,缓缓伏下,行了一个最隆重的大礼。

“够了……”他哽咽地道,“您做得,足够了……丑福此生无憾……下辈子……下辈子……”

一句话没有说完,他转头,对紧紧盯着他的纳兰述一笑,扭曲的面庞此刻笑起来竟然是温暖的,轻轻道:“还有两刀,只好委屈你们了……”

纳兰述眼神一闪,精芒暴涨。

丑福霍然起身,手一伸,舒平手中长剑已经到了他的手中。

随即他吸气,发出一声低低的格格之声,长剑剑锋掉转,闪电刺下!

“扑哧。”

寒芒一烁,入肉之声细微。

一道血箭飞射,飙出三丈之远,落入云雷复仇派阵营之中,热辣辣浇了他们一脸。

云雷士兵神色震撼,满脸血而不敢去擦——他们以为还会有犹豫冲突,未曾想丑福如此决绝!

先前一腔愤激仇恨无处宣泄,逼他死坚决凌厉,然而当丑福当真一剑穿心,他们忽然觉得茫然而空寂。

仿佛不知何以如此,而将来又该何去。

冀北联军士兵悲愤得眼睛发红,被将官死命按住才没有冲下来。

丑福晃了两晃,因为一直被纳兰述扶着肩,他跪着的身子没有倒,一柄长剑穿心而过,剑尖鲜血,滴滴落于初春草场。

他一口气息未绝,直直望着被溅了一脸血的舒平,似在等待着什么。

舒平也被震得忘记擦脸上的血,看看他穿心的伤口,脸上也掠过一丝黯然之色,随即微微一躬,轻声道:“一剑穿心,恩怨俱了。丑福兄,之后不论生死,云雷和你没有怨恨了。”

钟元易冷哼一声,“确定人家活不了,再来做好人!”

君珂一直背对着丑福,始终跪在地上没有起身,她的背影慢慢僵硬,像一尊石像,沉沉矗在了地上,她姿势那么沉硬,像愿意从此消亡在泥土里。

在众人都以为她要永远站不起来的时候,她蓦然头一仰,双臂一伸,发出一声凄厉痛切的大叫。

叫声尖锐,像钢针一样拔地而起,尖端刺入无上遥远,夜空中层云浮动,都似因此裂出罅隙,其间冷白的闪电一闪。

疼痛、悲愤、绝望、泣血之声。

山坡上下数万人,寂然僵立,凛凛至心动神摇,只觉得心头压抑愤懑,也如这漫天层云突降,却不知道如何持捅天之槊,将这霾云戳破。

却依旧有不合时宜的嘀咕声,在这样痛彻的嚎叫里,低而清晰地响起。

“还有两刀呢……”

哗然一声,忍无可忍的冀北联军爆发了。

“你他妈的是人吗?”血烈军士兵撕下自己头上的红色布巾,恨恨砸到云雷士兵脸上——这是他们单打独斗的挑战方式。

“嗷唔——”幺鸡亮出利齿,群狼眼光幽浮。

“就算欠你们的命,今儿我也要先揍了你们,再自杀!”尧羽卫扑上前来。

“娘地,咱们算什么穷凶极恶?”黄沙城的罪徒抱着膀子,大声说风凉话,“和这些杀完人还要戮尸的比起来,咱们善良得像婴儿!”

连云雷一部分士兵都露出愤怒之色,一些本就走开的人,走得更远了些。

舒平回头怒视那说话的士兵——这人是少根筋,此刻还不明白,自己已经犯了众怒。

仰天长号的君珂,霍然一个翻身而起,半空中身形一折,已经扑到了舒平先前托过来的剩下的两柄刀面前。

“好!”她声音凄厉,“还你个干净!”

单手一拍,托盘飞起,两柄刀刺上天空,再闪电般落下。

她飞身迎上!

忽然人影一闪,撞向君珂!

“砰。”

“哧。”

“大帅!”

被撞飞的君珂,在地上一个翻滚爬起,一低头,就看见蔓延到膝下的血。

她一呆,半跪抬头,前方视线已经被遮掩,尧羽卫血烈军的将领们围成一团,连呼大帅,声音急切,她却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人群缝隙里,有鲜血蜿蜒流出,流向她膝下。

君珂眼睛都被那红刺伤,霍然抬头,旋风般扑了过去。

“让开!让开!”

她嘶声叫喊,众将急急让开,君珂差点栽到纳兰述身上,头一低,便见两柄刀,明晃晃插在纳兰述臂上和腿上。

“纳兰!”君珂一声痛喊,想要抱住他,却又怕弄痛他的伤口。

纳兰述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道:“你刚才那个位置太傻了,会伤了筋脉的。”他还挪了挪自己手臂,道:“要像我这样,伤肉不伤筋。”

挪动伤口痛得他眉头一皱,君珂慌忙按住他,只觉得心口疼痛,痛那血迹殷然伤口,也痛他在此刻还不忘开玩笑安慰自己,咬咬牙忍住哽咽,也拼命挤出一点点笑意,道:“知道了……以后……不那么傻……”

字眼堵在咽喉,她转过头去,转眼又转回来,道:“走,回帐包扎。”

“等等……扶我起来……”

君珂将纳兰述扶起,纳兰述一站起,脸上安慰君珂的笑意便荡然无存,直直立在舒平面前,神色冷肃,随即慢慢伸手,拔出穿过臂上和腿上的长刀。

长刀穿过肌骨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响,君珂死死盯着,搀扶他的手指微微颤抖,却坚决不肯让自己倒下。

万军屏息,看他们主帅,近乎漠然地,拔出穿身长刀,铿然一声,抛在舒平脚下。

长刀满血,染红草地。

纳兰述举起受伤的手臂,特意将伤口对着云雷士兵方向亮了亮,语气里毫无疼痛,平静而讥诮地道,“三刀,六洞,至此完毕。云雷众位,你们可满意了?还需要到丑将军那里检查一下吗?”

云雷士兵们低下了头,舒平躲闪着他的目光,默然退后。

“将丑将军遗体送回大帐。”纳兰述吩咐一声,几个士兵上前抬走了丑福,舒平抬头看着四周目光,垂下眼睛,道:“既如此,今日事,往日怨,到此……了结吧。”

没有人回答他,每个人眼睛都是红的,目光都是凌厉而愤怒的,也许愤怒未必对他们,但今日流的鲜血,终究落在了每个人心里。

“云雷不会再留下来,今日天涯作别。”舒平冷冷看着君珂,“君统领昔日欺瞒,有大帅这两刀,我们也一笔勾销。”

“从今之后,人间陌路,野牛岭下,恩断义绝!”

他以掌作刀,斩下一片衣角,再不看君珂一眼,霍然转身。

他身后,复仇派的云雷士兵一个接一个走上来,默默斩下衣角,再决然离去。

黑色的衣角不断斩落,被风吹起,在草原春夜里翻飞作舞,如无数黑色的蝴蝶振翅来去,又或者是新坟前,漫天洒了灰黑色的纸钱。

飘落如雪。

君珂默默立在这割袍之雪里,身躯挺直,眼神空茫。

地平线上,那支倔强而孤独的队伍,渐渐走远,似一片黑色的云,终于飘过了她的天际。

那一年,十七岁少女初入燕京。

那一年,武举擂台上第一个大燕女状元。

那一年,女状元有了自己的第一支军队。

那一年,城郊大营,一群贴着狗皮膏药的盟下大爷。

那一年,山谷里关满了嗷嗷叫的光身子老爷兵。

那一年,老爷兵从四肢不勤变成健步如飞。

那一年,一群“一流建制三流待遇”的老爷兵,打遍京城御林军骁骑营。

那一年,武德门前,国歌唱响,脚踩骁骑营,失色御林军,羞愧九蒙旗,天下武德,唯我云雷。

那一年,阴差阳错,天意森凉,烟云蒸腾,血色燕京。

那一年,鲜血染红的草地,割袍断义的结局。

……

君珂的泪珠,在眼眶边慢慢凝结,化成晶珠两颗,流光闪烁,却终究没有落下来。

终究要失去,挽不回的无可奈何。

那段相濡以沫的日子,从此将在记忆里化灰,一日日抹杀鲜艳,再回首沉黯斑驳。

恩怨难明,心意如雾,从此之后,惟愿一路从容。

她半跪着,不再看离去的那些人一眼,赶紧慢慢扶纳兰述躺下,热血流到了手上,她心中也压抑粘腻,被无数泪意拥堵。

纳兰述脸色苍白,却在微笑,他伤得不轻,神情却很满意,君珂有点讶异地看着他,以为他痛傻了。

“可怜的小傻子……”纳兰述终究不舍得她那疼痛的模样,挣扎着抱住她的肩,微微喘息地转过脸,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

君珂霍然睁大了眼睛。

第四十五章 求你强了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云雷走后的冀北联军,士气有点低沉,因为大帅受伤,统领下令原地休整,士兵们迅速扎营,在山坡上下驻扎下来。

丑福的遗体被安置在营盘中心,一座黑色的帐篷里,四面都有人看守,来去的人神情肃穆。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有人快步过来,步子很稳,神情很静,乌黑的长发在夜风里飞开来,张扬又静止的姿态。

那样的沉和静,让人想起先前她仰天悲嘶的疯狂,幻象交叠,心生恍惚。

有这么一种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蜕变成长,在那些永无休止的风霜血雨里。

看她过来,士兵恭谨地行礼,面露不忍地看她掀帘进去。

细心的士兵注意到,君珂掀帘的手指,微微有些发抖。

统领不容易啊……士兵心中发出一声感叹,向后退开了些,不想打扰统领和丑将军的告别。

君珂的手指确实在发抖。

当纳兰述在她耳边说了那四个字后,她就一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抖颤,好不容易等到天黑,第一时间赶来验证真假。

帐篷里,丑福静静躺着,脸色苍白,他身边,晏希直起腰来。

这少年对她露出一点疲惫的淡淡笑意。

此时此刻这样的笑,冲击得君珂晃了晃,靠在了帐篷边缘。

难道……是真的?

原以为丑福的死,将是自己一生的伤,永不可赎尽的罪孽,她将带着这样的疼痛过一辈子,每次想起,都要痛责自己的怯懦不敢面对,都要遗憾丑福的至死不能报仇。

难道……老天终于对她开了次眼?

君珂快步冲过去,手指搭上脉搏,指下丑福的脉搏很细微,浮游轻微,重伤垂死。

但,活着!

君珂仰起脸,眼底瞬间蒙上一层泪雾。

纳兰没有骗她。

丑福没死!

可是那一剑众目睽睽,穿心而过,不然云雷也不肯放弃而去,丑福如何能够逃生?

“今天所有的事,都是大帅一手安排。”晏希迎上她欣喜又疑惑的目光,淡淡道,“甚至,从黎明开始,大帅就有计划了。”

“黎明?”

“你跑掉之后,大帅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找你?”晏希道,“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因为当时丑福来找他,和他一番长谈,主子预见到云雷看见黄沙城罪徒,必然会立即前来兴师问罪,丑福是云雷首领,自然也清楚,他来找主子,说要将一切说清楚,主子没反对,却将我们天语的一种秘术,传给了他。”

“秘术?”

“一种瞬间挪移骨骼,膨胀肌肉的秘术。”晏希道,“在生死危机时,挪移要害内脏,救人一命的秘术。”

“难道……”

“主子猜到云雷要发难,也决心要趁此机会斩去这隐忧,他料到真相说出后,云雷必然决裂,也必然会要求丑福赔命。”

“可是。”君珂皱眉道,“抽签定生死,是因为云雷内部对丑福的处置出现了分歧,难道纳兰连这个也预料到了?”

“可以说预料到了,主子说,人心不同,每个人的心态想法都有区别,何况原本就个性松散的云雷,再说就算当真他们铁板一块要丑福死,主子也有办法让他们最后还是选择抽签定生死。”

“纳兰在抽签时,几次打断舒平,是故意的吧?”

“是,主子是为了激怒他,好让他扔出签条。”

“但当时没有换签条的机会……”

“有。”晏希道,“君老大你该记得,说好抽签之后,你出面要代一刀,之后云雷那边和我们又有摩擦,耽搁了好一阵子,才开始抽签。”

“是。”

“在这段时辰内,足够安排好的人,在掌心里写上几个臂或者腿的签条了。”

“安排好的人?”君珂眼睛睁大,“那个蹲下来帮舒平拣签条的参将?”

“对,那是主子早就安排好的人,统领你提拔赵兴宁的时候,主子就已经将那小子掌握在手中了,这出棋子,就是打算在万一事情有变的时候,挽回局势的。”

“生签三个,死签六个,这人换回了几个生签?”

“这人下手很快,他手中备好了九个签,蹲下来的时候,衣袖一拂,已经将所有签都换过,那九个签里,生签六个,死签三个,但都是心!”

君珂还是觉得不对劲。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