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眼看就要进入尧国,此时不宜再生枝节!”纳兰述神色如铁。

“打探情形影响不了大局!我可以立下军令状,绝不会惹出事端,拖慢大军进程!”君珂上前一步,攥紧双拳。

“我刚才说了是军令,你没听见?”纳兰述霍然回首,眼神如剑,狠狠射在君珂脸上。

“军令也有对错之分!”君珂丝毫不让,目光灼灼如火。

两位冀北联军大佬,生平首次当众吵架,各自勃然大怒,一众将领惊得目瞪口呆,没人敢劝解,纷纷退后。

“军令就是军令,不管对错,必须执行!”纳兰述盯着逼近的君珂,霍然一抬手,已经掐住君珂脉门,手一甩,君珂被他重重甩到一边。

“纳兰述!你讲不讲理!”摔到地下的君珂打了个滚便爬起来,一步冲到纳兰述身边,“云雷是我的嫡系!你凭什么让我丢掉他们!连问都不许问?”

“君珂,你太放肆了!”纳兰述手一甩,君珂全力一闪,纳兰述的手竟然还是把住了她的肩,再次将她甩了出去。

君珂在地上挣了挣,动不了,这回纳兰述已经点了她穴道。

“纳兰述!我也是统领,我也有决军之权!”君珂大喊。

“把她送回大帐,给我看住她。”纳兰述理也不理她,对一众被惊得面色发白的属下道,“加派人守夜!轮班换岗!她就算变成一只苍蝇,也不能给她飞出去!”说完顿了顿,目光威棱四射,扫视周围一圈,所有人都低下头去。

“谁要敢和她私传消息,私放她出来,斩!”

一个斩字斩钉截铁,纳兰述看也不看四周,转身便走,众将无声跟随,几个士兵过来将君珂抬起准备送回她的帐中,君珂披散着头发,放声大叫,“放开我!放开我!纳兰述,你个纳粹!你个独裁者!你个法西斯!你个希特勒!你个墨索里尼!你个苍蝇!你从头到脚都长满苍蝇!”

……

声音在军营里回荡,苍蝇苍蝇苍蝇苍蝇不住嗡嗡作响,传到主帐内,轰隆一声不知是谁推倒了桌案,整个军营噤若寒蝉,一堆人围在那里,皱着眉思考“纳粹独裁法西斯希特勒墨索里尼”到底何方神圣,想笑又想哭,忍得很艰难……

……

冀北联军两位首领首次因为意见分歧而暴吵,整个军营都陷入了震惊和不安的状态,当晚君珂帐外,守卫层层叠叠,人墙一般堵住了整个帐篷。

离君珂帐篷不远便是舒平养伤的地方,他这里却冷冷清清,没有人探看,舒平伤重,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下半夜的时候,有一条黑影,鬼鬼祟祟溜入了舒平的帐篷,在床边看了他半晌,手指一动,将什么东西喂进了他的嘴里。

半昏迷的舒平,几乎立即便感觉到那东西清苦微甜的柔韧口感,心腹间起了一股滑润的暖流,神智立即清醒了许多。

他睁开眼睛,好半天才辨认出那人的脸,吓了一跳,不可置信地喃喃道:“统领……”

“嘘。”君珂手指按在唇上,“别吵,给人发现了,咱们就走不掉了!”

“统领你……怎么跑出来的……”

“纳兰述哪里困得住我?”君珂沉着脸,看样子还在因为纳兰述的黑脸生气,不过也有点小小得意,“冀北联军他又不是唯一老大,我恩威并施,再下点手段,谁逃得掉?”

舒平的神情倒也赞同,确实,君珂在冀北联军的地位和威望,并不下于纳兰述,又有天下名医柳杏林相助,手段也很多。

“别说废话了,这肉玉吃了,可保你精神不失,今晚得辛苦你一下。”君珂无声无息将他背起,“带我去看看云雷,咱们悄悄地,冀北和草原,都不惊动。”

舒平伏在她的背上,沉默一会,轻轻道:“好。”

第四十九章 归心

这是一个无星无月的夜。

冀北联军营地,笼罩在紧密而又严肃的氛围内,巡哨往来不息,戒备森严。

却有一条黑影,背上还背着一个人,自各个巡逻哨的缝隙里穿出,七拐八扭,遁出了营地。

看得出这人很熟悉冀北联军诡异严密的巡哨方式,往往巧而又巧地躲过那些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便转出来的哨兵。

那自然是君珂和舒平,不过君珂看似轻松,可等出了营地,舒平发现,君珂的后背都已经汗湿了。

“见鬼,差点就被发现……”君珂咕哝一声,问舒平,“往哪个方向?”

“我被追杀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散逃,但约好了,之后在野溪岭南侧集合。”舒平喉间有伤,说话嘶哑缓慢,不过肉玉确实功效非凡,转眼之间,他的伤口都已收拢。

“野溪岭?”君珂怔了怔,这正是原先打算和云雷分兵的地方,从那里,往西去是尧国,往东是出草原往云雷高原,之后因为在野牛岭提前分裂,自然没有再往那里去,不想最后,云雷军还是被逼绕到了那里。

那位置,其实离冀北联军的路线也不远。

舒平露出点羞惭之色,没有说话。君珂想了想也就明白,云雷也知道回去的路可能有阻碍,所以选择了一条离冀北联军路线较近的道路,希望万一有事,可以借助附近冀北联军声势来威吓敌人。

人都是有私心的,君珂笑笑,也便释然。

既然不远,她也松了口气,这样也好,还可以早去早回。

从时间推断,云雷军各批闯阵的人,也该在那里集合了,就是不知道,能回来多少人。

君珂加快了脚步,她本就轻功好,背了一个人也没受多少影响,转眼行出了十数里。

草原上的景色都是单调的,一望无际都是平原,哪里都是草。

舒平的眼睛,却始终在地面寻找。

蓦然他眼神一亮,看见不远处一点白色的影子,乍一看像一朵不起眼的白花。

随即他收回眼光,盯着君珂后颈。

那里有很多密集的穴道,都是人身至关重要的要害,手指按上去,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又或者,手再往前一点,那是更重要的咽喉……

舒平的手,慢慢虚空向前移动,眼看指尖将要触及君珂大椎穴。

君珂忽然转头问:“咱们云雷,伤损如何,没有大的减员吧?”

舒平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赶紧答:“大家虽然被困住,但还能自保……死伤一千多人……”

君珂叹息一声,陷入沉默。

这是云雷成立以来最大的损失了,但此刻又能怪谁。

她专心奔驰,背上,舒平也在静静想着什么。

他的手指已经从君珂后颈要害收回,却按在了自己的腕脉上,好像在给自己把脉。

然而仔细看,便可以看出他的动作。

他的手指,在慢慢撩开自己左手腕脉上的肌肤。

对的,撩开。

一层假皮,被无声无息掀起,寒光在夜色中一亮,假皮之下,竟然贴着一柄其薄如纸的匕首。

匕首是特制的,极薄,并且没有寒气,甚至没有见过血,因为凡是过于寒锐,并且饮血过多的利器,靠近高手时,会自然引起对方本能的直觉。

舒平手指一翻,那匕首已经落在他掌心,他慢慢地,一点风声不带地,将匕首对准君珂风门穴。

不置于死,却要让她丧失行动力。

君珂全力奔驰,浑然不觉。

锋锐无伦的匕首尖端,已经触及君珂的衣衫。

“啪。”

黑夜里白光一闪,击在匕首上,匕首一歪。

“什么声音?”君珂立即回头。

舒平手指一动,匕首已经贴在了腕部毫无痕迹,他吃力地道:“……你跑得太快,激飞的石子,打在了我的铁护腕上……”

君珂歉意地笑了笑,道:“咱们要快点赶过去。”

“无妨……”

君珂点点头,回过身,舒平按着自己手腕,回望黑暗中,眼神惊异。

怎么会这样!

刚才击飞他匕首的,竟然是自己这方的标志暗器!

那颗圆石从他面前飞过时,他清晰地看见石上的白色兽纹。

属于皇太孙麾下暗卫团的标记,行走天下,行使刺探潜伏暗杀事务的那一支。

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舒平,是纳兰君让布置在云雷军里的暗桩。

不过不是一开始就打下的楔子,而是在后来,云雷转战鲁南时,皇太孙的手下,用尽办法才收买的人。

不过舒平那时还只是个小队长的身份,根本混不到云雷高层,而无论柳咬咬也好,还是后来纳兰述也好,对一切军事行动,都相当保密,雷霆命令,闪电行动,以舒平这种身份,根本无法传递出任何有用的消息。

到了后来,皇太孙这边对他也不抱希望,只交给他一个任务,要他想办法,将燕京爆炸案的真相传播开来。

舒平由此交好王大成,并影响了王大成对盟民死亡真相的看法,王大成好歹是个参将,说的话可信度,自然要比他大得多。

黄沙城事件,王大成死在那里,倒给了舒平机会,他就在那时,开始借黄沙城事件,大肆传播盟民亲属死亡疑问,并获得了部分士兵的拥戴,而那时,因为云雷在黄沙城死了好几个将领,舒平终于被提拔,由此找到了机会,带领那些被他影响的将士,向君珂纳兰述发难。

按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但他毕竟不是纳兰君让的嫡系,纳兰君让命人给了他赏赐,让他带着云雷军回云雷城。

不过后来云雷军被草原军队围困,这就不在他的掌控之内了,皇太孙自然没有援救云雷军的意思,也不会去援救他这个半路属下,舒平确实苦战被俘,不得不和羯胡大王果查做交易。

之后怎么做,怎么取信于冀北联军,怎么骗出君珂,都是果查对他的嘱咐,果查要求他,在半路上,尽可能挟制住君珂,带到草原王庭里。

舒平早早就发现了属于皇太孙的暗卫团的标记,正欢喜自己执行这个任务有了帮手,谁知道眼看成功,出手阻止他的,竟然是自己人!

舒平陷入纳闷和郁闷之中,不明白皇太孙打得是什么主意,擒下君珂,不好么?

草原上君珂在奔驰,远处草丛里,几个男子沉默伏地,手指扣着白色兽纹圆石。

刚才正是他们出的手。

“沈梦沉给果查去了信,又插了一手。”一人恼恨地道。

“不必管那么多,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任务就好。”另一人拍拍灰,站起身,“太孙只交给我们两个任务,第一,让云雷脱离君珂;第二,保护君珂不死;舒平现在已经不算我们的人,相反,他擒下君珂是要交给果查或者沈梦沉的,那当然不行。”

对话平平淡淡,随即人影消失。

两次出手都没成功,甚至遭到了自己人的阻扰,舒平也不敢再出手,反正果查交代了,如果下手不成功,把君珂诱到野溪岭也行。

五十里路程,以君珂的脚力,也已经跑到了下半夜,还背着一个人,看到野溪岭矮矮的山脉轮廓时,她的气息也不禁有些紊乱。

舒平死死压在她的背上,他一直穿着重甲,份量达到两个成年男子的体重,君珂不敢骑马惊动联军营地,这样一路背着他跑过来,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她立定,刚想休息一下,恢复体力,身后舒平已经开始挣扎惊呼,“……啊,就在前面,转过一道山坳便是我们约好的地方……兄弟们……兄弟们不知是否安好……”

君珂心中一热,顾不得再休息,立即道:“宜早不宜迟,我们过去!”

她飞身而起,衣袂呼呼声里,已经越过前方一道矮岭,离着还有几十丈远,便听见人声纷乱,刀剑频响,似乎有人在厮杀。

君珂跃上一道山坡,居高临下一望。

下面山坳里一处平地,无数人正在厮杀,骑马的草原骑兵,和黑色袍子的云雷士兵纠缠在一起,各自刀光飞舞,叱喝不绝,远远看去,明显草原人占了上风,不住有云雷士兵被挑落马下,再被草原士兵一枪捅死。大部分士兵都血流披面,不辨面目,夜色里厮杀得披头散发。

君珂倒抽一口冷气。

“天啊!草原蛮子竟然追到了这里!”舒平在她身后发出一声惊呼,怔怔看着战场,忽然转身对君珂拜下。

“统领……求你不计前嫌……速速回去搬来救兵……”他呜咽着,给君珂磕头,“草原人太凶蛮……他们一场大败十分愤怒……又不敢找冀北联军晦气……这是要灭绝我们……”

“你呢?”君珂怔怔地问。

“云雷是我带走的,我自然要与他们同生共死!”舒平哽咽着,脸埋在泥土里,“下方战斗惨烈,统领万金之躯,千万不要轻涉险地,求您立刻回营,带人来救……云雷生死,都在您一念之间……拜托了!”

他重重一叩首,随即咬牙站起,一把拔出身后长剑,头也不回向山下冲去。

“慢着!”君珂一把拉住他,“你已经重伤,这是去送死!”

“云雷伤亡惨重,我又怎能畏战逃生?”舒平回首,惨然一笑,“统领,你还当我是个汉子的话……放开我!”

君珂怔了怔,手一松,舒平已经毫不犹豫向下冲去,君珂一低头,越过他的头顶,看见一个云雷士兵惨呼倒地,鲜血迸溅,一个草原骑兵狞笑着,长枪高高举起——

君珂忽然冲上前,越过舒平身边时,一把抓住他衣襟将他提起,身形一纵,黑色流光一般越过半道山坡,一支利箭般射入混战的人群,人还在半空,手中白光一闪,一个金色圆盘状物体呼啸而出,正撞上那骑兵高举的长枪,铿然一声大响,金盘迸射枪尖粉碎,光秃秃的枪身被猛烈的劲气激得向后飞射,狠狠撞入后面一个草原骑兵胸膛,从前心穿入,后心穿入,去势未绝,砰砰连响,一连将三名骑士撞翻下马。

这一击眨眼之间,却勇悍绝伦,出手、救人、杀敌、撞马,一气呵成,转眼间不仅那云雷士兵得救,连带那士兵四面所有对他有生死威胁的敌人都被解决。

宛如天神作怒,雷霆之降,四面砍杀正欢的草原骑兵,被这一招给惊得人人停手,呆住了。

他们仰头,看着拎个人还姿态自如从天而降的黑衣少女,看她如黑色闪电落入人群,面色如雪,眼神森冷,几乎刚一落入战团,四面便有草原骑士翻倒,所经之处,腾腾溅开血色花朵!

“杀了她!”一声吆喝,草原骑兵才被惊醒,纷纷围上,君珂身影一闪,已经抢到那几匹失去主人的马之前,手一挥,舒平偌大的身子,被她送到了马背上。

“舒平!回去搬救兵!”君珂一声厉喝,手一拍,骏马长嘶扬蹄便奔。

“统领!”舒平在马上拼命回身,“不能……不能……”

“我在,可以比你多救几个人!快去快回!”君珂一笑,回身便抢入战团,直扑那刚才险些被一枪穿心的士兵,手一伸便要将他扶起,“伤得要紧吗?起来再战……”

一个“战”字还没说完,她的声音忽然一顿。

那战士抬起头来,一张染血的,陌生而彪悍的脸。

迎着她的目光,那士兵并没有露出感激或激动的神情,而是忽然咧嘴一笑。

森白牙齿,染血嘴角,看来如林间即将品尝美餐的兽。

君珂心中一凉,撒手便要退,忽觉腹间也一凉。

她低头,一柄弯刀,明晃晃插在她的小腹上。

“你……”君珂晃了一晃,手捂住了腹部,“你……”

那士兵嘿嘿一笑,手掌在脸上一抹,抹去满脸的血,露出一张塌鼻子络腮胡的,属于草原人种的脸,先是用草原语言说了一句什么,随即用生硬的汉语,哈哈大笑。

“果查大王,万岁的;中原女人,傻的!”

“大王,万岁的!女人,傻的!”四面哈哈大笑声同时响起,君珂捂住腹部,用剑支撑着地面,缓缓回首。

交战的人们停战了,厮杀的人住手了,刺出的枪收起,劈下的刀收回,抹干净脸上故意洒上的血,收拾好遍地故意跌落的武器,躺在地上的“云雷军尸体”,接住马上草原骑兵的手,一骨碌爬起,相互拥抱着,拍拍肩膀。

然而齐齐回身,叉着草原人的罗圈腿,望着重伤退后,靠在山壁上喘息的君珂,纵情大笑。

望着勾肩搭背的“云雷军”和草原骑兵,看着地上那些自动爬起的“死尸”,君珂嘴里的苦涩,一层层泛上来。

“你们……不是……”

“汉人的计策就是好玩。”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哈哈大笑,拍着身侧一个“云雷军”肩膀,“不过你玩得太狠了,多罗,你的刀险些真的砍到了我的肩膀!”

“侧宁兄弟对不住啦,不然这样,这个女人,大王一定要赏我们的,到时候……”那个多罗斜着眼睛凑过来,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让你先玩!”

“哈哈!”

一阵放肆的狂笑。

君珂白着脸色,却根本没有看他们,也没有理会那些污言秽语,她的目光,直直盯着前面山坡。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