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头顶忽然风声呼啸,随即狂妄大笑响起,无数黄色人影,竟然从山壁之上跃下,那些彪悍的身形在山壁之上,如流星弹丸飞掷,转眼便到了草原骑兵头顶,一个独眼大汉当先扑下,生生将三个骑兵撞倒,手一伸扼死一个,随即抓住另两人,头碰头一撞。砰一声,爆裂开生命的红白烟花。

黄沙军!

草原骑兵此时眼见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腹背受敌的换成了自己,惊惶之下顾不得再擒拿君珂,转身就想对右侧翼逃跑。

右翼是条不宽的河,一些脚快的人逃到河边,还没来得及下水,忽听一声冷峻的“射!”

劲风呼啸,投枪枪尖在夜空里青光一闪,对岸降下杀戮的云霾!

惨呼连响,一大批人翻倒在河侧,鲜血将河水染红。

对岸,青色衣甲的将领,冷峻的容颜,和夜色融为一体。

冀北铁军!

……

冀北联军精英尽出,草原埋伏的军队绝望地发现,原来踏入陷阱的是自己。

心慌之下便出现混乱,一团乱战中,蓦然一声大喝,众人抬头,便见头顶白色流光一闪,一人自尧羽卫阵型中飞出,越过铁甲近卫营,穿过云雷士兵头顶,踢飞无数昏头昏脑想来阻拦的草原骑兵,落向最里面的包围圈。

他穿越夜空,跨过整个战场的身影,如一道白色的虹霓,瞬间连接天地,极速飞驰绷直的衣角,似一柄雪色名剑,将鲜血殷然的大地分割。

将士停手,兵器停滞,众人仰首相望,心动神摇。

衣袂乍起又落,那人已经出现在君珂身侧,一伸手将她抱起,低唤:“小珂!”

君珂微笑看着纳兰述,眼神里雾气水光,却突然皱皱鼻子,将头一扭。

纳兰述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这丫头还想吵一场呢?

伸手抱紧了她,君珂不自在地想挣脱,纳兰述在她耳边道:“亲,做戏要做全套。”

君珂叹息一声,抬手紧了紧“腹上的刀”,苦笑道:“你这什么破甲?重死了,害我老怕刀掉下来,一直用手捂着。还有,这血是什么血?怎么这么臭?我叫你用颜料的呢?”

“天语族的宝贝,到你嘴里就成了破甲,不穿上,谁知道舒平会在哪儿给你一刀?”纳兰述捏捏她的脸,“还有,怎么能弄颜料?那太假,当然要用狼血。”

君珂呕了一下,没好气瞪他一眼,回头一看地上的步妍,苦笑道:“做戏做大了……”

确实,她没有受伤,完全有自保之能,只是没想到一个好心的步妍,竟然会跳出来替她挡刀,做戏带累得别人重伤,君珂自然歉疚得很。

纳兰述皱眉看看步妍,几分无奈几分感激,吩咐跟来的尧羽卫好好照顾,抱着君珂缓缓出去。

君珂很不自在,却也只好在他怀里装死,戏还没演完呢。

此时草原骑兵已经被打乱,很多人开始逃窜,这里虽然有山脉,但四面还是四通八达的,真正要逃起来并不难,何况纳兰述也下令,只原地杀敌,并不阻敌,甚至连近卫营逃跑,都没有阻止。

“大帅,那些近卫营……”有人不甘心,前来请战。

“不必。”纳兰述笑得云淡风轻。

“为什么?”很多人不解,君珂叹口气,偷偷摸摸从纳兰述怀里探出头,解释,“要替草原留下种子,否则王庭的势力被我们剿杀得太厉害,图力就没了对手,很快就会成为第二个天授大王,那怎么能形成草原漫长的内耗?”

众将恍然,齐齐一翘大拇指,“真是一对奸诈公婆!”

君珂:“……”

纳兰述:“……”

草原埋伏者溃败逃窜,远处,冀北铁军对纳兰述悄悄打个暗号,无声退去。

唯一没有接近战场的他们,躲在黑暗里,每个人的马后,都扎着一个包袱。

包袱里是草原人的装束。

他们今天晚上,先穿上这袍子,驰出百里,赶走围困云雷的草原士兵,然后驱赶云雷到野溪岭,让他们看见“君珂为救云雷被云雷陷害”的那一幕,然后又迅速消失,换上自己的衣服,转到河边堵截草原骑兵,此刻他们要退去,以免云雷军发现疑点。

在某种程度上,今晚纳兰述和果查,或者说果查背后的沈梦沉,竟然采取了同样的计谋。

沈梦沉令草原人假扮云雷军,引君珂中计;纳兰述令铁军冀北假扮草原人,引云雷入伏。

纳兰述再一次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纳兰述抱着君珂,缓缓从云雷军中走过。

他神态肃穆,面色阴沉,怀里的君珂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云雷军渴盼地看着他怀里君珂,却在看见君珂的狼狈和他的阴沉后,羞愧地低下头去。

纳兰述所经之处,云雷军齐刷刷低头如割草……

“大帅……”最后还是那个出枪射杀舒平的少年,最先开了口,“我们……我们犯了错……可是我们愿意弥补……我们想……”

君珂激动得身子一颤,耳朵一竖,唰一下便要蹿起来。

终于说出来了!

回来吧回来吧!

好的好的。

我愿意我愿意。

快点回到我的怀抱吧吧吧吧吧!

纳兰述手臂一沉,死死压住了她。

随即他淡淡道:“诸位是希望我们再送你们一程吗?可以,我会让尧羽再送你们到边界,相信今晚一役之后,云雷回归,便没有阻碍了。”

那少年愣住,张口结舌。

君珂惊得险些掉下地,要不是纳兰述捂住她的嘴和眼睛,她就要瞪大眼睛跳起来了。

疯了吧他?

费尽苦心做这一场戏,好容易让云雷愿意回归,眼看就要开口,他竟然在此刻拒绝?

脑子发烧了?

“小珂。”纳兰述忽然低下头,看似唇瓣怜爱地擦过君珂脸颊,其实是悄悄在她耳边说话,“相信我……现在还不是时候。”

君珂身子僵了僵,吁出一口长气。

纳兰……还是有顾虑。

他比自己心大。

他要的,竟然不只是云雷回归,他要一个纯粹的,忠心无二,从此后铁板一块,不会被任何责难和疑问所撼动,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危险的云雷军。

君珂眼珠悄悄一转,果然发觉云雷军的队伍里,有许多人面露惊讶失落之色,但也有许多人,悄悄吁出一口长气。

君珂心中一动。

纳兰述没有错。

云雷歉疚感动,但还没到真正归心的时刻。

有相当一部分人厌倦军伍,并因为这些日子的事觉得寒冷,渴望回归平静的生活。

还有一部分人,顾忌着联军各种军种的难以磨合,暂时还不敢回来。

所以今天这一步,只是先彻底打消他们的愤恨和旧仇,让他们歉疚,欠下人情而已。

等到将来……

君珂闭上眼睛。

可是,你们逃得过纳兰述精心织就,步步前进的网罗之手么……

草原的夜已经过去,清晨的日光镀亮碧绿的原野。

在那条不宽的河边,云雷军再次向冀北联军告别。

但这次,已经没有了上次的剑拔弩张和愤然而去,那些原本就亲君珂的士兵固然依依不舍,就连当初复仇派的士兵,也因为今天“恩将仇报”,得人家帮助还要弃人家而去,觉得歉然。

“大帅,统领。”云雷军的新领头人,已经换了那个杀了舒平的少年,他诚恳地向两人施礼,“兄弟们有很多还是想回家……我觉得他们也该回去看看……将来若有驱策,但请吩咐,云雷一定义不容辞。”

“你们过得好,君珂就会开心。去吧。”君珂“重伤垂死”,纳兰述代她相送云雷,神情平和,度量宽宏。

云雷军越发惭愧,再三表达歉意,随即那少年看向睡着君珂的马车,退后一步,眼神凝重。

“全体都有——”

一声高喝深沉悠长。

所有云雷军唰地立正,腰杆笔直,偏脸四十度,向着马车。

“敬礼!”

抬臂弯肘,平齐肩部,五指并拢,中指正对太阳穴。

当初燕京阅兵,君珂教会的现代敬礼手势。

此刻草原之上,分裂之后,渭水河边,再现。

笔直的手指连绵成一线,昂起的下巴承载全部的敬仰和感激,云雷军将相遇直至分别以来的所有心绪,凝聚成这凝重一礼。最后回赠给那造就他们、爱护他们的矫矫少女。

四面沉默,人人神色凛然而尊敬。

马车内的君珂,眼底碎光朦胧。

恍惚去年秋阅,跨过高台的队列,人人戴着雪白的手套,目光越过去一片飞雪,衬着金色滚边黑色长靴,移动中的巨大方阵,鲜明精致得令人目眩。

一转眼,流年。

她微笑着,满是喜悦的微笑,自云雷割袍断义之后,压在心底的沉重阴霾,在此刻终于云开雾散,得以解脱。

她在马车内,轻轻弯下身去。

“一路平安。”

低头的刹那,一滴晶亮的液体,啪嗒一声,将静默敲碎。

……

云雷军黑色的影子,渐渐在河那边淡去。也许这次就是真正的永远离别,也许,这只是一个开始,走过黑暗和阴影,迈向光明未来的开始。

但是现在……

君珂转过头去,望着层云飞动的西边。

尧国!

第五十章 股祸

尧奉宁二十二年春。

转眼已到三月中,仲春走过便是暮春,草木色泽更为浓艳,那一份姹紫嫣红的热闹,却将尧国边卡三涧堡的灰色城墙,衬托出几分灰暗来。

作为尧国靠近羯胡的边境之城,三涧堡长年经受着羯胡的骚扰,城内驻军算是尧国主力军队里相当有战斗力的一支,守卫整个尧国东线的东辰大营也在附近,总军力十五万。

边远的关卡之城,没有受到当前尧国境内如火如荼的内战所影响,依旧按部就班地执行守关的任务。

只是值守的士兵,在巡逻间歇,在晚间休息,或者各种空闲时间里,最近总会聚在一起,低低谈论着尧国近来的大乱,谈论那石界关惊动天下的一幕,谈论行走在草原上,现在正向这个方向慢慢接近的军队。

这样的谈论,总会因为军官的立即呵斥驱赶而结束,但昔日人心稳定的三涧堡守军,那种压抑期待而又紧张的气氛,已经渐渐笼罩下来。

三月十七,晴。

一大早一队士兵上城楼换岗,互相取笑着对方的眼屎,其中一人无意中对远处一望,顿时一呆。

其余人看见他眼神,立即收了嬉笑,慢慢转过身去。

前方,地平线上,不知何时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头,骑兵在前,步兵在后,青白红黄四色方阵整整齐齐,远远看去,像一片巨大的彩色云团,缓缓逼近。

尧国守兵,惊掉了手中的长枪。

“冀北联军来了!”

几乎立刻,镇守三涧堡的最高长官,东辰大营一位副将便抢上了城楼,并迅速令人传报后方三里的东辰大营备战。

所有人手据城墙,凝神盯着逼近的大军,眼神越来越凝重。

骑兵神情彪悍,身后背的竟然是连弩重弓!

步兵脚步轻捷,脚下沙尘不惊,很多人都有轻功!

血烈军红衫如火、冀北铁军青衣如铁、天语尧羽渺若飞云、黄沙囚徒狂暴如风沙。

四色军团,几乎集合了任何一个国家梦寐以求,最具武力特色的士兵!

四色军团虽然人数不一,但都有一个令人看了心中发寒的共同点——杀气!

经过血战杀过人历过无数战阵才能造就的杀气。

“快看,那是什么!”城门之上忽然有人惊呼。

不用他喊,每个人眼神已经露出震惊之色。

骑兵之后,步兵之前,有一道长长的银色的队伍,没有像其余士兵一样组成方阵,而是长长拉开,像一道防护的铁板,隔在了骑兵和步兵之间。

这种队列很犯忌,但是当人们看到那些银色战士,顿时觉得,这样的人,走什么样的队列,都已经无关紧要。

那是天生的城墙,移动的战车,看一眼便觉得山岳雄立,撞上去便必然头破血流。

野牛族的士兵,一身薄甲,薄甲里露出虬结的肌肉,每个人都在八尺以上,每一步都轰然有声,在尧国城关之前,落下深深的脚印。

三涧堡上,每个人都在倒抽长气。

这样的士兵,怕是自己的擂炮轰出去,都未必能炸死吧?

三涧堡的城门,能够抵得住他们全力一冲吗?

这个惊恐的念头还没转完,忽然又听见一声长嚎。

“嗷唔!”

声达云霄,雄壮如斯!

城头上没有准备的士兵,被震得一个踉跄,还没站稳,就听见底下嗥声迭起,如潮水般泼天盖地而来!

“群狼!”有人嘶声惊叫。

巨大的军阵两翼,犹如忽然出现两道移动的箭头一般,驰出两队狼群,卷着腥气的风,扬着苍黑的尾,爪子激扬起漫天的尘土,獠牙利齿,碧眼森森,向城上沉声咆哮。

最前面一只黑色巨狼上,赫然还坐着一只白色的狼……城门上那位副将揉揉眼睛,才看清楚了那不是狼,是条白色的大狗。

那狗坐在狼背上,专心啃一只羊腿,时不时撕块肉条塞到“坐骑”嘴里作为犒赏,看见城头上方目光灼灼盯着它的士兵们,自我感觉很好地,伸出爪子,勾了勾。

眼神和手势是能够超越种族的最好沟通媒介,一瞬间城头上所有人都读懂了它的意思——

“下来受死!”

……

“狼军……天啊,真的是狼军……”有人低低吸气,“上次有人说狼军我还不信,羯胡的狼最凶残狡猾,怎么可能被统御,可是……天啊……”

“闭嘴!”那个副将立即叱喝,“不过几匹狼,慌张什么?怎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没人说话了,但一张张脸上,分明露出了绝望不甘的神情。

兵力本就悬殊,对方还全是精兵奇兵,拿什么来抵挡?

没有战士愿意打注定要败的仗,何况和将士心目中女神一般的镇国公主后代打,更是提不起兴致来。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