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四)

“独眼。”纳兰述下巴一抬,唤来黄沙军主将独眼,“这女人交给你了。”

黄沙军都是罪徒出身,最擅长各类刑罚也最喜欢用刑,独眼听见这句,兴奋得摩拳擦掌,“好唻!哈哈,一个娇滴滴女皇给俺过过瘾,老子这辈子也值了!”

“你敢!”步皓莹花容失色。

纳兰述连回答都不屑。

君珂始终沉默,皇权争夺由不得心慈手软,哪怕是吓步皓莹,也必须把手段做足。

独眼一把揪起步皓莹头发往后拖去,步皓莹凄切哀呼,她的“重臣们”齐齐埋头缩腚,袍子一掀挡住了脸……

“且慢!”

忽然一声低喝,声音还微微带着气喘,君珂回过头,已经看见步妍挣脱跟来的红砚的搀扶,跌跌撞撞奔过来,人还没到,已经噗通一声跪倒。

“大帅,统领!”她挡在步皓莹面前,拼命磕头,“求求你们,放过陛下,求求你们!”

“你倒忠心。”纳兰述淡淡道,“步妍,看在你曾相救君珂份上,我不计较你此刻冒犯,退下去吧。”

“大帅!”步妍跪着不肯动,仰起的脸神色坚定,“公主也是您的血亲啊!是您的表妹啊,尧国皇族血脉已经凋零,公主此后,也不能对您造成威胁,求您高抬贵手!”

纳兰述不答,她又转身去抱君珂的腿,“统领,您也是女人,怎么能让公主受那样的刑罚……”

她热泪涟涟,神情真挚,君珂心中一动,心想步皓莹待她实在不算好,这婢子在这危机时刻却依旧挺身而出,实在忠心难得,更难得的是,她拼命求恳,却不肯提起自己对君珂的救命之恩,不愿挟恩求报,这温柔婢子,几果然内有刚骨,上古任侠之风。

她心底欣赏,也起了怜悯之心,弯下身,正想对步妍说明白,不过是想吓吓步皓莹,让她安分而已,以步皓莹那外强中干的性子,独眼虚张声势一下就差不多了。

她刚弯下身,还没来得及说话,抱住她腿的步妍已经凑到她耳边,悄悄道:“统领,您留公主一命……至于遗诏……我帮您想办法。”

君珂眼神一闪,不动声色放开她,直起腰笑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纳兰,皓莹公主金枝玉叶,只怕经不得惊吓,还是先让她好好想想,想清楚了,自然会有结果。”

纳兰述看她一眼,点点头,“既如此,便请公主好好闭关,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谈。”

独眼不甘地放开步皓莹,一队士兵将她押走,步皓莹软瘫在地低低抽泣,始终没有相谢步妍,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君珂皱眉盯着她背影,心中恶感越甚,倒是看泪痕未干的步妍,十分怜惜,亲手扶她起来,道:“别怕,没事,过去了。”

步妍感激地看着她,悄悄拉了拉她的手指,在她掌心写了几个字,君珂笑了笑。

当天纳兰述并没有对华昌王展开攻击,他在等待义军合围,顺便休整军队,奇怪的是,华昌王也没有趁纳兰述劳师远来立足未稳,抢先发动攻击,晚间纳兰述命冀北联军扎下营盘,也做出了包围胜尧城的架势。

天黑透的时候,君珂从步妍的帐篷出来,望着胜尧城的方向,神情若有所思。

“陛下当初得的不是遗诏,是口谕,”步妍悄悄告诉她,“当时据黄公公说,遗诏在皇宫正殿的密室里,但是,是空白遗诏!”

“为什么?”

“黄公公说,陛下其实不是被流弹所伤,而是被大皇子在后面推了一把,才迎上炮弹的,陛下重伤回宫后,找出原先早已立好的遗诏,当场烧了,然后说,他驾崩后,那群狼子野心的儿子们一定会争夺帝位,到最后能活下谁,谁也不知道,很可能一个都活不成,所以,谁活下来,谁自己填!”

“黄公公以前得了公主不少好处,所以这次趁乱逃出京城,就把这事告诉了公主,公主心思活动,便想着自立为皇,借助大帅之力,夺得皇位。”步妍拉住了君珂的手,“统领,这天大的秘密,我本来死也不该说的,但是我算是看清楚了,大帅对皇位势在必得,对你也绝不放弃,公主的联姻提议,说到底只是镜花水月,可怜她现在还不死心,再这样僵持下去,也不过徒送了自己性命……如今我将这个秘密献于您,只求……只求您看在这事份上,千万留公主一命!”

君珂至此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历史上从未立过女皇的尧国,突然冒出女皇,原来如此。

难怪步皓莹死缠着纳兰述,厚着脸皮一路跟到底,原来一心想回到皇宫,找出那个密室遗诏,填上自己的名字。

不过那密室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人捷足先登,君珂发出这个疑问时,步妍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其实是在宫中长大,都没听说过这个密室。”

君珂心想以她身份,接触不到中心秘密倒也正常,还是要从步皓莹那里下手,她将这事告诉了纳兰述,纳兰述沉思半晌,道:“如此也好,就我看来,只怕步皓莹知道得也有限。”

又道:“步妍毕竟是尧国皇宫里的人,你不要太多接近。”

“皇宫里的人就不是好人了?”君珂反驳,“我观察了她很久,这姑娘很好。”

纳兰述想了想,也没能说出什么不是,叹口气,摸摸她的头,道:“你若喜欢,将来让她做你的贴身女官,嗯,皇后的一品大宫女,也算对得起她。”

君珂白他一眼,“皇帝还没做,皇后就封上了,谁是你皇后?”

“不是皇后也成。”纳兰述托着下巴沉思,“要不,你做女皇,我做皇夫?步皓莹那个提议其实很好,换个人就行了。”他微微躬身,去解君珂腰带,“女皇陛下,为夫给您宽衣。”

“去屎!”君珂一脚将“未来皇夫”给踢出了帐篷……

次日,尧国义军开到,在华昌王西侧扎下营盘,义军的首领,天语族的几位长老立即前来参拜纳兰述,君珂第一次见到闻名已久的天语族人,这些人,无论老幼,都赤足麻衣,长发深垂,脸上都早早有了风霜之态,这是长年行走世间留下的岁月痕迹,每道皱纹,都写满人间沧桑。

这些天语长老,说话很少,态度很淡,除了对纳兰述执礼甚恭之外,对其余人,包括君珂在内,都是一副漠然态度,联军其余将领都有些不满,君珂却不在意,她对这些天语族人很有一份尊敬,无论如何,这些苦修士一般的人物,并没有如大燕那些武门高人一样,遗世独立,只顾自己武功进境,不管人间疾苦,他们麻衣赤足行走天下,匡扶世人救苦救难,创建了这个时代最早的慈善组织,自己却不取百姓一分一毫,吃穿住行,都是自力更生,最简单最朴素的那种。

只有这样纯粹而高尚的精神,才能在尧国有如此号召力,登高一呼天下从,卷掠义军风云,君珂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成王妃能够驭使他们,成王妃也是一个极其纯粹的人,纯粹到刚烈,可以为皇朝承续大开杀戒,也可以为夺走这个皇朝,自焚自己。

唯一奇怪的就是,尧羽和纳兰述也算是出自天语的啊,怎么就那么风中凌乱南辕北辙呢?

君珂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任何固定组织模式里,最后总会因为基因变异,出现一群叛逆的变态的……

天语长老们对君珂的态度,其实还要冷淡些,君珂从他们身边过,总感觉到那些审视挑剔的目光,搜骨剔肠一般,将自己解剖个通透。

这种眼光实在太让人吃不消,于是君珂时常落荒而逃,她越逃,那些长老们看她脸色就越不好看,君珂内心泣血,忍不住拉住尧羽卫们问怎么回事,结果那群大爷们毫不在意地道:“看你呗。”

“为毛要看我?”

“主子的女人,怎么能不看?”

“关他们咩事?”

“怎么不关?主子将来生几个孩子,都关他们的事!”

君珂:“……为什么!”

“你晓得先镇国公主为什么婚后两年才生下主子和小郡主?”韩巧用同情的目光看她,“因为长老们觉得,她刚嫁过去那两年,命星不利,不宜诞育后代,生生让公主推迟两年才有孕,害得先王还以为公主有病,为她求遍天下名医。”

“不是吧?”君珂头发上竖,“这样成王妃也肯?皇家子嗣,多重要啊。”

“所以你现在明白天语长老们说话的份量了吧?”张半半半张脸在笑,半张脸愁眉苦脸,“不仅是王妃,整个尧国乃至皇族,对天语其实都相当信奉崇敬,皇朝一切大事,卜卦星宿,术数命盘,都是由天语长老掌控进行,天语族人号称最接近自然的种族,内心洁净光明,从不行虚假之事。所以天语,从来就是尧国皇族供奉之族,只是轻易不会被人收服而已。历来得天语效忠的帝皇,在尧国历史上,都是一代明君。”

“难怪当初成王妃得天语效忠会被皇室所忌。”君珂感叹一声,随即心头忽然掠过一个模糊的念头,赶紧问,“你们尧国皇帝继位前的天星卜卦,是不是也是他们主持?”

“当然。”

“那就好。”君珂欢乐地一拍手,“那就不怕整出什么不好结果来了。”

“难说。”尧羽卫齐齐摇头,“你不晓得那些老古董,一板一眼吓死人,如果真的卜出什么不祥,只怕就是主子想登基,都不容易。”

“不是吧?这么有原则?”君珂抽口气。

“巴结好他们吧!老大!”尧羽卫们同情地拍拍君珂肩膀,幸灾乐祸地走了,留下君珂苦思冥想,该如何让那群老古板,看顺眼自己?

结果她还没想出来,老家伙们已经开始了对她的折腾,当晚她和纳兰述议事到深夜,第二天一早纳兰述到义军军营里去巡视了,君珂便懒了懒,没有起床,结果睡得正香,忽然听见帐篷口传来冷漠而平板的声音。

“请君统领起床。”

君珂正做梦和纳兰述骑着幺鸡在天上飞,被这一声给惊得浑身一震,砰地一声从天上掉下来,身子硬生生在床板上压出一声闷响,她满头大汗睁开眼,摸一把头上的汗,喃喃道:“噩梦,噩梦,最近一定是听那些可怕的声音听多了,都到梦中来了……”

话没说完,帐篷外又是一声,“请君统领起床!”声音很平,很高,估计能传遍整个军营。

从声音的力度和高度来看,虽然还是没有起伏,但君珂已经可以判断出,外面的人生气了!

君珂苦笑,摸摸鼻子,看看外面天色,四更多吧,唉,还给人睡不?

不得不说君小珂性情还是比较平和大度的,虽然觉得对方实在有点多事,但本着尊重天语,尊重纳兰述长辈的心情,即使睡眠不足,也还是爬起了身,睡眼惺忪出帐时,她勉强还对着对方笑笑,谁知道对方脸色比她还难看,冷冷审视了她不怎么健旺的精神和不怎么整齐的衣着之后,狠狠瞪了她一眼,掉头而去。

君珂热脸碰着冷屁股,咬牙望天,心想当初纳兰述在天语那十年,怎么活下来的?

她不知道,其实纳兰述是可以在天语族内,安安稳稳学艺的,但他呆了一个月后,宁可选择了自己去最艰苦最可怕的雪原上苦修,以逃离那些老货,当年三岁的纳兰述,一天早上被痛苦万分叫起后,抱着自己的小包袱抬腿就走,留下了一句气冲云霄的宣言——老子宁愿在雪狼的怀抱中死去,也不要在天语的被窝里睡着!

……

君小珂很快尝到了纳兰述当年的噩梦的滋味,很快君珂就不再梦见骑幺鸡天上飞了,她开始梦见植物打僵尸,她是植物,帐篷外那直挺挺一群是僵尸。

那群老货,叫起就叫起,还叫得一天比一天早,最早的一次,君珂熬了个通宵,刚回来躺下,帐篷外就响起那恐怖的干巴巴的“请君统领起床!”

君珂终于生气了。

尼玛,姑娘我长到十八岁,从研究所到尧国,从来没人管过我睡觉!

不是起不起的问题,而是这就开始急吼吼地管了,一旦形成习惯,以后怎么活?

这习惯不好!

得纠正!

她决定从今天开始,绝对不再惯着那些老货,被子往头上一蒙,顺手撕了两团棉条往耳朵里一塞,继续睡。

帐篷外的人,很有耐心地等着,平均每半刻钟,叫一次。

“请君统领起床!”

“请君统领起床!”

……

半个时辰后,帐篷外的叫起换了。

“纳兰大帅三更睡,四更起。”帐篷外的人直挺挺念着,“君统领三更睡,辰时尚自未起!”

君珂忍无可忍。

这叫什么话?

说得好像她和纳兰述已经睡在一张床上,纳兰述起了她赖床一样。

这会引起误会的!

她唰一下坐起来,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找出纸笔,唰唰写了一个牌子,往帐篷外一挂。

“此人昼伏夜出,作息时辰为鸡叫睡狗叫起,请严格按照此规则叫起,谢谢。”

牌子一挂,她回头睡觉,懒得去看那群长老的脸色——狗是我的,轻易不叫,鸡?这附近有吗?

长老们是不可能学鸡叫狗叫的,而且君珂这么一挂牌,明摆着如果从今以后他们再跑来叫起,那就是鸡和狗,长老们丢不起这人。

叫起一事就此作罢,结果是君珂从此坦然告卧,长老们从此看她脸色更难看,君珂也不管——讨好你也不得好脸色,那我不如让你看我脸色。

叫起作罢之后,长老们并不甘心,开始挑剔君珂的礼仪,在他们眼里,这位纳兰述选定的女子,名声好大,却素质很差,大燕淑女该有的风范,她统统没有,比如不穿裙子,比如不侍候男人,比如居然还养狗;大燕淑女不该有的习惯,她统统都有,比如吃饭和纳兰述并桌,比如行路和纳兰述齐肩,比如议事时随便坐在纳兰述身侧,有时候甚至坐在他上首!

天语曾认成王妃为主,但成王妃少年时期,也还是金尊玉贵的皇家公主,言行举止,十分严谨,自然不会有君珂从现代带来的散漫自由,而君珂,她自己肯定是没有男尊女卑意识的,有时候她会想起来让纳兰为尊,奠定他第一统帅地位,但有时候也就忘了,毕竟不是根深蒂固的东西,她忘记了,也没人会提醒,联军早已习惯,在他们心目中,君珂地位本就不下于纳兰述,而纳兰述更不会在意,他本来最看重的,就不是这些虚礼。

如今有人在意了,不仅在意,还要纠正了,这群老货,看出来纳兰述对君珂的看重,当面并不给君珂难堪,却私下命人送了许多书给君珂,《仪礼》、《女训》、《闺教纲常》……

君珂把这些书都拿来垫桌子垫枕头。

送书没用,老家伙开始采取实际行动,她和纳兰述并肩行路时,会有人不动声色地踩她袍子;她和纳兰述同桌吃饭时,会有人在她准备坐到纳兰述身侧时,抢先奉上一套碗筷,说是留给成王妃的,这下连纳兰述都没法好好吃饭,要退到下首,自然更没她的位置;她有时议事习惯性往上首走时,那些老家伙会抢先殷勤地拉住她,把她往下首第一的位置上让,她只好坐下——无孔不入的天语长老们,用不动声色的技巧,时刻对她宣战,势必要她懂得“以夫为天,男尊女卑。”

君珂再大度,这样的事情多了,也难免憋火,她不愿意和纳兰述诉苦,干脆也不动声色反击,谁踩她袍子,她就惊叫有敌,反手一个肘拳,弄得踩袍子的人难堪;吃饭没她位置,她就拉着纳兰述抱着大碗串营帐边走边吃,美其名曰联络将士情感,纳兰述非常赞成,倒把长老们气得脸色发白,认为这个女子没规矩到极点,还要带坏纳兰述,堂堂大帅,未来尧国之主,怎么可以抱着碗到处窜?

议事的时候君珂也不理长老们的拉扯让座,谁拉她坐下首第一她就把谁按在那位置上,长老们是规矩的,规矩的长老是绝对不肯僭越的,不该他们的位置也是绝对不肯坐的,等他们拼命站起身来,君珂早已窜到上首一屁股不挪窝了。

这么斗多了,精明的纳兰述自然早看在眼底,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很快,君珂发现紧箍咒松了,长老们似乎屈服于纳兰述警告之下,又似乎觉得她朽木不可雕,开始放弃了对她的念咒。

君珂心花怒放,以为噩梦从此结束,君小珂VS长老团完胜。那几天走路都是飞的。

不过她飞得太早了……

此时对华昌王的战争已经打响,但双方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展开大战,只是试探性的接触,纳兰述在等胜尧城内的动静,等他们决定,是开城和自己合作,两面夹击夹死华昌,还是闭城守国,迎接自己的再一轮攻城。何况他也想将华昌王多围几天,围到他弹尽粮绝才好。

战事目前不紧迫,君珂也有了闲心,有时让步妍过来,陪红砚谈谈讲讲,红砚自从鲁海死后,总有些痴痴的,像个游魂样跟在大军里,君珂希望温柔而善解人意的步妍,能够给她一点开解。

也许是身份相近,也许是步妍确实体贴,红砚最近的情绪也好了很多,经常和步妍混在一起。

这天两个女子心血来潮,说要做尧国的粘糕,当即找来了糯米青梅酒曲鸡蛋等物,两个女子自己在木盆里揉面,此时已进春四月,劳作很有点热,两个姑娘都高高卷起袖子,露出白生生的胳膊,胳膊上,各自都有鲜红一点。

君珂觉得好玩,也蹲在一边要帮忙,步妍便让开位置,君珂卷起袖子,步妍看了一眼她的胳膊,一怔,却没有说什么。

倒是红砚,瞄了一眼,道:“小姐你没点过守宫砂啊?”

“守宫砂?”君珂怔了怔,随即想起古代女子这个风俗,原来这里也有,她瞥了瞥两人臂上的红点,哈哈一笑道,“守什么守啊,还差这一点红?”

她是开玩笑,两个女子也知道她的性子,都笑笑不说什么,红砚心想她和纳兰述一路相随,少年男女情热,有个什么也正常,虽然两人还没下定,但全天下都知道,纳兰述非君珂不要,说起来也没什么。

此时几个天语族长老正经过,看见她们的胳膊,都赶紧闭上眼睛,一副非礼勿视模样,听见君珂这句,长老们齐齐睁开眼睛,目中都有怒色,随即瞥了一眼君珂的胳膊,这怒色便更浓了几分。

他们怒气冲冲走过,在主帐请见纳兰述,纳兰述亲自迎了出来,笑道:“说过多少次,长老们和君珂一样,可以随时见我,何必还拘那些虚礼。”

他不说君珂还好,一提,那就是火上浇油,几个长老,同时重重哼了一声。

纳兰述一怔,他此时眼睛已经痊愈,看见对方神色,顿时知道不对,以为有什么不妥军情,连忙询问,几位长老却一言不发,直到进入帐中,才慎重询问,“少主,你和那位君姑娘,可有夫妻之实?”

纳兰述怔了怔,再没想到几个老家伙这么慎重其事跑来竟然是问这个,还问得这么直接,心中倒是一喜,心想一直以来他们似乎不太喜欢珂儿,如今可是让步了?

于是哈哈一笑道:“我倒是很想。”

这话于他算是对这几位长老,表明了非君珂不娶的心迹,但也说明了两人目前的进度还没到那一层,几个长老一听,面罩寒霜,直直站了一会,道:“既如此,明白了!”便告退出去。

纳兰述倒给他们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悄悄喊君珂来问,君珂也莫名其妙。

两人都不知道,机缘巧合,某个天大的误会产生了……

尧景祥元年四月十一,尧国胜尧城内终于暗中递来消息,新任尧皇愿意打开城门,和纳兰述合军歼灭华昌王,并开城迎接盛国公进京,但同时尧国继任皇位的五皇子也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是要纳兰述立誓,入城之后,善待他的家族,并在他退位后,以不低于太上皇的待遇供奉;二是立即杀了矫诏篡位的步皓莹和她的一切从属。

两个条件,一个纳兰述不同意,一个君珂不同意,不过纳兰述在面对使者的时候,是笑意如春风的,态度也是十分好说话的,他很无辜很惊讶地对使者说,“陛下何出此言?退位?纳兰述万万不敢听!微臣驱驰千里,带兵来援,实是因先母遗命,欲待挽救我尧国皇族正统,挽救百姓于乱世水火,对皇权大位,那是万万不敢想,万万不敢想!”

使者苦笑——你不敢想,你已经做了。

“陛下其实也是太心急了。”纳兰述继续道,“第一个誓言,我便是要立,也得等到进入京城,在金銮殿参拜陛下之后,当着陛下的面立了才有用不是?这等大事,如今我便是在这里指天誓日,其实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