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33岁美国姑娘全程记录自己患乳腺癌的经历

几乎每八个女人中就有一位被诊断出乳腺癌,这个叫艾米莉的美国姑娘就属于这八分之一。她在博客上全程记录了自己患乳腺癌的经历,向我们讲述了她生命中的高潮与低落。她是我们中的一员。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lung-cancer

艾米莉于2013年9月27日去世,享年35岁。姚贝娜于2015年1月16日去世,享年33岁。我们真挚缅怀这些可爱的女孩儿们。同时也要时刻提醒自己,我们未必是幸运的大多数。

光明的一面:患乳腺癌的31岁

2010年新年的第一个周末,我感觉很好。

我在纽约一家小公关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已经三年半了。这份愉快的工作已经带我去过世界上很多美妙的地方:波拉波拉岛(隶属大溪地)、伦敦,还乘坐游轮去过希腊和土耳其,而这些仅仅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那个秋天格外地忙碌,但我依然把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每当夜晚降临,我回到位于新泽西州霍博肯的单身公寓,心中都对31岁的生活感到满足。

新年过后没几天,有一天我换上睡衣,发现自己右边的乳房有些异样,乳头好像被挤扁了似的,我想可能是哪里压到了。可是第二天它依然很奇怪。

我有些紧张,冷静下来后给自己做了一个测试。我在右边的乳房找到了一个硬块,并且发现我的整个右边乳房都比左边要硬。我和母亲商量这件事,她坚持要我去看医生。我的第一个医生并没有重视我的问题,只是敷衍地让我两天后去照乳房x光和做声波。

周四是戏剧化的一天。我一个人去做了检查,然后我的医生和放射师走出来告诉我,我必须要马上做一个活组织切片检查,以确定我是否得了乳腺癌。

“有没有可能是别的毛病呢?”我问。

“恐怕不是,”医生说道,“要是活组织切片的结果是阴性,我会重新做一次检查。”她信誓旦旦。

他们帮我排进了当天的日程,我整天都在那里等候。我首先给母亲打了电话,我的父母得知后第一时间开车赶到我身边。然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老板告诉她我今天要请假。放下电话,我哭了。

我的父母到了,我的检查报告确认了:我得了癌症。

刚得癌症的几个月

在一系列检查和诊断后,我知道了自己癌症的病灶位于乳房和肝脏。我需要4个月的化疗来使肿瘤变小,切除一边的乳房,10天后做一个肝脏手术,然后接受胸部放射治疗。

如果没有医疗保险,治疗经费会十分惊人。我很庆幸之前就有医疗保险的意识,还有一个善解人意的老板和支持我的家人。自从我生病,每年有4000美金的花销,还不算配药、处方等杂费和那些没有在医保系统里的医生的费用。

我的福利一直维持到第二年的春天,PET扫描显示我的身体好转了!

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8月的扫描显示我的肿瘤又在肝脏复发。他们又给了我两次放射治疗和新一轮的化疗。这是令人绝望的一个月。

生病的代价

在癌症复发后,我开始服用一种昂贵的口服化疗药物——Tykerb。我的保险只能支付它价格的一半,意味着我每个月光为了这个药就要负债1800美金。我的薪水也不符合这个药品公司的经济援助标准,但我的母亲是一位药剂师,她尝试找她的朋友帮忙。我在罗斯福医院接受医治,一位社工也对我提供了帮助。

刚开始我觉得很有负罪感,毕竟我是个有工作、有保险的人!可能别人比我更需要这些帮助。但高昂的医疗费,和每个月1500美金的房屋贷款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必须要接受别人的帮助。

最终,一些病人权益基金会援助了我一些钱和生活物资。后来我开始掉头发,医疗保险支付了几顶假发的费用,2012年美国癌症协会又赠予了我一顶。积水成川,每个人的帮助我都铭记于心。

2010年,因为手术,我必须离开工作岗位六周,而且经常要外出就诊,但我极度慷慨的老板说只要我还想要保有这份工作,可以随时请任意长度的假期。生病以来我一直没有减少过工作量,尽管因为不能长途旅行,错过了一些出差机会,但我一直把工作和治疗安排得很好。

回头算起来,我的医疗保险总额达到了126万美金,还不算第一年的费用和四个月的化疗、两次手术和一疗程的放射治疗。

从经济上说,我是幸运的。我有一些储蓄,所以遇到坏事不至于窘迫。

我无法想象没有医疗保险的人要怎么撑过来。

我的下一步

今年5月29日,我的护士打电话来告诉我,我现在的酶水平迅速上涨,这可能是长期化疗的后果。于是我又做了一个测试,但是数字依然高得不对劲,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我又要接受PET扫描了。

6月7日,我在工作时感到了不可抑制的疲劳。在和医生会面前,如同往常一样,我和父母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检查的结果并不好。

我肝脏里的肿瘤变多了。事实上,它们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尽管我的肝脏功能尚且健全。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我的大脑。医生建议我辞职,好好享受所剩的日子。

我打电话给我的老板说明了情况,她一如往常地表示了理解。在之后几周,我和同事们告别、善后工作,尽管6月26日是我真正工作的最后一天,但很幸运地,因为我之前攒了13天假期,连上周末,离职后我有15天带薪的休假。

6月,我的医生告诉我我还有3到6个月的生命,这时我的淋巴、腹腔、脊椎和胸腔都有肿瘤。

我不是那种“遗愿清单”型的人,我只想和家人们多相处。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走了以后他们会陷入悲痛。我会继续写我的博客“光明的一面:患乳腺癌的31岁”。它是我遗产的一部分,它记录了从被诊断以后我和家人、朋友、同事们的故事,还有一些趣事,比如我的假发店经历,以及一些严肃的话题。

我父亲常说:“最好的解决方法不是逃避,而是面对。”我们从没有忽视过我的疾病,或假装它不存在,但我们也不是24小时都谈论它。

说到这儿,我想和那些和我一样在与病魔斗争的人分享一些心得:

乐于接受他人的帮助。你需要这些帮助,他人也很想帮助你,还包括一些组织。

多说“谢谢”。一个组织给我寄来一打T恤,因为他们很喜欢我的感谢信。

即使不需要,也早点写遗嘱。等你需要写的时候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我希望至少能再有20年,而不是在我35的时候。

(艾米莉于35岁那年去世)(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