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们悼念程灵素,总是比王重阳多

我们悼念程灵素小姐,总是远远多于悼念王重阳先生。程灵素死的时候,许多读者流出了伤心的眼泪。但当金庸写到王重阳先生仙逝的时候,哭的人大概很少。这种情况还很多。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48353

人死了还被强分功名尊卑,乃是对死者的最大不敬

文/六神磊磊

众所周知,我的主业是读金庸。最近一直跑题,今天回归一下主业吧。

这两天有一些朋友很愤怒,他们发明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奇怪对比:将军张万年和歌手姚贝娜同时逝世,而在手机上,悼念前者的人要少很多。

然后他们很不开心:“一个为国为民的将军,到头来还不如一个戏子!”最后得出结论,这是“道德滑坡”、“国魂缺失”、“民族脊梁坍塌”。

作为一名金庸迷,对于这些人士的批评,我真的感到很惭愧。

因为他们批评的这个毛病,在我们金庸迷里很严重。

比如,我们悼念程灵素小姐,总是远远多于悼念王重阳先生。

程灵素死的时候,许多读者流出了伤心的眼泪。但当金庸写到王重阳先生仙逝的时候,哭的人大概很少。网上怀念程灵素的帖子,也比悼念王重阳的要多得多。

我们错了,真的错了。

论级别,程灵素是个乡下小姑娘,连村长股长都不是;而王重阳先生是武林宗主,天下第一大门派的创始人,两个人真是天差地远。

论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程灵素最多也就是在中医药学上有点探索,而王重阳先生是抗金志士、民族英雄,曾经和女真侵略者英勇战斗,为人民作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

论辈分,程灵素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晚辈,王重阳先生是南宋孝宗年间的人物,早了600多年。

我们的错误,真的很严重。

再往下想,我们金迷更感到惶恐。

《神雕》里,我们哀悼公孙绿萼,居然多于哀悼洪七公;《笑傲》里,我们哀悼岳灵珊,居然多于哀悼红叶禅师。

《倚天》里,我们哀悼纪晓芙,居然多于哀悼觉远大师;《天龙》里,我们哀悼阿朱,居然多于哀悼玄慈方丈。《飞狐》里,我们哀悼马春花,居然多于哀悼李闯王。

甚至小妹子郭襄终身孤独带给我们的痛,竟超过了大侠郭靖的为国殉难;甚至霍青桐所托非人带给我们的酸楚,超过了的陈家洛的壮志难酬。

进一步深究,我惊讶地发现,金庸书上的那些正面人物,也是完全经不起推敲。

丘处机那么喜欢作诗词,还巴巴地给小龙女写了一首《无俗念》,“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然而,对于像父亲般养育了他、教导了他的恩师王真人,书上从没见他写过半句感恩的诗词,真是天性凉薄。

杨过就更不用说了,慈爱的母亲死了他不发疯,义父欧阳锋死了他不发疯,伟大的革命者洪七公死了他不发疯,伟大的民族英雄郭靖死了他不发疯,结果老婆十几年没回来,他就发疯了去跳崖,真是国魂缺失。

不敢再举例了,再举下去,国家和民族的脊梁真要坍塌了。

四、

我们原以为,人心有其自然的规律。我们原以为,人死了还被强分功名尊卑,乃是对死者的最大不敬。我们原以为,“戏子”这种词儿早就被扫进了汉语的历史垃圾堆。现在看来我们错了。

最初想到把这两件事拿来比较的人,真的很牛,想象力很丰富。他晚生了四十年,我很替他遗憾。

最后,转我的两位朋友的说法:

一位叫达娃的藏族朋友,被你们关于“不纪念英雄却纪念戏子”的论调搞疯了,抓狂地跑来问我:

“生命的逝去,谁轻谁重真的很重要吗?难道不是同愿他们在另一种层面的轮回中,往生离苦吗?”

有个叫“熊太行”的朋友则习惯性唱反调说,姚贝娜是2009年转业的一名军人。纪念姚贝娜,也算是拥军行为。反倒是不纪念普通一兵、只纪念高级将领的做法更值得商榷。

文章到此为止。再多说下去,我又要被人质问成汉奸了。

前不久,就在我的腾讯专栏上,一位读者愤怒地质问我:

“六神磊磊,恕我直问:在中华民族危亡的时候,你的先人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工作?请你回答!”

由于涉及先辈,我不得不回答了一下:他当时的工作单位叫做四野。(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