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如果一切都戛然而止,你是否还会遗憾

历经磨难的唯美童话,如果一切都戛然而止,你是否还会遗憾?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44

文/姬霄

溪水底下有一条鳄鱼,谁也不知道它躲在哪儿,但它一定在。

可能是蛰伏在礁石下,可能混迹在落叶里,静静等待,预备随时张开巨口,将来溪边饮水的,粗心大意的猎物拖入水里。

那是一条佩滕鳄,有着闪闪发亮的鳞片,山峦一样的美丽颈纹,是远道而来的墨西哥佬送给加利利伯爵的礼物。至于加利利伯爵是谁,祖上有过怎样的功绩,这并不重要,唯一要提的是,他的领地有几千英亩,而这片方圆数里的深溪就是他的私人钓场。

故事就从这儿开始。

来看看钓场的地形,在上游不远处有一座微型冲积岛,那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回形针漩涡,湍急的水流令喜静的鳟鱼们望而却步,而钓场这头却是一池的静谧,溪深水美,简直是它们的世外桃源。伯爵经常和他的朋友们在这里切磋钓技。

而钓场的岸边则是丰草长林,生长着许多不知何年何月的参天巨树,如果不是沿着伯爵庄园的指示牌走,一般是很难抵达这里的。

说回那条鳄鱼,上个礼拜它吃了人,一个负责喂食鳄鱼的年青人,这种事故并不常见,但也没人感到意外,毕竟那是一条接近四米的巨鳄。而伤人的消息在当天就销声匿迹,在加利利伯爵的领地,他就是法则,他不在乎,就没人真的在乎。

庄园里唯一对年青人的死感到伤心的大概就只有艾米莉了。死去的年青人波特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从七岁起就被一同卖入伯爵的庄园做佣人,感情自然不比常人。波特曾私下向她求婚,但碍于两人都并非自由身,被发现将会被赶出庄园,最后艾米莉忍痛拒绝了他。

早知道那次就答应他了,艾米莉无比悔恨地想。她一边纺线一边诅咒着钓场那条鳄鱼,夺走她爱人生命的恶魔。

忽然间,她冒出一个勇敢的想法,她要杀死鳄鱼为波特报仇。

从想法到实践,艾米莉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波特的死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她无法任由自己再多坐一分钟,因为随之而来的悲伤会将她彻底击倒。

艾米莉收拾了一些捕猎鳄鱼的工具,绳索,匕首,鱼叉,和一只被毒药浸过的油烧鸡。她当然没有与鳄鱼搏斗的经验,但巨大的悲恸令她勇气倍增。

出了伯爵府,她沿着指示牌一路来到钓场的岸边。常年被波特耳濡目染,艾米莉对这条佩滕鳄的习性也有所了解。午后它总是躲在岸边一棵大树下的泥浆里,任落叶掩盖住自己庞大的身体。

很快,艾米莉就搜寻到了鳄鱼的踪迹,它看上去十分慵懒,肚子也比平常胀了许多。

那丑陋的肚皮里的,就是波特的尸体,艾米莉止不住悲伤地想。她猫着腰爬上树,将绳索的一端绑在一根粗壮的树杈上,另一端则捆上烧鸡,然后轻轻垂到鳄鱼的头顶,不停晃动。

鳄鱼显然刚进食不久,对这只烧鸡并不感兴趣。艾米莉有些着急,她扔下一块石头,砸到鳄鱼身边的泥里,溅起一大摊烂泥。鳄鱼终于感到有些愤怒,它张开大嘴,向上方的艾米莉发出警告,但艾米莉怎能就此罢休,她接二连三地丢下石头,并且不停地晃动着烧鸡。

鳄鱼终于忍无可忍,它腾身而起,一口咬住绳索,险些将艾米莉也拖下去。在巨大的下坠力下,绳索应声而断,烧鸡正好落入鳄鱼的口中。

等死吧,畜生。艾米莉恨恨地骂道。

果然不一会儿,鳄鱼开始焦躁起来,它不停地翻滚,抽搐,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终于消停。死了?艾米莉小心翼翼地爬下树,又观察了一阵子,用鱼叉和石头反复试探了几次,确认它已经死透了,才壮着胆走到鳄鱼边上。

波特,我来得太晚了。艾米莉的眼泪此时终于夺眶而出,她毫无顾忌地扑进泥里,用匕首刺入鳄鱼的腹部,狠狠地划拉着,将鳄鱼那臭烘烘的内脏全部掏了出来,一丝一缕地寻找着波特的尸体。

可令人惊讶的是,她在鳄鱼肚子里只找到烂掉的鳟鱼。

鳄鱼并没有吞下波特。

正在这时,艾米莉听到不远处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亲爱的,你在做什么?

波特?艾米莉迷茫地站起身,发现波特正站在岸边疑惑地望着满身污垢的她。

原来波特想去树林里采一些花送给艾米莉,结果不小心迷路了。他那破破烂烂的工作服被路过的花匠捡到,看到鳄鱼刚刚进食完毕,误以为波特被鳄鱼吃掉了。

波特看到艾米莉脚下鳄鱼的尸体,大惊失色地说,你,你怎么将它杀了?

艾米莉说出了事情的经过,波特又震惊又感动,立刻上前拥住了艾米莉说,我去树林里采花就是希望能再次向你求婚,但现在不用了,我见识到了你的勇敢,更知道你是多么的爱我。无论我们是否结婚,我们都会爱对方到死。

艾米莉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泣不成声地重复道,我们都会爱对方到死。

过了好一会儿,这对恋人终于从重逢的惊喜中恢复过来。望着鳄鱼的尸体,艾米莉有些心忧地说,如果伯爵发现鳄鱼被她杀死了,一定不会罢休。波特也紧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不如我们将鳄鱼的肚子掏空,我钻进它的肚子来扮演鳄鱼,反正伯爵不经常来看它,而且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死掉了。

目前看来,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艾米莉只好点点头。

波特从艾米莉手中拿过匕首,将鳄鱼的腹部剖开,将浑浊的血肉全部刮了出来,只剩下一个巨大的皮囊。

在太阳底下晒个两天,再在内侧抹上石灰,就是个完好的佩滕鳄标本。你看,它多美。波特得意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杰作。

但愿如此,我们不能再一次分开了。艾米莉说。

不会的,没什么能让我们分开。波特说。

几天后,加利利伯爵终于想起了那条鳄鱼,他带着随从来到岸边,艾米莉也跟了去。

听说几天前刚吃过人?伯爵饶有兴趣地问。

是的,被吞掉的是喂食鳄鱼的波特,一个随从回答道。

真是个敬业的孩子,知道我的鳄鱼空着肚子,连自己都喂进了它的嘴里。伯爵面带嘲讽地笑道。

是啊,哈哈。周围的人也跟着笑。

但鳄鱼总要有人喂,由谁来喂呢?伯爵露出正在思考的表情,所有人都知道他希望这时候有人站出来,顶替波特的位置,但谁会心甘情愿去送死呢?
伯爵等了半天,没有一个随从敢应声,眼看他有些不高兴了。这时候,艾米莉忽然站了出来。

尊敬的伯爵殿下,我是庄园里的纺织女,我愿意承担今后喂食鳄鱼的工作。

你?伯爵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瘦弱的艾米莉。

她是死去波特的恋人,喂食鳄鱼怕是想留一份念想。一位随从向伯爵介绍道。

艾米丽与波特朝夕相处,感情深厚,想必她对鳄鱼的习性比任何人都了解,又有人补充道。

对对,依我看她是最好的人选。其他人也附和道。

艾米莉已经顾不上人们的虚伪,她一心想要夺得喂食鳄鱼的工作——如果是别人来喂,躲在鳄鱼里的波特马上就会被拆穿。

尊敬的伯爵殿下,我一定能很好地喂养殿下的鳄鱼,我的波特死在了鳄鱼的嘴下,他的灵魂也附在了鳄鱼的身上,我会像对待爱人一样呵护它。

我感受到了你的诚意,但你要怎么证明自己的能力呢?伯爵笑着问。

所有人都看向艾米莉,他们的眼神中带着怜悯,仿佛面前这个弱女子即将成为鳄鱼的腹中之物。

我现在就去证明给您看。艾米莉大声说着。她脱掉及地的棉织佣人服,深吸一口气,在众目睽睽之下纵身一跃,跳入了深溪,向鳄鱼游去。

天啊,她不要命了。人们挥着胳膊大呼小叫着,但艾米莉义无反顾,越游越近。而这时候,鳄鱼显然也发现了她,缓缓向她划去。

岸边已经开始有人双手合十祈祷了,加利利伯爵也意味深长地闭上了眼睛。

忽然有人大叫,快看!艾米莉没有死!

加利利伯爵闻声猛地睁开眼睛,那是一幅怎样惊为天人的场景啊。

艾米莉的褐色长发在水中像是水藻般蔓延开来,而鳄鱼就在她的身边,那巨大而狰狞的头颅,正静静地依偎在艾米莉的怀中,仿佛一个迷恋母亲的婴儿。

艾米莉简直是天使降临。已经有人跪下,呼喊神迹了,连加利利伯爵也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艾米莉在水中跟波特,哦不,跟鳄鱼嬉戏了好一阵子,才慢吞吞地游了回来。她拨弄着湿漉漉的长发,沾满水珠的胸脯闪闪发光,令在场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动。

孩子,是神选中了你。加利利伯爵轻轻地抚摸着艾米莉的额头,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今后你不用再做那些粗糙的纺织活儿了,专职为我的鳄鱼服务。

艾米莉欣喜地点了点头,她并没有留意到,在加利利伯爵的身旁,他那十一岁的儿子小卢西奥无比崇拜的眼神。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艾米莉成了整个庄园的传奇,所有当日在现场的人无不绘声绘色地描述那天艾米莉与鳄鱼的故事,她的名声越传越大,连生活在庄园外的人都有所耳闻。

加利利伯爵每隔两天都要去观赏一次艾米莉与鳄鱼的水中舞蹈。在艾米莉的指引下,鳄鱼会挪动着笨拙的身躯与她一同在水中翻滚,摇曳,甚至从水面直立,再轰然坠下。就连小卢西奥也成了艾米莉的忠实粉丝。

艾米莉乘机向伯爵提出,希望有专门的房间供她和鳄鱼同眠——她实在不忍心波特每日在丛林中露宿。加利利伯爵当然应允,艾米莉开心极了,当晚就和波特在房间里相拥而睡。

不久后,邻国的谟德克男爵听闻了艾米莉和鳄鱼的事迹,他也养着一条鳄鱼,同时他还是一个好胜心极强的人,于是他向加利利伯爵发出挑战,希望两人的鳄鱼打上一架,不分出个胜负誓不罢休。

面对这样的公开挑衅,加利利伯爵当然不会逃避。听说了此事,艾米莉万分担忧波特,人在水中怎么可能是鳄鱼的对手呢,她甚至想过两个人私自逃离庄园。

但波特却并不同意,他说,既然你一个弱女子都可以为我杀掉这条鳄鱼,我又有什么理由让你为我而流亡呢?我一定有办法杀死那条鳄鱼的。

决战当天,庄园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钓场的岸边。谟德克男爵从马车上拖下一只铁笼,佣人刚打开门,一只庞然大物就冲了出来,那是条尼罗鳄,身长足足五米,浑身黑色的鳞片犹如嗜血的铠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比加利利伯爵的佩滕鳄更凶猛,更强壮。

众人目送着尼罗鳄潜入深溪,横冲直撞,犹入无人之境,惊得鳟鱼们纷纷跃出水面。而不远处,佩滕鳄依然悠闲地在树荫下乘凉,仿佛根本没看到入侵者。没过多久,尼罗鳄发现了佩滕鳄,它的瞳孔猛的收缩了起来,没准心里在想,原来它就是这片深溪的主人啊,我干掉了它就可以拥有这片丰饶的溪水了。

它缓缓向佩滕鳄游去,不断地打量着对手的体形和姿态,如果对方露怯,它会立刻乘势给它最猛烈的一击,这是它一贯的作战方式。但佩滕鳄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尼罗鳄的到来,即使对手近在咫尺也悠然不动。

尼罗鳄试探着碰了碰佩滕鳄的鼻子,后者依然没有回应。忽然间,它张开巨口,一口咬在佩滕鳄的前肢上,然后开始死亡翻转,佩滕鳄的前肢顿时扭曲了,岸边加利利庄园的人们失望地叹了口气,显然佩滕鳄不是尼罗鳄的对手。

正在这时,尼罗鳄忽然痛苦地扭动起来,它松开了口,血液从水中渗了出来。紧接着迟缓的佩滕鳄忽然张嘴咬住了尼罗鳄的尾巴。两条鳄鱼开始激烈的搏斗,那场面简直惊天动地,所有人都惊叹不已,两只洪荒巨兽在水中不停地翻滚,血液与水花相互辉映,无比的壮观。

这场厮杀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水面才终于平静下来。众人凝神望去,尼罗鳄肚皮朝上,漂浮在水面上,已经死去多时。佩滕鳄也是伤痕累累,慢悠悠地向远处划去。

佩滕鳄赢了!加利利庄园的人沸腾了起来,谟德克男爵见状,气愤地率人离去。

艾米莉的泪水噙在眼眶中打转,她甚至不敢望向水面,她不知道波特用了怎样的方法制服了这只猛兽,她只想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有没有受伤。

傍晚,庄园开始准备庆祝盛宴。

艾米莉悄悄离开宴席,来到水边,她一遍遍呼喊着波特的名字。佩滕鳄再次从水中浮现了出来,看到四下无人,波特从那副支离破碎的皮囊里钻了出来,万幸的是,他看上去除了有些疲惫,并没有大碍。

感谢上苍让你没事,艾米莉哭着说。

是要感谢上苍,因为我用了一个下午时间想到了一条绝妙的主意。波特笑着说,你去跟加利利伯爵说,佩滕鳄在这次搏斗中受了重伤,不久后也死掉了,伯爵一定会很伤心,你就乘机向伯爵提出你想离开庄园,从此我们就远走高飞,过上世外桃源的甜蜜生活。

艾米莉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她望着恋人的脸庞,坚定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她穿着一身黑衣,头戴一朵百合花去见加利利伯爵。

伯爵问她为什么这副打扮。艾米莉故作沉重地说,尊敬的伯爵殿下,您的鳄鱼在昨天那场搏斗中胜利了,但当晚我再去看它时,它已经因为伤势过重死去了。我这身装扮,就是为了哀悼它。

哦?是吗?伯爵有些吃惊,但随即释然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佩滕鳄的肢体遍布着伤痕。

相比殿下,我更加的悲伤,因为我再也不能陪伴它了。回想起与它朝夕相处的日子,我感到更加的悲痛欲绝,因此,我希望殿下恩准,让心灰意冷的人回到自己的故乡,后半生做一些小生意,淡忘这令人伤心的时刻。

好吧,艾米莉。我答应你,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既然你想离开,那就随你的意愿吧。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后半生不用再做纺织女那样低贱的工作。伯爵慷慨地说。

那晚可能是艾米莉此生最快乐的时刻。

她与波特将佩滕鳄的尸体埋葬在树林里,两人相约第二天就离开庄园,去一个遥远的国度,用伯爵赠与的钱买一些羊羔,过田园般的惬意生活。

明早六点,我在树林里等你。离别的时候,波特深情地吻了艾米莉,那个吻甜蜜而持久,让艾米莉一路都在回味。

从树林回去的路上,哼着小曲的艾米莉还遇见了小卢西奥。他总是穿着类似学者的长袍,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像个小大人。

你好啊,尊敬的小主人。艾米莉心情不错,向小卢西奥打招呼道。

我一直在等你。小卢西奥说。

等我?有什么事吗?艾米莉问他。

鳄鱼死了,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是。小卢西奥的样子有些沮丧。

不用难过,一切生命都有始有终,我们应该看开点。艾米莉蹲在他的面前,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脸。

听父亲说,你要离开庄园了,所以我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小卢西奥抬起头,有些骄傲地说,我相信你一定喜欢。

礼物?艾米莉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孩子的心思这般善良。

对,就在你的房间,你回去就能看到了。

到底是什么礼物呢?

告别了小卢西奥,艾米莉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自己的房间。

因为和小卢西奥聊天耽搁了时间,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有些暗了。她摸索着打火石,想点燃油灯,忽然间,她听到地板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老鼠么?

黑暗中,她敲了一下打火石,脚下的反光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缓缓低下头看去。

近在咫尺的是一条巨大的佩滕鳄,有着闪闪发亮的鳞片,山峦一样的美丽颈纹。(来源

如果想阅读原文那个凄美的故事,点击这里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