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不是备胎,我是你的领跑员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故事的主角。我在你的故事里,只有一个配角的角色,但我还是愿意拼尽全力地出演,因为我比你更期待你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2

文/宋小君

九饼是我的好朋友。

九饼看到我写了很多故事,在我的朋友圈留言:“你怎么不写写我呢?就不怕我炸你一脸屎?”

我害怕,所以,今天我们讲讲九饼的故事。

在九饼的强烈要求之下,这个故事要从九饼的口头禅“炸你一脸屎”说起。

九饼这个口头禅,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第一个被九饼炸一脸屎的人是薄荷的上司。

薄荷的上司每天晚上七点半准时离开公司,七点三十五分到达地下停车场。

那个夜晚注定在上司的人生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司到了地下停车场,潇洒地走向自己的座驾,打开车门,坐进去的刹那,惊魂的一幕发生了。

一个穿着雨衣,像是全身都塞进安全套里的男人,从斜刺里冲出来,一气合成的地把一个包裹丢到车里,转身就跑。

上司还没有反应过来,眨了两下眼睛的功夫,包裹轰然炸开,噗得一声,一阵微黄的浓雾腾起,笼罩了上司,就像是北京的雾气霾住了全世界。

上司吓瘫了,几秒钟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自己的大脑。

是屎吗?

上司在脑海中无数次这样问自己。

得到大脑的最后确认之后,上司像个女人一样尖叫着跳出来,近乎疯狂地围着自己的车打转转,生生把停车场吐成了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被炸一脸屎的。

送包裹、炸上司的人就是九饼。

九饼之所以想出这样的天才创意,是为了薄荷。

薄荷的上司出没各种饭局,常常深夜打电话给薄荷,让薄荷化好妆来饭局陪客户吃饭。

上司的理论很简单,一桌子荤不能没有素,一桌子男人也不能没有女人。

上司认为薄荷是公司最能拿出手的一道菜。

迫于无奈,妥协几次之后,薄荷终于不厌其烦,跟上司吵了起来。上司坚持这是工作的一部分,薄荷忍不住骂了脏话,问候了上司的大爷。

上司的玻璃心被严重冒犯,气得脸色通红,跳起来指着薄荷叫嚣着,让薄荷道歉,否则这事儿没完。

薄荷的肾上腺素直冲脑门,道你大爷的歉,老娘不干了!

上司欣然同意,但是开始追究薄荷的考勤,业绩,各种找茬,终于成功扣光了薄荷的工资和奖金。

薄荷气得生理期都提前结束了,声泪俱下地跟九饼吐槽。

九饼暴脾气,一点就着,连夜就开始研究报复薄荷上司的方案,设计,画草图,现场模拟……

最终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薄荷知道上司被炸了一脸屎之后,笑得背过气去,就差要做人工呼吸了。

九饼把这件事当成谈资,说起来的时候特别骄傲。

我们都感叹: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值得一个男人去炸别人一脸屎呢?

九饼和薄荷都在同一个小镇念中学。

九饼从小就是薄荷的跟班,薄荷不爱吃、不敢吃、不想吃的东西都让九饼吃。薄荷爱穿裙子,下雨天也不肯换,为了能顺利穿着裙子上学,九饼就成了薄荷的座驾,保证薄荷脚不沾泥地往返学校。

薄荷的父母很喜欢九饼,觉得九饼老实靠谱,给薄荷带的午饭里常常有九饼的一个蛋。

九饼和薄荷的关系发生变化是在那个少男少女们情窦初开的年纪,早恋像是流行感冒一样弥漫了整个校园。

薄荷谈恋爱了。

但对象不是九饼,而是同班同学麦子。

看到麦子和薄荷眉来眼去,互递情书,麦子摸了薄荷的小手,九饼才反应过来:“我炸你一脸屎,薄荷的第一个男人不应该是我吗?”

九饼听到自己情窦初开的声音,轰隆。

九饼愤怒了,恶向胆边生,拔腿就跑,跑到学校堵住麦子,不由分说地狂揍一顿,麦子满地找牙,跪地求饶,保证以后离薄荷十米开外。

九饼昂然而去。

放学路上,九饼把薄荷推到墙角,按住她,质问:“把‘薄荷喜欢九饼’说一百遍!”

薄荷没说话,直接亲了九饼的脑门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如同啄木鸟在啄树皮。

九饼哈哈大笑,根本停不下来。

直到薄荷拍了九饼的脑门,九饼才从自己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薄荷。

薄荷很不耐烦:“叫你半天了,你发什么呆?帮我个忙。”

九饼一愣:“什么忙?”

薄荷有些害羞:“周末我去你家玩。”

九饼乐坏了:“好啊,我带你去捏泥巴。”

薄荷点点头,又补充:“麦子也去。”

九饼呆住,看着薄荷,没反应过来。

薄荷更害羞:“我要是说我跟别的男孩出去,我妈肯定不让,你掩护我。就这么定了啊!”

薄荷说完,欢天喜地地去了,留下九饼一个人愣在原地,心里默默地喊了一句“我炸你一脸屎。”

周末,麦子和薄荷先后来到九饼家里,九饼脸色不好看,但是兴奋的麦子和薄荷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可怜巴巴的少年。

吃完了饭,薄荷和麦子旁若无人地开聊,九饼插不上话,完全变成了透明人。

九饼气得尿意上涌,决定去撒尿,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房门关上了,里面传来薄荷咯咯的笑声,“你讨厌!”“真的吗?”“你怎么那么坏!”

九饼站在门口,整个人都不好了,压抑着自己要冲进去砍死麦子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砰砰砰砸门。

薄荷拉开门,看着憋得脸色通红的九饼:“干嘛!”

九饼听到自己说:“你……要不要吃点水果?”

聊到晚上,薄荷和麦子依依不舍地告别。

九饼感觉自己深刻地理解了一个成语——“奸夫淫妇。”

九饼送薄荷回家,到了薄荷家楼下,九饼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结束了,这一天的每一秒对九饼都是赤裸裸的折磨啊。

薄荷深情地看着九饼,来了一句:“以后我和麦子每个周末都去你家玩好吗?”

九饼傻了。

周一到周五,在学校里,九饼看着薄荷和麦子眉来眼去,互递情书,麦子摸薄荷的小手,薄荷锤麦子的肩膀。

周末,在九饼家里,九饼听着薄荷咯咯的笑声,以及时不时爆发出来的“你讨厌”“你怎么这么坏”。

九饼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崩塌。

为了发泄多余的精力,九饼参加了学校长跑队,因为耐力好,九饼成了领跑员。

所谓领跑员,就是在比赛中领跑,帮助种子选手调整呼吸和节奏,奔跑时两个人如影随形,直到冲向终点的一刻,领跑员需要放慢速度,让种子选手独自冲到终点。

青春期所有的力比多九饼就靠着长跑和梦遗发泄了。

就在九饼疯狂长跑的日子里,薄荷和麦子的早恋走完了生命周期,麦子主动跟薄荷提出了分手,原因是麦子突然想好好学习了。

薄荷歇斯底里地要求复合,对麦子威逼利诱,而麦子早就把薄荷当成了历史,翻篇了。

薄荷非常痛苦,天天听情歌,以泪洗面。

为了让薄荷振作起来,九饼把薄荷约到操场,薄荷像个文艺女青年一样,流着眼泪,神游物外。

九饼从书包里拿出一双运动鞋,不由分说地给薄荷穿上。

薄荷忘了哭,呆呆地看着给自己穿鞋、系鞋带的九饼。

九饼抬起头来,对薄荷说:“走,跟我跑一段。”

薄荷还在发呆,九饼已经跑起来。

薄荷愣了一会儿,不明所以地跟上。

跑道上,两个人如影随形,九饼不停地提醒着薄荷:“跑起来,胳膊甩起来,保持呼吸的节奏。”

奔跑中,两个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薄荷脸上露出了笑容,九饼也放松地笑了。

大学毕业之后,九饼和薄荷很巧合地去了同一个城市。

薄荷总是打趣说:“我们真是有缘分。”

九饼心里知道,那才不是缘分,那是喜欢。

九饼进了长跑队,继续担任领跑员的角色。

而薄荷去了一家私营企业做策划,直到辞职,欺负薄荷的上司被九饼炸了一脸屎。

薄荷辞职之后,打算休息一个月,转而对各种朋友聚会产生兴趣。

聚会结束之后,薄荷都会打给九饼,让九饼去接她。

面对这样的大好机会,九饼竟然还没有表白,这让我们一众好友都很费解。

直到九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九饼说:“我不确定薄荷的想法,我怕我要是表白了,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大家都愣住。

一个男人如果太在乎一个女人,往往会产生一些悲观的想法。这个症状可以称之为“太他妈爱你综合症”。

九饼面前摆着一个选择题,三选一。

A:跟薄荷友谊天长地久,你若安好,我备胎到老。

B:跟薄荷表白,被薄荷无情地拒绝。没做成情人,连友谊也丢了。

C:薄荷接受九饼,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生个孩子叫薄荷饼。

显然九饼对最后一个结果并没有信心,所以他放弃了选择,维持了现状。

薄荷在一个朋友聚会上,认识了安宇。

安宇善谈,总是滔滔不绝,极具人格魅力。

往往薄荷前半句话还没有讲完,安宇就知道她后半句是什么。

在安宇面前,薄荷有永远都说不完的话。

薄荷把自己的QQ签名改为:遇见爱,遇见性,都不难,难得是遇见了了解。

一次朋友聚会结束,九饼去接薄荷,远远地就听到了薄荷咯咯的笑声,还有“你讨厌”“你怎么那么坏”这些薄荷撒娇的时候才用的口头禅。

这些声音如此熟悉,九饼的心脏被重重击中,他走出两步,就看到了薄荷全身都软在安宇怀里。

九饼听见自己心脏石化的声音,脑海中一个声音轰隆响起:“我炸你一脸屎。”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小说吧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