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从王菲离婚开始,客观点评我所知道的明星及其生活

《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

你深情的承诺都随著西风飘渺远走

痴人梦话

我钟情的倚托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星火燎原

我热情的眼眸曾点亮最灿烂的天空

晴天霹雳

你绝情的放手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於是爱恨交错人消瘦

怕是怕这些苦没来由

於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口是心非

你矫情的面容都烙印在心灵的角落

无话可说

我纵情的结果就像残破光秃的山头

浑然天成

我纯情的悸动曾奔放最滚烫的节奏

不可收拾

你滥情的抛空所有晶莹剔透的感受

《口是心非》在结构上很工整,在音律上很完美,那些对逻辑跟内容的吹毛求疵是不适用于诗词的。另外,在词语搭配上很大胆,相信从没有人用“晶莹剔透”来形容“感受”,读来却有一番莫名其妙的和谐。

《玫瑰的名字》

玫瑰多情也多刺竟与你似曾相识

有多少次我尝试写首诗

留下你那婀娜多姿的样子

有时候娇横伤人有时候娇柔依人

我只能用最奢侈的玻璃

为你筑起不惧风雨的天地

只要能够陪著你我都愿意

我就是你忠实的园丁

只要能够想著你我就欢喜

即使你宁可自由自在呼吸那一窗星星

名字背过又忘记符号充满了神秘

原在梦里忽而又中世纪

我像圣堂下为你禁欲的僧侣

《玫瑰的名字》这首歌,似乎是柔情似水的文字,没想到配上的是张雨生三十八度的高音,摇滚搬的呐喊。也正如之前所说,温柔与狂野之间并无界限。

[1] 《天堂张雨生》.北京:海峡文艺出版社 2002

而张雨生真正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未出版的文字,在他过世后才整理给世人看,而这些未经雕琢的文字中,又以情书最打动我。张雨生曾经自称自己的文字是“迟钝而不华丽的,能胜人的只有不修边幅的真情流露”。而写情书的目的是“让会心的人骄傲,让有心的人得意”。不管打动的我们是什么,能让会心的人骄傲,有心的人得意,莎翁的情书也不定能做到如此吧。没有这些含蓄却又热辣,内敛却又真诚的洋洋洒洒,我不能认识真正的张雨生。在此转宝哥情书一封。

小笨妹:

这个时候,独自坐在茶馆喝茶,确实有点不可思议。尽管一切若以文字的眼光来看,不见得称不上风雅;只是在台北市里,此种闲情逸致好象只属于神经已不太协调的人类!其实不是为等妳,我还真没有借口这样静静地坐着、想着、写着,时间可以流失在浓重的鼻息吐吸之中,也可以一分一秒的被我一并写进了这些文字里!

昨天于台中再度翻开妳的信以后,心底一直滚动着一些情绪。其中妳形容这段恋情,用了「24年来最美丽」的词句,真令我再三念诵而于心不忍。我不忍妳那最美丽的喜悦当中仍然有淡淡的「准备失去」的哀愁,我不忍妳那最美丽的经验当中仍然有无奈的「重重限制」的阴影,我不忍妳那最美丽的相许当中仍然承受我「若有保留」的付出,我不忍妳那最美丽的等待当中仍然负担我「不能盟誓」的以后!一天一天,我感觉到妳愈抱愈紧,愈吻愈深的爱意,我很幸福、很轻松的沐浴其间,有时竟贪婪得忘了情感背后那些严肃的寓意。未来是什么?未来是一连串现在的继续,很多人以为未来是计划而来的,我却觉得未来是生活累积出来的。循着这个道理,我总是想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百年也不过是几个回首间的事情;当一转瞬发现自己已经50岁时,生命的意义正是那50年有记忆的堆积。而缩小了下来,谁说一天又一天的韧性不能帮助我们跨出更大的步伐呢!所以在爱情横来纵去的轨迹里,喜怒哀乐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对相处的习惯的免疫能力。怎么说呢?当妳知道一天又一天的眼神相对所付予的意义都是一样的,妳知道一天又一天的双手交握所体触的力度都是一样的,妳知道一天又一天的欢畅笑语所感受的温柔都是一样的,无法忍受平凡的重复的妳,该怎么想这些毫无弹性的生活呢?是不是统统祭出「习惯」这一法宝,然后告诉自己爱情已死去。死去的,其实是我们的感情与对时空压力而疲乏的韧性,这是人性的悲哀。我所谓「免疫」,正如医学上以毒攻毒的方法,唯有承认我们内心的软弱,我们才能从垂死的灰烬当中再站起来。话扯远了,也扯深了,或许这样的午夜、这样的茶几、这样的盖杯、这样的音乐,才让我的心有如行空的天马一般东西南北闯荡,倘若妳觉得心烦,就令这些文字穿眼而过罢。

我向来是个急躁而思虑不纯熟的人,常为了无心做错的事情,自怨自艾很久。前面那些拼拼凑凑的文字,对一个熬夜剪带子的人而言,念来不啻是种难受的罪!如果妳读到此处,已有点心智纷杂的话,请狠狠的作弄稻草人,或者面向西边,以气功隔海密传训诫,我即使在睡梦之中,也必定慌乱爬起,向东叩头三次谢罪。

原子笔水时续时断,不知还能抒写多少。时间应在凌晨四点以后,我想到48小时以内就将飞越彼岸,精神竟怎么样也低靡不下去。尤其柜台处有二、三位嗓门不小的女生,以高分贝的笑声刺激着我的肾上腺,我也乐得振笔与妳作这无声的交谈。

昨天回丰原的路上,我的心情怪异的起起伏伏,想起许多年少的旧梦。突然发现最近的自己对未来实在太过于张惶失措了,以致于很多想法竟是只求心安就好。电话里是吞吞吐吐理不出头绪,但那时已决定要全力专心的把眼前的这张唱片工作留下一个不错的句点;听到妳的声音,我突然有些心疼,怕我专心的程度太矫枉过正,而疏忽对妳的嘘寒问暖。而且妳根本无能介入我的工作之中,我也不能理所当然的关心妳,在明暗之中,是要充分的信心才得以构成巨大有力的翅膀;但一路到年底的忙乱,我的胜算有多少,妳的胜算有多少,我们的胜算有多少,谁也无法保证,可是那些牵肠挂肚的,又总是令我们多花费倍于常人的气力,转来转去,躲东躲西,有时难免狼狈的被人逮了正着,有时不可避免的担忧别人脸色,行行后行行,除了我们彼此相互的舔舐伤口之外,是不可能有第三者的援手。多年以后,任谁也可以对陈年旧事一笑置之,是在发生的当下,得要自己肯定那份坚贞、自己欣赏那种毅力。所以我奋力工作,因为我答应我自己,我要站起来给他们看。这一张唱片以后,我的条件都只有一个,就是–如果不让我全权处理整张唱片的风格与依照我的想法,我宁可不挂制作人的名!制作得再精致的皮偶,终究仍是傀儡!

距离挂下妳的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那些高分贝仍然萦绕在耳际,再过半个钟头,就要迎接中秋节的黎明了。我想太阳苦苦等候了一年,终于有机会让世人去瞧瞧他为月亮托映的光辉,所以今天他的出现,该是充满骄傲而虎虎生威的。店里客人似乎只剩下我了,刚刚有路人进来借电话,彷被锁在家门外,唉!走夜路的人,怎么能不带钥匙!

夜到最深处,却是天明的开始。而文章看似到了尽头,其实相思才浓郁起来。话说多了,我得停笔了。

虽然徐志摩说「数大便是美」,可是「恰到好处」也标致得有其韵味~~

美梦

笨童 于石涛园[1]

后记:一直想为张雨生写点什么,可是提起笔,又不知道如何下手,像张雨生歌里唱的“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很想要不俗的说些什么,却发现说了什么都是矫情,都是牵强,都是多余,都是他人所不能了解的,最后仍是落入哀伤的俗套。斯人已去,一切也只便从绕梁之余音里追究。只能搜搜查查,拼拼凑凑,尽量还大家一个真实的张雨生。

88张家辉,很实力派的一个演员,我一直以为很有喜感的人也有很有喜感的人生,但却也难免地患上抑郁症,甚至有轻生的念头,

当年王晶甚至用周星驰来捧他,但是无奈遇上香港电影的低潮。低到如今。虽然连续拿了影帝,但如今,影帝能否敌过香港电影的穷途末路。

张做客志云饭局的访问片段。,当时我听到他说叫家里人不要打电话给他那段,真的很想哭,因为很明白那种感觉。

(陈是陈志云,宝为张家辉)

陈:什么时候开始察觉(有忧郁症)的?在当时觉的还是回香港之后发觉的?

宝:其实在当时已经发觉了。但在当时当然没有意识到是抑郁症。

陈:不知道行名叫什么,总之就是不舒服。

宝:回到香港后就没什么事,但当时我已经朋友打电话叫他不要打来,家人打电话也叫她不要打来,我觉得我一定能捱过去的,我这么利害,一定能够捱过去的。

陈:回到香港的时候才开始求医?

宝:首先我形容一下我为什么要去看医生,这种感觉就是我一下飞机就跟我老婆说:我下飞机啦,然后,你跟女儿先在房里,因为当时我头发好少,好黑,好瘦,一回到家,我就会马上去冲凉洗头,干净了。然后隔着门,跟女儿聊两句先,我不想出来吓到女儿,可能未必会,但我觉得我会吓到我女儿,然后就一直做活动,打电话,吃饭,有几个朋友跟我通完电话都问我没事吧。我问:例如有什么事呢?我朋友说:你整个人好像都变了,连声音都变了。我说:不是吧?我朋友说:你好像好奇怪,有几个朋友都叫我不如去看医生啦。我自己都不认同我在这方面会有病。但过了几天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去看医生。

08年有很多艺人结婚 有人晒二千万钻戒,不丹举行世纪婚礼,有人多年做小三如愿以偿嫁入豪门,有人分手要写公开信,转眼宣布结婚如儿戏,

只有这一对今年结婚我很唏嘘,

也让我感觉最真实,

有人说,汪明荃一结婚没了半亿身家,其实他们两人各自患有癌症,

阿姐就有甲状腺癌,罗家英有肝癌,还在乎什么身家

老了有人作伴,病了有人照顾,婚姻不过如此,只是很多人不明白。

家英哥讲到癌症,说自己,未惊过。不是勇敢是淡定。

汪明荃和罗家英拉斯维加斯简单注册,阿姐身上穿的红色LV旗袍,做的时候多了一快布出来,

就给家英哥哥做了领结。多好,简单,大方 ,一如他们的婚姻。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