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妇产科闹剧:一个要求做亲子鉴定的家庭

一说到亲子鉴定,大多说人瞬间就想到了很多新闻头条,《某丈夫发现养育十多年的孩子非亲生》《某富豪亲子鉴定,双胞胎父亲不同》……这些新闻关注的点都是“绿帽子”,因为大多数媒体都是男性视角。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55142798

文/张眼韩眉

一说到亲子鉴定,大多说人瞬间就想到了很多新闻头条,《某丈夫发现养育十多年的孩子非亲生》《某富豪亲子鉴定,双胞胎父亲不同》……这些新闻关注的点都是“绿帽子”,因为大多数媒体都是男性视角。但其实带领孩子做“亲子鉴定”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信任”二字,夫妻之间若是没有了情分,什么事情都会怀疑,也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妇产科本来和亲子鉴定没有什么关系,可在这里,我却经历了一场闹剧——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要求做亲子鉴定!

这天上午,孕妇小崔来到科里,说已经见红了。我马上检查了一下,没有阵痛,没有破水,问了一下预产期,还有一周。我建议病人还是先回家,等开始阵痛了再来医院也不迟。但病人不太愿意,又担心没有病床了,又担心孩子有闪失,执意要住院。我也只能办了住院手续。

刚开始只有小夫妻两个人,很快队伍浩浩荡荡的来了,婆婆公公、爸爸妈妈、姑姑姨姨来了一堆。

“病房里不允许有这么多人,她还没有生,就留下她丈夫就可以了。”

“哎呀,不行啊。我们家的大孙子第一眼看不到爷爷奶奶多伤心啊。”

“你们这么多人陪着,产妇会紧张的,对胎儿也不好。”

最后说来说去,他们一家人全都去了医院周围的宾馆,并且嘱咐一有动静马上打电话。

小崔一连住了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家里人倒是和我们科里混熟了。因为一有新生命降临,他们就来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如果是男孩,他们就说真是好事。如果是女孩,就说也行。

一看就是个想要男孩的家庭。我问他们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他们喜气洋洋地说,“男孩!我们找人看过的,看了四五遍啦,都是男孩。”

国家已经明令禁止透露孩子的性别,但是总有些医生会因为熟人的关系说上一句半句。“B超也是看不准的,因为胎儿在肚子里的角度,不可能那么准确告诉你孩子的性别的。所以不用太相信。”

“别人家的不准,我们家的肯定准。彩超图里我都看见小鸡鸡了。没问题!”孩子的奶奶笑着说。

我也没再说什么。

等到第五天,小崔终于有了反应,我们很快把她推进产房,那帮浩浩荡荡的亲友团也开始在门外焦急地等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护士将小崔的孩子抱了出来,“小崔的家属,女孩,七斤一两。”

没有人有反应。小崔的家人还在说得热火朝天。

“小崔的家属!小崔的家属!”护士提高了音量。

“这儿呢。孩子抱出来了?”

“嗯!母女平安!女孩儿,七斤一两。”

小崔的家人脸色一变,“弄错了吧?我们是男孩儿!刚才那家是女孩儿。”

“你看看这里哪还有别人家的?就是你家的。”护士将孩子放进还傻眼的小崔丈夫怀里。

这个小女孩哇哇的哭着,可一帮家长竟然都没有哄。

“药大夫!”小崔的婆婆和妈妈走了过来,“女孩儿?不可能呀,我们B超的时候都说是男的!”

“我和你说过,性别检验不准的。”

“不可能!”小崔的婆婆激动了起来,“是不是你们给抱错了!”

“简直是胡闹!不要质疑我们的专业性。再说了,今天只有你们一个产妇,什么抱错孩子了。”我觉得她们简直不可理喻。

小崔的妈妈把婆婆给拽走了,全家喜笑颜开的场面都消失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居然带来了愁云惨谈。

曾经在网上很流行一个帖子叫做《生男孩儿和女孩儿的区别》,里面罗列了种种生女孩儿比生男孩儿的好处。可是帖子居然以这样开始:

“生男孩出生高兴一天、结婚高兴一天,其他天天难过;生女孩出生难过一天、结婚难过一天,其他天天高兴。”

虽然这种说法比较极端,虽然是说女生孩儿好,可“生女孩难过”这句话是多么戳痛人的心窝。我们“号召生男生女都一样”都多少年了,“生女孩难过”还会被人认同,就像今天这个家里。

“药大夫,你们医院能做亲子鉴定吗?”小崔的婆婆又走了过来。

“不能。怎么了?”

“我们怀疑你们医院给我们抱错孩子了。这女孩儿就不是我家的!肯定是你们给换走了!”婆婆说的振振有词,“你看这鼻子眼睛,一点儿都不像我家的。我们做了四五次B超了,都说是男孩儿,不可能是女孩儿的。”

她简直是看电影看多了,居然能想出这种事情来。

“告诉你们!小崔生的就是女孩儿。她还在产房躺着观察呢,要是知道你们这么做,多难受?”

“我们不是说小崔,是说你们医院错了!”

“那你们去申请吧,你们去做亲子鉴定吧。世界上就没有百分之百这种概率的,亲子鉴定也是百分之九十几,你们家是不是不做到一个百分之百,就坚信那小姑娘不是你家的?就坚信是我们医院抱错的?我们从哪儿给你找百分之零点几的几率去?”

“药大夫……”她还想说什么。

我摆了摆手,去了办公室,和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都会让我看清人要是愚蠢起来的真实面目。

第二天早晨去查房,到了小崔的病房,每个大夫脸上都不痛快,昨天那场闹剧众人皆知。虽然见过不少不喜欢女孩儿的家庭,可还没见过说是医院抱错了的家里。

我们大概看了看小崔的情况,又看了看孩子。孩子的眼睛已经睁开,正躺在小崔怀里,四处看着。

我问了问奶水的情况,嘱咐小崔,“要注意情绪,否则影响母乳。”

小崔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让爸爸抱抱。”

孩子小脸朝爸爸的方向转过去,小崔的丈夫有些拘谨地将孩子抱过来,逗着孩子。

我们刚要走,有人拽住了我的白衣,回头看,是小崔的婆婆。

“药大夫。”她笑着说,“我们不做亲子鉴定啦。昨天是被气昏头了。”

我没说话。

“你们做不做亲子鉴定,是你们的事。和我们没关系。”我不想和这样的家属说太多话。

“其实生个女孩儿也挺好,挺好的。”不知道她是在和我说,还是在安慰自己。“反正一样养,养大了嫁人了,就不是自己的了。”

“那得分谁养了,要是你们家这么养的话,肯定是别人家的了。”自己作为一个女人,都认为女人应该是男人的附属品,又怎么能培养出一个独立的女性?

一瞬间,我好想让他们生个男孩,不是为了让他们高兴,而是这样未来就会少一个悲剧的女性。可转眼一想,在这样重男轻女的家庭中成长,什么样的孩子未来都差不太多。(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