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指环王》与《霍比特人》的前生今世

第四章 – 精灵的迁徙(The Sundering of Elves)

关键人物:森格(Thingol),梅丽安(Melian)

关键名词:凡雅族(Vanyar),诺多族(Noldor),泰勒瑞族(Teleri)

在这一章,我会谈谈一下精灵的大迁徙,以及他们的种族来源与名称。

战争过后,森林之王欧罗米又找到了精灵们,诚恳的劝谏所有的精灵跟随他去众神的家园,阿曼。但是精灵们对欧罗米有所怀疑,尤其在战争期间,他们远远的望见乌尔塔莫上空一片火海,以及天翻地覆的大地震,精灵们一致认为欧罗米的和他族群稍微有点暴力倾向。

正所谓买房子之前得带客户去看看房子,为了说服精灵们,欧罗米在三个精灵的族群里各挑了一位代表,让他们先见识见识阿曼和维林诺的风光,再做决定。

这三个代表分别是:

– 因格维(Ingwe,凡雅族首领。凡雅族在整个故事里比较打酱油,基本不太露脸)。

– 芬维(Finwe,诺多族首领。诺多族是后面第一纪故事的主角)。

– 埃尔维(Elwe,后来改名为森格,Thingol,泰勒瑞族首领。泰勒瑞族是人口最多的精灵种族。他们留恋故土,所以有很多族人都留在了中土世界,也是第一纪故事的配角)。

这三位精灵随着森林之王欧罗米到了维林诺以后,立即就被它的宏伟与和谐所吸引了。既然欧罗米不是大忽悠,这三位精灵也没什么好说的,纷纷表示愿意把自己的族群带到众神的故乡。

三位精灵回到中土以后,立马就在欧罗米和海洋之王欧尔默的帮助下组织迁移。精灵的族群都是在中土的东方苏醒,所以他们要经过漫长的旅程,跋山涉水,从东方的家乡走到西方的海边(大约3000公里,北京到乌鲁木齐的距离,并且那个时代还没有高铁),再坐几千公里的船到阿曼。

有些泰勒瑞族的精灵不想离开他们的家园(估计是因为懒),于是就留了下来,他们被称呼为阿瓦瑞(Avari,The Unwilling,也就是不听召唤的意思)。这些精灵成为了中土大地的流浪者,慢慢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跟我们故事关系不大。

还有一些泰勒瑞种族的精灵,在一路向西的旅程中走着走着,越走越喜爱上了中土这片土地。反正精灵本身就是不朽的,不会生病不会衰老,何必去寄宿于别人的家园呢?也许,天堂就在脚下。这些掉队留在迷雾山脉(The Misty Mountains)周围和大河(Anduin,The Great River)流域的精灵,后来被统称为南多(Nandor)。《指环王》和《霍比特人》里面美美的女精灵王格兰卓尔(Lady Galadriel)和骑着一头驯鹿大砍四方的精灵王瑟兰督伊(Thranduil)的子民们,就是南多族的后代,有些也被称作希尔瓦(Silvan 精灵)。不过格兰卓尔和瑟兰督伊本身却不是南多族,他们两个人的故事以后还会被提起。

至于诺多族和凡雅族,他们一直嫌泰勒瑞族一路上走的磨磨蹭蹭,所以早先一步出发,并且率先到了中土的西端贝尔兰(Beleriand),准备开始造船过海。在慢慢悠悠各种掉队的泰勒瑞族终于到达中土以后,诺多和凡雅族的精灵早就已经准备好要走人了。

在贝尔兰,泰勒瑞的精灵们又一次碰到了麻烦,这一次他们不小心把自己的领导埃尔维给丢了。至于这个埃尔维,他是越走越不想走,尤其当他领略到了中土世界的优美以后,他实在想不清楚为什么要去众神的家乡当小弟去。所以他借口开了个小差,到森林里逛游去了。逛游逛游着,他遇见了一个幻美绝伦的姑娘。小伙上去一搭讪,好家伙,这姑娘竟然是一直在中土世界逛游的女神梅丽安。很快的,这一对璧人深深地爱上了对方,在贝尔兰的森林里情深深雨蒙蒙的隐居了起来。至于埃尔维自己的族群,唉,管那么多呢。

自古英雄偏多情,不爱江山爱美人啊。

被首领埃尔维鸽了的泰勒瑞精灵们很无奈,他们一部分留在了中土继续等待和寻找他们的首领。另外一部分在海神奥尔默的坚持下,由埃尔维的弟弟奥尔维(Olwe)带领,和诺多与凡雅族的精灵们一起到了坐船到了阿曼。

在那里,诺多和凡雅的精灵们在阿曼的首府维林诺附近安家,而泰勒瑞的精灵们则在阿曼唯一的港口附近建立了自己的城市。也许,他们想第一个看到未来远洋而来的弟兄们吧。

终于有一天,留在中土的埃尔维玩够了,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森格。然后领着神仙老婆梅丽安从森林里走了出来,慢慢的聚集了当年那些为了等他没有出海的精灵们,在贝尔兰建立了自己家园,多瑞亚斯(Doriath)。森格是整个精灵族里仅次于芬诺(Feanor,下一章的主角)的佼佼者,他被称作为多瑞亚斯国王,以及贝尔兰的领主。那些跟随他的精灵们也被称作为辛达尔(Sindar),他们使用的辛达尔语(Sindarin)也是后来中土所有精灵共用的语言。这个族群在后面中土的历史很重要,而他们的血统一直延伸到几千年后的《指环王》。比如说,辛达尔精灵最显著的特征是一头银白的长发,就是大帅哥精灵莱戈拉斯的那种头发。

此外,中土世界还有一个值得提起的精灵,造船者瑟尔丹(Cirdan the Shipwright),他也是泰勒瑞一族。瑟尔丹如同他很多亲族一样,爱上了贝尔兰的海滨,和那片一望无际的大海,所以也没有跟着其他的精灵去阿曼。他和他的跟随者们在海滨建立了自己城市,法拉斯(Falas),永远的留在了中土。瑟尔丹一直到《指环王》的结尾都是中土最重要的精灵之一,也是三颗精灵魔戒的持有者之一。《指环王》的结尾,弗罗多(Frodo)和甘道夫(Gandalf)坐船出海的那个港口,就是瑟尔丹的辖区。

因为留在中土的精灵们从来没有见到过阿曼那两棵世界之树的光芒,这些精灵最后被统称为暗夜精灵(很耳熟吧)。

最后,我在这里先讲述一下女神梅丽安,和她对后面几千年中土世界的影响吧。

就像前面所说的,梅丽安在众神渡海到阿曼以后,又一个人回到了中土溜达。有一天,她遇见了泰勒瑞族精灵首领埃尔维(后来改名叫森格)。两个人彼此相恋,并且在不久以后成立了属于他们的国度多瑞亚斯。

梅丽安和森格生下了一个女儿,有着半精灵半神血统的露西安。这个姑娘随后又嫁给了一个人族的勇士拜伦(Beren),他们两个又生了一个有着神,精灵和人族血统的的儿子迪奥(Dior)。这个迪奥又娶了一位精灵姑娘,他俩的女儿是艾尔文(Elwing)。如果到现在大家还没有晕头转向的话,这个艾尔文又嫁给了同样有着一个半精灵血统的英雄埃兰迪尔(Earendil), 他们两个的爱情结晶是两个儿子。一个是在中土世界驰骋纵横了几千年,《指环王》里面瑞文戴尔(Rivendell)的精灵王埃尔隆德(Elrond),另外一个是埃尔隆德的同胞胎兄弟,人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王国的第一任国王埃尔洛斯(Elros)。这个埃尔洛斯的重孙女嫁给了一位血统高贵的人族公爵,而他们的血统又传了几十代,最终传到了《指环王》里王者归来的阿拉贡二世(Aragon II)。

在不久以后的中土世界,一部好戏将要上演。现在,就让我们从这一切的源头开始说起吧。

第五章 – 精灵的誓言

关键人物:诺多族国王芬维(Finwe)和他的三个儿子芬诺(Feanor),芬格芬(Fingolfin),以及芬纳芬(Finarfin)。

关健名词:精灵宝钻,第一次战役

大树之纪的中后期,整个世界因为梅尔科的服刑,处在一片和平安详当中。

三千年过去了,梅尔科的服刑期也终于结束了。而曼维看梅尔科在狱中表现的不错,就把他给放了出来,并且相信这三千年的囚禁已经把梅尔科的审美变的正常了,于是就让他留在阿曼安居。

但是区区三千年的有期徒刑,怎么会改变一个熊孩子的本质。梅尔科表面上装的毕恭毕敬,其实更加憎恨众神和精灵,所以他暗地里开始在精灵里散布谣言,挑拨离间。

慢慢的,他发现诺多的精灵比其他两个族裔的精灵更好忽悠,尤其是诺多的精灵王子芬诺(Feanor)。

这个芬诺出场时间虽然不长,但却是一位需要被记住的人物,他是诺多国王芬维(Finwe)的大儿子,也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精灵。当他出生的时候,他获取了母亲大部分的生命力,以至于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以后就去死灵之王曼多斯那里报到了。为此芬维只好又另娶了一位老婆,这个老婆又给芬维生下了芬格芬(Fingolfin)和芬纳芬(Finarfin)两个儿子和另外两个女儿。

精灵王子芬诺师从于工匠之王奥勒大神,也是奥勒最好的学生之一,他在锻造珠宝武器的手艺,甚至超过了奥勒本人。

这里大家可能有些奇怪,为嘛工匠之王奥勒得意的学生到最后都多多少少的变坏,前有索伦,中有芬诺,后有萨茹曼。简单解释的话,这是因为J.R.R.托尔金本人十分不喜欢工业,他把工业看成是终极的腐败,第一污染环境,第二则是造成了大大小小由钢铁支撑的战争。而托尔金的两个最好的朋友,都是在一战中战死的。所以在《双塔》里,托尔金才让一群树人把萨茹曼的钢铁堡垒给拍个稀烂来解气。

芬诺还是一位极其出色的战士,从他后来的表现来看,芬诺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能打的精灵,以至于后世许多迈雅(Maiar,小神)跟他的成就比起来都黯然失色。

在大树之纪的某一天,芬诺通过从两棵世界之树汲取的光芒,创造出了三颗世界上最美的宝石,精灵宝钻(Silmarils,纯光之辉)。这三颗宝石流光溢彩,绚丽夺目,就连芬诺的师父,工匠之王奥勒大神都深深给跪了。他竖起大拇指连连夸奖自己的学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排上沙滩上啊。

光之女神瓦尔达也被精灵宝钻给吸引了,于是她赋予了这三颗宝石神圣的属性:凡人和邪恶不能触摸这三颗宝石,否则就会被重度烧伤。

梅尔科利用芬诺的骄傲和他被宝钻迷惑的心理,造谣给芬诺,说阿曼的众神和他的兄弟们都想从你这里夺走属于你的宝石,尤其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芬格芬,不仅要夺走你的宝石,还要夺走属于你诺多精灵继承人的位置。还说,你们当初就不应该来阿曼,中土世界这么美好,留在那里多好,还自由,想干嘛就可以干嘛,没有这里这么臭规矩约束。

芬诺虽然十分不喜欢梅尔科,但是这些话听多了,肯定也感觉越来越不爽,继承人不继承人的无关紧要,反正老爹再过个万八千年的也死不了。留不留在中土也无关紧要,反正精灵也没啥享受爱好。但是谁胆敢碰我的宝石一下,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于是芬诺和他的族人开始第一次在阿曼锻炼武器。你要是问我,咦,怎么现在才开始制造武器呢,那以前和梅尔科打架的时候都是空手打么?我说,是的,像托尔卡斯这样级别的大神本来就是空手和人打架,高手到了一定境界,和别人PK是不需要武器的,正所谓无剑胜有剑,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芬诺就是再能打,和托尔卡斯还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为了准备群殴,他还是要制造盔甲武器的。

终于有一天,芬诺的怒火被忽悠到了一个临界点,他当着众人的面,拿着宝剑指着自己的兄弟芬格芬,并且威胁要杀了他。

众神一看,这才过了短短不到三千年,怎么精灵们就这闹的这么不像话了。作为对芬诺过激行为的惩罚,他们把芬诺从维林诺给踢了出去,流放到了阿曼的北边。芬诺走之前带走了包括精灵宝钻在内很大一部的财宝以及自己的跟随者。而芬诺的父亲,诺多国王芬维,为了表示对自己的儿子的支持,也跟着一块去了北方。

同时,众神开始调查时间的起因和经过,很快的,他们发现,原来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刚被放出来没多久的梅尔科。众神无奈了,这真是三千年太短,狗改不了吃屎啊,于是派托尔卡斯再去把梅尔科给拎回来。但是托尔卡斯在阿曼溜达了一圈以后没找到梅尔科,就回来告诉众神,很遗憾,因为你们英明的领导,梅尔科跑了。

弄清楚情况以后,众神为了缓解诺多族精灵之间的矛盾,邀请在北方喝西北风的芬诺来维林诺参加一个节日。芬诺接受了邀请,而芬格芬虽然对自己的大哥有些不能释怀,但也没说什么都答应了。

在那个节日期间,芬诺和芬格芬互相澄清了误会,回顾了友好的过去,展望了美好的未来,握手言和。突然,就在一片和谐于喜悦之中,维林诺暗了下来。众神和精灵们都被这突然而来的暗影所惊愕了,等回过神来以后,他们纷纷跑到世界之树的前面。但是一切已经太晚了,就在众神在欢庆的时候,世界之树被梅尔科和他的临时工昂哥立安(Ungoliant,黑暗蜘蛛,后世所有的蜘蛛都是她的后代)给摧毁了。

托尔卡斯性子急,一看世界之树已经被摧毁,立即去找芬诺去要他的精灵宝钻,希望能用精灵宝钻存储的光芒来种下新的世界之树。谁知,托尔卡斯的要求正好犯了芬诺的大忌,他立即回绝了托尔卡斯,并且告诉大家任何人都不能碰他的精灵宝钻,就算是众神也不许,随后他率领着自己部族回到了北方。

但是当芬诺回到了自己的流放地时,他震惊的发现梅尔科已经先他一步路过了这个地方。梅尔科杀死了诺多国王,芬诺的父亲芬维,当然也顺手牵羊的夺走了他一直垂涎的精灵宝钻,穿越北极群山,一路小跑的溜到了中土(那个时候,阿曼和中土还有陆地相连,两块大陆的北部有点像现在的东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

芬诺气疯了,老爹死了是小事,无非就是到曼多斯之殿去散散步,但是自己好不容易弄出来一个传世奇宝,为什么大家都要抢?众神也要,兄弟也要,梅尔科也要。芬诺诅咒梅尔科不得好死,并且赠送给他一个新的名字,魔格斯(Morgoth,Dark Enemy,黑暗的敌人),这个名字,也是后世所有人对梅尔科的称呼。

随后,芬诺召集了诺多族的所有精灵,发表了一翻慷慨激昂的演讲,在这篇演讲里,芬诺首先指责了众神的不作为,然后号召所有诺多一族的精灵跟随他去中土世界,夺回属于他们的宝物,为他们的国王复仇,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园。最后,芬诺和他的七个儿子发誓,除了他们以外,任何人都不允许拥有精灵宝钻,窥窃之人,将被当作芬诺家族的敌人所对待。

在底下的听众里,有着芬诺的兄弟芬格芬与芬纳芬,还有他们各自的孩子,其中一位就是对后世影响极大的格兰卓尔(Lady Galadriel),还有十几万热血沸腾的诺多族精灵们。他们虽然没有发出同样的誓言(精灵宝钻又不是他们的),但是很多人都被芬诺的演讲打动了,然后纷纷的表示要跟随芬诺去中土找和魔格斯找回场子。

这些诺多精灵跟着芬诺出发,一直行军到阿曼的港口。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他们没有渡海的船,于是就纷纷跑去找在海港周围定居的泰勒瑞族精灵要船。泰勒瑞的精灵不想把船交给诺多的精灵,随后,两边就从口水仗开始发展成了群殴。刚开始,两边的精灵打的势均力敌,但是随着后面纷纷赶来,不明真相的诺多精灵的加入后,群殴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芬诺和他七个儿子的跟随者,杀掉了港口大部分的泰勒瑞精灵,夺船而去,这就是精灵族之间的第一次亲族残杀(First Kin-Slaying),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两次。

随后赶来的芬纳芬看到这一切,摇摇头就带着自己族群回到了维林诺请罪去了,但是他的孩子们却没有和他一块回去。

最后赶到的是芬诺的另一个兄弟芬格芬,他和他的族人在阿曼的海滨等待渡海,却发现已经到达中土的芬诺竟然烧毁了所有渡海的船只(学习项羽?)。那个时候,地球还是平的,所以芬格芬的族人看到了大洋另一边的火光冲天,就知道自己被芬诺给鸽了。

但是出于对诺多族的责任感,芬格芬并没有走回头路,他带着自己的族人,和很大一部分芬纳芬的族人(包括格兰卓尔和她的三个哥哥在内),沿着魔格斯的足迹,从世界的北方,踏上了去中土的路。

远在维林诺的众神知道了这一切,不仅深深的为芬诺和诺多族的精灵感到遗憾,他们不得已下令放逐所有除了芬纳芬和他族人的诺多精灵,永远不允许他们在踏上阿曼一步。而死灵之王曼多斯则冷冷的看着东方,他告诉大家,仅仅依靠精灵的力量是不可能战胜一个魔格斯这样的维拉的(Valar,大神),诺多族的下场,应该是被灭族吧。

这时,魔格斯也有自己的麻烦,因为精灵宝钻的神圣属性,他在夺取三颗宝石的时候,自己的手被深度烫伤,疼的泪流满面,而他的临时工昂哥立安,也翻脸不认人的跟他抢夺精灵宝钻。在中土的北方,魔格斯和大蜘蛛打成一团,而魔格斯因为双手的受伤渐渐的落了下风,就在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的众小弟们听到了他的呐喊,一群炎魔(Balrog)从山里飞奔而出,合力击退了大蜘蛛,拥戴着自己曾经的主人回到了远古的要塞,索伦镇守的安格班(Angband,Iron Prison,铁之炼狱)。

不久后,安顿在安格班的魔格斯派出了由索伦和哥斯矛格准备千年的力量,试图一举拿下贝尔兰的精灵王国,多瑞亚斯,但是却被森格和梅丽安给打了回去。不过,这一次对抗让多瑞亚斯的精灵损失惨重,为了避免今后的伤亡,梅丽安对整个多瑞亚斯王国施了一层强大的魔法,在没有得到她和森格的允许下,外人不得以轻易的进入这个王国。

就在魔格斯思考怎么开始下一轮进攻的时候,由芬诺领导的诺多族精灵在贝尔兰的西部登陆成功。魔格斯心里一咯噔,强大的对手到来了。于是他暂时从多瑞亚斯转移了自己的视线,把自己的半兽人军队打发到西部,趁着诺多精灵还没有站稳脚跟,一举灭掉他们。

作为精灵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战士,芬诺岂能被小小的半兽人所阻挡。他和他的族人把整个魔格斯的半兽人军团打的鸡飞狗跳,满地找牙。在愤怒的驱使下,芬诺随后又带着几个随从一路追击而去,要对魔格斯赶尽杀绝。魔格斯无奈了,只好把自己珍藏的炎魔军团在格斯矛格的带领下一股脑的给打发了出去阻挡芬诺。终于,这一群炎魔在安格班前面的平原上挡住了芬诺,在激烈的砍杀中,芬诺的随从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人,但是他依然不停的战斗着,凭借一己之力杀死了好几个炎魔。对比《指环王》里甘道夫单挑一个炎魔都实力一换一而言,芬诺的战斗力确实高的爆表。要知道,那些炎魔,在腐化之前,当初也都是神仙级别的存在。

但是,就算是独一无二,芬诺毕竟也敌不过如此多的炎魔,他的反击越来越弱,终于败于炎魔之王哥斯矛格的手中。芬诺的儿子们随后赶到,从炎魔们的手里抢回了奄奄一息的芬诺,不久后,满身重伤的芬诺倒在了自己儿子们的怀里。精灵族最强大的首领,在和魔格斯的第一场战斗中,就这么消逝了。

战场的另一边,诺多族的精灵们和西方进攻瑟尔丹的半兽人打成了一团,因为没有指挥,所以刚开始打的势均力敌。直到月亮第一次从海平面升起的时候,芬诺的兄弟,芬格芬带领着更大的一波诺多族精灵们,跋涉千山万水,经历了无数险阻,从北方赶到了战场。他们的到来对于魔格斯的半兽人军团是毁灭性的,经过数日的战斗,魔格斯用于发起战争的力量基本全部烟消云散,诺多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虽然,芬诺的去世并不能让精灵的心情变的好一些,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

因为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尚在一片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源就是瓦尔达的星星,所以这场战役还有一个很浪漫的名字,叫做星空下的战斗(Dagor-nuin-Giliath,Battle Under the Stars),也是诺多精灵与魔格斯之间四次大战役的第一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