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指环王》与《霍比特人》的前生今世

第九章 – 人族永远的骄傲,努曼诺尔王国

关键人物:埃尔洛斯(Elros),索伦(Sauron)

关键名词:努曼诺尔王国(Kingdom of Numenor),至尊魔戒(One Ring)

埃尔洛斯(Elros)是半精灵埃兰迪尔与半精灵艾尔文的儿子,他还有一个同胞胎的弟弟,也就是后来的瑞文戴尔的精灵王埃尔隆德(Elrond)。

我们还记得,为了夺取精灵宝钻,芬诺的儿子梅德洛斯带领着自己残余的族人袭击了西瑞安港,屠杀了他们的随从,并把他们的母亲逼着跳了海。不过,在那一次亲族残杀以后,梅德洛斯也为自己的行径感到愧疚。说实在的,他并不想杀那么多人,犯下那么多罪行,只是为了当年发的重誓,不得已而为之罢了。所以,当西瑞安港陷落的时候,梅德洛斯并没有杀害埃尔洛斯以及埃尔隆德,而是把他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起来。

后来,梅德洛斯在愤怒之战(War of Wrath)期间放走了这两个年轻的半精灵,而他们也分别的选择了自己归属。

因为拥有者半精灵的血统,众神们决定他们可以在精灵以及人族之间选择自己的种族。埃尔洛斯选择了人族,而埃尔隆德则选择了精灵。

在这里还是要简单的说一下,在托尔金的世界里,人并不比精灵更低等。而人类的死亡更是伊露维塔给他们的礼物,而不是惩罚。当然,这个礼物具体是什么情况,大伙也没有什么共识。不过,精灵的生活对比人来说肯定要无聊的很多,比如说精灵每隔几百年才生一个孩子,除非他们有很不错的避孕措施,否则精灵的性生活似乎不是十分的和谐。所以,抛开死去以后大家去哪里不说(反正不管是人还是精灵,灵魂是不会消散的),至少在活着的时候,打个比方,人类就像夜夜笙歌的富二代,金迷纸醉的爽 60 年。而精灵则像是宅在屋里的撸管男,撸到天荒地老,直到哪天被某只半兽人砍死为止。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有这个选择的话,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想。

当然,埃尔洛斯不仅仅是一个半精灵,他还是哈多家族以及比欧家族的直系后裔,所以,埃尔洛斯也毫无争议的成为了人族的最高领袖。

第二纪开始之后,众神们为了奖励和他们并肩作战的人族战士,他们在海洋的中间升起了一座大岛,也就是努曼诺尔,作为对人族们的报酬。

在造船者瑟尔丹的帮助下,埃尔洛斯带领着残余的三个人类家族,大约几千人,在第二纪的 32 年到达了努曼诺尔。

在那里,人族最辉煌的时代到来了。他们在众神的和精灵的教导下,努曼诺尔的人族无论在文化还是科技上都有了极大的发展。到后来,努曼诺尔锻造的武器连精灵都叹为观止,而挂着努曼诺尔旗号大船则航行于世界之间,以和平的方式传播着他们的信仰和文化。

在统治了四百一十年努曼诺尔以后,埃尔洛斯终于以五百岁的高龄去曼多斯大殿报到去了。

埃尔洛斯是有史以来活的时间最长的人类,他的子孙们虽然也活的比一般人长,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血统的稀释,等传到《指环王》里阿拉贡的时候,就只剩下二百余年了。

在接下来的一千余年里,努曼诺尔继续的发展壮大,他们的船队在中土世界建造了很多贸易中心和据点,而他们和中土的精灵们也保持的良好的关系。

不过,这期间发生了一件改变历史的小事。第四任努曼诺尔王国的国王塔尔-伊兰迪尔(King Tar-Elendil)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儿,但是按照当时的法律,女性是不能当国王的。所以,塔尔-伊兰迪尔赠与了她贝拉海尔之戒(Ring of Barahir),继而把她嫁到了努曼诺尔西方的安多尔涅公国(Andúnië),而贝拉海尔之戒则成为了这个公国传世之宝。这枚戒指传啊传啊传啊传了五千多年,最后传到了《指环王》里面阿拉贡的手指上。

终于,有一天,努曼诺尔的和平被打破了,因为他们收到了一封中土精灵的求救信。

愤怒之战结束以后,大部分贝尔兰都沉入到了海底之中。看着剩余的诺多族精灵一脸凄惨的模样,众神终于原谅了他们的过去,允许诺多精灵以及剩下的辛达尔精灵进去他们的领域,祝福之地阿曼。

但是,有一部分诺多精灵,包括格拉卓尔和她的侄子,诺多族的第六任精灵王吉尔加拉德(Gil-Galad)则选择留了下来。吉尔加拉德召集了剩余的诺多精灵,在蔚蓝山脉的周围建立了精灵王国林顿。而格拉卓尔则带领着她的老公,辛达尔族的凯勒波尔(Celeborn)以及她们随从们进入了蔚蓝山脉以及迷雾山脉(The Misty Mountains)中间的伊利亚多(Eriador),成立了自己王国伊瑞根(Eregion)。

当然,造船者瑟尔丹也没有意外的选择留下来,他在新的土地上重新建造了他的城市,灰色之港(Grey Haven)。这个港口屹立几千年不倒,是精灵们和众神与努曼诺尔王国重要的交流基地。

第二纪 500 年,索伦从藏身的角落里偷偷摸摸的跑了出来。他环顾了一圈,看到中土精灵的力量其实也不强,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神小神在瞎溜达了,于是就大摇大摆的在第二纪 1000 年开始打造自己的堡垒巴拉多(Barad-dur,暗黑之塔)。当然,索伦留了个心眼,蔚蓝山脉那里离阿曼太近,所以他把自己的基地远远的放到了东方的摩多(Mordor)。

索伦比起自己已经挂掉的上司还是更有追求的,魔格斯顶多就是一个审美有些奇怪的艺术家,最大的爱好就是把好看的东西变得难看。而索伦则更像是一个政治家,野心家,他追求的是中土的统治权,追求所有人都服从于他的意志之下。至于他成功以后再做些什么就不知道了,反正他的同行,希特勒是没成功。而他自己,当然也没有更好的运气。

熟读孙子兵法的索伦,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在第二纪 1200 年化身为一个大帅哥,给自己取了一个艺名,叫做安诺塔(Annatar,Lord of Gift,礼物之王,有点圣诞老人的意思)。随后,他混进了西方精灵的领域,结识了伊瑞根的第二任国王,凯勒布里波尔(Celebrimbor)。

作为芬诺家族的一员,凯勒布里波尔也继承了自己祖上对冶炼锻造的兴趣以及天分。所以,索伦很轻松的就说服凯勒布里波尔,于是,俩人一块开始锻造魔法戒指。

不过,已经前往东方,成为洛丝萝林(Lothlórien)女王的格兰卓尔,以及西方王国林顿的吉尔加拉德并不信任索伦。在他们的建议下,凯勒布里波尔又背着索伦,自己锻造了三枚魔力强大的精灵戒指,Narya(纳雅,火属性),Nenya(南雅,水属性),Vilya(维雅,气属性)。因为索伦并没有经手这三枚戒指的制造,所以它们也没有被索伦所玷污。

只不过,精灵们虽然对安诺塔有所怀疑,但是它们并没有想象到安诺塔就是索伦本人。在精灵们锻造魔法戒指的同时,索伦也早偷偷的打造属于自己的戒指,至尊魔戒(One Ring),这枚魔戒有支配所有其他魔戒的能力(估计索伦在教精灵们锻造魔戒的时候,就故意的留下了不少他自己可以破解的 bug,如此说来,索伦还是一个伟大的码农)。而为了加强这枚戒指的影响力,他还把自己大部分的力量都注入到了至尊魔戒当中。

第二纪 1600 年,至尊魔戒出世了。

只不过,当他美滋滋的把至尊魔戒套在手指上的时候,索伦诧异的感受到了他并不知道的三枚戒指。但是在他能破解以及支配这三枚戒指之前,远在伊瑞根的精灵们也感受到了索伦的存在,精灵们知道他们受骗了,所以立即从自己的手指上摘下了三枚精灵魔戒。这时,索伦明白了自己精美的计划的失败。

愤怒下,气急败坏的索伦给精灵们下了最后通牒,威逼他们交出他们锻造的十九枚魔法戒指。在遭到拒绝后,他毫不犹豫的派出了他千余年积攒的力量,杀向了精灵的家园。

这个时候,诺多精灵的力量已经远远和第一纪的他们无法相比了。很快,艾瑞根的精灵王国被摧毁,凯勒布里波尔被死于乱军之中,而索伦则抢到了十六枚魔法戒指。

不过,在艾瑞根王国灭亡之前,凯勒布里波尔已经把三颗精灵魔戒分别转交给了瑟尔丹,吉尔加拉德以及格拉卓尔(吉尔加拉德的戒指后来传给了埃尔隆德,而瑟尔丹的戒指则赠送给了甘道夫)。

吉尔加拉德的先锋官埃尔隆德(Elrond)姗姗来迟,他不但没有机会挽救陷落的艾瑞根,连自己的军队都被冲成一滩散沙。无奈中,埃尔隆德领着伊利亚多大地上的残兵败将,在迷雾之山的伊姆拉卓(Imladris)建造了属于他们的避难地,也就是《指环王》里那个奇幻的精灵城市瑞文戴尔(Rivendell)。

为了继续抢夺三枚精灵魔戒,索伦开始攻击林顿王国。而站在林顿首府的吉尔加拉德看着漫山遍野的半兽人,则果断的给他们的人族朋友写了一封求救信。

不久后,努曼诺尔的第十一任国王塔尔-明那斯特(Tar-Minastir)看着手里的这封信,毫不犹豫的派出了努曼诺尔王国强大的海军来支援他们的精灵朋友。一年后,这只庞大的海军在中土大地登陆。而接下来的战争毫无悬念,威武雄壮的人族大军,加上中土世界的精灵军团和矮人们(Durin’s Folk),有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的碾压了索伦的半兽人,而索伦几乎只身的逃回了他在东方的堡垒。

这场战争被称呼为精灵与索伦之战(War of Elves and Sauron),虽然索伦的军队遭受了灭顶之灾,但是精灵王国艾瑞根也同样的覆灭了,而吉尔加拉德则成为了芬维家族在中土唯一的(男性)传人,精灵在中土的势力又一次的被严重的削弱了。

当然,自此战以后,索伦开始正视人类的力量,而随后他把九颗魔法戒指都赠给了摩多周围的人族王国(那些第一纪没有西迁的人类家族),进而开始了他对中土世界人类的统治。

第十章 – 最后的同盟

关键人物:吉尔加拉德(Gil-Galad),伊伦迪尔(Elendil),埃西铎(Isildur)

关健名词:努曼诺尔王国,刚铎王国(Kingdom of Gondor),安诺王国(Kingdom of Arnor),最后同盟之战(War of the Last Alliance)

在精灵与索伦之战过后的一千多年里,努曼诺尔王国走向了巅峰期。王国的版图慢慢的扩张到了一海之隔的中土大陆,建立了昂巴(Umbar)和佩拉格(Pelargir)两个永久的军港城市。这两个城市离索伦的大本营摩多不远,但是索伦从来也没有胆敢用自己的手指碰它们一下。

是的,索伦被打疼了。他的一次次失败让他更加理解了梅尔科的辛酸,也明白了没有人能简简单单成功。

索伦把自己的目光锁在了人族的身上,想方设法的去找到打败人族的办法。或许他已经意识到了,人族才是这个世界的未来。

就这样,索伦一边积攒自己的军事力量,一边耐心的等着,等候着中土人族王国的堕落,也寻找着远在大洋的那一边,努曼诺尔王国的破绽。

在第二纪 2251 年,中土的九个人族首领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堕落了,他们变成了戒灵(Nazgul ,Ringwraith),索伦忠诚的仆人,而他们曾经辉煌的王国,也纷纷的变成了索伦的战争工具。而这一切,索伦只等了五百多年。

由此,索伦发现了人族最大的弱点,对权力近乎于变态的渴望,爱慕虚荣,好忽悠。和人族硬碰硬从来都不是一桩合适的买卖,但是为什么要硬碰硬呢?

于是,他继续的等待着。在摩多,他看到了努曼诺尔王国的不安,他看到了努曼诺尔的国王越来越畏惧死亡,他看到了努曼诺尔对不朽精灵的嫉妒,以及对阿曼众神的憎恨。

第二纪 2900 年到 3110 年,努曼诺尔王国终止了他们与精灵的一切联系。他们把自己语言从精灵语(昆雅),改成了人族语言,并且拒绝一切精灵的来访。只有在那片土地的西方,阿拉贡的祖先安多尔涅公爵(Lord of Andúnië),依然保持着和精灵的友谊。但是他们的友谊,则给他们带来了政治迫害。

终于,远在中土的索伦看到了机会,他公开的宣称自己为人族之王(King of Men),而努曼诺尔骄傲的人族国王亚尔-法拉松(Ar-Pharazôn the Golden),则把索伦的头衔当成了挑衅。他随后召集了努曼诺尔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开向中土大陆。这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人族军团在昂巴登陆后,没有遭受到任何抵抗,就抵达了索伦的大本营巴拉多(Barad-dur)。一路上,索伦的军队根本就没有与这只庞大军团开战的胆量。努曼诺尔的国王站在巴拉多的面前,要求索伦无条件的投降,而索伦也没有任何反抗的答应了。随后,亚尔-法拉松囚禁了索伦,并且把他带回了努曼诺尔。他也许没有看到表面上不甘的索伦,嘴角里却闪出一丝奸诈的微笑。

就像曾经欺骗精灵王凯勒布里波尔(Celebrimbor)那样,索伦又变成了一位大帅哥,开始对亚尔-法拉松吹牛拍马。很快的,他取得了努曼诺尔国王的信任,成为亚尔-法拉松的首席顾问。索伦知道这位表面上威武强大的国王,在背后是多么的胆怯与无助。是的,和所有的人类一样,亚尔-法拉松惧怕死亡,惧怕失去他的地位和辉煌。

于是,索伦开始忽悠亚尔-法拉松,他告诉国王,你们是可以变成长生不老的。而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崇拜一个上古的维拉,他的名字叫梅尔科,他会赠与你们永恒的生命。听从了索伦的欺骗,努曼诺尔推翻了他们三千年崇拜伊露的信仰,开始崇拜曾经的黑暗之王。

看到时机的到来,索伦接着鼓吹亚尔-法拉松带着他庞大的军队攻击维林诺,夺下众神的土地,一片据说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土地。

亚尔-法拉松这时候估计已经老糊涂了,他忘了众神的战斗力怎么是他们这群战五渣的人类可以比拟的。所以,他烧掉了努曼诺尔的象徵,纯白之树(The White Tree),并且带领着一支大军朝阿曼杀了过去。

这时,创世之神伊露维塔正好抽出来点时间,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前些日子创造的地球。这一看可好,自己的三儿子(人族)气势汹汹的杀向自己的大儿子(神族)和二儿子(精灵),大有拼命到死的架势。

伊露维塔菊花一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就这么难呢,天天非要打打打。蛋疼之下,伊露维塔一手摧毁了人族庞大的舰队,随后又把努曼诺尔沉到了万丈深渊之中。为了让大家不要没事就乱打,他还把地球从扁平变成球星,并且把中土大陆与阿曼大陆的距离拉远,让人类永远也到达不了祝福之地。伊露维塔又看了一遍地球,满意了,至少这样三儿子以后就不会和大儿子二儿子干起来了吧,于是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话说伊露维塔也算是个寂寞的神,自己的孩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呗,非要过来插一杠子干嘛。

伊露维塔这么一搞,可坑苦了人族和索伦。努曼诺尔,人族的骄傲,就这么瞬间的消失了。唯一逃出生天的努曼诺尔人,就是一直在中土军港居住的殖民者,还有一群大脑没出问题,不愿意和众神打架的安多尔涅人。

这群安多尔涅人的首领是伊伦迪尔公爵(Elendil),他和自己的两个儿子,在亚尔-法拉松进攻阿曼的时候,带着自己的舰队鸽了自己的国王,走上的相反的道路。等努曼诺尔沉没以后,伊伦迪尔的族人到达了中土大陆,成为了努曼诺尔的流浪者。

那些由林顿登陆的努曼诺尔人在伊利亚多(Eriador),精灵王国艾瑞根(Eregion)的废墟上建立了安诺王国(Kingdom of Arnor)。而那些到达昂巴与佩拉格的避难者,则成立刚铎王国(Kingdom of Gondor)。而这两个国家的共主,就是他们的领袖,伊伦迪尔。

至于索伦,当他还在努曼诺尔沉浸于自己成功的计划的时候,突然间天崩地裂,努曼诺尔连同索伦本身都沉到了万丈深渊中去。索伦的肉体被永久的摧毁了,而他的灵魂则一路小跑的飘回了摩多。从此,他只能以一个灵魂的形态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再也不能变成帅哥忽悠人了。

一百年后,为了彻底消灭努曼诺尔人,索伦放出了他积攒了千年的大军(说实在的,一千年对于这群不死的家伙们来说真像是弹指一瞬间的事情啊),率先攻破了刚铎王国的外围。刚铎的埃西铎(Isildur)逃亡安诺,求他的父王出兵相救,而伊伦迪尔的二儿子安那瑞安(Anárion)则留在了刚铎,准备誓死保卫他们新的家园。

努曼诺尔的力量,虽然经过一百余年的恢复,仍然只是他们过去辉煌的零头,完全不是索伦的对手。这时,中土世界的精灵和矮人们,在唇亡齿寒的威胁下,纷纷伸出了他们的援助之手。由吉尔加拉德与伊伦迪尔带领,组成了中土世界对抗邪恶的最后同盟。

这个同盟主要包括了刚铎和安诺的人类,林顿(Lindon),绿森林(Greenwood)和洛丝萝林(Lothlórien)的精灵,以及凯萨督姆(Khazad-dûm)的矮人。

最后同盟之战(War of the Last Alliance)开始了,而战争的过程就像彼得杰克逊的电影里那样,最后同盟的军队在达格莱德(Dagorlad)摧毁了索伦半兽人军团的主力,进而对巴拉多开始漫长的围城。终于,索伦发现他的小弟们是不靠谱的,自己的事情还得自己解决,于是就站了出来与最后联盟决一死战。在吉尔加拉德(芬诺的后代),以及伊伦迪尔(图林的后代)的合力之下,索伦终于被打败了,而精灵王与人族的领袖也双双的阵亡在索伦身旁。埃西铎拿起自己父亲宝剑的碎片,从索伦的手指上砍下了至尊魔戒。索伦的灵魂又一次逃跑了,但是他的力量却留了下来。

这一仗彻底打败了索伦在中土的势力,但是同盟的损失也惨目忍睹。

此战过后,第二纪诺多精灵族最大的王国林顿已经不复存在,他们的国王,诺多精灵的领袖吉尔加拉德战死,芬维家族在中土绝嗣,而幸存者们则跟随者埃尔隆德定居在瑞文戴尔。

绿森林的精灵王奥洛芬(Oropher)战死,他的儿子瑟兰督伊(Thranduil)带着剩余的族人回到了他们的家园,不过,在目睹如此惨重的损失,瑟兰督伊在今后都对参加战斗有着深深的顾虑。

人族的损失也是惨重的,刚铎与安诺的共主伊伦迪尔战以及他的二儿子安那瑞安战死,而复兴这个王国的重担,则扛在了埃西铎一个人的肩上。

而矮人们,则默默的收起了自己同伴的尸体,缓缓的退入了凯萨督姆。

太阳之纪的第二纪自此结束,第三纪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