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人人网,一代青春的记忆

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就这样,曾经那么鲜活地集中在一起爆发出来,又这样黯然消隐。最终就像之前的每一个时代的人群一样,他们的青春,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3176950

人人网,一代青春的记忆

27日上人人,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我们很遗憾地通知您,人人站内信功能即将下线,感谢您的支持……”。人人网,这个陪伴了不少人的,我们这一代人最初的社交网络,就这样从行动上开始了些许无奈的调整与变化。

其实人人的没落不是一个新的,甚至值得一炒的话题了。自从微信朋友圈出现后,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表示,好久不上人人了。偶尔也能看到有人在微信发布留言,说把人人客户端删了什么的。

人人上也是冷落清秋。我有195名好友,但每天更新的新鲜事不会超过10条。人人网的没落,已经是个不争 的事实。但大家也并没有太大反应。也就是等着,等着,看它就像个老太太一样,一点点虚弱,一点点离我们而去。她病了太久,以至于无论再发生些什么,大家都不会大惊小怪了。

我本来也是习惯了人人缓慢死亡的一员。直到昨天,看到那则消息,才忽然意识到,连人人网自己都已经开始认命,裁减功能和部门,进行用户可以直接感觉到的较大调整。莫名地,竟有一种苍凉。

我不是最早的一批人人网的用户。

还记得是在高二的时候,有一次班里发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上校内网,与清华北大的学生作朋友”的广告。那是我对社交网络的第一次接触和印象。

只不过,那时我还是个相当坚定的反网络反娱乐主义者,不用手机,没有QQ,很少上网,对各种新鲜事物也远没有今天这么敏感,愿意尝试。

犹记得我当时的那个奇怪反应:“我为什么要与清华北大的学生做朋友啊,我又不认识他们,我还只是个高中生啊。。。而且突然就去认识感觉好奇怪。。。”

对社交网络发展比较了解的同学看到这里可能会心一笑,这样的宣传口号和方式,完全是照抄当年大洋彼岸刚刚兴起的Facebook的宣传。Facebook起源于哈佛,以哈佛为中心向外传播。谁不愿意与哈佛的学生交朋友呢?于是借着这股机会火了起来。

这是中国同行向美国同行学习啊,可是当年并没有打动我那个毛头小子,有时想想还有点好笑,有点可惜呢。

高中时光,我不知道有多少同学用了人人。不过我有时看到一些老用户,日志可以往前追溯到2008、2009年,估计就是那时候的事情了。

现在想一想,我一定错过了太多。当时社交网络对所有人都是新鲜的、好奇的,每个人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遇到陌生人来加好友,没准儿也会通过。不像现在,互联网的社交礼仪已经固化为了我们生活常态的一部分,不太会再去“越雷池一步”了。

想来还错过了好多好多八卦,各种班里班外的家长里短,私语偷笑。那时候,还可以在人人网上谈恋爱,一大帮同学好心又好玩地旁观,猜测,八卦。当然,估计也惹过不少是非,惹出不少泪水,友尽了不少人。

上了大学,我还是没有人人。但估计班上,系里每一个人都有了,我是个另类。我是到考GRE的时候,大约大三,才第一次注册了人人,有了个人人账号。我加的第一个人,好像还是那个GRE辅导班的同桌。当然,我们后来的网络对话加起来估计也不超过50字,辅导班结束,也就回到各自的学校了。毕竟没什么交集,也没熟到那个程度。

然后,就是计算机的人人时光了。我还记得第一次加好友的忐忑,点进人家的主页,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点进“好友申请”,申请内容怎么写,青涩而稚嫩。后来又发现自己进入人家的主页会留下脚印,瞬间觉得好混乱,总之,all was a mass。

在我进入人人的时候,人人已经发展很多年了。我一下子被扔到一个庞大的体系中,晕头转向,畏手畏脚,不知所措。

这与微信的故事完全不同。我接触微信时,几乎是最早的那批玩家。我一点点看着微信成长起来,熟悉它的每一个功能。它就像一个属于我的舞台,我在舞台上,敢于尽情地,无拘无束地展露我的身姿。

还记得我刚用人人时,高中一个同学来打个招呼“好久不见”,我却不知道回复什么,当时找了半天,半天,终于才在表情包里找到个当时认为最友好,现在看来最傻的“微笑”的表情,回了句,“好久不见 /微笑”,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对了那时“呵呵”一词还没有臭大街呢)

开始大家用人人都是用电脑上,那时大家的激情也比较高,经常每天能刷个三屏四屏还没刷完。我虽然自己极少发声,但经常想看完。每天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登陆人人网。

后来,人人出了手机版。我在之后不久也有了ipod,于是就下载了人人手机版。记得我坐在北航图书馆复习通信原理的时候,我在吃晚饭前和回来后,休息一下,看看人人手机版。那一年北京的作文高考题目是守铁路的老人,人人上还出现了一篇神文,说老头叫GPA。现在想想,都是很有意思的事。

再往后,我用上了iphone手机,又到了美国,无线网络发达,人人从电脑彻底转到了小小的屏幕上。我在这小屏幕上,见证了微信日渐火爆,人人逐渐冷清。却也并没有觉得什么。

偶尔回想起来的,当我坐在这里敲字时,似乎是人人也做了不少尝试,用过小黄鸡,走萌化路线,各种新的表情和贴纸,但估计没有人用过了。

前几天,给一个朋友转一篇好久以前人人上看到的文章,记不得是多少时候了,终于又登陆了一回人人网页版。太久太久了,久到我都忘记上次登陆网页版,是什么时候了,久到我险些连自己的密码都忘了。

说真的,我是眼前一亮的。很萌很卡通的界面,柔和的蓝色,非常有亲和力的界面——比起美国的同行Facebook那简单生冷的布局,我还是更喜欢这个。

抱歉,我达达的马蹄是个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然后就是昨天收到站内信下线的通知。我也无意挽留这项功能,只是为之惆怅,叹息一下。

假如为人人网做个升华,寻点意义,那我会喊出来,这是一代人的青春啊!

多少懵懂的岁月,青葱的往事,笑声闹声哭声喊声都在这里,每个人翻开各自的人人记录,读到的都是自己,是自己的日记,是自己的曾经与点点滴滴。

而这青春,就是这文字,这符号,凝固在这里;化作互联网上的一串记录,或许最终躺在某个机房硬盘的角落里,随着人人网一起消逝。往地心下沉,下沉……

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就这样,曾经那么鲜活地集中在一起爆发出来,又这样黯然消隐。最终就像之前的每一个时代的人群一样,他们的青春,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黛玉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冷清?既清冷则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

人人网走远了,但怀念它的人,可能并不多。

我不知道这篇青春记忆该发往何处,是人人还是微信。因为,现在连我,都不会去阅读人人上原创的日志了。(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