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华系列古风小说:凤倾天阑(一)

天下竟有这么好的事儿!

免费入学!

提供三餐,每餐必有三荤三素!

提供独院宿舍,最低两层上下,带花园,包车库(马车)!

配备专门洗衣房、跑马地、公共练武场、花楼(夜总会)!

位于明镜河下游,靠近翠峰山,风景优美,交通便利,每旬放假一日,出入自由,出营游玩有专车接送!

总之,这光武营,就是居家游玩上学享乐之必备法宝,就是从学习、生活、精神、需要等各个方面皆为你考虑完美提供最佳服务的高级会所!

太史阑开始翻来覆去找招考条件,找了半天……找不着。

再看那边,一群歪瓜裂枣在排队,打赤膊的、裤子穿半截的、赤脚的、面黄肌瘦的、卖狗皮膏药的、臂上九纹龙的……

这么优越的条件,不设入学门槛?

太史阑正在思索这等天上馅饼的真实性和靠谱程度,眼角瞟到容楚的护卫已经过来,急忙将宣传单往怀里一塞,顶着她家景泰蓝就回客栈。

走到半路被告知,客栈又换了一家,太史阑不发表意见,带着景泰蓝,七拐八弯回到更偏僻的新客栈,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第三十七章投怀送抱?

当晚吃饭,容楚在自己屋里摆开满满一桌,桌上极尽珍馐,这个季节南齐宁江下游的名贵鮰鱼,只取最精贵的鱼肚,名厨调治得软糯滑嫩,灯下油光金黄;内陆万金难买的海鲜,蛤蜊明虾,镇着晶莹的冰,洒着芬芳的酒和柠檬,新鲜得像刚出海捞成;水晶杯盛葡萄酒,深红的酒液倒映着容楚笑意盈盈的眸子,香气溢得满屋人都要醉。

景泰蓝欢呼一声,跳上桌就要开动,一只手拎走了他当然是太史阑。

她将景泰蓝搁在一边小桌旁,拍拍手,厨房很快送来了景泰蓝的幼儿餐。

一碗嫩嫩的肉末蒸蛋,一碗稀烂的炖火腿,一碟玫瑰腐乳,一钵碧丝粳米粥。

景泰蓝超黑超大瞳仁转了两转,看看这桌,再看看那桌,立即垮下肩,眼底盈了两泡可怜兮兮的泪。

太史阑不为所动,筷子一挥,“吃饭。”

景泰蓝不敢说话,吸吸鼻子,乖乖操起筷子,吃一口,望望鮰鱼;吃一口,望望醉虾;吃一口,望望八宝醉鸡……就着隔桌浓郁的香气吃自己寡淡的粥。

赵十三站在廊下,一脸悲愤,最近他都这么苦大仇深的表情,他几次拔腿似乎想将景泰蓝给拎那大桌去,但这两天他也算领教了太史阑,愣是没敢动手。

容楚一个人在桌前,没滋没味喝了两口酒,喝一口,看一眼小桌,看那娃娃瘪嘴吃粥泫然欲泣,看那女人没心没肺埋头吃喝,再看看景泰蓝小手上一点乌青,再看看太史阑面无表情,忽然将酒杯一搁。

瓷底敲击黄杨桌面声音清脆,景泰蓝抬头,太史阑无动于衷。

“你若有气,便冲我来,何必折腾孩子?”

听见这句,太史阑才抬头,瞄了神色不豫的容楚一眼。

敢情他以为她心中有气不敢冲他发,发泄在孩子身上?

就他那桌,难消化的鱼肚,半生带酒的海鲜,腌制的醉鸡……还有酒,他认为孩子能吃?

在他心中,她就是这样只会拿孩子出气的懦夫?

太史阑转开眼光,放下碗筷,问景泰蓝,“吃饱没?”

景泰蓝知道她的规矩,立即加快速度扒完自己的粥,乖乖点头。

“很好。”太史阑道,“你刚才是不是很想吃大桌的菜。”

景泰蓝犹豫,太史阑立即道:“男人不撒谎!”

“是!”

“你闻着大桌的菜好香,是不是很愤怒?”

“是!”

“愤怒了怎么办?”

“愤怒了……”大眼珠转啊转,充满茫然,“……怎么办?”

“当然是让那独占一桌好菜的混账吃不成。”太史阑冷冷道,“谁让我不爽,他也别想快活,对不?”

“对!”景泰蓝立即点头。捧了捧肚子,“我想撒尿。”

“撒吧。”太史阑道。

“哧溜。”一泡金黄的液体,准准地飙到大桌上方,然后,天雨乍落,普降甘霖。

容楚在听见“我想撒尿”四个字之后,便十分聪明地瞬移到了屋角,避免了童子尿洗礼,倒是上来准备给他换酒的赵十三,好死不死地淋了一身……

室内气氛忽然显得阴森森的……

“景泰蓝。”太史阑若无其事,给景泰蓝擦屁股,“这样其实是不对的,虽然国公不懂事,想让你吃这些垃圾坏了肚子,但他本意不算坏,你不该灌溉他的菜,或者浇一盘也就够了。”

赵十三默默抹了一把脸,在心里一次次告诉自己这是童子尿童子尿,是精贵人的童子尿童子尿,尊贵、有福、养人,不要打人不要打人……

“赔礼……”景泰蓝最近越发开窍,甜甜地笑。

“很好,给国公和十三叔叔道歉。”

“公……公……对不住。”景泰蓝垂下眼睫,满面诚恳,又转向赵十三,赵十三吓得慌忙跳开,拼命摇手,怒瞪太史阑,“做什么做什么?不要不要!你是要折杀我吗!”

“国公是人,你也是人,在我眼里,一切平等。”太史阑转头拍拍景泰蓝,“没有谁比谁生来高贵,明白?”

景泰蓝大头频点。

赵十三愣在那里,容楚眼色深沉,若有所思。

“景泰蓝。”容楚开始觉得,这孩子如果还跟着太史阑,后果必然不堪想象,“明日你随我回京。”

太史阑瞟他一眼果然是认识景泰蓝的。

“不!”景泰蓝惨叫惊天动地,一把抱住太史阑大腿,“不!”

“你需要一个好师傅,而不是一个女疯子。”容楚微笑。

“不!”

“就这么决定了。”

“不”景泰蓝一头扎在太史阑怀中,脑袋抵着她的胸,拼命碾磨,“我会死,我会死”

容楚震了震,眼色微变,太史阑霍然抬头,注视容楚的眼神深沉。

“他说了没用。”半晌,她抱起景泰蓝,悠然自容楚面前过,“你若有气,便冲我来,不必折腾孩子。”

她把刚才容楚的话原封不动送还,拍拍屁股出门去,门一开,一堆护卫堵门口。

“你今晚若能当我面带走他,我便不要他回京。”身后容楚还是在笑,声音温柔。

“靠打手欺负孤儿寡母?”她面瘫,听不出悲愤。

容楚挥挥手,护卫散开,门前清风明月,道路远远延伸出去。

“刚才的话依旧算数 “刚才的话依旧算数。”他笑,“我一个人就够了。”

太史阑没有向前走,抱着景泰蓝,坐在了门槛上。

“回京,还是跟我,自己选。”

景泰蓝紧紧抱住她脖子,奶声奶气喊,“死也不回京!”

“很好。”她满意点头,“想跟我,就记住,永远听我,信我。”

“嗯。”

“好。”她将景泰蓝往面前拉了拉,挡住容楚的视线,袖子一动,人间刺落在景泰蓝的掌心,她装作给景泰蓝整理袖子,放下他的袖子挡住人间刺,随即在他耳边低低嘱咐几句。

景泰蓝这回没点头,对她眨眨眼睛,太史阑赞赏地摸摸他的头这小子真聪明,像她。

完了她把景泰蓝一推,淡淡道:“容楚,我知道你在这里,我走不出一步,不过我还是想试试。”

随即她唰一下抽下腰带,往门框上一挂,飞快地打个结,一脚勾来个板凳,跳上去脑袋往里面一凑

“你干什么!”容楚的怒喝和他的身影几乎同时到达,身形掠动风声猛烈,将旁边景泰蓝的头毛刮得根根竖起。

哧一声,他一手撕裂了那根腰带,一把将当面上吊的某人抓下来,砰一声太史阑落在他怀里,刹那间怀中淡淡香气,有什么柔软一擦而过,鼻端下颌,都似瞬间邂逅柔玉软云,他心中砰然一动。

太史阑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他的脖子!面无表情!凑上嘴唇!

第三十八章一戳一个准

这一霎便是天降霹雳也不足以令容楚如此惊讶,他瞬间呆住!

冰山化了……国家灭了……公鸡会下蛋了……母鸡能打鸣了……太史阑献吻了!

震惊的视野里,不算娇艳却薄而柔软,淡淡粉色的唇不断放大……

那唇在离他的唇还有0。000001公分时霍然一停,随即迸出一声厉喝,“刺!”

不过刹那,容楚已醒,身子往后便掠,太史阑却死死抱住了他,其实他要挣脱她易如反掌,不知为何,他没有挣脱。

就在这星火瞬间,早已等在一边的景泰蓝,一扬手臂,吐气开声,“嘿!”

银色的人间刺尖,狠狠刺入了半跪着的容楚的……臀。

容楚身子一僵。眼神慢慢地淡了下去。

太史阑迅速向后一让,手掌一推,迅速把尊贵的国公推倒。

“熏死!”她忙不迭地用容楚的外袍擦自己的手,脖子,脸……顺手抱起景泰蓝,“走!”

她有点担心地走出门,却没有护卫阻拦,连赵十三都没出现,太史阑庆幸的同时,也暗暗心惊容楚令出必随的家规。

月色清辉,道路逶迤,一大一小身影远去,对话声洒落在无人的街。

“景泰蓝,你刚才那一刺太重了,我怀疑他连咱俩是谁都忘了。”

“好呀……好呀……”语气欢喜。

“得落个疤。”语气没啥歉意。

“你给他治嘛。”语气不以为意。

“看心情。”语气云淡风轻。

“为什么……戳屁股……”语气略带困惑。

“欠我的,总归要还。”语气杀气腾腾。

……

“主子……”客栈里,好半晌,赵十三站在门槛上,眼神困惑地看着有点不对劲的主子。

容楚有点茫然的眼神慢慢聚焦,轻轻道:“刚才……怎么了?”

赵十三不敢说话,心想我还不知道怎么了,您怎么就这么把这两人放走了?不可能呀。

但是主子吩咐下来的话谁也不敢违背,众多弟兄也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两个扬长而去,临走那女人还竖起一根手指,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容楚沉默立在原地,似乎在慢慢理顺思路,眉头渐渐皱起,随即他摸了摸自己的……臀。

有点刺痛,嗯?

谁扎了我的屁股?

他闭上眼,凝聚心神,眼前浮光掠影,思绪碎片渐渐凝结。

闪掠的人影……抛上门梁的腰带……浅粉色越来越大的唇……。

脑海里只剩了这三个残影,却无比清晰,他伫立不动,良久,慢慢地,慢慢地,抚上自己的唇。

“欠了我的。”他悠悠道,“你总归要还的。”

太史阑找回了“光武营二五分营报名处”。

白天记得宣传单说还有十二个时辰招收学生,此刻看果然还有人,一个乱蓬蓬的鸡窝头趴在桌上,酣声惊天动地。

奇怪的是都这个时辰了,来报名的似乎还不少,在桌前排着队,虽然还是歪瓜裂枣,但好歹做出热闹的景象。

太史阑平常还是个遵守秩序的好孩子(其实不过是不喜欢和人挤怕汗臭),她带着景泰蓝过去排队,谁知刚往队伍后一站,前面的人顿时如摩西分裂红海一般,刷地分了开来。

“你先!你先!”

桌子尽头,睡眼朦胧的考官抬起头来,揉揉满眼的眼屎,一眼看见太史阑,懒洋洋表情一扫而空,眼底爆出惊喜的光。

“这位……”他研究半晌,终于确定太史阑是女的,“小姐!快请!快请!”

太史阑从人群中过,感觉诡异的目光唰唰地落在身上,又在她察觉到时,唰唰地溜开去。

她大步过去,把宣传单一拍,问:“女的可以?”

“可以可以。”

“带儿子可以?”

“可以可以。”

“没铺保没人保没带户契可以?”

“可以可以!”

“单门独院?”

“必须的必须的!”

“免学费食宿及一切费用?”

“当然当然!”

太史阑盯着那鸡窝头,那货眼底射着诚恳的光,鼻翼兴奋地翕动,看她的眼神好比饿了三天的狗看见蹄髈。

太史阑转身,问一边同样目光灼灼的“报名考生”们。

“这二五院真存在?”

“是的是的。”

“先生学识渊博,教官武功绝世?”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