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华系列古风小说:凤倾天阑(一)

第四十章天下规矩,猛砍必破!

二五营负责招生的那俩,已经初步了解这新师妹的冷酷,毫不介意犹自含笑,疤脸首先自我介绍,“太史师妹好,我是熊小佳。”

“太史师妹,我是萧大强。”白脸水蛇腰嘻嘻笑,“我们给你送选课单来。”

太史阑瞟瞟山一般壮的小佳受,和杨柳一般细弱的大强攻,默默地为造物主的坑爹叹了一口气……

选课单递过来,不过一张纸,上面列明可以选修的科目以及教官名字。太史阑一瞟,便问,“为什么只有器、艺两科?为什么这两科里,指挥、军阵又被涂掉?其余学科呢?”

“其余学科我们不可以学。”那宽眉女子走过来,“一品子弟才有权学修。”

“一品子弟?”

“学生分三等,地方四品以上官员子弟称一品;四品下六品上官员子弟称二等;六品至九品官员子弟称三等。”

“嗯?那我们?”

“我们不入等级。”宽眉女子回答得很平静。

“不入等级,所以不可以学技和文?以及器、艺两科中的重要学科?”

“武技和文治,我们这样的下等人是不需要学的。指挥和军阵,也轮不到我们上。”那女子道,“我们可以学的是诸如运输、伙夫、铸造之类的粗活,将来上战场作为运输兵,伙头兵,或者冶炼兵存在;如果不想上战场,可以学侦缉,出去后能做个衙役。”

太史阑看看四周,人人都很平静,偶有人露一丝愤色,但随即趋于平淡,看来都早已接受这样的命运。

“嗯。”她点点头,将单子一搁,“多谢。”

“那你选……”

“主管学生选课的教官是谁?”

“是郑先生。”宽眉女子道,“郑家是二五营的幕后财阀,二五营内要职大多都是郑家人,郑峪先生也是郑家远亲。”

太史阑前几日已经知道,容楚对于地方光武营的运转,也采取了一种相对先进的方式,由当地豪强认捐赞助,允许赞助者在光武分营任职,并在朝廷选人之后,可以自由挑选剩余人才。二五营就是由东昌首富郑家出资支持。

这么做虽然难免出现家族把持的弊端,好在主官还是由朝廷委派,而且不必占用朝廷财政,也就是因为不需要朝廷花钱,一些势力不强的光武营分营才得以继续。

容楚号称少年早慧,惊才绝艳,太史阑觉得,仅仅就光武营的设置来看,确实最起码可以看出这人思路广脑子活胆子大,何况,她目前所见的仅仅是冰山一角,也许这光武营背后,还有他更深的心意也未可知。

那都要等时间证明。

“好。”她略点一点头,牵了景泰蓝就走。

众学生隐约猜到她要做什么,萧大强急忙道:“哎,别轻易挑战营内规矩……”

“规矩?”太史阑停也没停,“天下规矩,猛砍必破。”

学生们神色复杂对看一眼,不约而同跟了上去。

在二五营的历史里,不乏有人不忿这样的等级划分,前去挑战,但从来没有人赢过。

别的不说,人数首先就不占优,贫苦子弟都要早早出来挣生活。即使二五营待遇从优,普通百姓家轻易也不愿放出个壮劳力来学上三五年,再加上等级森严,学成之后的评优和入职,是留给品级子弟的。不是十分优秀的贫苦子弟,在光武营很难有出头之地,到头来也不过一个小兵或衙役。所以历来光武营虽然放开门槛,但依旧是贵介子弟占据主流,人数比例一比三。

恶性循环,低贱者越发低贱,高贵者永远高贵。

太史阑一路前行,身后队伍很快吸引了所有人,一阵交头接耳询问后,很快所有寒门子弟都来了兴趣一个刚入学的学生,还是女子,就敢直接叫板二五营的规矩?

队伍越跟越长,浩浩荡荡一大排,到了前院精舍,太史阑仰头看看“事务”两字牌子。牌子下还有两行字“非得召唤,学生免进。”

太史阑看过,推门。

门一开,满屋的人抬起头来。

屋中坐着个瘦瘦的中年夫子,两撇老鼠须亮亮地翘着。其余都很年轻,像是学生,有个油头粉面的少年,跷着腿坐在夫子对面,手中一张选课单子,神经质地抖着。

“三叔,我学啥好啊?柳教官太木,王教官太傻,花教官不错,一朵花似的,就她吧。另外,听说那个李教官最近也要回来?他的课我都要了!”

“四少,那是个大男人,你要他做什么?”有人谄媚地笑。

“他是个男人,可听他课的都是女人呀。”少年大笑,“那些女学生们,都往他课上挤,你别说,”他兴致勃勃往身边人面前一凑,“咱们品流子弟里没有女学生,只有寒门才有,那些跑江湖的,卖肉的,够味!有劲!一搭就上手,还省一笔嫖资,哈哈哈……”

“哈哈哈……”狂笑恣肆。

夫子眯眼,捧场微笑。

“你娘才一搭就上手!”蓦然一声尖喝,惊破此刻肆意。

屋内屋外的人都吓一跳,还以为太史阑开口,不想转头一看,竟是那宽眉女子,脸色涨红捋起袖子,破口大骂。

“沈梅花!”屋内一个绿袍少年怒喝,“你敢对四少不敬!”

“邱唐,烂泥塘!”沈梅花不屑撇嘴,“你这数典忘祖不知羞耻的小王八!听这话你不觉小王八!听这话你不觉得害臊?你娘也是跑江湖出身!你一个寒门子弟,抱着郑四大腿,舒服了?快活了?觉得自己腰也粗了?你主子对你可好?有没有赏你剩饭吃?”

“你!”那绿袍少年被她一番尖酸刻薄激得面皮发紫,捋起袖子推开椅子冲出来。

“姐们给挡挡!”沈梅花速度更快,唰一下就窜到了太史阑身后,三窜两窜纵出人群,一溜烟地逃了……

逃了逃了逃了……

景泰蓝“嘶”地一声,小脸上写满崇拜跑好快!胸抖得好剧烈!

连太史阑眼角都睁了睁她正暗赞这姑娘热血,等着看一出撒泼撕咬来着……

邱唐收势不及,正撞向景泰蓝,眼看一个大耳光很可能落在景泰蓝脑袋上。

忽然一条人影迈出来。

这人就站在景泰蓝身边,出来时正挡在他面前,手臂一抬,格住了邱唐的手,另一只手抓住邱唐手腕,反向狠狠一掰。

“啊!”邱唐惨叫,那人并不罢休,抓住他手腕,抬手就正正反反扇了他七八个耳光!

“啪啪啪啪啪!”

耳光声清脆,听得人眉头一颤一颤,那人下手快,出手更狠,一边扇一边哑声道:“我替所有包括你娘在内的江湖卖艺的女子们,打你!”

她声音很低,很难听,像被毁了嗓子。

是刚才那个胸最大,因而被景泰蓝钦点入怀的沉默女子。

看见是她,邱唐倒不叫了,好像有几分顾忌,外头挤着看热闹的寒门子弟越发多,却都和太史阑她们留出了距离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站出来和强权对抗的。

因为更多时候,这意味着你徒劳无功,甚至会沦为整个贵族阶层的敌人,在日复一日的倾轧挤兑中,被逐渐压弯铮铮脊梁,直至无力支撑,跪伏在那个庞大而不可撼动的神像之前。

“苏哑子,打完了没?”那群一品子弟原本跷腿看笑话,此时听那啪啪声响,便如被煽在了自己脸上,脸色逐渐阴沉下来,那郑四少努了努嘴,立即有个白面少年上前,横臂拦住了那女子,阴恻恻盯住了她。

“我叫苏亚。”那女子仰头看他,哑声道。

“苏哑子,别以为你有几分力气便可以耍横,这二五营,轮不到你!”

“我叫苏亚。”

“滚!苏哑子!”

“我叫苏亚。”

静默。

俯视的阴狠的男子,和倔强仰头,用难听声音一遍遍重复自己的女子。

屋内屋外,寒门贵族,各自沉默,泾渭分明。

“咳咳。”僵持中,那夫子郑峪终于开了口,“你们两个,擅闯教学公署,有什么事?”

郑四少等人快意地笑起来,觉得“擅闯”两个字用得真好。

“我来选课。”太史阑上前,从桌上抽出一张选课单,道,“我要学技科和文科。”

“二五营的规矩你不懂?”郑峪嫌恶地盯太史阑一眼,“那不是你学的。”

“不是我学的……”太史阑目光一转,指定郑四少,“给这只会玩女人的郑四少学?”

“你……”

“或者,”她又一指架住苏亚的男子,“给这富豪走狗学?”

“你!”

“再或,”她下巴对脸肿成猪头的邱唐一抬,“给这自己爹妈都不认,只认金银的小人学?”

“太史阑!”郑峪脸皮抽了又抽,虎起脸,“你这是侮辱同伴,挑衅二五营师道尊严!”

“师道尊严?”太史阑眼一睁,“你配?你不就是郑家的狗?”

“你混账!”郑峪霍然站起,咆哮如雷。

太史阑看也不看,自顾自翻桌上选课单,找自己感兴趣的项目。

“滚出去!”

“你觉得枪法怎样?”太史阑问苏亚。

“滚”

苏亚摇头,示意枪法教官不行。

“箭术?”

“好像也不太合适。”

两个人头碰头开始选课,郑夫子眼睛发蓝,单手捂胸,摇摇欲坠。

“我要……我要上报营副!我要报院正!我要告你不尊师长!”郑夫子抓住屋内一个小厮,“去报营副!”

“咱们出去等着看戏。”郑四少听说郑夫子要报营副,头一甩,带着其余人退了出去,却没走远,在院子里冷笑着等。

一边寒门,一边品流子弟,各自远远不搭界。前者面有忧色,后者一脸讥嘲。

“砰。”太史阑等人一出去,抬手把门一关。

“你要干什么?”郑峪一惊,随即冷笑,“后悔了?要偷偷给我赔礼?迟了!你现在出去,当众跪下给我赔礼我也不……哎哟。”

他忽然觉得屁股一痛,低头一看,漂亮的小人正好可爱的仰头对他笑着,手里拿着个形状古怪的刺,银色的刺尖在暗处熠熠闪光。

“这个……”意识有点飘忽,他说话也有些含糊,正迷糊间,又觉腿上一痛,再一看,那好漂亮笑得好可爱好天真的小人,手一翻又刺了他一下,这回刺尖颜色,天一般的蓝。

“怎么这么诡异……”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他看见对面,太史阑双手据着桌案,眼神冷冷俯视着他,问:

“第一次梦遗几岁?嫖妓几次?自己解决过几次?最讨厌这营内哪位大佬?最想干翻谁?”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