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华系列古风小说:凤倾天阑(一)

第五十章牛逼的测试

随即,他手一抬。

青光一闪,破空而出,四面空气瞬间如纸裂浪扯,嘶嘶有声,青光过处,人发竖起。

“啪。”

一声脆响如瓜裂,携万千鲜红迸射,湛蓝天空如深海,瞬间生出万丈红珊瑚。

鲜血热辣辣地浇在周围品流子弟的华衫上,嘴里、头发上、粘腻腥臭气息缓缓洇开,那些一张一合嘲笑人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白牙上落血点点,森然。

震惊如冰雪,冻住了所有人。

见过杀人的,没见过这样动辄杀人的!

一言不逊,血溅三尺!

好半晌后,人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溅了一嘴鲜血的子弟们,伏地大呕,吐得个天昏地暗,更有很多人,当场昏了过去。

热热的腥气,蒸腾起来。

一庭惨白里,容楚的语声,悠然随意地响起。

“既然提醒我需要勤练身体,正好拿这位的脑袋练个准头。”

众人伫立如石雕,容楚的眼睛只看着太史阑。

她依旧立得笔直,脸色虽然稍稍白了些,却丝毫没有惊慌之态,这让他满意地眯了眯眼睛,随即又不满意地皱了眉。

因为他发现,不知何时景泰蓝已经钻入人群到了她身边,此刻眼前杀人一幕,太史阑竟然没有遮他的眼睛。

他听见两人低低对话。

“我怕……”景泰蓝小脸煞白,往太史阑怀里钻。

“怕得对。”太史阑道,“人对生命要有畏惧之心。不过,你看着。”

“不要……”景泰蓝拼命摇头。

太史阑没有去扳景泰蓝的脸,也没有动,只道:“你看清楚,人是这么死的。就这么一下,什么都没了,不能再动,不能再讲话,不能再见他的亲人。之后,虽然会有很多人笑,但也会有很多人哭,他的亲人,子女,朋友。这些人和事,要花费很多年才能得到,失去却可以很快,一句话,一个命令,一抬手,一瞬间。”

“不杀人……不杀人……”景泰蓝双手揉眼睛。

“不。”太史阑道,“有些人不杀比杀好,有些人杀比不杀好。你记住,若杀一个人,笑的人比哭的人多,那就当杀。”

“不懂……”景泰蓝困惑地转头看那尸体,“他……笑得人多?”

“这是个特例。”太史阑淡淡道,“某些人草菅人命,你不要学他。”

容楚听到这里,眨了眨眼,他觉得他该生气的,某个女人实在不知好歹得很。

可不知怎的,看惜字如金的她,那样絮絮对景泰蓝临场教学,用她的独有理解,将那些夫子们说一万遍景泰蓝都不会听进去的话,灌输进他的小脑袋。他便觉得,真的很有意思。

她是冰山,日光之下的冰山,每个角度都折射万千光华,风姿独艳,灿若琉璃。

太史阑手掌抚在景泰蓝头顶,忽然转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转过头去。

她那一眼很短暂,却真正第一次倒映他眸的笑影。

因为他的尊重。

她不惧人羞辱践踏,但若有人出手捍卫,她亦知温暖。

容楚望定她静而定的侧面,她永远平视的眸光少见的柔和。

他忽然再次微微一笑。

似风吹绽一朵,长生花。

容楚忽然出手杀人,场中学生都被震住,院正大人青着脸色,急急召唤着将尸首抬下去,并通知苦主。众人原以为要有一番发作,不想院正和营副,从头到尾都没对容楚有一点眼色,一些惯会看风色的学生,渐渐若有所悟,讥嘲的笑声终于消失不见。

人群终于安静下来,太史阑重提话题,“曹助教,你还没来测验。”

“你?”出乎众人意料,曹助教没有因为容楚给太史阑助阵就改变态度,随意地摇摇头,“你学不来的。”

“为什么?”太史阑问得平心静气。

“我这一门,是不入二五营课目的一门,因为它直属于丽京光武总营。”曹夫子挺起胸膛,语气自豪,瞬间由畏缩老头转为光芒万丈的伟大导师。

众人一呆,只知道老曹始终找不到弟子,却没想到,这门科目还有这么光辉的来历。

“这门科目,即使在光武总营,学的人也不超过三个。”老头伸出三根脏兮兮的指头,“按照规定,每个地方光武总营都会设立这一科,但和二五营一样,也许多年都招收不到弟子,但即使如此,这一科也必须设立。”

他心中默默补充一句——不如此,不这样大海捞针的等,便永远没有可能超越东堂天机府。

随即又默默叹口气,等了这么多年,始终等不到一个人。也是,这样的人,天下本就寥寥无几,东堂正是早早知道了这类人的存在,又得了秘法,将之聚集在一起,早早调教,才能在每次和南齐的争斗中占尽上风。南齐起步本就晚,一时半刻,哪里寻这样的人去?可恨他们这些肩负秘密任务的人,完不成任务,便永远回不了丽京,做不成自己想做的事,终其一生,被一个等待困死……可悲哪……

老曹在心底老泪纵横,第一万次呐喊,如果此刻有人来解救他,他愿意供他长生牌位,世世代代上香!

众人听见这句,都“哦”了一声,这才明白,为什么这老头在这吃了那么多年白饭,还没被赶走,原来人家吃的是国家公粮,享受特殊津贴。

“这门科,叫天授。”曹夫子闭目,摇头,神色沉痛,“这世上有一种人,天赋异能,超越人上,而天授科,就是为了寻觅人间一切异能之士,予以独特法门,化其天授之能为人间至强力量……唉,说了你们也不懂。不说了。”他萧索地长叹一声,忽然道,“不过我还有一门绝学,你有兴趣学么……”

他话音未落,场中哄笑又起,这回连寒门学生都笑了。

“我的天呀。”熊小佳抹着眼睛,夸张地嚷,“夫子您不会又想显摆您那‘摄魄’之眼吧?您饶了太史阑吧,三年前学了您那绝学的,现在还半瞎呢!”

“别听他胡扯,”有人扯住太史阑袖子,“你看这老头眼屎疤瘌的,还敢夸说擅长倾国倾城的‘慑魄’之眼,说什么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心,三顾倾天下……他娘的,跟坊间三流文人粗制滥造的话本子似的……”

太史阑瞅瞅曹夫子,满是血丝眼角不住神经质抖动的浑浊老眼,慑魄?

真是曹夫子一摄魄,猪都笑了。

“那半瞎可不是我的事。”曹夫子砸巴着嘴,“她心志不坚定,学不得这个。学这手,必须眼神天生媚色,却又目光坚定,心志坚毅,对视永不退让者……我看太史阑你几个要求倒也合适,只是媚色……”。

容楚忽然笑了。

嗯,坚冷如石如冰的太史阑,学会了摄魄之眼,然后,笔直而立,形态如枪,出语如刀时,款款来个眼波……

真是充满违和感,让人想笑啊……

笑完之后他又托起下巴——嗯,或许,这般矛盾之美,也是另一种风情呢……

太史阑不待曹夫子话说完,断然道:“不学。”

曹夫子不出意外地呵呵一笑,手一摊,“那好,我也可以确定,你我无师徒之缘。”

老头子转身就走,脚步踢踏踢踏,背影微微寂寞。

“等下。”太史阑忽然道,“你为什么不试一试?”

曹夫子转过身,眼神里第一次有了希冀之色,仔细看她一眼,忽然一指自己的胸口,“看看,我有什么毛病?”

“疯病!”有人高声笑——老曹傻了吧,不望闻问切,看看就知道啥病?

“不知道。”太史阑摇头。

“那边有多少只蚂蚁?”老头一指广场对面一堵破墙。

“不知道。”

“你穿过这堵墙吗?”老头一指身后一面墙。

“不能。”

老头叹了口气,摇头咕哝,“我就知道……”随手从怀里取出一个怀表看时间,忽然道:“让我这南洋钟停止走动。”

“做不到。”

“早知道你做不到。”老头翻翻白眼,转身就走,“白瞎我老人家时辰!”

太史阑忽然上前一步,一拽他袖子。

“啪嗒。”老头还没放稳的珍贵稀罕怀表,被她一扯落地,摔成三瓣。

“我的表!”曹夫子一声暴吼,赶紧心疼的捡起表,试图拼凑起来,可表已经摔坏,哪里还能恢复。

“太史阑!”曹夫子暴跳如雷,熊小佳这样身材的汉子冲上来三个才将他拦住,“你干什么!你毁了我的怀表!我去年才买了个表!倾家荡产好容易买来的表!你这废物,这么多人不收你做徒弟,你为什么偏偏砸我的表!”

“呸……”景泰蓝在翻大白眼儿,“稀罕吗,日宸殿垫马桶的玩意……”

“我想做你的徒弟。”太史阑静静答。

“做梦!做梦!”曹老头在熊小佳怀中跳起丈高,拳头险些挥到太史阑脸上,“老子告诉你,老子死也不收你做徒弟!你这辈子做梦!做梦!”

“如果你会收呢?”

“老子要收你做徒弟,就头顶夜壶,只穿裤衩,在全营人面前一步一磕,跪在你门前喊你姑奶奶喊你师傅,见一次喊一次!见一次喊一次!”

第五十一章徒儿请受师傅一拜!

“好。”太史阑一点头,“你会来求我的。”

暴怒中的曹夫子,满口白沫地在骂人,哪里听得见太史阑说什么。他狂躁地窜了大半天,好歹被熊小佳等人拉扯回去了,人被拖远了,还听见他的咒骂,远远地飘过来……

其余人也渐渐走开,寒门子弟眼神失望,看她一眼默默走开,品流子弟不敢再说什么,但轻蔑的眼神如刀子般四面攒射,并务必要她感受到这眼神后才离开。一旦走到安全距离,嘲笑声便哄然而起。

场中只剩下寥寥几人,花寻欢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忽然道,“我们五越,有种草药不错,有机会给你试试,看能不能挽回一些。”

“谢谢。”太史阑摇头,“不用了。”

“为什么?”花寻欢瞪大眼睛,淡褐色的瞳仁在黄昏日光下光芒闪闪。

“我本来就不是太想学武。”太史阑道,“我已经二十一岁,这年纪学武,永远也不能走到绝顶。凡事做不到极致,我不做。”

花寻欢又瞪她半晌,“可是不会武技,你又入了二五营,将来一旦走从军之路,就永无出头之日。”

“谁知道呢。”太史阑淡淡答。

花寻欢偏头呆呆看她一阵,忽然道:“虽然你好象在胡吹,可不知怎的,我就是信你。”她大力拍太史阑的肩,“哪,我有点想做你朋友了,你看怎样?”

“看情况。”太史阑说。

花寻欢哈哈大笑,转身而去。

苏亚走上来,默默站在她身边,太史阑偏头看她,发现她耳后有很多细碎的疤痕,只是被头发遮住,看不出来。

两人都是不*说话的性子,并肩看夕阳,都看得一动不动。金色的夕阳剪影了两道纤细的影子,线条紧致。

很久之后,苏亚才道:“不管怎样,我跟着你。”

说完她便离开,太史阑没有回头,景泰蓝拉了拉她的手,仰头看她。

太史阑仰着头,薄薄的下颌线条明朗,她道:“景泰蓝,你记住,在你众叛亲离时刻,还留在你身边的人,你要给予永远的信任。”

景泰蓝似懂非懂点点头,抱住了她的腿,将大头在她腿上撒娇地蹭来蹭去,呜哩呜噜地道:“阑阑……也陪着我……”

容楚懒懒地托着下巴,打了个呵欠,心想这女人故意藏拙,难道就是为了看清楚这一刻众生相么?

他瞟一眼也一直没走的李扶舟,忽然第一次觉得这挚友很碍眼,随即眼角一扫,看见太史阑蹲下身抱起了景泰蓝,她蹲身的时候,手指在地面拂过,将碎了的表收进袖子。

容楚在她做这个动作时,忽然一侧身,挡住了李扶舟的视线,笑道:“咱们也有好久不见了,去喝一杯?”

李扶舟微笑颔首,两人前后而行,容楚走出几步,回首。

夕阳下,金光中,那抱着孩子背对日光缓缓而行的背影,笔直,略带孤凉。

当晚,发生了一件轰动二五营的事。

这件事不仅轰动了二五营,甚至在不久之后,传遍南齐所有地方光武营,被所有光武营成员引为奇谈,多日津津乐道,并终众人一生,都没能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而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使某个坚决不可挽回的誓言,彻底逆转的。

那天晚上,容楚和李扶舟去喝酒。

那天晚上,太史阑安排景泰蓝洗澡并学习游泳,这是她规定的景泰蓝必学逃生课程之一。

那天晚上,洗完澡后的太史阑,打发一个护卫,给住在竹园的曹夫子,送去了一个纸包。

然后……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最先看见曹夫子的是萧大强,小白脸攻吃过晚饭,正搂着他家大熊受河边漫步,忽然就看见一个人,穿一条轻飘飘白忽忽的裤衩,赤一副瘦筋筋骨愣愣的胸板,光两条毛飕飕黑乌乌的长腿,顶一个花兮兮摇晃晃的瓷盆,从远处教官院子里晃了出来,后面好像还跟着一大群人。

“咦,哪来的傻子。”萧大强说。

“哪呢哪呢?”熊小佳踮脚。

“是不是前头营外破庙里那个疯子?”萧大强以掌搭檐,张望。

“有点像,好像胖一点?”熊小佳眯着眼,“我看不清,大强大强,抱我一把,我爬墙头看看。”

“好唻,佳佳。”萧大强吐气开声,把他家熊受抱到墙上,可转瞬他家娇弱的熊小佳就栽了下来。

“曹……曹……曹……”熊小佳迸不出一个完整字眼儿,萧大强还以为他在骂人,“咋了咋了,操谁?是不是有谁推你?我揍他去?”说完捋袖子,袖子捋一半,看见一个人,一步一磕地过来了。

头顶痰盂,身穿裤衩,一步一磕,老曹夫子是也。

他身后人山人海,整个二五营上下人等都被惊动了。

老曹却没有一丝尴尬难堪之色,老脸上红光万丈,连眉梢眼角都在突突跳动,毫无先前的暴怒,倒像是极度兴奋。

“咋了?老家伙气疯了?”

“不像哇,瞧他一步一磕,还数着数呢。”

“不会真去给太史阑磕头吧?”

“不会……吧?”

人群熙熙攘攘跟着,脑袋随着老曹一步一磕一点一点,眼看着老曹路线当真坚定不移地往着“扶筑听雪”去了,都傻在了后面。

眼看到了扶筑听雪的正门,早有人进去通报太史阑,太史阑整整衣服,淡定地出来,站到院门前,远远看见老曹轰动地、兴奋地、意气风发地、一步一磕不打折扣地来了。身后挤挤挨挨,一堆人头,眼睛圆着,嘴巴张着,很傻。

太史阑淡定地看着,不动。

老曹磕到她门前,一仰头看见她,顿时两眼放光,嘴角抽动,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兴奋过度抽过去。

然而随即,人们抽过去了。

老曹霍然一个响头,砰地磕在了太史阑脚下。

“徒儿,请受师傅一拜!”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