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负我十年光阴,小三是我亲妹

楼主面对的不仅仅是爱情的崩塌,还有亲情的背叛。看到妹妹喝醉酒对楼主说把姐夫让给她的话,真的是有种心寒的愤怒!渣男能对两姐妹做出这种事,真真是表脸到极点!呵呵,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2731390082057

和他在一起七年,结婚三年。高中的时候就互生情愫,家里的亲亲眷眷没一个不知道他的。曾经以为我们排除万难走进婚姻,已经走出最艰难的低谷。最后却发现他和我亲妹勾搭在一起。

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妹啊。呵呵。

所以才有一句古话叫家贼难防。很多人都说,时间是证明万物的法则,我花了十年时间去爱一个人,信任一个人,最后却落得家破人亡。这个代价这个伤,怕是一辈子也难以弥补了。。

憋了很久,终于决定找个出口,说说那些藏在心底的糟烂事。

故事不美,有人想听吗?

打了很多字又反复删掉,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提起那个人,就是满脑子不符合时间线的回忆。回忆里有他高中时跟我说第一句话,有我们在大学里通宵打CS的情形,有第一次他跟我求婚时的表情。

有太多太多回忆串联。有时候我总想,为什么人不能有个一键删除记忆的键。如果可以,我真想从头再来,如果再有一次,我一定不要再认识那个混蛋。

那个混蛋,叫他阿木吧。

叫他阿木是有理由的,我觉得有必要交代下。他和我妹的事东窗事发之后,我在他们短信里看到这样一段对话。

他:摆好“大”字型等我。

我妹:为什么不是你摆“太”字型。

他:我摆好以后是“木”字。

这不是个冷笑话。这他妈是一件真事儿。

其实我妹会喜欢他,很正常。记忆里他一直属于比较抢眼的那种人,很讨女生喜欢,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个子1米8,长得也挺好,笑起来露出一排大白牙,会唱歌会打篮球。虽然学习差劲,但在那个时候的高中小女生眼里完全算不上是缺点。

高二分班的时候我们分到同一个班。但是高中的时候我性格很不好,不管在哪都特别默默无闻,所以基本和他搭不上边。

第一次有交集,是因为当时学校里在搞一个“1对1”互助,其实就是老师交代好学生帮差生补补课,然后每月月考的时候比一比哪一组的进步最快。

我们俩是一组。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自己还是挺无知的。除了他我就没谈过别的恋爱,眼界特别小。读书的时候觉得有个人人称道的男朋友就好幸福。

真是白痴。

我们俩配合特别不默契,因为他不是那种安分学习的人,我又比较默默无闻,所以我们组的进步可以说是零。每次我跟他说要背单词写公式他都特别不情愿,久而久之我就不找他补课了。

连续两个月之后,老师找我谈话,问我们组怎么回事。我说他不愿意学。老师就说,我性格太内向了,把我安排进“1对1”里也是想锻炼锻炼我的交际能力,要多说话,帮助同学是一件好事云云。

我自尊心挺强的,听完这些话以后我就去找他了。具体跟他说了些什么自己也不太记得清,总之就是不要拖累我之类的意思。

然后他回我的那句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你有病吧?

多牛逼啊,你有病吧。我韧性一下就上来了,于是那时候我就跟个小女朋友一样天天缠着他补习,他怕烦我,于是偶尔也能逮着几次了。我发誓,我当时真的没作他想,可是时间久了,风言风语就传出来了。你们懂的吧,高中里哪嫌事儿多啊,尤其是那种关注度比较高的男生。很多人说我喜欢他。

每次我去找他补习的时候都有人指指点点。

后来有一次他就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表情是那种说不上来的,怪怪的嫌弃。

我当时就觉得特别委屈,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伤心难过哗一下就涌上来,一边哭一边收拾东西就走。我和他说你以后别再找我补课了。

男的看见女生哭大约都有些慌神,所以他马上就跟我道歉了。我没理,当晚回了家,隔天我就找老师说了这事儿,我要和阿木散伙。

老师应该对风言风语也有所耳闻,所以就同意了这事儿。小组散伙之后我就再没把阿木当过人,走哪都是无视。

渐渐地,他就觉得不对了。说不上是觉得对不起我,应该是那种,很奇妙的“失去感”吧。他后来也跟我说,的确是从那个才开始真正注意我。

甲乙丙丁调了个个儿,我不理他,他反倒是粘上来了。所以说,人性本贱呢,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红玫瑰和白玫瑰,哪分的出什么好坏,可一旦有一边丢了,失去的那一朵就显得格外娇艳起来。他就是这种人,一开始就是,以后也一直是。

说说我妹吧,暂且叫她顾小鱼。我妹和我差5岁,一个爹妈生的,性格却迥然。我从小内向不太爱说话,但是我妹却特别开朗。我妈是音乐老师,一口好嗓子,唱歌好听极了,我和妹都遗传到了她的艺术细胞。我念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什么歌唱比赛上台表演之类的,我就打死不去,我妈来软的来硬的都不好使。

但是我妹不同,她从小就不怯场,一站上舞台就是浑然天成。哪一次大型活动要不让她上台,能在家哭三天。从小家里大人就疼她比我多,因为我妹讨喜,会说话。和她一比,我个做姐姐的,连叫个人都缩前缩后的,自然是落后了一大截。

十五岁的时候,我爸爸车祸去世。我妈一下老了十岁,一人带着两个女儿,我15,我妹才10岁。

那时候才刚刚初中毕业,我记得蛮清楚的。我爸去世那天是我中考后的第二个礼拜,我和妹妹在外面玩,我妈失魂落魄地来找我们,什么话都没说,带我们到医院抢救室见了爸最后一面。当时她特别平静地说了一句,你们以后没有爸了。接着就哭,撕心裂肺那种哭。

失去过亲人的人应该都懂吧,那种感觉。。。我那时候已经有些懂事了,知道生死的含义,知道爸爸是过世了,一想到我妈那句“你们以后没爸”了,就再也憋不住,和她一起在医院哭。

我爸过世以后,我性格更闷了,话也更少。家里的经济情况一落千丈,我是大女儿,我妈时常找我说话,说家里不如以前了,妹妹又还小,要我好好读书将来能帮衬着点。

我妹一直属于没心没肺那种孩子,不像我成天心事重重。家里出事以后,我和我妈都格外疼她些,毕竟她还小,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都特别让着她。

高中时候,我不敢谈恋爱,一直记着我妈的话,叫我好好读书。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像个男孩子,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特别大。

其实后来,慢慢的我也开始对我老公有了好感,一直不敢迈出那一步大部分也是这个原因。

回到阿木。高二下学期他有开始追我的苗头,到了高三愈演愈烈。但那时候正当要高考是人生的紧要关头,我后来松口跟他说,要是能考上同一所大学就在一起。

其实那时我已经喜欢他了。我的第一志愿填的是省会里最好的大学,当时也有想过考去北京,但是离家太远,我不太放心我妈和我妹,我妹那时候有点叛逆期的样子,我想着离家近点能多照顾点。

女孩子一旦动心就有变白痴的倾向,我渐渐跟阿木走地近了,还和他透露了一点家里的情况和平常打死也难说的心里话。那时候他也蛮拼的,老是往我家里送这送那。我妈有回特别严肃跟我说,少跟这男孩子来往,高三了还不好好学习,老是往人姑娘家里跑。但是我妹特别喜欢他,因为那会儿阿木老是省了充饭卡的时候给我俩买吃的。

我妹还在他面前打包票说:以后要是有别的人娶我姐,我打死不喊姐夫。

特别想问问后来的她,再想这句话,是不是特别可笑。

故事其实挺俗套的,我和阿木考上同一所大学,顺理成章地成了一对。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妹正好上高中。家里一直很吃紧,我的生活费基本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挣的,我妈一个人负担我和我妹两人的学费。

阿木家境比我好,经常接济我和我妹。每次回家都会给我妹零花钱。

当时真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觉得人生有这样的男人已经很知足,不仅照顾我,还和我一起照顾我的家人。很傻吧,那时候我就是铁了心要好好跟他在一起。

大学四年,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包括我的家人也都很喜欢他,当然最喜欢他的就是我妹了。每次回家,她都会跟我说姐夫多好多好,以后也要找个像姐夫一样的老公。

我总是笑着说会的会的。当时我身边所有人都跟我说他好。

大二的时候,我把自己交给他,大三大四一年打一次胎。我觉得自己挺蠢的,他说不喜欢用套,我就不用。根本没想到,那个时候他的不负责任已经昭然若揭。

第一次打胎的时候,他抱着我说对不起,以后不会再让我受这样的苦。第二年,再次重蹈覆辙。

其实我自己知道,我的错就是太死心眼,太相信他。我在心里认定了他就是我要嫁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从心底帮他找借口。一次又一次。

我们结婚也不是很顺利。毕业后我老公自己出来创业,有家底支撑一直做得挺顺风顺水。他爸妈不是很喜欢我,一来我不是那种讨喜的孩子,二来我父亲去世,是单亲家庭,有门有户的人家总是不喜欢单亲家庭的小孩。

结婚的过程一波三折,但我老公一直很坚持,他父母也就随了他去。

怎么说呢,毕竟不是父母从心底首肯的婚姻,总是过得格外吃力些。这意味着我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维持平衡家庭关系。

和他的矛盾也在这其中一点一滴累积。最大的矛盾,就是我没生孩子。

公婆一直想抱孙子,但是由于我大学两年打了两次胎,医生说伤了底子,再怀得花功夫调理,还得看天时地利人和。结婚三年我肚子一直没动静,公公婆婆颇有微词。

这方面我一直挺委屈。又不是我不能生,大学里有了你们不能要,打了,现在怪我生不出。他在父母和我中间周旋,一二来去的,渐渐和我生了些间隙。

夫妻之间,最怕的就是间隙。

我结婚以后,我妹考上了一个还不错的大学的播音系。她大了之后,我们之间的话就更多了。我有时也会跟她说些我和老公之间的相处,婚姻生活里的感受。

我从小话不多,也没什么朋友,长这么大就谈了阿木一个男朋友最后还嫁给了他。在我心里,我妹就是我最亲的人,可以无话不谈,毕竟是我从小疼到大的亲妹妹。

她和阿木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也不曾多留意。我觉得不可能啊,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有什么。。

所以我妹提出来说要和姐夫多聊聊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多想。在此之前,我真的没法想象血亲和伴侣的双重背叛是什么概念。但是后来,我感受到了。

爱情算什么,尝试下再也不相信亲情。你就会知道,这种摧残度爱情远远比之不及。

说说我老公吧,正确来说应该是前夫。我有时挺木的,十年时间里从没对别的男生动过心,更别说结婚以后出轨。感情忠贞这种事,靠管是没有用的。我一直坚信这一点,所以对他也从来没有过多的防范。

开始察觉他不对的时候,是从婚后的第三年。越来越多的出差,越来越多的夜不归宿。一开始我不愿多问,觉得他在外已经很辛苦,不想我们之间还出现信任危机。

最初的时候,他回来还和从前一样。我们会说说话,能躺在一起看看电视,他出差回来总会给我带礼物。哪怕只是顺路带回来一本我喜欢的书,他总记得给我捎点什么回来。虽然不贵重,倒是非常暖心。

那个时候,我总傻傻地想,他只是工作忙,好在心里还是有我的。

我妹长得好看,的确很好看。我们俩长得像,但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她很抢看,属于人群里一眼就能望到的美女。相比之下我就朴素多了,以前一个长辈评论我和我妹,他说我的长相像酒,要细细品。我妹像雪碧,第一口喝就甜上喉咙。她上大学以后一直很多人追,我也问过她有没有喜欢的,她说没有,学校里的男生都是愣头青,感觉傻傻的。

我说你姐夫读书时候也是一样啊。。她认真地回答我说,姐夫挺好的,成熟稳重,找老公就得按他这个标准找。

我笑,说她被阿木当年给的那点儿零花钱收买得服服帖帖。

有时她放假会来我家小住,现在回忆起来,她在的时候,阿木的确很少出差。有时候我们三个出去吃饭,偶尔会在街上逛逛,只要她看上什么衣服,拽着阿木的胳膊撒娇前撒娇后指定就买了。

我佯装吃醋,说你对妹妹比对我好。阿木就大笑说,哎呀还吃醋,老婆也来选一套,一块儿结了!

我曾经竟然觉得这是种幸福。我觉得他是爱我,所以爱屋及乌,所以这么疼我妹。这个巴掌,真的打得太响亮了。。。

我感觉他在外面有人的时候,是他越来越频繁地不回家,一回来就倒头就睡的时候。我们最长一段时间有过半年多没有性事。

以前从来不会这样。他属于在那方面比较勤快的人,我有时会安慰自己也许在一起时间久了,所以不会那么有激情,我一直告诉自己这很正常,很正常。

可是不安感越来越强烈,我甚至去问结婚多年的好姐妹她们同房的频率。最少最少一个月也有两次。

那时候,我是真的感觉不对了。我开始留意他。

有一次他洗澡的时候,我在他西装口袋里找到两张电影票根。才刚上映的新电影,很明显,不是和我看的。场次时间显示,他看电影的时候跟我说正在开会。

翻出这两张票的时候,我浑身都在发抖。。。我几乎已经确定,他绝对是出轨了。而且不是纯粹的肉体出轨,是连带精神一起出轨了。。如果只是单纯的床上关系,谁有闲心跟p友看电影?

我们第一次争吵,也是从那天开始。

我质问,他躲避。言辞含糊,问急了就大声吼我,为什么不信任他。

我怎么信?如何信?

他说电影票是同事喊他帮忙买的。

可笑至极。

我真的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肯定,他绝对绝对的出轨了。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和他看电影的那个人,是我妹。

那天吵完他摔门而去,晚上也没再回来。我在家哭了一宿,想找个人说说又不知道和谁说。自此,我们的关系急剧恶化,我变得神经质,他一回来我就查东查西。

一开始我们会吵架,吵得很厉害,吵到他一次又一次出去。后来,我们发展到连话都不再多说。他像完成任务一样跟我过着夫妻生活,有空了就陪我吃个晚饭,睡个觉,圆个房。没空的时候,就成天成夜地不见人。

我能感到,一点一滴的暖意和感情都在流逝。唯一没变的就是卡上的生活费,每个月都如期而至,数目一点点增加。

他和我说,没事别老待家里看书。出去逛逛,买买东西,放松放松心情。还问,要不要给我报个旅行团。

我当时在洗衣服,气得直发抖,猛一下就把洗衣筐摔在地上。几乎是吼一样地回答他:不去!!!

让我报个旅行团,出去个几天几夜,方便你和小三幽会,不是么?

露珠有没有工作当时 你把所有都托付给他 所以才会…

对。女人就应该有自己的工作,要有独立的社交圈。

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和公婆都不允许我出去上班。

我本来有份比较稳定的工作,虽然不挣什么大钱,但是很安逸。

因为公婆强烈反对,说如果我上班他们就要和我们住一起,方便照顾我老公。

我思量再三最后还是辞了。,

当时我已经下决心,要把那个女的揪出来。不管怎样,死也要死个明白。最差不过就是离婚,再怎么样也好过我当时的模样。生不生死不死,人不人鬼不鬼。

我想尽一切办法,查他的电脑、查他的手机。一应俱全的社交软件全让我翻了个遍,QQ,微信,微博甚至邮箱,全部干净地没有一丝线索。自从上次两张电影票之后,我再也没找到过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

我觉得,他开始防范我了。

我第一次怀疑我妹,是因为她的生日。当时iPhone5s刚发行,我看很多女孩子都用,所以想买个送给她。我偷偷买好想给她个惊喜,谁知道她已经用上了。

当时5s的价格不菲,至少6000+。我开始起了疑心,我妹的生活费说是我妈给,其实大部分都是我和阿木在负担,比如她买衣服什么的。我后来留意起她的穿着用度,发现她穿的用的都是连我平常都很少买的奢侈品。

一瓶阿玛尼的粉底液就一千多,香奈儿的皮夹,Buberry的包。平常看她拎出拎进的也没多在意,我想现在年轻女孩子都喜欢这些,1:1的A货也才几百块钱。有这苗头以后我就仔细留意了真假,她用的全是正儿八经的正品!

她一个大学生,这什么概念??

我问她,这么贵重的东西哪儿来的。她说男朋友送的。

问她什么时候谈的男朋友,又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

我一开始以为她被人包养了,我妹这么漂亮不是没这种可能性。我还忧心忡忡地和好朋友说起这件事,担心她走上歪路。

闺蜜安慰我说:现在谈男朋友人出手大方很正常的。你妹也够幸福的,有个姐夫这么宠她,现在又多了个男朋友。长得漂亮的确是有优势啊。。

我突然像被雷劈了一样。脑子里闪过了不好的念头。

我想起来之前她在朋友圈发说天气好冷,真想一直躲在电影院不出来。配图是一盒吃了一半的爆米花。

我找到那条朋友圈,和阿木兜里翻出来的电影票,同一天,差不多时间。

真的。。。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说不清。。。我告诉自己,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也许只是巧合。。。我又开始和从前一样,开始为他找无数个借口。也许只是在同个时间段看的电影,也许是她提前或推后发的朋友圈,也许他们只是碰巧遇到看了场电影。。

可是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又要瞒着我?

无数的可能,无数次地推翻。

那一天一夜,我手脚都是冰凉的,血液好像都被冻住了。当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事实的时候,就好像心上被笨重的铁锤狠狠敲出了一个锈迹斑斑的洞。

我突然感到害怕。我害怕知道真相,害怕不能接受假面背后的现实。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懦弱地想就这样吧,就这样维持着这个家,我不要再去纠结不要再去查。那样我至少还有个家,我还有妹妹。

那晚睡前,我突然很想抱抱阿木,糟乱的事情发生之后,那是我第一次有主动想抱他的时候。

我问他:你还爱我不?

他说,恩。

我扑哧扑哧地喘着气,努力抑制住湿哒哒的眼睛,把头深深埋进他的手臂,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他想了想回答我说,父母健在,知己两三,一双儿女,爱人相伴。

然后又补了一句:还有你的家人安康,你妈妈,你妹。

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糟糕的定律,墨菲定律,蝴蝶效应,它们构成了许许多多的悲剧。我就是其中一个。

事实证明如果你有意无视一件坏事,那么命运会带来一系列的坏事逼迫你面对。

宿命这个东西,我向来是不信的,但有时它真的很强大,威力十足到你不得不屈服。

我怀孕了。在他背叛我的时候。

我再次怀孕了。在我打算做鸵鸟把脑袋埋进沙里的时候。

拿到化验单的时候我坐在医院的长凳上放声大哭。路边来来往往的人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