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称霸这个世界的往往是神经病

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我发誓要做一个有趣的人,于是,十年后我变成了一个逗比。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001OkEkpgy6JGAIiEzU02

没错,老金就是那个神经病。

我们是在一个黑暗的车厢里认识的。当时全车有二十多个和我一样的户外徒步爱好者,领队让我们每个人走到前面做自我介绍。正巧车厢灯坏了,于是大家纷纷拿出各自的头灯和手机照明。明明晃晃,有点演唱会的感觉。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

“嘿亲爱的大家,你们还好吗!我想死你们了!!你们想我了吗!!!”

我瞬间被雷到了,这样外形的人不是应该很腼腆吗,怎会如此奔放。

“想~~~!!!”全车人竟然都开始尖叫,晃动着各自手上的光源。本来聚拢着的光束全部四散开来,打在天花板上、地上,还刺到了我的眼睛里。我本能地闭上眼睛,等我再睁开的时候,竟然看到那个男生身上在发光,没错,在发光啊。熠熠生辉的样子,彷佛要把我们都吞噬。

“哦对了,要自我介绍对吧,”他看了一眼领队,继续说,“我叫金晟男,如果你记不住呢,那就把名字倒过来,叫我男神经。如果还是记不住呢,就再简略些,叫我男神,就好啦。我不会介意的。”

光芒瞬间消失了。

“果然是个神经病。这个世界奇葩真多。”我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凡是第一印象不太好的人,日后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这是我多年来生活的感悟。老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国内的一条不知名的峡谷,我们将逆流而上徒步溯溪近30公里到达终点。这条线路历来以虐线著称,水深变化大,许多地方无路可走,只能攀岩而过。碰巧那一天,我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暴雨。

一路上那个男神经病都在跟妹子聊天。

“你知道为什么先看到闪电再听到雷声吗?”男神经病一脸欠揍的表情。

妹子想了一会儿,扑闪着两只大眼睛,对着他说,“是不是因为光传播得比声音快啊。”

“NoNoNo,因为眼睛长在耳朵前面啊。你个笨蛋!哈哈哈!”

“你好讨厌哦!坏人!”妹子一边说着一边挥拳往他身上打去,我眼睁睁看着男神经病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以下省略五百字……

一股莫名的愤怒从我心底燃起,想着:“靠!就是个逗比!”

线路确实相当虐人,才走了几个小时就有数名队员受伤,失足滑进水里的更是比比皆是。我因为天生平衡感不错,外加带了双杖,还算走得轻松。回头一看,却见到那个男神经病正扶着妹子们一个个过溪。

我气得牙痒痒。逞强吧你,等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雨越下越大,众人纷纷央求领队停下休息,可是领队却说再不往前赶路等到天一黑我们都要被困在这里,没法安营扎寨,冻死都有可能。

无奈,众人哆哆嗦嗦地背上包拄着杖继续赶路。

谁知,河水突然暴涨,把我们既定的线路被全部淹没,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淌过足有一人深的河流,到对岸继续向前。可是水流湍急,怎么过得去呢?

领队给老乡打电话,电话没有信号。领队把手机一摔,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下好了,大伙像没了头的苍蝇,哭天喊地日爹骂娘。女生流泪了,男生沉默了。

就在这时,男神经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捆绳索,他卸下包,一个噗通跳进水里,没多久游到了对岸,找了块坚硬的石头固定好绳索,再一个噗通游回来,等到这一头也固定好之后,他说话了:

“大家把包都顶在头顶,拉着绳索,一个一个趟水过去,我会扶着你们的。”

众人像机器人一般,根本没有思考就照着他的话做,果然一个个都顺利过去了。

我在人群后面,暗想,就这点小溪能难倒我?我偏要自己走过去!

于是我走到他们的上游,慢慢地拄着双拐,脚底试探性地踩着石头,一点点往前挪。

奈何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河底积石因为常年受到水流冲刷,湿滑无比。我一脚踩空,整个人往后翻了过去。我不会游泳!大叫着救命,河水带着我往下游冲。

紧要关头,我突然感觉到一只健壮有力的手臂抓住了我,接着把我往岸上拖。上了岸我才看到,是那个男神经病救了我。他什么话也没说,马上回去接着扶队员们过河,徒留给我一个伟岸的背影……

我们终于在天黑前抵达了营地。

晚上篝火晚会,兴许是大家都太累了,没有人说话,只是借着火光烘烤衣服。我看到领队把头埋在男神经病的肩膀里,不住地用手抹脸,好像还在哭。

男神经病拍拍她的头,轻声说了几句,然后缓缓站了起来。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来一个小音箱。

“来来来,篝火晚会怎么能没节目呢!我给大家唱首歌好不好啊。”

众人突然来了精神,那些被他扶过的妹子们都睁大了眼睛,火光映在年轻的瞳孔里,炯炯有神。

“我给大家来一首,《两个女朋友》好不好?!新裤子乐队的哦!”

什么玩意儿!女朋友还俩?!“新裤子”?那我还“臭鞋子”呢!

他倒了点矿泉水在手上,把刘海往后一捋,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美人尖。前奏刚开始,就搔首弄姿跳起舞来,简直就是80年代的费翔啊,就差一条喇叭裤了!

“……他说他是同性恋,女孩不喜欢男孩吧……”这歌词!噢!不是吧!……我默默掩面。

他越唱越入戏,大家围成一圈,尖叫声此起彼伏,最后竟然通通站起来,跟着他跳起舞来。

……

到底是世界有问题,还是我病了?

从此之后我就跟男神经病认识了。

男神经病也是我们学校的,只不过比我大两届,也算是我的学长了。可是我从来不觉得他像一个学长,就算是,也是个逗比学长。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神通广大,几乎无所不能,是男神级别的人物。我呵呵一笑。不就是长得好看,有女人缘么。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我见得多了。

但故事不可能这么讲。

一天希仔给我打电话(还记得希仔吗,上一集里有写哦),他们学院要办一个关于就业的讲座,六点半开始,眼看着现在只有不到半小时,人却来得稀稀拉拉。学院很重视这次活动,请来的都是本专业资深的从业人员和人力资源专家,偏偏没人来听。

他请我想办法。我灵机一动。

“你也认识那个金晟男吧?”希仔说当然认识,说他是某某学院的主席,还一起吃过饭呢,人很热情的。“那好,你给他打电话,他肯定有办法。”

希仔被逼上绝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没想到男神经病听到之后一口答应。然而希仔却仍愁云密布,毕竟这个讲座内容不吸引人,再说了,该就业的人早就去实习了,留在学校的大一大二的谁会来听就业讲座呢?

灵异般的事情发生了。

五分钟之后,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人。不到二十分钟,偌大的教室已经坐了三分之二。离开场还有三分钟的时候,几乎都坐满了。

男神经病是最后一个来的,时钟刚好转到六点半。他穿着一件笔挺的黑色小西服,白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解开着,露出馨白的皮肤。

他一进来,全场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吓得那几个资深从业老头的老式眼镜差点掉下来。

希仔回忆起当时说,“男神,绝对的男神!”

男神经病入座,希仔激动地跑上去道谢,顺便问了一句,你怎么办到的啊?

“很简单啊,我跟她们说我在这里有一场讲座,然后她们就来了啊。”说完他还转过身对着后面的女粉丝们挥手致意。又是一阵尖叫。

希仔满脸黑线,说,“额好吧原来如此,那我们就临时把你放在最后一个吧,因为事发突然,我也要再去跟老师协商下,可以吗?”

男神经病点点头,对着希仔微微一笑,露出了两颗虎牙。

那几个资深从业老头似乎也感觉到今天的听众都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因此没讲几句都草草结束。台下只有零星的掌声。

“那种落寞,就像俞敏洪被北大赶出来,骑着三轮车消失在人海中一样。”希仔满脑子都是俞敏洪。

最后轮到男神经病上场了。

掌声,洪水般的掌声。尖叫,猛兽般的尖叫。

我恰好在这个时候赶到会场。当时差点被震成了二级伤残。

艰难地找了一个位置落座,我好奇着男神经病到底会讲些什么?他不过是个学生。就业?怎么讲?

“刚才听了资深从业老师们的讲述,想必大家对就业问题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了吧,对吗?”

台下的人不要命地狂点头。

“恩,那好,既然大家都了解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看大家这么累了,我给大家唱首歌吧!”

什么情况!难道说?……

他从背后掏出一个小音箱。

“……他说他是同性恋,女孩不喜欢男孩吧……”

我清楚地听到,那些资深从业的老头们,眼镜片碎掉的声音。

后来我们又去爬了一次山。我喜欢爬山,把自己放进深深的山坳里,没有信号,没有外界的纷扰,吃自己做的食物,数星星,睡帐篷。简单而美好。

那次爬山对我而言也有着另外的意义,刚经历人生第一场恋爱的失败,状态极差。晚上在营地,星辰如撒,我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着喝闷酒。

这时男神经病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挨着我坐了下来。

“来,给我喝一口。”

“你会喝酒?”我有些惊讶。

“一点点啦。”他还是那副欠揍的样子。

我把酒瓶给他,没想到他就对着瓶子吹起来了。那可是52度的二锅头啊。

“卧槽!这是什么酒啊!!”他强忍着咽了下去,却止不住地咳嗽,彷佛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一边还不停地吐着舌头。

“你不是说你会喝么?哈哈!”我幸灾乐祸。

“卧槽你还笑!你丫坑爹呢!”

“男神你怎么还会骂人啊?女粉丝知道了怎么办?”

“是人就会骂人!”

“不,你是神。”

……

借着酒兴,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三个互相”的原则在这里一样适用(“三个互相”典故参见上一篇)。深山里,两个男人喝酒谈天,讲各自的故事。

他知道我感情受挫,便举了他自己的例子。

我好奇:“原来你也谈过恋爱?”

“额,一点点啦。”

“怎么什么都是一点点?”

“大一时候,一个女孩子心仪了我很久,但她很腼腆,一看到我就脸红。后来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我发了条短信,是这么写的:‘金晟男,我一直就很喜欢你啊!’”

“恩恩,然后嘞,你怎么回的?”

“我给她回说,‘你弯了就不喜欢我了么?’”

= =|||

“从此她就再没正眼看过我。说我是神经病,后来传开了,大家都叫我神经病了。”

“是啊,神经病,你自找的。”

“可是这事儿没完呢!”他打了个嗝,一股酒味,“大三的时候那女孩就跟同班的一个女生在一起了。她真的是那啥!”

“哎呦卧槽!阿弥陀佛!男神普度众生了!”

“一点点啦。”他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白皙的脸颊上泛着红晕,竟是那般可爱。

从那天起,我不再叫他男神经病,而叫他老金。

老金大四的那年我大二,他因为成绩排名全院第一而被保送到了北京大学读研。

“老金,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你平时也不学习啊。”我期望他传授一些秘籍给我。

“这还不简单!我可以给你讲,但是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难道你是作弊的?!”

“去你的,我这种人还用作弊么?考第一名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继续说,“大学考试跟中学考试最本质的不同在于,它不是考试,而是一场战争!准确地说,是一场情报战!考试都有范围,没有范围是不可能的,因为题目就那么些。所以我们要获取的情报,就是考试范围,更准确地说,是考题。

“明确了敌人,剩下的事情就是战术和作战装备的配合了。考前一个礼拜,等考卷出完之后,找一个美女去老师办公室,记住一定要穿低胸装!再喷点香水。到了之后先给老师鞠一躬,让老师看看清楚,再甜甜地说句老师好~!”

“看清楚什么啊?”我一脸疑惑。

“还用我说?你是男人么?”说完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看清楚没?”

我的脸瞬间红了。

“看清楚之后事情就好办了,”他继续着,“一般大学老师都是日日与书为伴,偶然见到一个绝色美女绝对把持不住自己,招不招,只是时间问题了。”

“那万一是女老师呢?”

“那不简单?找个帅哥啊,穿个紧身背心,原地做完五十个俯卧撑再进办公室,胸前还滴着汗,哈哈,包好!包好!”

“好吧,就算你拿到了题目或者范围,然后呢?你不是不听课的么,怎么做得出来答案?”

“有问题,找学霸啊。我找了我们班一个学霸,我和他共享考题,他帮我做答案出来,双赢。”

“就算学霸愿意,那之前那个美女和帅哥,他们怎会同意?”

“美女一般都爱慕虚荣。我每年给她一部最新的Iphone犒劳她。男生嘛,搞定他女朋友不就好了?一个年一个包,香奈儿爱马仕路易威登古奇,年年不重样儿!”

“搞了半天,原来你是富二代。”

“不,这你就错了。大家一直以为,我能解决很多问题是因为我有钱。可是你们都错了,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用钱来解决。而是用情。讲得实际些,就是关系。

“我们才二十多岁,能有什么?一无所有!我有的,就是朋友,他们愿意为我两肋插刀,我也愿意为他们赴汤蹈火。于是,当A来找我帮忙的时候,我就让B来帮他。C来找我,我就让A去帮他。再有一天,B来找我,我就让C去帮他。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只不过做了一个中间人,但他们欠的都是我的人情。

“所以,买Iphone的时候我就让在苹果工作的朋友拿了员工优惠价。买那些包,我就让在欧洲的朋友给我带回来,好几个都没要我钱,还说要请我去玩呢。像你室友希仔,上次我帮了他,他还送了我一台路由器呢!”

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他没理我,继续说着,

“这个社会就是靠关系组建起来的。关系,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连接状态。说到底,人终究是孤独的,单单你一个人,肯定活不下去的。”

我说,“可是老金啊,谁愿意跟一个神经病做朋友呢?大家只想跟土豪做朋友。”

他面露一丝狡黠的微笑:“你以为我真的是神经病?真的是逗比?”

说完,他猛地收起笑容:“我小时候去测智商,测完之后父亲开心地要死,可是母亲却哭了。但他们从来没有把测试结果告诉我。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偶然翻到了那张报告,发现我的IQ值是200。我顿时明白为什么父亲那么开心,而母亲哭得那么厉害了。

“因为越聪明的人越孤独,越愚蠢的人越合群。母亲想必是看到了我未来孤身一人的萧索身影,才那么伤心。

“所以,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我发誓要做一个有趣的人,于是,十年后我变成了一个逗比。”

他把头低下去,不再说话。

我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我打破沉默,说:“老金啊,你根本不是逗比……诶不对,你确实有点儿逗比,有点儿神经质……但是……但是那种乐观积极的态度,玩世不恭的洒脱,谁也比不了啊。你是真男神!”

他摆摆手,却还是低着头:“不说啦不说啦。你没经历过真正的苦难,所以你不会明白真正的乐观。”

此时,两滴眼泪,悄悄地从老金的眼里流下来。

老金毕业的时候,留给我一大堆东西。

“这些东西我带不走,就送给你吧。隆姐,有空来北大找我啊。找不到我就去未名湖旁大喊一声,‘北大男神在哪儿啊!?’,肯定会有人给你指路的!”

神经病!

东西还真不少,主要是些打口碟和欧洲电影的DVD,满满一箱。

还有,

那只小音箱。

我把音箱打开,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是那首《两个女朋友》。

“……他说他是同性恋

女孩不喜欢男孩吧

……

有时候我也恨他

和你一样我也恨他

……

有时候我也想他

和你一样,我也想他

……”(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