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谁是中国最会穿衣服的女人?

1920年,谁是中国最会穿衣服的女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7

《宋庆龄也要偷看的名媛衣柜》

文/李舒

那时候,林徽因穿着女学生的短裙校服,跟着父亲到欧洲游历;陆小曼刚结婚,连旗袍样子都是北平最寻常的样子,因为丈夫王庚不喜欢上海的穿衣风;至于后来被评为上海最时髦的名媛唐瑛,还在上着小学呢!

然而,在巴黎的社交场上,却有一位中国名媛,被誉为“远东的珍珠”。有一年,她得了皮肤病不能穿袜子,便光脚去了上海。结果没两天,上海的女人们也接二连三地把袜子脱掉了。据说,“第一夫人”宋庆龄住在她家时,也要偷偷打开她的衣柜,以她的穿衣风格作为蓝本。她便是黄蕙兰。

16

电影《建国大业》剧照,许晴饰演宋庆龄。

黄蕙兰的父亲是印度尼西亚的“糖王”黄仲涵,他有18个姨太太,42个孩子中,黄蕙兰是最受宠爱的一个。在不到3岁时,她的脖子上便已经戴着一条金项链,项链上有一颗80克拉的钻石。因为钻石实在太大,当她带着,便不断敲打着她的胸口,在胸脯上留下一条难看的伤痕,这时她妈妈才意识到,这钻石对她来说实在大了些,要保姆收起来,等她大些再带。黄蕙兰说:“不过,当我长大时,我就不常戴它了,因为手头总是有新的。”

1919年,在意大利游玩的黄蕙兰接到母亲的来信,催促她去巴黎。流连意大利湖光山色的黄小姐满心不情愿,母亲却再次来电,这次理由明确:“有位先生,在巴黎等你。”

这位先生,便是在巴黎和会上大放异彩的中国外交官顾维钧。他刚刚丧妻,妻子是唐绍仪的女儿唐宝玥。偶尔得见黄蕙兰的照片,大为欣赏,便托黄蕙兰的姐姐姐姐黄琮兰玉成。

相亲的宴会上,黄蕙兰大为失望。这个理着老式平头的中年人连跳舞都不会,实在和自己那些在英国定制衣服的朋友们相差甚远。可是,顾维钧有自己的法宝。他们去枫丹白露出游时,顾维钧来接黄小姐,用的是法国政府供给的享受外交特权牌照的车,有专职司机;后来相约一起听歌剧,他们享用的是国事包厢。这是用钱也买不到的荣耀,黄蕙兰动心了。

外交天才需要一位富有的妻子,富商家族需要新一代的权利,这两人一拍即合,他们的婚姻看起来真是天作之合。1920年10月21日,他们在布鲁塞尔中国公使馆举行婚礼,黄家的嫁妆让所有人嗔目结舌,即使是餐具也在伦敦摄政街订制,纯金刀叉;床单、桌布和床头罩也是定做,虽然是亚麻的,扣子却是全金的玫瑰花样式,每朵花上有一粒钻石;酒宴上的坐席架也是纯金,专从中国订做送来,刻有一个“顾”字……

刚刚和顾维钧结婚之后,两人就为了佩戴珠宝的事情发生了争执。顾维钧对黄蕙兰说:“以我现在的地位,你戴的为家人所欣羡的珠宝一望而知不是来自于我的。我希望你除了我买给你的饰物之外什么也不戴。”黄蕙兰才不会理睬丈夫的建议,因为随后,顾维钧沮丧的发现,自己的外交生涯,要在黄蕙兰亮晶晶的珠光宝气中光耀寰宇。

17

顾维钧、严幼韵。

从左至右分别为黄慧兰、顾维钧、严幼韵。

黄蕙兰对衣服的材质选择十分敏感,当时的中国上流社会,女人们都热衷穿着法国衣料,中国绸缎似乎是最中产阶级的选择。黄蕙兰却反其道而行之,她就选用老式绣花和绸缎,做成绣花单衫和金丝软缎长裤,这是外国电影里神秘精巧的“中国风”,一出场当然出尽风头。

她去香港,看到一些人把老式的古董绣花裙子遮在钢琴上,可以阻挡灰尘。这裙子非常便宜,黄蕙兰就买了不少,带回巴黎,偏偏选在晚宴上穿着,引起了轰动,这种古董裙的价格居然哄抬了几百倍。

来自东方的时尚让包括玛丽王后、摩纳哥王妃、杜鲁门的妻子在内的西方名流们惊叹,却不能赢得丈夫的忠心。黄蕙兰在巴黎大获成功的同时,在上海,有一位自己开车上大学的小姐成为复旦校花。1927年,严幼韵进入复旦大学商科,成为首批入该校的女生。她喜欢自己开车到学校,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学校门口,等她的车路过。因为车牌号是“84”,一些男生就将英语“eighty four”念成上海话的“爱的花”。严幼韵的父亲在南京路上开着“老九章绸布庄”,每天更换的服装总是令人眼花缭乱,当然,比起黄蕙兰来,只能说是大巫见小巫。

可是,20年后,她们在麻将桌上第一次对决了。黄蕙兰听说顾维钧的“麻将搭子”严幼韵和自己的丈夫经常眉目传情,这让黄蕙兰怒不可遏,冲去兴师问罪,顾维钧却不肯下麻将桌。黄蕙兰一怒之下,拿着一杯水浇在顾维钧的头上,顾却仍旧淡定地打牌,这大概也是一种外交家风范了。

1956年,虽然宋美龄一再强调,黄蕙兰对于顾维钧的外交事业有很大的贡献,顾维钧还是和这位最会穿衣服的名媛离婚了;三年后,他和严幼韵结婚,直到去世。2012年,严幼韵107岁生日时,《纽约时报》的记者问她长寿秘诀,她回答:“不锻炼,想吃多少黄油吃多少黄油,不回首。”而黄蕙兰则在自己的自传里不断回首,她唯一的感伤处是“在记得我的世界的人都去世之前,在那个世界完全消失以前,我尽可能准确地我的生平写下来。”那本自传的书名叫《没有不散的筵席》,1993年,黄蕙兰去世之后,她的筵席早早散了。(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