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是谁在谋杀我的浪漫?

在你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之前,你遇到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对的人。在一个人实现自我价值之前,任何的陪伴都只会是一种负担。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42025V1441550-2P49

文/林探惜

春节期间,跟父母出门会亲访友,免不了要和人互相交换虚伪的笑脸和不走心的恭维话。

假期我听到过最反感的一句恭维话叫做:“姑娘才二十二啊?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啊?不用担心,以你的条件,明年就恋爱了,后年就结婚了!”

我担心你妹啊担心。

之所以特意把这个例子拎出来讲,是因为说这话的是一位很和蔼的女性长辈,而对方说这话也是出于全然的好意。面对那些不怀好意地希望你过得比他们惨的所谓亲友时,我尚可以冷笑着全然不当一回事,但面对这种别扭的“关心”,我就忍不住要和对方理论理论了。

为什么当别人对我说“姑娘你一定可以有大出息挣大钱”的时候,我觉得这样的恭维可以微笑以报;但当别人对我说“姑娘你一定可以嫁个好老公”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我太玻璃心了,还是我们这个社会太古怪了?

那位长辈很纳闷于我的不以为然,便问我:“难道你不想找个好老公?不想谈恋爱?”

我说,我想啊,我当然想。

我很想尽快遇到我的灵魂伴侣我的真爱。我很想体验一下什么是怦然心动万事浮云。我甚至骨子里很传统——我甚至不像洪晃那样,认为人这一辈子应该过尽千帆阅人无数,我甚至不认为年轻的时候应该尽情玩乐不负责任,我甚至不认为一生只爱一个人会很亏本,我甚至也并不指望自己去成为一个遗世独立的天才。

我很想尽快确定一个对的人,跟他爱上一生一世。我很想组成一个像美剧里呈现的那样其乐融融的家庭。我很想当一个好妈妈好祖母,我很想拥有所有俗世的幸福。

这些我都想。

但这并不代表,这是我人生的终极目标啊。

就像我闺蜜有一种从偶像剧和流行乐里得来的惯性思维:不管你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事业学业上遇到多大的挫折,只要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在等着你,只要有一个男人无限呵护你,那么你就是圆满幸福的。

我青春期的时候也认同过她,但后来我发现,这种思维远远行不通。

爱情、婚姻和家庭,应该是这一路上陪伴我们的东西,而并不是我们的destination,并不是我们一路奋斗而最终到达的彼岸。

电影《蒙娜丽莎的微笑》里曾提起,这个社会认为,妻子和母亲才是女人“生来注定担当的角色”,而女主角极力反对这种成见,甚至对自己的学生放弃深造投入婚姻而感到崩溃。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女主角的女权主义也太激进了:那个女学生聪明有天分,她可以选择继续深造做一个出色的艺术家,也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平凡的妻子和母亲,这取决于她自己的决定。真正的平等,不是把男人和女人的角色颠倒过来,而应该是,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

而在我们的国家,女人“生来注定担当的角色”,却始终仍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我哥现在二十四岁,性格温柔谦和,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在一个宁静的地方过舒适的生活。长辈们当知道他现在没有女朋友,总是会说:“没关系,好好闯事业,等到了三十岁,你有的是资本找那些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

我二十二岁,是性情刚烈的狮子座,从小就想法特别多,心里一直有很多的梦想渴望去实现。长辈们却一再地对我说:“你要抓紧谈恋爱啊,最好在二十五岁之前要把自己嫁出去,三十岁之前把孩子生了!”

他们说的当然有道理,人的确应该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这些“最适合结婚生育的年龄”不仅是社会学家统计的结果,也是生物学家研究出来的最有利于母婴健康的方式。

但道理归道理,我却始终觉得这些“过来人”提出的谆谆教诲,实际上是既粗暴又可恨。

因为在他们(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当中有一大部分还是女性)眼里,女人的价值就在于此。不管你心里给自己规划了多么宏伟的蓝图,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才应当是你的本职工作,家庭才应当是你最终的归宿。

我当然非常期待一段完美的爱情和一个美满的家庭,但如果这些东西是社会成见强加到我身上的,请恕我狗咬吕洞宾。

那位长辈又说了:“你现在当然可以反对这个看法,因为你年轻嘛,你有资本折腾。”

那么请问,如果过了五年十年二十年,我仍然在说这些话,你们是不是会指着我的脊梁骨说:“那个剩女,也不看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还好意思说这些?”

近日来,有关春晚女性歧视的讨论,在网络上如火如荼。有人说这是小题大做上纲上线,有人说取乐而已何必当真,但诚如微博上所言:“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根本不把这些事情当作是问题。”

长得不好看身材不好的女人就应该按照男性审美来全面改造自己,否则就活该人生失意;“二手货”女儿就可以十八块卖给“接盘侠”;社区里四十岁的大姐还没有男朋友,民警就应该热心帮她找对象。且不论这种语言和思维有多么不可理喻,我们国内所有这方面的思维,最终都推向了一个结论:女人只要嫁了一个好男人,一切就都会好的。

真的是这样么?

首先,按照我们社会盛行的“繁殖恋”,只要男女年龄差不太多,经济状况合适,婚姻关系就可以确定下来了。这与潘金莲嫁武大郎的媒人定亲时期根本没有区别,门当户对经济稳定即可,个人的感官愉悦恰恰被放在了最后一位。

所以,我们整天骂国内的出轨渣男大行其道,其实出现这样的现象,甚至不能完全怪人家是“渣男”——试想,起初是你们完全忽视人家的个人感受,逼迫他找了个宜室宜家的“合适的对象”。在他遏制本能,履行了社会责任尽了孝道之后,怎么会不想去放纵一把身心的愉悦?否则,这短短数十年的人生,未免也太压抑了吧。

嫁的时候看上去老实本分的对象,骨子里未必真的是无欲无求。漫长的婚姻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大团圆结局,而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故事的开始。倘若你不是手段高明驭夫有术把婚姻当筹码,那么,嫁一个与自己相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吧。

另外,在亦舒的《她比烟花寂寞》里,有一位传统的好男人朱老伯,曾这样评价男人对女人的爱:“嘴里说说就有用?过年过节送一打花?真正的男人,是保护女人的男人,一切以她为重,全心全力照顾她心灵与生活上的需要。”

女主角听了,感到啼笑皆非,便反驳道:“反正我也没打算全心全意地对待他,大家做一半已经很好,要求降低一点,就少点失望,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对配偶抱着那么大的寄望是太过幼稚天真了。”

『“那么难道你们嫁人,不是想终身有托吗?”他大为震惊。

我说:“托谁?我的终身早已托给我自己。唉呀,朱伯伯,你不是想告诉我,咱们活在世界上,除了自己,还能靠别人吧?”

“那么结什么婚?”朱老伯听到现代妇女的价值观,惊得发呆。

“伴侣,伴侣也是另外一个独立的人,他不是爱的奴隶。”』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亦舒师太就已经有这样的觉悟。今时今日我们这些真正的现代女性,竟然还指望着嫁一个男人便可从此终身有托。

在我看来,哪怕你这辈子仅仅想成为一个小鸟依人的弱女子,你也要先真正成为了这样的人,再去践行其他的计划。在你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之前,你遇到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对的人。

在一个人实现自我价值之前,任何的陪伴都只会是一种负担。

我们渴望伴侣的出现,不是为了在故事终结的时候,奇迹般的让某人为我们解决所有的困难——而是为了在这一生里,能有一个人,始终与我们相看两不厌,连朝语不息。

我们依赖于伴侣的存在,不是为了成为一个附庸,不是为了让对方用自己的肩膀担负起我们的一生——而是希望在这个扰攘的江湖里,能够有一个人与我们互相牵着手,陪伴着彼此,一起成长为我们各自想要成为的那个样子。(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