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爱情从来不是天道酬勤

我不知道爱情到底可以叫人卑微到什么程度,可是如果你每天路过平盛街十七号,看到一个戴着淡紫色墨镜的、神情憔悴的女人,你就会寻找到答案。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140423034340435

文/苏小懒

我从来没有做过像今天如此真实的梦,仿佛触手可及。

在梦里,我挽着郗强的胳膊上步行电梯。他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皮夹克,白色T恤的帽子翻在夹克外面,煞是好看。

我清晰地记得电梯上行时眼前晃过的人群,商场里摆放的女装和导购小姐们走来走去的身影。他任由我挽着他的胳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我没头没脑地对他讲了一句:“你是个别人对你好一点,你就对别人好十点的人。”

他微微侧过头,以便更清晰地听到我说的话,刚好贴在我的耳廓,“是吗”,他颔首,笑容有些意味深长,又带着些许挑逗的意味。

然后……然后……庄晓婷的电话打过来,我就醒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特别生气,这么温存的梦被她搅和黄了,因此接电话的时候特别粗鲁,把庄晓婷吓了一跳。

“呃,耽误你们——”她故意停顿下,“们”字加重语气,“做……做好事了么?”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她没完没了,“那个,我就在你家门口,要不然,我先下楼转一圈,然后……再上来?”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一阵坏笑,接着说:“抓紧哦。”

打开门后把她“请”进来,她依然不肯相信家中只有我一个人,连床底下都掀了一遍才作罢。

“郗强没在?”

“你来找他的?”我掏出手机,“给你电话,你打给他就行了。”

“哎,真生气啊?谁找他啊!”她讨好地搂住我的脖子,“我们去钱柜吧。”

见我想拒绝,她做了“打住”的手势,“我约了宋景明……”

“啊,你想通了,要跟他重归于好?”

“嗯,我怕我叫他不肯来,就说几个同学聚聚,让他也叫上郗强?”

“都行吧,随你。”

路上,庄晓婷俨然换了个人似的,神情倦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初春的黄昏,天灰蒙蒙的,没有全黑可也不够亮堂,纵然街道旁的路灯已经亮起,但能见度还是很低。似乎不仅人容易受到天气的影响,整座城市也像是受了感染似的闷恹恹的。微风拂过来,顿感凉意,我坐在庄晓婷白色的海南马自达里,摇上车窗,将车外的喧嚣和繁华,阻隔在一层玻璃之外。

庄晓婷喜欢在车内放些迷迭香,据说有提神醒脑的疗效。眼下,迷迭香散发出的特殊香味,让我觉得懒洋洋的。转头看庄晓婷,她正专注地开车。看着她,就像是在看自己,四年的时光,岁月有着一双无形的手,在我们身上打磨下一道道印痕。我想起前几天路过一家影楼时看到他们做宣传时的广告语:“岁月弹指一挥间,留下倩影忆当年。”

什么时候我们需要去靠摄影来回忆自己的当年,是不是已经老得不像话了?

这么想着,思绪又回到了四年前。

四年前,我和郗强,庄晓婷和宋景明,是大学内轰动一时的校园情侣。

新生入学时,不知道学校从哪里请来的二流教官,趁着军训明目张胆地吃女学生豆腐。其他人敢怒不敢言,有一些聪明的学生选择了找家人托关系到医院开请假条,有的则干脆借故偷偷溜走,绝大多人选择了沉默。我和庄晓婷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刚好站头排,几乎没怎么商量便笼络了旁边男生中同样站头排的郗强和宋景明。自由活动的时候也尝试过多叫上几个人找校方反映,毕竟人多力量大,但除了我们四个,居然再没有人愿意出头。

四个人干脆直接找到学生处,没成想学生处处长说话含含糊糊,几句话想打发了事。多说几句,又开始威胁带恐吓,大意说刚来的新生就这样扎刺,后面有你们好果子吃。

后来我们听其他老师私下偷偷交流才知道,就是这个道貌岸然的处长,默认了老婆把他小舅子在外面办的一个保安培训班搞到了学校冒充“部队军人”,所以他哪里肯管我们这些闲事。

天知道我们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蹲在校长办公室三天,终于守住了日理万机的校长大人,逼着校长去体育场观摩,刚好看到了色狼“教官”们吃女生豆腐的全过程,校长一怒之下,连学生处处长的职务都给撤了。可怜学生处处长在学校低眉顺眼了六年,好不容易从一名小教师混上了一个肥差,却被我们四个给毁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郗强和宋景明在那天所表现出来的神勇。我和庄晓婷再强装镇定,终究是女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掉了链子,当校长踱着方步进办公室时,我和庄晓婷一下子就现了原形——平时见到班主任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何况是见到了一校之长?你推我让的,说着说着就躲到了柱子后面。

关键时刻还是郗强和宋景明,俩人表现得彬彬有礼、从容不迫,口头表达思维慎密、有条有理,校长还没彻底明白时,俩人已经半是胁迫半是挟持地把他押到了体育场。

我记得郗强如同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且刚毅的面孔,他坚定地站在校长旁边,两手暗暗握着拳,那时的我看着他,就像是在仰望一座巍峨的山。不是没有一丝担心的,不知道即将迎接我们的会是什么,也无从得知校长心中又有着怎样的一杆秤,会不会一怒之下将我们的学籍开除?如果真是这样,几年的寒窗苦,又如何向家长交代?

郗强和宋景明都有着180cm的海拔,走路的姿势也很想,庄晓婷曾经开玩笑说如果两人穿一样的衣服,很难分辨出谁是谁。我当时敷衍地笑,内心却有个坚定的声音在胸口回响,我怎么可能将郗强和别人的身影搞错?

经历了军训学生处处长罢免事件,校长对郗强和宋景明有着很好的印象,不但力排众议聘任他俩加入校学生会担任副主席,还发出了欢迎留校任教的邀请。事实上彼时的正主席王诺正值大四,已经开始了为期半年的实习生涯,副主席转正在即。

宋景明是何等聪明与圆滑,他牢牢抓住了这个机会,风风光光地走马上任,凭借一根不烂之舌左右逢源,在校办、院办如鱼得水,跟院长、老师们打成一片,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红人。倒是郗强,当面就直接拒绝了老校长,表明自己意不在此。校长倒也没勉强他,只是爽朗地笑,说人各有志。

是的,人各有志,这就是宋景明和郗强的区别,在我的眼里,宋景明市侩气太重,过于世故。庄晓婷倒不这么认为,情人眼里出西施,她觉得宋景明高瞻远瞩,有魄力有抱负,不用多久,肯定会开辟出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天空,前途不可限量。

军训结束后,庄晓婷和宋景明顺理成章地确定了恋爱关系,请我和郗强一起吃饭。那一晚宋景明有意撮合我和郗强,我暗喜之际,却探不出他的心意。

郗强习性淡漠、平和,你永远无法通过察言观色来窥探他的喜怒哀乐。我跟郗强碰杯,秋波暗送,他眉清目爽地看我,痛快干杯,杯中酒一滴不剩。宋景明开着我俩的玩笑,他淡淡地笑,不辩白不解释,似乎在默认。然而吃过饭,庄晓婷有意为我俩制造机会,提出让他送我回寝室,路上却又一言不发。

他很少主动联系我,校园里偶尔遇上,也不过点头打个招呼,继而各忙各的事。

苦苦等待了将近三个月,郗强没有做出任何对我有意的举动,反复试探也不见任何回音,我终于按耐不住爱慕之情,对他发起了总攻。

是的,所谓我们是大学里非常有名的校园恋人,对于庄晓婷和宋景明来说,是因为宋景明在大学校园里混得风生水起闻名;而对于我和郗强这一对来说,是因为我对郗强的死缠滥打。

女追男,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隔层纸”一捅就破。追求郗强的过程,像是征服一片从未开发过且拒绝外人参观的原始热带雨林,是我从未想象过的艰难。郗强的性格比较孤僻,除了业余时间打篮球、下围棋,其他时间一向独来独往,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自习室。新生入学,郗强虽然算不上全校闻名的校草,但也不是没有女生追求的,只是她们持续一阵没有任何进展和回报,相继转而进攻其他目标罢了。而整个L大,2006年在校的,几乎都知道我死缠滥打的“优秀事迹”。

我从不曾觉得这是可耻的事情。我喜欢一个人,勇于向他表白,追求并验证我的爱,追求我想要的生活,有什么丢人的呢?

大学的四年时光,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了追求郗强上。为了他,我改新闻学专业为经济管理,费尽心机终于和他在同一班,狗皮膏药似的从早到晚黏着他。我在网上找了省篮球队的队员作篮球教练,接受了正规的训练,投篮、运球、上篮……甚至裁判常识都学了个门儿清。教练看到我的突飞猛进,甚至不失惋惜地说,如果我再小一些,肯定跟之前省队的领导推荐收了我。我拜隔壁室友曾经参加省围棋赛夺得第二名的表姐为师,同学表姐看在爱情的份上,教得格外用心。

他在教室自习,我就坐在旁边安静地听MP4,很少叽叽喳喳地打扰他。他去图书馆看书,我也找同样的书籍在他对面看,偶尔抬头看到他专注的表情,长睫毛下纯净又淡漠的眼睛,内心于是一阵悸动。

郗强由最初的被动接受到后来的“礼尚往来”,同我的联系愈发密切,又什么事情、去哪里,也习惯和我商量,而周遭的人以为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更是每天“夫唱妇随”地取笑着。

我想起郗强答应同我在一起那晚说的话,内心又有些不安。

“梁嘉,我明白你的心,也知道你爱得很辛苦。可是关于爱情,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内心。我对爱情,不像你,有那么大的激情。我不知道是源于我对爱情本身的不热爱,还是并没有碰到一个叫我调动所有脑细胞、轰轰烈烈爱一场的人。我喜欢你,也感激你。可是如果我说感激的成分大于爱,你还愿意同我在一起么?”

哪里会拒绝,只怕兴奋还来不及。天道酬勤,老天不负有心人,就算郗强是块拒绝融化的冰,我也能改变他的棱角和坚硬。

庄晓婷知道我和郗强在一起的前前后后,总觉得我太辛苦,于是笑我傻,经常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她身边出现像我爱郗强那样不要命地爱她的人,一定第一时间收了他。“被爱才最幸福。”又耿耿于怀地问,“你为什么会爱上郗强呢?”

我想起英国的登山家乔治·马洛里在1924年成功攀登上珠穆朗玛峰,美国《纽约时报》记者问他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他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因为山在那里。”

于是我回答庄晓婷:因为爱在那里。

大学毕业后,庄晓婷和宋景明在市区买了套房子,开始他们甜蜜的同居生活,本打算过一两年经济条件再好一些,便择日大婚。结果同居还不到半年,就反反复复闹分手。俩人都是独生子女,真正脱离父母过二人世界,生活中的各类琐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都想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爷,很少考虑对方,又不肯容忍和退让,在第七次闹分手后终于彻底决裂。

现在分手刚一个多月,庄晓婷又想旧情复燃。我暗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至于我们,郗强说还不习惯同居生活,我便在他家附近租了一套两居室,郗强偶尔会过来小住,但都不会住太长久。过了那么久,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一直是我付出太多,郗强总是一副不紧不慢、对什么都不在乎、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的样子。就算我发烧去医院打点滴,他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家里打游戏,偶尔打电话叮嘱我从医院楼下的快餐厅订餐,然后继续摆弄他的一切,生活照旧。

看着周围其他恋人的甜蜜生活,偶尔也会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然而大学四年,我吧自己最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全都给了他,昔日叫人热血澎湃的激情再平淡,爱情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升华为血浓于水的亲情,一想到假若失去他,内心便痛如刀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