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他解放了中国女人,男人们却让他身败名裂

民国有三大“文妖”:

第一是黎锦晖,1927年他写了中国的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因歌词里有“小亲亲不要你的银,奴奴呀只要你的心”而被视为黄色歌曲;

第二个是刘海粟,他第一个在教室里公开进行人体写生;

第三个是张竞生,他登报向民众征集性经验,编《性史》。

李敖说,“时代的潮流到底把‘文妖’证明为先知者。”

张竞生(1888年-1970年),原名张江流、张公室,广东饶平人,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名满天下的人。

在辛亥革命的南北议和中,他被孙中山指定为国民代表团的秘书。

他是民国第一批公费留学生,赴法国留学八年,也是民国“三大博士”之一。另外两个博士为胡适、顾维钧,三人分别为性学、新文化、国际法学大博士。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在新加坡出版的张竞生回忆录《十年情场》里,张竞生将自己在法国的风流岁月详尽地讲述给读者,文字描述大胆、热烈而直接。《十年情场》中的章节标题为:在巴黎惹草拈花、留学时代的浪漫史、彼此全身都酥软、海滨变成我俩的洞房、娇小玲珑的瑞士女郎、我是一只采花的昆虫、爬上树上寻欢等等,用激情的文字,描绘一幅幅巫山云雨图,李敖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看了《十年情场》之后萌发了当张竞生第二的念头。

张竞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提倡计划生育的人,在1920年就向军阀陈炯明提出计划生育,比1957年提出新人口论的马寅初整整早了37年。

他1921年应蔡元培之邀任北大哲学系教授,是第一个在大学课堂讲授逻辑学,编出第一本逻辑学教材,他是第一个提出“美治”思想的人。被今人列为与王国维齐名的美学家。据说当时北大红楼的两旁贴满广告,一边是李大钊讲授马克思主义,一边是张竞生讲授性学,这成为当时北大学术自由的典范。乃至张作霖进入北京的时候扬言要把这个伤风败俗的家伙拉出去枪毙。

他是中国最早提出和确立风俗学,最早翻译卢梭的《忏悔录》,最早发表人体裸体研究论文的人。

1923年,北大教授谭熙鸿在妻子死后娶了妻妹陈淑君,已有婚约在身的陈淑君的未婚夫沈厚培从广州赶至北京,在《晨报副刊》上大打笔墨官司。

张竞生就在此时抛出了他的“爱情定则”。他在《晨报副刊》发表了《爱情的定则与陈淑君女士事的研究》,公开为陈淑君辩护。

在这篇文章中,他骨子里那种浪漫天性里的“可爱”显露无遗。他没有就事论事,而是试图从理论上说清楚爱情是怎么回事,然后以陈淑君的事件作为论据来进一步论证他的观点。

他的爱情定则有四:一是爱情是有条件的;二是爱情是可比较的;三是爱情是可变迁的;四是夫妻为朋友的一种。

在他看来,“陈女士是一个样式的、喜欢自由的女子,是一个能了解爱情,及实行主义的妇人”。他还宣称:“主婚既凭自己,解约安待他人!凭一己的自由,要订婚即订婚,要改约即解约。”

这由此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爱情大讨论,梁启超、鲁迅、周作人、许广平等人都加入这场辩论。鲁迅称张竞生的爱情观点“25世纪或能通行”。

事实证明鲁迅这次错了。这条定则在近百年后的今天,有人在微博中转来转去,奉为爱情迷海中的标杆。

张竞生也是中国女性解放胸部的倡导者。在中国古典审美意识里,好的胸乳,是小乳,古人又称丁香乳。民国时期,女人更是变本加厉的对自己狠,尤其是胸部,管你24C,还是36F,必须用布条扎成平胸,平胸才是美,胸大无脑,丢了好找。张爱玲在那篇有名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里也有这样的描写:“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活脱脱一个旺仔小馒头。

这是民国时期的美女广告,天乳运动之后,胸大为美,才大行其道

1924年,张竞生的《美的人生观》出版,在书中,张竞生倡导的是裸体自然的生活方式,其中就有让女人的胸部回归自然,书中写道:“束胸使女子美德性征不能表现出来,胸平扁如男子,不但自己不美而且使社会失了多少兴趣。”这被时人称为天乳运动。

紧跟着,胡适在上海中西女塾毕业典礼上,做了著名的“争取大奶子”的演讲,胡适的观点只有一个:“没有健康的大奶子,就哺育不出健康的儿童!”

张竞生与胡适有两个相同点,两人的名字都出自当时盛行的达尔文学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典故,两人当年是北大哲学系两个最年轻的教授。

1927年,国民政府不得不颁布条令,倡导“天乳”,反对束胸,对于不执行放乳政策的,要对进行罚款,犯者在二十岁以下,则罚其家长。天乳运动成为禁止妇女缠足后,最大最成功的一次妇女解放运动。

上海刚创刊的时尚杂志《良友》适时推出了胸罩专题,介绍胸罩的式样与使用方法,各百货公司纷纷开始销售胸罩,被太太小姐们抢购至脱销。

胸罩是1914年由美国女人菲玛莉发明的,最初的胸罩是用两块手绢和一条窄缎带制成的。胸罩当时在中国被称为“义乳”,民国电影明星阮玲玉,是中国最早戴“义乳”的人。

民国的妇女,乃至现在的妇女,能抬头挺胸的做人,应该感谢张竞生、胡适这样的先知先驱。

1925年秋,张竞生在报纸上登了一则征集性经历的启事,题目叫《一个寒假的最好消遣办法》:“算到今日曾与若干人交媾?无或和谁?你一向的性量大小,兴趣厚薄,次数多少。你喜欢哪一样的交媾法?从春宫图看来,或由自己创造,请详细写出来。与你交媾的对手人性欲状况、性好、性量、性趣等请代为详细写出来。尚望作者把自己的“性史”写得有色彩,有光芒,有诗家的滋味,有小说一样的兴趣与传奇一般的动人。”

当时正处于一个新旧观念交替的关口,旧的东西在腐烂溃塌,新事物飞沙走石。

启事登出后,民众来稿非常踊跃,这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恐怕亦是很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据说短短的时间内就收到300多封来稿。张竞生从中选取了七篇,附上按语,结集出版。

这七篇中分量最重的是一舸女士的《我的性经历》和江平的《初次的性交》。因文相识,写《我的性经历》的作者一舸女士(本名褚问鹃)成了张竞生的妻子。也有说法是一舸女士当时已经是张竞生的妻子。自称个人性史平庸无奇的张竞生,却在点评里给出了非常多具体、大胆而且富有想象力的办法,来增加男女情趣。

写出自己性经历、与张竞生有过短暂婚姻的褚问鹃,又名褚松雪,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1924-1927年)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当时共产党有三个人当国民党的部长,褚问鹃任妇女部长,毛泽东当宣传部长,谭平山当农民部长。褚问鹃著有自传体散文集《花落春犹在》三卷,但对与张竞生的婚姻讳莫如深。

1926年5月初,《性史》第一集由北京光华书局公开出版,引发万人争购。张竞生在卷首写道:天下第一乐事,莫过于雪夜闭门读禁书。

台湾出版的《性史》

据当时的《民国日报》报道,“广州市内的《性史》,统计已有5000余本(国光售出2000本,光东1000本,丁卜1500本,民智500本。)现闻昌兴街丁卜书店更由上海订购了五千本。每本定价四角,不日书到。决定每本以八角为代价,书尚未到,已为各校学生定尽。计此项《性史》定购者以城北及城东某两女校学生为最多。”

林语堂描述过当时《性史》发行的盛况:“出版之初,光华书局两个伙计,专事顾客购买《性史》,收钱、找钱、包书,忙个不停。第一、二日,日销千余本,书局铺面不大,挤满了人,马路上看热闹的人尤多。巡捕(租界警察)用皮带灌水冲散人群,以维交通。”

但批判和责骂铺天盖地也随之而来,《性史》被批为“淫书”,张竞生为“性欲博士”。

张竞生的《性史》遭禁,画光屁股女人的刘海粟差点被当时占领上海的军阀孙传芳抓起来。

禁止是另一种宣传,《性史》得以迅速流传。并很快有人出了《性史》第二集第三集,银子是自己的,骂名全落在张竞生头上。作家萧乾回忆自己的年轻时说,白天干农活儿,晚上如饥似渴地看书,其中就包括《性史》。

还有有意思的事是,《性史》,引发不少跟风之作。如旧派小说家徐卓呆和平襟亚合著的《性艺》,内容即是说张博士登报征求性友约炮后,每日都有一个女子登门应征,与张博士真枪实弹的体验性生活,其中有姨太太、寡妇、优伶、舞女等诸色人等,各有一套性技艺,其中以刀马旦在博士身上劈叉最妙。张博士虽然大言不惭,提倡性学,实际上却一无所知,每日被这些女人狎玩,等于做了一个男妓,最后被一个女人带来的爱犬咬到博士的“小博士”,就此一命呜呼。

文人啊文人啊,教我如何不爱你。

污水,投枪,匕首,全部冲张竞生而来,从此张竞生开始了身败名裂的历程,1926年,张竞生被迫离开北大,他讲学,被浙江教育厅长蒋梦麟以“性宣传罪”的罪名逮捕,后驱逐出浙江。

1927年5月,张竞生在上海开办美的书店,令人哗然的是,“美的书店”全部雇用年轻漂亮的女店员。这是上海滩,也是全中国首次雇用女职员。张竞生此举之初衷本在提倡妇女“当勉力谋得一件职业以养生”,并把女性热情周到、耐心细腻的特点用于商业活动。

“美的书店”在开张那天,因为好奇,读者纷纷慕名而来,门庭若市。书店仍除了有张竞生自己著的《美的人生观》、《美的社会组织法》、《美的性欲》外,还有大量英国文豪霭斯理的《触角与性美的关系》、《性冲动的分析》等性学书籍。

对“美的书店”杀伤力最大的是,鲁迅的《书籍与财色》一文:但最露骨的是张竞生博士所开的“美的书店”,曾经对面呆站着两个年青脸白的女店员,买主可以问她“《第三种水》出了没有?”等类,一举两得,有玉有书……《鲁迅全集》中该文末尾对张竞生注释竟是“宣传色情文化”。因鲁迅在大陆的至高地位,一经被鲁迅黑,就很难翻身。直到200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修订出版《鲁迅全集》,张竞生词条的注释才修正为“是我国提倡性教育和节制生育的先驱之一”。

同行的诋毁,警局的摧残,使得“美的书店”难逃“猥亵诲淫”的罪名,终以倒闭而告终。

民国的女人都得感谢张竞生,张竞生却从此陷在浩瀚的口水之中,招来几十年的骂名,传闻张竞生在1932年自杀未遂。只能说,历史和张竞生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现在的人们更认可,在中国现代史上,张竞生是一个被严重“妖魔化”的特立独行的杰出学者,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虽然主流的名人录和工具书里,仍然没有他的地位。

但历史终会做出最终裁决。

上个世纪40年代,张竞生远离尘嚣,在家乡广东饶平开公路、育苗圃、办农校,就是现在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所以当时就有“南张北梁”之称,南方是张竞生,北方是梁漱溟。

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国家文化部专门下发文件,将张竞生的《性史》与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等列为中国十大禁书。

性欲博士张竞生从历史的舞台上销声匿迹,之后二十年,张竞生在广东文史馆工作。70年代初,张竞生回到家乡广东饶平县樟溪区厂埔村,在那里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在最后的日子,张竞生写下著作《哲学系统》,这是他一生中仅有的一本有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书。

1970年6月18日,张竞生因突发脑溢血逝世。窗前的书桌上油灯仍然亮着,桌上摊着一本没有写完的笔记。几个生前不认识的好心人悄悄的埋了他,下葬时没有一个亲人在场。

中国性学第一人张竞生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一辈子。(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