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致我的出轨男友:我从未哪怕一秒想过我们也许不会结婚

六年相爱,经历了心动甜蜜争吵嫉妒痛苦别离团聚守候以及所有意料之外的风浪,剩下一盘死棋。原谅你必然再犯,不原谅就此玩完的死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4a227

致我的出轨男友

文/另维

1、

我再也不原谅你了。

2、

那天突然发现耳机坏了,我一着急,拔了它用公放继续与你视频。

你在屏幕里面冲我笑,嘴角眼角都是我熟悉的弧度,这些年我一路看着它们冒胡渣泛皱纹,内里的情绪,没有人比我读得更懂。

你同往常一样,温柔地讲述今天的小意外:实习加班,赶回寝室时已过了宵禁,只好留宿在学校附近的快捷酒店。

我心疼地安慰你,你马上嬉笑开来,丫头,一看到你撒娇我就什么委屈也没有了。你美美地说。

我哄睡了你,关上电脑。洗澡回来的室友停下涂护发素的手,转头看我,说,“那是假话,很明显的,你听不出来吗?”

我笑,摇摇头,答,“他骗人时眼睛会闪烁,说话会结巴,你不了解他。”

彼时是西雅图时间2011年11月7日,周六上午8:15,我大三,自留学美国,与你开始异地恋那天起,已是近三年时光过去。

昨天,你在工作的间隙更新“人人”状态:被老板冤枉了,很委屈,愈到临近毕业愈能感到上海的残忍,只能想着大洋彼岸的丫头给自己打气。丫头,老公想你。

“得瑟”“麻得哥们宵夜都要吐出来了”“晒恩爱掉人品!”“又来了”……下面的回复来自你大学同学,或者我们共同的高中同学。这两年,原先那些“祝福”“感动”“加油,挺你们”渐渐鲜有人说了,大家都看惯了我们的恩爱,小心翼翼的祝福变作了调侃与挖苦。但每当我回复你,你的朋友还是会摆出肃然起敬的样子。他们说,呀,嫂子!楼下注意队形,嫂子来视察了!

当初的质疑与不看好自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你们真不容易”,和“真羡慕你们”。

偶尔有学妹溜进我们的“人人”情侣空间留言,学姐学长,在老师办公室里偷听到你们的传奇,特别感动,我又相信爱情了。满怀崇敬与憧憬。

我租住的公寓墙壁上贴满了照片。你的大学军训照,世博志愿者照;高二时篮球联赛,我班对阵你班,赛后你央求班级摄影师拍摄的我们的合影;以及高三的圣诞夜,我们逃课去商业街边照的,怪模怪样的大头贴。

虽然隔着太平洋,我每天睁眼是照片,闭眼是回忆,平日里手机QQ、微信不断,你不在我身边却渗透我生活。

我从未哪怕一秒想过我们也许不会结婚。

3、

室友已经全然忘了她还没涂完护发素,指着墙上的挂钟,音调高了八度。

“现在是北京时间23:21分,你五分钟前关的电脑,聊天八分钟。我们假设他开房进屋开电脑花费五分钟,从寝室走到酒店十分钟,那么他到寝时间应该是22:50左右,他们学校宵禁是几点,至少23点以后吧?”

我想反驳她想太多瞎操心,却发现无话可反。发了一会儿呆,我打开Skype拨打你的电话。

室友按住了我的手,“你还指望靠打给他知道真相?上网查号码,打给前台,傻子。”

前台小姐自报了酒店名,喂了好几声,我终于在情急之下,由不知说什么,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你好,我是821号房王先生的女朋友。”

室友用口型说“你是傻逼”,前台小姐却变了腔调,声音带着程式化的温柔,她说,“是您呀,您要的吹风机刚刚已经送上去了。可能人还在路上,请您再稍微等等。”

茫音响一分钟了,我大脑还是懵的。

室友收起“果然如此”的胜利表情,靠上前来:“哭吧,另维,哭出来会好受很多,真的。”

吊灯把房间笼上了一层暖黄,眼泪尚未来得及打转,电话便响了,一串奇怪的乱码,国内来电。一定是你的,我心脏咯噔一跳,小雀跃立即欢天喜地地蔓延开来。

“丫头。”

你的声音涩涩的,带着酝酿许久的深情。我顿时心头一梗。

“猜我在哪里?”你顿了一下,自答了。“我在学校草坪上呢,去年夏天一起散过步的那片。”

满腹的委屈瞬时散尽了,眼泪终于涌出来,我握紧电话,“我好想你”,我说,话未张口便被室友写在纸上的字打断。

她写,傻逼他半小时前还在跟你撒弥天大谎。三个恨铁不成钢的感叹号。

“丫头,喂?”

“你房里有其他人吗?”我不应答,反问。

“怎么可能!”你脱口而出,兀自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道,“有个朋友,女的,来借浴室洗澡,我避嫌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我终于宽下心,从怀疑你开始,麻木,惊疑,痛苦,安心,一个一个碾过心脏,前后不过短短十几分钟,我却已仿佛经过了沧海与桑田。

沉默里,你叫了我一声,我“嗯?”地应答,带着不明显的哭腔。

“我想你。”你说,哽咽融在每一个字节。

西雅图带雨的白昼,是上海的深夜,我们依依不舍地挂上电话,继续过各自的生活,倒数相见的日子。

“我知道异地恋苦,可一想起跟他分手,就又觉得异地恋好幸福,好值得。这就是爱情吧。”那句我想你犹然在耳,我捧紧电话望着室友,破涕而笑。

“瞎话能说得这么从容不迫,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

室友冷笑了一声,说。

4、

“May,我刚刚看到人人上,他同学说微信上聊,他竟然回了句‘好’,”我抱着电脑来到室友面前,试图说明白我的不安,“他去年就提过微信被盗了。”

“这种马脚他肯定早就露过了,你一直不注意,他也就越来越胆大。”室友道。

我有你的QQ,人人,和飞信密码,我常上去看你记录,替你回留言,也正因此,你是同学眼中的模范男友,我丝毫不曾怀疑过的,铁板钉钉的未婚夫。

可我现在正一个一个点击查看着你QQ、飞信里的女性好友资料,确定了一切正常后,又查阅起你的QQ邮箱。

几百封未读邮件的邮箱,杂草丛生,到处是各类广告与注册信息,夹杂着几封标记了已读的我的邮件,都是爱意满满的句子。我忽然看到“陌陌”的注册确认,正惊讶着你并未提过你也入了陌陌一族时,我忽然灵光一闪,是了,你的微信是与QQ绑定的。也就是说,微信密码可通过QQ邮箱找回。

我输入你的微信账号,申请将新密码发送至QQ邮箱,几分钟后,我成功登陆了你的微信账户。

不同客户端登陆微信,最多只能收到最近一天的留言,即使这样,我依然收到了许多。从我从未听你提过的女孩细声细气的“你在干嘛呀”,到同学让你帮忙签到,你昨天才更新的朋友圈照片,分明就是你的书桌,上面还摆着我送你的收纳盒。

我给你的微信发讯息,系统说我们不是好友,发QQ问你,你笑,傻丫头,不是早跟你说被盗了吗。我忍不住一直联系的女生只有你一个,所以微信对我没什么意义。

“你在撒谎。”第一次,我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

我睡不着。

你的微信在“此账号已在其他客户端登陆,您被迫下线”的提示中被退出了,我打电话给你,你愉快地说着想我爱我,叫我丫头,满声宠溺。

我说,那天的女生真的只是去借浴室洗澡吗,你发誓?

电话那头沉默了,你深深呼了一口气,“你听谁说什么了”,你问。我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本身。

“她那天洗完澡不停缠着我说话,我怎么明示暗示她都不走,折腾到半夜,我只好把床让给她,在沙发上躺了一夜。对不起丫头,我觉得好内疚,她喜欢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应该放她进来的。我这几天一直想跟你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但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我家丫头的事,这个我发毒誓。”

心又在你的信誓旦旦中安定了,我说完“嗯”和“我也想你”,挂上电话,一片茫然。

你是老手了。我想起室友May的话,寒意瞬时从心窝传染到脚趾尖。

《金融会计》课上,教授在滔滔不绝地讲授着FIFO和LIFO,因为助教邮件通知了这将是期中考试重点内容,全班都聚精会神地奋笔疾书或者敲键盘,只有我,我整个人仿佛与正常世界隔离了,除了摆弄你的微信,我一无所知。

是的,我每登陆一次,都能收到一个女孩言语暧昧的留言。

我模仿着你,你以空格代替标点,把“哦”写成“奥”的说话方式,对她说“媳妇想我没”

女孩娇嗔了两句,埋怨“干嘛QQ聊得好好的,突然发微信”。

我呆呆望了望课桌上的电脑,长久以来我习惯一边上课一边挂你的号码,可它现在动静全无。你是有其他QQ号的,想到这儿,我的呼吸忽然自行断了一下,有痛感自胸腔涌进口腔。

我的不听讲吸引到教授注意,话筒前,他用诙谐的语调说“第一排的亚洲女孩,你思考了这么久,和大家分享一下成果?”的时候,我的心脏是麻的,感觉不到羞耻,骤然聚集的目光与哄笑也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我的手一直在发抖。

抖到我一个人走在校园里,无法感知西雅图深秋里冰凉的风和雨,抖到我发不了短信,抖到我忘记打开网络电话,直接拨通了国际长途,听金钱恣意流,竟不肉疼。

电话那头,你愉快而温柔地叫了声丫头,我哭出声,你焦切地问我怎么了。满嘴心疼,事不关己。

“美国时间晚上八点,我们谈谈吧,视频。”我哽咽着喉咙,一字字地挤。

5、

你坐在寝室床上,我坐在房间书桌前,我们都面对屏幕,看着彼此的脸。

关合的百叶窗把光线与华盛顿湖景一起隔绝去了另一个世界,房间里出奇的暗,我没有开灯,屏幕上的脸也因此格外模糊。

你问我是不是考试成绩不理想,和闺蜜闹不愉快了,还是想家了,想你了……你一边宠溺地说笑,一边把手放在摄像头前,弯出捏我脸颊的弧度,你高一时就很爱捏我脸颊。

我打断你。我知道你在撒谎,一开始就知道,我等你说实话,可你依然满嘴胡诌。我说。

你无辜地愣了好一会儿才出声。

“另维,我做什么了你直说好吗!你知不知道我从认识你那天起,脑袋里面就连别人的影子都没有!”你很委屈。

“你发誓吗?”我问。

“我发誓。”你竖起三指,放在了太阳穴边。

我来不及张口,刚刚到家的室友已经上前“啪”地阖上了电脑盖,“听不下去了”,她翻了个白眼,说。

电脑休眠没多久,iPad就开始响不停了。QQ讯息,视频邀请,Skype,FaceTime,一个接一个地唱歌。明知是胡话,我依然想听。表情泄露了心情,我只好心虚地看着室友May。

May摇摇头,转身出去了。

iPad却在这时停了歌唱,心一失落,我又立刻红了眼眶。情绪忽高忽低,失控得厉害。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电话响了,我连忙接通。

听筒里传来你急躁地高声叫喊。

“丫头,我知道你都知道,我都跟你说实话,我那天是没控制住,但我跟你发誓,我这是第一次,我以前从来没有过,以后也不会有……丫头,我发现我们真是在一起久了有感应了,你看我上来就被你逮了,呵呵……”

我不意外,但依然五雷轰顶。

我挂掉电话,关闭了你的紧张、小心翼翼与讨好,哆哆嗦嗦地拨通May的电话。

May进来后,我的满腹委屈反而无从说起了,酝酿许久,以“他说那天是他第一次”破了沉默。连自己都觉自欺欺人。

“你还信啊?”May的表情很夸张。

我不信,可我希望我是真的。

——是真的又能如何呢?

——可我还是希望是真的。

思维混乱不清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