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这里有十五本绝对罕见的书籍

这里有十五本绝对罕见的书籍,看看你看过没有?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359860279627

文/Gerri

译/合理或、ocean wang

纸书是有历史的,这才是它强过电子书的主要原因。但是历史是古怪的、扭曲的、隐蔽的,这里特指的是一种神秘的史书(历史上有很多人专门写这种东西),里面写满了谜一样的异世界。

《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耶鲁大学有个拜内克古籍善本图书馆,这里有一本谁也不会读的书,伏尼契手稿。1912年,这本书被美国的珍本书商威尔弗里德·沃伊尼克得到,直到今天学者、解码专家和图书收藏家也没能解开这本书里面的谜。

经过碳14纪年法测定,这本手稿创作于15世纪的什么时候。在过去的100年里,破译专家除了根据书中的文字整理出一个字母表(或者密码对照表)以外毫无建树,这本书似乎是一本草药医书,只不过介绍了一些想象出来的植物。有些人认为这本手稿其实是个骗局,如果是的话,这是一个充满了炼金术和宇宙论条文的复杂骗局。

《索贾之书》The Book of Soyga

约翰·迪伊是伊丽莎白时代的学者,以下是他的头衔,数学家、占星家、神秘学家和炼金术士,他是伊丽莎白女王的顾问,在当年还拥有全英国最大的图书馆,藏书超过3000册。

这本书还被魔法师们称为“Aldaraia”,约翰·迪伊相信它的作者是天使们,他们记录了和亚当、伊甸园有关的一些事情。如果单纯看这本书,你最多只能评价它为一本神秘、略带神圣的魔法书。

但是故事还没结束,迪伊曾经在欧洲大陆度过了很多年,当时他的图书馆被人洗劫一空,迪伊不得不回到英国变卖剩下的图书支撑自己的晚年生活。当约翰·迪伊死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从1608年到1994年,人们一直认为这本书遗失了,直到一位名叫黛博拉·哈克尼斯的学者发现了两份索贾之书的副本,一份在伦敦的大不列颠图书馆,另一份在哈佛的博德利图书馆。

《波波尔·乌》Popol Vuh

1701年,弗朗西斯科·席梅内兹来到危地马拉的奇奇卡斯特南戈小镇,这位多米尼加的传教士得到了一本手稿,献上这本书的教区居民声称,这本书是在西班牙军队侵略南美洲时,有人用西班牙字母按照口述者的发音记录下来的一份手稿。

这本书被认为是玛雅口传神话的一部分,直到今天,现代玛雅人中也有人在讲述其中的故事。“PopolVuh”字面翻译为“人类之书”,第一句就表明这本书记录于殖民时代。“人类之书”主要分为四个部分:创造世界、祖先神话、历史故事和宇宙学。

在创世记神话中,玛雅人认为动物是先被创造出来的,然后才是人类。世界上第一个人是用混合了泥土、尘沙的水捏成的。第二个人类是用木头造出来的,“但是这两个人没有灵魂,也没有头脑。”这两个人在得到洪水般的树脂前,惹怒了神,结果被神亲手打得失去人形。

《里普利卷轴》Ripley Scroll

15世纪英国约克夏有一个叫乔治·里普利的奥古斯丁修会会士,同时还是一位炼金术士。他曾经花了20年在欧洲到处旅行,希望能找到变幻和永生的秘密,1477年,当他回到英国时,有些人认为他已经找到答案了。一些人认为,这位修士之所以给马耳他和罗兹岛的骑士那么多钱,去资助他们对土耳其人的战争,主要是因为里普利已经能从基础金属中提炼出黄金。

当然,里普利卷轴详细记录了如何制造传说中的贤者之石,只不过插图没人能看懂就是了。在这些插图的旁边里普利还写上了同样没人能看懂的图注,比如“你必须要用水造出土,用土造出空气,用空气造出火,然后用火造出土。”

《罗霍恩茨抄本》The Rohonc Codex

关于这本书最早的文字记录可以追溯到1838年,当时古斯塔夫·巴丘叶尼(19世纪一个在英国繁殖马匹的匈牙利贵族)伯爵把这本书捐到了匈牙利科学院图书馆。抄本中的文字和早期匈牙利古卷中的文字有相似之处,但又完全是另外一种语言。就像早期的沃伊尼克手稿,至今也没人能理解这种语法。

学者们更倾向于相信罗霍恩茨抄本是一个匈牙利人设下的骗局,他们还推测伪造这份古籍的人是匈牙利古文物学者塞缪尔。可惜的是因为年代久远,他们既不能证实这本书是伪造的,也无法证明它是真的。

《死海古卷》The Dead Sea Scrolls

传奇的古卷拥有一个传奇的故事,1947年,两个贝都因牧羊人不慎落入了死海附近不远的一个坑穴,就在死海以西巴勒斯坦境内。这次意外让他们撞上了惊人的发现:那是2000年前古籍的碎片,一起埋在坑穴里的还有陶器、衣服,还有古代村落库姆兰(Qumran)遗留下来的木头。

人们认为这些古卷属于犹太民族的某一个宗派,爱色尼(Essene)、撒都该(Sadducee)、法利赛(Pharisee)或者犹太狂热者(Zealot)。在第一个坑穴周围,还静静埋藏着更多线索,有更多的卷轴碎片、羊皮纸和纸莎草纸。

当年,古罗马军队忙着四处销毁犹太文明痕迹,扼杀刚刚萌芽的基督教,这些古籍就被封存在陶土罐里埋藏在死海与耶路撒冷之间。这份手稿极具考古学价值——公元67年,古代村落库姆兰被罗马人夷为平地,而刚才提到的坑穴中的木头碎片恰好证明了这一史实。

《奇迹和奇迹纪事》Prodigiorum Ac Ostentorum Chronicon

即使在今天这些图书里,康拉德·莱戈斯森斯(被认为是阿尔萨斯的人文学者、百科全书著作人)写的这本书也能出类拔萃。从古希腊时期到古罗马时期,还有一部分当时的预言,这本书记录了欧洲的所有奇异事件,当时这些现象也被认为是重大事件的先兆。

另外这本书也描述了大量物种,既有真实存在的,也有活在想象中的生物。康拉德用精确无误的木版画忠实记录了犀牛、大象、骆驼和驼鹿,同时也描绘了大量海怪、类人生物(类似刑天那样的生物也是有的)。无巧不成书,康拉德出版此书的年代正好与下文中诺斯特拉德马斯处在同一时代,当时后者正在撰写自己的百科全书,而且很明显给后者带去了巨大影响。

《红书》The Red Book

卡尔·荣格是20世纪著名的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的创始人。他是佛洛伊德的学生,但是后来他背离了佛洛伊德的思想理论。也正是因为这次“离经叛道”,他开始正式创作《新书》(《红书》),但其追随者和继承人直至该书最后出版,才知道他所创作的即为后来的《红书》。

这本书1913年开始创作,那时荣格的精神处于低迷的病态,他自己把那个时期描述为在和自己的精神交锋。他用16年的时间,创造了自己的心理理论。他用自己发明的方法编写这部书的内容,即他称之为“积极想象”的方法。依他所写,曾有一个老人和一个美貌姑娘造访,他后来认定他们分别是以利亚(希伯来先知)和萨罗米(马太福音中的人物)。

荣格的后人一直收藏《红书》直至2001年,在之前近80年的时间里拒绝任何人接触这本书。最终这本书在2009年出版。

《塞拉菲尼抄本》The Codex Seraphinianus

《塞拉菲尼抄本》被认为一部介于超现实主义与虚幻主义之间的作品。书的作者是意大利艺术家路易吉·塞拉菲尼,该书被认为是另一个世界的百科全书。塞拉菲尼用自己创造的一种文字完成了这部书,并配以奇异的彩色插图贯穿整部作品。书中的鱼像人的眼球,连同睫毛也一样;城市建筑在巨大的牡蛎壳上,漂流在海面上。尽管密码专家根据其在Abe books上的书页,成功地破译了其文字编译体系,但仍无法解释这些文字的含义。

《隆歌隆歌》The Rongorongo

即使要改变一下书籍的定义,也应该给《隆歌隆歌》在这份列表中留一席之地。虽然这只是些碎木片(有些被做成了的法杖或雕像),但其上刻有一套系统的字形符号,自从19世纪被发现以来一直未能解开。

智利人和秘鲁人的到来,给这个小岛的居民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长时间的奴隶掠夺,最终导致岛上的居民几乎损失了一半的人口,他们或被杀害或被抓走,大约有1500人消失;商人恶意地把天花、肺结核等流行病引入岛内,加剧了当地人口的死亡;剩下的一些人也被掠夺到塔希提岛成为奴隶。十年之间,97%的人口死亡,已经没有人能够读懂这些文字。

《门多萨抄本》The Codex Mendoza

《门多萨抄本》是一部不一般的文献,有着奇特的历史。它可能是由门多萨总督安东尼奥在1616年委托编著的,欲送往西班牙供国王阅读。但是,在航行途中,西班牙舰队遭到了法国海盗的攻击,这部书稿和其它的财宝被装船带到了法国。就这样,它被遗忘了几百年,最后,被收藏在牛津大学图书管。

这本书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本关于阿芝特克人的书,由阿芝特克人提供的素材,由阿芝特克人所写。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学者称该书为“第一部自传式人种志”的原因,这是一部由其中部分人撰写的全体人的传记。

《占卜者的预言》Prophecies of Nostradamus

任何一份关于神秘书籍的列表,少了这部著名的《预言》都是不够完整的。这部关于预言与占卜的书极其受欢迎,在过去四百年间一直是最畅销的书,自从1555年第一次出版以来,几乎就没有停止过印刷。在那个时代,关于占卜与预言的书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诺斯特拉达穆斯(原名米切尔·德·诺特雷达姆),是一名药剂师,因成功治愈瘟疫而名声大作,同时开始开创他的事业。也许正是在面对黑死病的蔓延过程中,他开始对预言未来之事产生了特别的兴趣。

他精心的以四行诗的形式编排这部预言之书,预测了各种灾难。关于他的各种传闻和故事有很多。据说他预见了人类所经历的每一件大事:9·11事件,两次世界大战,戴安娜王妃之死以及广岛、长崎遭受核打击。如果某件事连续几周成为报纸的头条,那么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会有某些人,拿着诺斯特拉达穆斯400年前的书,说:“他知道这会发生,一直知道。”

《乃哈马迪文集》(《灵知派圣经》)The Nag Hammadi Library

《乃哈马迪文集》的发现过程听起来像是维多利亚女王初期的冒险小说,这是包括诺斯替教派圣经在内的一套书。1945年,一个名叫穆罕默德·阿里·共的阿拉伯农民,在上埃及地区的戈壁沙漠中发现了一个粘土罐子,里边有13本用皮革装订的书。他把书随意甩到家里,然后和兄弟们一起去实施针对另一个人的寻仇计划。其中几本书在做饭的时候无意间烧毁了,而另外的之后流入黑市之中。最后,当埃及政府注意到这些书时,才把他们收缴并珍藏在开罗科普特博物馆。

这些书卷后来经证明是秘密神圣的基督教文本,超过1500年的历史,大约创作于第一世纪的基督教时期。书中所记载的一些东西在以前的基督教经典中从未提及,而还有些东西已被基督教会宣布为异端而遭到禁止。该书卷自被发现以来便备受争议,因为它给教会文学提供了一个相对立的思考点。

《鲁拜集》The Sangorski Edition of the Rubaiyat of Omar Khayyam

如果有一本书像“希望之钻”(据说所有拥有过这块钻石的人都遭遇厄运)一样遭到诅咒,那么这本书就是《鲁拜集》。这本书就其本身而言就是一部艺术品:封面以皮革包裹,并修饰着宝石镶嵌的孔雀,花纹图案则用金箔纸装饰。设计者佛朗西斯科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构思,用两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创作。这是一本具有传奇色彩的书,不仅在于它的艺术价值,还在于它总能带来悲剧。

该书的原本随着泰坦尼克号一起沉入了大西洋,而六周之后桑格斯基也不幸溺水而亡。此后,桑格斯基的合伙人斯坦·布雷,根据桑格斯基的原图,花费了六年的时间重新做了另一本书。而这本书却在伦敦闪击战中被毁,于是布雷又花费了40年的时间完成了第三本书,在他死后把这本书捐献给了大英图书馆。

《维维安女孩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Vivian Girls

亨利·达杰是一个典型的城中隐士。他是一名警卫,在芝加哥的一栋狭小的公寓中居住了近40年,从未结婚。他死后的1973年,他的前房东发现达杰是一个典型的不同寻常的隐士:他一直坚持写小说,并为之配以图例说明,死后留下了厚达15000多页的书稿。

亨利·达杰

虽然都是像《维维安女孩的故事》、《什么是虚幻的领域》、《由儿童奴隶反抗引起的Glandeco-Angeli战争风暴》这样笨拙的题目,但却以丰富的水彩画面充分的表达出史诗般的幻想。带翅膀的女孩在奇怪的画面中飞翔,而拿着宝剑和刺刀的人在后紧追。整本书内容丰富,包含广阔,已达到界外艺术的最高境界。(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