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一个人不是地狱,杀死自己的人生才是

一件事如果让你变得那么丑陋,不要去做,一个人如果让你变得特别不可爱,就离开他。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sur

文/晚睡姐姐

有个老港片,《喷火女郎》,王晶和陈嘉上联合监制,邱淑贞在里面演一个生来就被诅咒,具有说话“好的不灵坏的灵”的特异功能女孩云云。云云的大姨妈是个落魄的夜总会妈妈桑,骗云云说自己得了癌症,让云云利用自己的特异功能给她赚医药费。

具体怎么操作呢,就是打小人。一位大妈奉上自己老公“狐狸精”的照片:“就是这个贱女人,你替我打死她,打死她!”云云拿起一双鞋,一下一下打着照片上的女人:“我打你个小人头,我打得你眼泪哗哗流;我打你个小人口,打得你三世做黑嘴狗;我打你个小人手,打得你钱财通通走……”

这个电影很有意思,是邱淑贞的成名作之一,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王晶把她拍得非常漂亮,片头即是她穿红点连衣裙模仿梦露用手遮裙子的镜头,一颦一笑都是性感与娇憨的结合。里面很多情节都充满了夸张的喜剧元素,过于荒诞,但在这件事上,却是最最真实的生活。

当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自己地位堪堪不保的原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被地里狠狠地诅咒,狠狠地抱怨,借助于自己都未必相信的巫术,来帮助自己铲除异己。

要不然怎么办呢,离开?不可能。老式妇女们将婚姻视为自己的终生信仰,一生唯一的使命无非就是要守住自己的男人,若是被离弃,那不仅是生活方式的改变,而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哥哥张国荣的母亲潘玉瑶就是这样一位女性。她很早就结了婚,嫁给有名的洋服师傅张活海,生下了十个孩子,一生始终遵从丈夫的意志,即使他花心、再娶,一直“颇中意女人”,对她不好,她都甘之若饴,与丈夫的事业同进退。张活海经常到尖沙咀的半岛酒店租房约会,她很不高兴,找私家侦探调查他,去那里“捉奸”,同电影片段一模一样。

潘玉瑶一直没有和孩子们住在一起,孩子们和外婆以及佣人们住在湾仔道一所房子中,她和丈夫“在中环的一个单位有两层楼,一层自己住,一层就用来做工厂。理由就是为了看着工人。”或许这并不是生意的需要,而是她要时时看守着他,防止他招蜂引蝶。她的世界中只有他一个,一生都在为他快乐,也为他烦恼,很多年后,一直努力对妈妈好的张国荣也意识到了这点,他终于承认:“除了父亲以外,无论是谁为她做什么,也无法令她快乐。”

被媒体报道的陕西“二奶杀手”张玉芬(化名)有一张看起来很强悍、固执的脸,事实上她也是这样的人。有过丈夫出轨经历的她,在长达十年矢志不渝的“捉奸”、起诉过程中,结识了有相同经历的几个女人,她们被同样的仇恨和绝望驱使着团结在一起,组成了“打二奶游击队”。她们“在西安各地展开行动,方式激烈:在街上拉住二奶就打,边打边骂,扒衣服、脱裤子,打完就跑。”因为行事极端,有一次她还被告“故意人身伤害”,从此后收敛一些,注意规避风险,只是“情绪一上来,她们也干过把小三衣柜里的漂亮衣服都掳走,在高速路上一把火烧了的‘过瘾事’。”

别人都觉得她是精神病,连家人都无法理解她的行为,她却很享受这个过程,甚至对“捉奸”上瘾。闲着没事也会在大街上观察哪一对男女属于不正当关系,直至跟踪对方到旅店,来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否准确。

张玉芬这些年的确解决了一些女性的困境,但她杀死的,其实是自己的人生。

回头看,如果在18年前,丈夫和她坦诚说自己喜欢上了别人的时候,她能选择离婚,其实她本不必变成这样的人,或者早就有了新的生活。她不肯,是因为她自小就争强好胜,工作上经常拿先进,自觉把家庭照顾得特别好,“他凭什么?”她死活不肯点头,“男人就在晚饭时借口上厕所逃走,再没回家。”

这一逃,就是10年。她满心愤怒,“我过不好,你也别想好过,我拖死你。”她不仅不离婚,还到处搜寻证据,共11次以重婚罪起诉丈夫。“在此期间,她曾在媒体上登广告寻夫,曝光他和第三者的工作单位和照片。”正是这10年的折磨,一直在加剧她的损失,等到了最后不得不离婚的时候,她心里除了无法自拔的对男人和“狐狸精”的恨,再无其他。她只能继续在别人的“奸情”中发泄自己的这种恨。

什么才是人生最大的损失,不是不被人爱,而是因为别人的选择而把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像张玉芬这样,曾经也是对生活充满梦想的好姑娘好老婆,眼看着变成了凶悍可怕的中国大妈,才是所有女人的噩梦。

以前有位朋友在结婚前和我探讨如何防备婚后男人变心,她忧心忡忡,担心现在泛滥的婚外情事件降临在自己身上,我问她:“为何变心的不能是你呢?”

她愣住,说我不可能。

不,人人都有变心的可能,变心在一段自由的关系中就像保存不当的食物会溃烂一样难以避免,人人也都有不爱的权利。很多女人之所以觉得自己比男人更忠贞,其实并不是女人就是铁板一块,而是她们最害怕变化,她们把依赖一个男人,等同于爱这个男人。一旦男人不爱了,或者爱上了别人,她们首当其冲的愤怒就是你为何不肯承担我的一生,你怎么可能半路抛下我?

在中国,很多做了一世夫妻的男女并不是没有变心,更不等于恩爱夫妻,就是凑活着活了一辈子而已。只要男人不离开,日子就可以天长地久的过下去,哪怕是低质量的婚姻,哪怕明知道他心有所属,也比没有婚姻要好。她们甚至连变心的勇气都没有,有些女人自命的贞洁,只是生活的闭锁,她们希望男人也要这样,禁锢,封闭,断绝他一切可能和异性交往的机会,那样就安全了。

因为恐惧,她们才会咬死不离婚。因为觉得离婚已经是地狱,所以她们并不介意将男人也拖到这个地狱中去。抵死纠缠,令两个人都不得善终,人生变成一个大号的烂摊子。

“二奶杀手”的出现,是当现有法律和制度对女人保护不够的情况下,民间正义的出手,但这仍然没有脱离出自古以来原配怒打小三的境界。“二奶杀手”难以推动社会的进步,因为她们的人生已经提前枯萎,这一场混乱的厮杀在层次上并没有比凤姐逼死尤三姐的手段更高超,依然是女人自认为离开男人就是人生最大失败的男权思维在作祟。

要改变制度,更需要一些懂得自爱、更珍惜自己人生的女性来书写这些制度。比如徐志摩的夫人张幼仪,离婚后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辗转德国,一个结婚都是依照父母之命的传统女性,在异国的奋斗中获得了重生,直做到中国银行副总裁,并主持上海各国银行事务。张幼仪将自己的一生分为“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去德国以前,凡事都怕;到德国后,变得一无所惧。是一场婚姻的风雨让她顿悟,自己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人有义务一辈子都扛着你的人生前进。

她在男人的绝情中强壮,也为后来的女性指明了方向:与其纠缠于不爱自己的人,不如早点前行去寻找隐藏在婚姻阴影之下的自己。

一件事如果让你变得那么丑陋,不要去做,一个人如果让你变得特别不可爱,就离开他。(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写的太好了。中国的好多女人都该看看这文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