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真正的爱是知道何时翻篇

痴情不是真的爱,因为真正的爱绝不是折磨自己,更不是让别人折磨自己。真正的爱是让爱人幸福,让自己快乐,真正的爱是知道应该何时翻篇。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6743767dxbc0acd39ecc5&690

文/黄佟佟

杨柳的故事是我听来的,她是我的一个师姐,一个活得很极致的人,是奋不顾身的真爱女神。这样的人,每一个人的生活里都有,甚至于可能你就是杨柳。

虽然一直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听到那些细节的时候还是被震了一下子,我深深震撼于女人的执着,也深深震撼于男女关系的残酷。

在杨柳朋友的眼里,校草显然是个恶魔,但杨柳肯定不是这么想,甚至她可能认为爱上这样的男人是一种宿命。我也不这么认为,校草不是恶魔,他只是一个比较自私以及自恋的普通男人,这样的男人挺多的。

比如台湾作家李敖。

李先生是个才子,很有才,他当年有一个同居女友,叫刘会云,是个美丽的女孩,台大才女,待他无微不至,负尽所有责任,秘书、打字员、资料员、收发、保姆……同居两三年后,李突然爱上了影星胡因梦,对刘会云说了一句著名的话:“我爱你仍是百分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然后刘会云退出,去了美国,谁知李胡婚姻只维持了不够五个月,就分手。刘会云又问他,我回来可好,李说欢迎。

很多很多年以后,李敖出回忆录的时候,提及刘会云,仍然推崇备至:“会云跟我度过一生中最长的隐居时期,知我最深,护我最力。”至于为什么两人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没能在一起,他没有说。有记者问起刘会云的下落,他也语焉不详,胡乱应付:“不知道,好像嫁了个男演员,我不知道……”

当我看到这一段视频,当我看到李敖脸上的表情时,我心中电光火石般明白了一个真相,那就是——这个男人根本没有爱过她,也丝毫不关心她。他为什么对她念念不忘?也许只因为她是所有女人里对他最好的,最不求回报的——自恋的男人唯一能爱上的不是别人,正是能被女人这么无怨无悔爱上的伟大的自己。

我常常会揣测已经结了婚、过上幸福生活的校草为什么还要经常到杨柳那里去走走,那也许是一种地主看护自己财产的心情。地主有一块发家之地,虽然成色不是上佳,也不是自己现在最爱的那一块,但他在那块地上发源、养伤、徘徊。在他的内心里,那块地应该是永远属于自己的——这样说,有点残酷,当然校草也明白那块地有自主权,那他能做的是什么呢?也许就是经常去巡上一巡,以强调他的存在感。

这种隐秘的心理最集中的体现,就是每当他听说杨柳有男生追了,他就要来一次,结果杨柳就拒绝了那男生。听说杨柳要跟同校老师结婚了,他就又来一次,还跟杨柳上一次床,杨柳就不结婚了——你看,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来检查一次,确认一次他在她心中地位的不可动摇。他心里一定很得意吧:你看,她永远都臣服于我的魅力之下。

自私的男人很多,但之所以可以自私成功,当然是因为有一个纵容他自私的女人——这些女人,通常都爱得如此软弱和卑微。

爱得太过卑微的人通常自我认知极低,杨柳有五六个异常出色的哥哥姐姐,他们夺走了杨柳父母的大部分注意力。父母生杨柳的时候已经老了,他们没有太多力量也没有心情去关注一个小女孩的成长。杨柳几乎是在大人们的忽视与漠然中长大的,漂亮又怎么样,没有二姐漂亮,成绩好又怎么样,没有三哥那么天才。杨柳寂寞的童年里长满荒芜的嵩草,所以她才会那样珍惜,那好不容易用辛勤劳动换来的一点一滴的好。

杨柳对闺蜜说她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有爱的感觉,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这句话让人悚然惊动,让我想起伟大的心理学家埃里希•弗罗姆的一个有趣的论断,这句话我常用来警醒自己:“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那就意味着那种感情根本不是爱。”这句话后面的心理意义是,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唯有爱那一个人才能满足自己,那只说明这个人本身有病(心理上的)。

这个论断真叫人伤心,因为我们以前看的书、听的歌、看的碟不都在强调爱的不可替代和唯一性吗,但聪明的老头告诉我们爱的真理,“爱,就是一种很欣然的心理,一种内在的缠绵之情,是一种积极的驱动力和内在相连,其目的是希望对方幸福、发展和自由,它让你自己感觉愉快,也让对方感觉愉快,但原则上它不是专属的,可以给予所有人。某人成为你爱的‘对象’并非偶然,因为总的来说你会爱这一类型的人,当属于这一类型的人刚好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就会爱了。”

是的,你会爱,你会爱相同类型的人,这是人类爱的本质,也就是说所谓的惊天地泣鬼神、非君不嫁、非卿不娶那种感情纯属幻想。如果一个人真的具备爱的能力,他(她)这一生可能爱上不少人,只要你是他爱的那一类人中的一个。而这个论断另一层深意则是,如果一个人只能从唯一的一个人身上才能感受到爱,那种爱就不是爱,而是一种SM。再简单一点说,你就是一个“受”。对,受虐狂。

是的,受虐也是会上瘾的,埃里希•弗罗姆把它定位为一种人类更深层次的心理追求,他(她)在“受虐”中才能得到快乐,而只爱一个人最深层次的心理动机是:“受虐者最基本的心理特征就是他们不能肯定自己的生命幸福、发展与自由,所以他们宁肯用双手奉上送给他们选定的施虐者。这样,他们就可以不用对自己负责,因为幸或不幸都有了债主。”

杨柳式的那种死缠烂打痴情者后面不是爱,那是一种“虐”。从心理学上分析,痴情者通常都有一颗极度匮乏的心灵,他们无法替自己的人生做主,无法替自己的爱做主。于是他们终身在寻找主人,一旦找到这个人,他们就可以将一切双手奉上,这样他们就轻松了。因为他们终于不用面对自己的人生,不用面对内心的荒芜了。他们的幸福很简单,取决于“主人”的怜悯,当他爱你,便春暖花开,当他不爱你,世界坍塌。

所以,杨柳总是不快乐的,因为当你把自己人生的喜乐哀乐拱手让人时,人家有什么理由要珍惜你呢,一个人怎么能指望在另一个人的手上获得自己想要的宁静和快乐呢?

一个受虐者的悲剧是她永远无法脱离自制的地狱,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想。受虐者和施虐者总是成对出生的,他们形成不离不弃的共生关系。为什么分不开?因为两者本质是一样的,彼此都是无法面对自己人生的人。施虐者只爱被他主宰这个事实,他从来不会真正爱上献身者,他需要使受虐者感到痛苦,从而加深自己生存的价值。

这是校草为什么屡次要在杨柳可能展开新生活的时候,来找杨柳的原因,而作为受虐者的杨柳仍然沉浸在喜欢那种软弱无助、被人主宰的感觉里,因为这样你才能面对其实从来无法去爱人的本质——自虐者的本质是根本就不爱自己。更可怕的事实是,因为不爱自己,其实他们也不可能爱上别人。

表面上,杨柳好像一辈子被这个自恋的男人攥在手心,不如说杨柳一辈子被无法自爱的自己放逐在没有爱的荒原里,这是一个只有心理学里才会看到的、让人惊恐不已的可怕小秘密,在施虐狂与受虐狂的关系里,受虐狂才是真正那个把握关系的人。

这样说起来,生命有时真的好可怕。

很多很多年里,我们都在自以为是的感情里颠沛流离,甚至还带着一种悲剧的宿命感,一种高贵的牺牲精神,但当你愿意掀开这层离奇的外衣,你看到的赤裸真相却是两个无法去爱的人。

痴情不是真的爱,因为真正的爱绝不是折磨自己,更不是让别人折磨自己。

真正的爱是让爱人幸福,让自己快乐,真正的爱是知道应该何时翻篇。(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