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90后女留学生回国卖毒面膜东窗事发,曾自称年收入七位数

朋友圈里代购点面膜化妆品什么的想必很多同学都干过,很多同学回国后工作之余也想尝试一下“微商”来赚点小外快。但“微商”这个圈很浑,充斥着各种假冒伪劣产品,一旦东窗事发就容易身败名裂。下面这个新闻就是一个案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新京报报道】周梦晗22岁,河南商丘人,曾赴奥地利留学,回国后通过社交网络售卖面膜。今年2月,众多买家投诉其卖劣质面膜致容颜被毁,周销声匿迹。网络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周梦晗卖劣质面膜的话题已有2万(人次)讨论,1445.7万次阅读。

如果不是被众多粉丝客户声讨,周梦晗这个“90后”女孩,恐怕仍在“网红转战微商”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积累财富。

她的微博“坏脾气公子”的粉丝超过10万。已无法打开的美拍和微信账号,之前的粉丝数量也颇为可观。

10万,这个数字形成了一个圈子——营造“网红”身份,再转为朋友圈推荐,周梦晗积累了一众粉丝,也是潜在的买家。

在自己的圈子里,她成了明星。22岁的周梦晗,卖面膜,发展下线,壮大她的“事业”。她深谙营销之道,懂得如何利用资源,抓住买家心理,来寻找获利空间。

去年11月起,陆续有买家在网络上晒出面部发红、长痘甚至长毛的照片,称使用周梦晗卖的“三无面膜”后皮肤被毁,被医院诊断为过敏性皮炎和激素依赖性皮炎。

今年2月初,这个“明星”销声匿迹了。

但朋友圈里和周梦晗一样的“网红”们以及她们的“微商事业”,仍在继续。

■微信截图

“神仙姐姐”的三无面膜

柯灵和她的同伴最近有点烦:她们在寻找周梦晗。

留给她们的,只有周梦晗曾在各类社交网站活动的痕迹,这些照片和视频截图里,周确实是一位美女,皮肤白皙通透、宛若凝脂,竟能看到反光。

周梦晗号称使用自家面膜,这曾让柯灵和众多买家一样,坚信这种面膜有奇效,她们陆续从周梦晗的微信号买面膜,并称呼她为“女神”、“神仙姐姐”。

一片蚕丝面膜,定价19元。银色塑料袋包装上,仅有一个钢印的生产日期,没有卫妆准字、生产商、厂址等任何标识。

周梦晗曾说,面膜的配方源自她认识的一位老中医,自己再找工厂加工生产。蚕丝是她从国外进口,因为时间仓促,公司在筹备中,所以包装简陋,但不久就会正式上市。

问题爆发在今年年初,一位面膜使用者在微博里开启了“坏脾气公子售卖三无产品面膜”的话题,称使用了周梦晗卖的面膜后,皮肤严重过敏。

美容成了毁容。”柯灵是受害者之一,在近两个月内,她搜集近50位受害者的信息。这些姑娘来自全国多个省份,在提供给柯灵的照片里,她们的面部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红肿、爆痘,甚至长毛等症状。部分使用者的就医诊断是:过敏性皮炎和激素依赖性皮炎。

39位投诉者提供的信息显示,她们买面膜的总额近7万元。这并不包括周梦晗的下线代理,2名代理人与周梦晗交易的款项,就已经超过5万元。

转眼间,周梦晗“女神”的称号就变成了“女骗子”。

此前,她多次保证她卖的面膜绝对不含重金属、荧光剂等有害成分,“出现问题照价赔偿100倍。”

从2015年2月后,这些承诺就随着她一起消失了。

“网红”背后的伏笔

在销售面膜前,周梦晗的另一个身份是“网红”。探寻周梦晗的“网红”之路不难发现,她早已提前埋下售卖面膜的伏笔。

有粉丝曾说,认识周梦晗是在2014年3月微博上的一个热门话题,“敢露额头才是美女”。在众多露额头女孩的照片里,周的美貌吸引了她,随即在周梦晗的微博里点了“关注”。

从那时起,短短几个月,周的微博粉丝数从原来的八千多涨到十万多,她们都成了潜在客户。

这不是周梦晗第一次刻意在社交网站中积累人气。周梦晗的前男友曾跟人提及,他曾帮助周去运作微博加V,以及购买粉丝。

2014年9月1日,天涯上曾出现过一篇名为《美拍上看见一个美女加了她微博真的惊为天人实在太美》的帖子,点击量高达21911。

这篇帖子里,发帖人称偶然发现了周梦晗,并提供了大量她的照片。

有网友指出,这些照片此前都曾出现周的微博里,而帖子里的都没有微博水印,怀疑就是周梦晗本人在天涯发帖。

天涯帖子里提及的“美拍”,是个短视频社交网站。周梦晗曾在几个月内拍了41部视频,其中不少成为广场热门视频。

受害者程芯记得,周梦晗的美拍粉丝一度达10万人。

“美拍”似乎开启了周梦晗从网络红人摆渡到“微商”的旅程。

她在美拍上多次发布自己敷面膜的视频,每当有人询问,便声称用的是自家生产的产品。

她逐渐将美拍的粉丝引入到微博,以及自己售卖面膜的微信小号“小桃心”上。

直到2月份,程芯突然发现,周梦晗的美拍视频都被删光了,账号也被注销。所有与其有关的视频点开即是“您访问的地址找不到了。”

■交易记录 奢侈与炫富

在受害者的讲述中,对周梦晗的关注与信任,无一例外来自于她对外公布的人生经历:“白富美”、独立、自强。

周梦晗向人展示的个人信息是:家境富有,15岁远赴奥地利一所音乐学院求学,攻读长笛专业。对学业要求颇高,“一直很赶,想比别人早点毕业,以最快的时间达到最好的成绩,每个阶段都在靠前的位置。”

周梦晗的家在河南商丘,她曾经的朋友们评价她“算半个富二代”。15岁时,在商丘最好的中学结束初中课程后,周梦晗确实被父母送往奥地利留学。

周梦晗的父亲是中国某银行商丘分行的副行长,据其同事称,他的工资收入能担负女儿出国的费用。

和周梦晗在维也纳结识的萧吟,对她最深的印象是:生活上的奢侈。

第一次去周梦晗在维也纳租住的房间,萧吟吃了一惊:维也纳22区,靠近市中心,月租金近1000欧元,还专门花钱请了一位留学生为她打扫房间。

萧吟回忆,音乐学院课程少,周梦晗的课外时间几乎都花在逛街、购买护肤品和奢侈品上。最夸张的一次,是周梦晗见到了一个标价1000欧元的水晶杯,杯子看上去并无特别,但因为喜欢,周一口气买了4个。

事后,其中一个杯子在她洗澡时不小心摔碎,她还将此事晒在朋友圈里,言辞中透露出并不心疼的意味。

钱从哪里来,周梦晗并没透露太多。但据萧吟所知,除了国内父母的支持,周在国外又结交了一位家境富有的男友,花销多为对方承担。

周梦晗没有过多地“炫耀”学业。但她在奥地利的同学提供的信息是,周显然不是自我标榜的“每个阶段都在靠前的位置”。她曾有一次学分不够,要被遣返回国,还曾高价聘请律师,最终得以继续居留在奥地利。

面膜事件后,萧吟特意去周梦晗所在的音乐学院咨询,才得知周根本没有毕业就偷偷回国,她口中的“毕业后才回国创业”,其实连周本人的教授都不知情。

最让萧吟气愤的是周梦晗的谎言,留学期间,周梦晗曾在当地一个华人网上发帖“低价转让面膜”,这些面膜多为她购买后还未使用即将过期,或用后有过敏反应的,因为价格低廉,遭遇留学生们的疯抢。事后,周梦晗曾在微信上对萧吟说“卖给那些傻子”,并为此得意。

微信截图 “离一年8位数不远了”

留学经历持续到2014年夏天,此后,周梦晗回国,正式开启她在朋友圈的“面膜事业”。

作为曾经最忠实的买家,初中同学、微信好友李美记得,周梦晗在卖面膜时表现得“十分专业”。

此前李美曾在微博推荐一款治疗婴儿湿疹的产品,称可以在面部使用,被周梦晗制止,并私信她这款产品的化学成分表,“我买东西,只看成分。”周说。

这让李美信服,“觉得她真的懂。”

周梦晗曾跟一位好友表述过卖面膜的动机:这么好赚的钱为什么不赚?没有人会觉得钱多。

另一位毒面膜的受害者柯灵觉得,周梦晗的言行很像在对人“洗脑”。

除了在美拍和微博上发送皮肤细腻白皙的照片,以及照片下边看似不经意“我使用的是自家面膜”的留言外,她平均每天会在朋友圈里发送六七条关于面膜的内容,以及各种买家好评、交易打款、支付宝大额支出的截图。

比如她发在朋友圈的支付宝对账单显示,2014年12月,周梦晗的总支出是481205.68元。

她描述自己的能量:“没有伸手找家中要一分钱……现在(卖面膜)的成绩虽然没有达到一年8位数,但是也不远了。”

此外,周多次在朋友圈内晒各类贵重物品,其中一张图片是一件水貂的皮草,价签上是89000元。她说是回国置办公司完全经济独立后,在圣诞前夕给自己买的礼物。

也不是没人怀疑过,有买家问她“三无面膜”的生产厂家,她的回答都是商标正在注册、公司已经在案。

除了零售,周积累财富的方式之一是发展下线代理。她曾经的代理之一安然告诉新京报记者,周要求对方要么一次性以每片12元的价格买走3000片蚕丝面膜,要么交3000元保证金和3000元协约金后,每两个月必须以16元每片的价格拿走500片面膜。

她还曾向下线代理们传授如何应对买家使用面膜后面部不适的质询。“正确应对的方法是镇定,这时候别心虚,说错话。”

周梦晗在微信中对代理说,“先让她发照片。表现你的关心与专业。然后为她分析,最重要的是问一句,你从前不起痘痘吗?然后问最近生活作息如何?吃什么了?换护肤品了吗?”

即便是在和受害者最后对峙时,周也一直坚称面膜没问题,她在微信中熟练地报出化妆品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机构代码、卫生许可、卫妆准字这些名词,并说各项手续齐全,以打消对方的疑惑。

一位使用周梦晗面膜的粉丝,就医诊断结果是接触性皮炎伴感染。受访者供图

■粉丝用过面膜被诊断接触性皮炎伴感染 拉黑粉丝销声匿迹

规划好的致富脚本在今年年初发生了偏移,针对周梦晗的“毒面膜”,受害者们在网络上一片讨伐之声,要求周退款赔偿。

在事发后初期,周梦晗曾让买家退货,退还了部分款项,包括一些代理的保证金。但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她的想象。

2015年2月2日,周梦晗名为“小桃心”的微信账号发布了最后一条信息:“因为近日质疑事件,检测报告未出前,我不再发表有关此事的任何言论,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随后的两个多月,未见“交代”,也无音讯。

多名曾经的粉丝、买家被周梦晗在微信中拉黑或屏蔽,有买家试图通过寄货和退货地址、电话找到她本人,发现地址和电话均不属实。

记者多次联系周梦晗未果。周梦晗的父亲在电话中承认已经知道女儿的事情,但并不打算接受任何采访,以及对此事做出回应或对受害人负责。他自称在杭州培训,近期不会回商丘。

有与周梦晗亲密的朋友透露,周父并非没有担忧,他曾私下找到女儿的“合伙人”姚春光及其父母,请求他们不要将女儿的个人信息和家庭住址对外透露,以免惹来麻烦。

在这样一个尚未有秩序和监管可言的微商圈混,周梦晗认识的懂得面膜配方的老中医是谁?代加工厂和她口中的各种商标、手续都在哪儿?

伊湘,朋友圈内另一位面膜售卖者,对此不以为意:“不用出门,你去淘宝上就能直接下单定制面膜,寄到你要的地址,成本价也就一两块。”

对于周梦晗销售的“蚕丝面膜”、黑色果冻妆的“药膜”,她只看了一眼就告诉记者,这里含有糖皮质激素,刚敷上皮肤会变得透亮,之后就会长痘、发炎,甚至长毛。

至于那些使用者的好评、支付宝交易截图,也都可以使用软件和熟人帮忙“制造”,不值得信任。在伊湘看来,这些是朋友圈部分微商的“公开秘密”。(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