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地球的最终统治者,是女人

女人,跟男人不是一种动物。她们很可能是外星来的,因为她们进化得比我们完美。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xiaowangzizhuomianipad20110107[1]

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吓了他一大跳,人随着就躲到桌子底下了,说实话我也被吓了一跳。

关上门后我把材料本子录音笔放在桌上后,并没直接坐下,而是蹲下看着他。我怕他在桌子底下咬我——有过先例。

他被吓坏了,缩在桌子下拼命发抖,惊骇不安地四下看。

我:“出来吧,门我锁好了,没有女人。”

他只是摇头不说话。

我:“真的没有,我断定,你可以出来看一下,就看一眼,好吗?”

跟这个患者接触大约2个月了吧?他有焦虑+严重的胆怯症,还失眠。而害怕的对象是女人。

他警惕地探头看了下四周,谨严地后退爬了出去,然后蹲坐在椅子上,牢牢地抱着自己双膝,惊魂未定的看着我。

我:“你看,没有女人吧。”

他:“你真的是男的?你脱了裤子我看看?”

我:“……我是男的,这点我可以确认。你忘了我了?”

他:“你还有什么证据?”

我:“我今天特地没刮脸,你可以看到啊,这个胡子是真的,不是粘上去的。你见过女人长胡子吗?就算汗毛重也不会重成我这样吧?”

他怀疑地盯着我脸看了好一阵。

他:“上次她们派了个大胡子女人来骗我。”

我:“没有的,上次那个大胡子是你的主治医师,他可是百分百的男人。”

他尽力想着。我察看着他,揣摩今儿到底有没有交谈的可能。

他:“嗯,似乎是,你们俩都是男的……但是第一次那个不是。”

我:“对,那是女人,你没错。”

他:“现在她们化装的越来越像了。”

我:“哪儿有那么多化装成男人的啊……这些日子感到好点儿没?”

他:“嗯,安全多了。”

我:“最近吃药顺利吗?”他曾经谢绝吃药,说那是女人给他的毒药,或者麻醉药 ,等他睡了她们好害他。”

他:“嗯,吃了就是困。”

我:“就是嘛,没事儿的。这里很安全。”

他:“你整天在外面当心点儿,警惕那些女人对你下手!”

我想了下,没感到自己有啥值得女人那么鸡飞狗跳寻死觅活惦念的。

他:“她们早晚会驯服这个地球的!”

我:“地球是不可能被驯服的。”

他:“哦,她们会统治世界的。”

我:“为什么?”

他又疑神疑鬼的看着我,我也好奇地看着他,由于从没听他说过这些。

他:“你居然没发现?”

我:“你发现了?”

他严肃地点了点头。

我:“你怎么发现的?”

他:“女人,跟我们不是一种动物。”

我:“那她们是什么?”

他:“我不知道,很可能是外星来的,因为她们进化得比我们完美。”

他似乎镇定了很多。

我:“我想听听,有能证实的吗?”

他神秘地压低声音:“你知道DNA吗?”

我:“脱氧核糖核酸?知道啊?你想说什么?染色体的问题?”

他:“她们的机密就在这里!”

我:“呃……什么秘密?染色体机密?”

他:“没错!”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人的DNA有23对染色体对不对?”

我:“对,46条。”

他依旧怀疑地看着我:“你知道多少?”

我:“男女前44条染色体都是遗传信息什么的,最后那一对染色体是性染色体,男的是X/Y,女人是X/X。这个怎么了?”

他严正地鄙视我:“你们都太笨!这么简单的事儿都看不明白!”

我:“呃……我知道这个,但是不知道怎么有问题了……”

他:“男女差异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男人的X/Y当中,X包括了两三千基因,是运动频繁的。Y才包括了几十个基因,运动很小!清楚了?”

我:“呃……不明确……这个不是机密吧?你从哪儿知道的?”

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本来听过好多这种讲座。你们真是笨的没话说了,难怪女人要灭尽咱们!”

我实在想不出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他叹了口气:“女人最后两个染色体是不是X/X?”

我:“对啊,我刚才说了啊……”

他:“女人的那两个X都是包括基因好几千个!而且都是活动频繁,Y对X,几十对好几千!就凭这些,差异大了!女人比男人多了那么多信息基因!就是说女人进化得比男人高等多了!”

我:“但是大体的都一样啊?就那么一点儿……”

他有点儿恼怒:“你这个科盲!人和猩猩的基因类似度在99%以上,就是那不到1%导致了一个是人,一个是猩猩。男人比女人少那么点儿?还少啊!”

看着他冷笑,我一时也没想好说啥。

他:“对女人来说,男人就象猩猩一样幼稚可笑。小看那一点儿基因信息?太愚蠢!低等动物是永远不能了解高级动物的!女人是外星人,远远超过男人的外星人!”

我:“有那么夸大吗?”

他不屑地看着我:“你懂女人吗?”

我:“呃……不算懂……”

他:“但是女人懂你!她们天生就优良得多,基因就比男人丰富。就是那些运动基因导致了完全不一样的成果!男人谁敢说懂得女人?谁说谁就是胡说八道。我问你,从基因上看,你高等还是宠物高等?”

我:“呃……我……”

我:“就是这样。你养的宠物怎么可能懂得你?你吃饭它明白,你睡觉它清楚,你看电影它就不见得明白了吧?你上网它就不懂得了吧?你跟别人聊天它还是不明白吧?你看书它明白?不明白吧。你看球赛愉快了或者不愉快了它明白?它也不明确!它只能看到你的表面现象:你兴奋了或者赌气了。但是为什么,它永远不明确。”

我:“嗯……你别冲动,坐下慢慢说。”

他:“你能看到女人爱好这件衣服,为什么?由于好看。哪儿好看了?你清楚吗?”

我:“嗯,有时候是这样……”

他:“女人赌气了,你能看到她生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你不知道……”

我:“经常是一些小事儿吧……”

他再度冷笑:“小事儿?你不懂她们的。你养的宠物打坏了你爱好的杯子,你会赌气,在宠物看来这没什么啊,有什么可气的?对不对?对不对!”

看着他站在椅子上我有点儿不安。

我:“你说的没错,先坐下来好不好?警惕站那么高女人发现你了。”

他果然快速地坐了下来。

他:“没男人能懂得女人的,女人的心思比男人多多了,女人早晚会统治这个世界,到时候男人可能会被留下一些种男,剩下的都杀掉。等科学更发达了,种男都不须要了,直接造出精子。可悲的男人啊,现在还认为在主导世界,实在快消亡了,这个星球早晚是女人的……”

我:“可怜的男人……情感呢?不需要吗?”

他:“情感?那是为了繁衍的附加品。”

我:“我认为你悲观了点儿……就算是真的,对你也没要挟的。”

他:“我悲观?我不站出来阐明,我不站出来警告,你们会消亡得更早!惋惜我这样的人太少了。”

我:“是啊……我知道的只有你。”

他:“弗洛伊德,你知道吗?他也和我一样,很早就发现了。”

我:“哎?不是吧?”

他:“弗洛伊德的临终遗嘱已经警告男人了。”

我:“他还说过这个?怎么警告的?”

他:“他逝世前警告所有男人,女人想要全世界!”

我已经起身整理东西了:“嗯,我大体上了解怎么回事儿了。过段时间我还会来看你的。”

他:“你不能声张,偷偷地传递新闻,否则你也会很危险的。”

我:“好的,我记住了。”

我轻轻地关上了门。

几天后,我问一个对遗传学了解比较多的朋友,有这种事儿吗?他说除了来自外星、干掉男人、驯服世界那部分,基本属实。

不过,我们都感到弗洛伊德那句临终遗嘱很有意思,虽然只是个传闻。

“女人啊,你毕竟想要什么?”

文章摘自高铭《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