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没错啊,能做备胎也是一种福利

备胎之所以成为备胎总是有理由的,最大的理由就是对方不够爱你。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_45967792_diary

文/晚睡

一直觉得像《奇葩说》这种节目就像辩论赛似的,甭管你自己什么想法,分给你一个论题,你就得找论据来支持“我方”观点,即使千方百计、胡搅蛮缠,也要证明这个论题是成立的。

想当年我们单位组织过一次辩论赛,分给我们这组的是“国有企业更应该追求社会效益”,这论题简直是大奇葩,国有企业拿国家的钱生不出效益要你何用?可没办法,让说就说吧,找政策,翻论据,狠命煽情,恨不得声泪俱下,愣让我们这方赢了。自己都觉得好没有天理呀。

这期《奇葩说》的辩题——“恋爱中要不要有备胎”,其实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都知道这是一个很难绝对化的论题。说“可以有”的人,大多都是站在自我的角度上,谁还嫌弃爱慕者更多一个呢,当然是多多益善,不仅可以满足安全感,而且还能对恋人造成一种威胁,简直是一箭双雕;说“不可以有”的人,也多半是换算成自己是另外一方,想象着如果是自己的恋人有备胎怎么办,那肯定不爽了,不行不行,肯定不行,必须扼杀在萌芽之中。

所以支持说“可以有”的柳岩一方,也不见得是真的赞成备胎,而是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评论备胎存在的意义,“备胎就是备着,它有可能永远也不会下地,但如果有一天要用,那就可能要用。”反正又不是她男朋友有备胎,是吧。但是最后她还是往回找补了一下,“不能和备胎有肉体关系”,否则就直接变成小三了。

至于说“备胎不是小三,没有攻击性,也没有侵略性”,这倒是有点自相情愿。不是所有备胎都甘心情愿的备着,总会时不时有表态,暗中做点小动作,总得保持热度吧,就像汽车的备胎,隔三差五还得检查检查,打打气呢,以免轮到上场的时候却出现质量问题,上不去了。

备胎最大的威胁就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而且是经过了美化非常主动的可能性。有的人经不起这种可能性的诱惑,所以备胎备着备着就上位的情况也偶然出现。

备胎有两种,一种是明备,一种是暗备。

明备就是当事人心知肚明某人对自己有感觉,而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他,但或者故意笼络,保持暧昧,或者根本就甩不掉,对方哭着喊着不要“名分”,只求备用。

暗备就是当事人并不知情,只是当做朋友那样相处,是暗恋者内心难以摆脱这份情愫,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却还是离不开,索性以朋友的身份留下来,提供帮助和关照。既是忍受着情感上的巨大折磨,同时也是在享受接近爱情的那种幸福。

近代最著名的备胎可算得上是著名国学大师吴宓了。他是位爱情至上主义者,也是传奇女子毛彦文最真诚、最热烈、最持久、最痴迷的追求者。

这位惊世骇俗的学者,在自己这一生的备胎生涯中,既做过暗备,也做过明备。

刚开始是暗备。他是毛彦文初恋朱君毅的清华同学,毛彦文写给朱君毅的情书,朱君毅都给吴宓分享,那时候吴宓便对毛彦文的才情和性格十分倾慕,对他们的恋情十分艳羡。从读这些信的过程中,吴宓的内心起了波澜,“渐萌幻想”。幻想什么呢,大概不过就是“如果这样美好的女子是我的女朋友该多好呀”这种感觉吧。

毛彦文对朱君毅的感情十分忠贞,吴宓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也就压抑住了这种感情,转而选择了陈心一女士,更戏剧化的是,这位陈心一女士还是毛彦文受朱君毅之托,去杭州代为相亲的。吴宓和陈心一结婚之后,定居南京,生了五个孩子。

五年后,毛彦文与朱君毅早已经分手,吴宓和陈心一的感情也走到尽头。很多人相信这是吴宓认识到自己最终还是对毛彦文余情未了的一种表现,毛彦文对吴宓的爱慕从未回应过,尽了朋友的本分去劝说他们,反对他们离婚,“吴应对此负完全责任。如果说他们是错误的结合,这个错误是吴宓一手造成的。”但遗憾的是,并未奏效,吴宓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婚。

离婚之后,他开始正式追求毛彦文,也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明备”之旅。毛彦文的英文名字是“海伦”,也是吴宓代取的。吴宓为“海伦”写了大量的情诗,他曾在讲台上对着学生朗诵他的情诗:“吴宓苦爱毛彦文,三洲人士共惊闻。离婚不畏圣贤讥,金钱名誉何足云。”此乃“吴宓先生之烦恼”组诗的第一首,成为一时笑谈。

吴宓把这些诗发表在报上,1935年被收入中华书局的《吴宓诗集》,只是“毛彦文”三字留了空。据说金岳霖曾劝过吴宓:“你的诗如何我们不懂。但是其内容是你的爱情,并涉及到毛彦文……私事情是不应该在报纸上宣传的。我们天天早晨上厕所,可是,我们并不为此而宣传。”吴宓大怒:“我的爱情不是上厕所”。金岳霖只好闭嘴。

这也给毛彦文带来了极大困扰。当时毛彦文是单身,并无恋情作为障碍,只是毛彦文一直对吴宓无感。她觉得吴宓对他的感情只是一种误解,是吴宓在自己身上施加了太多幻想导致的,吴宓错将她看成是“幻想的女子”、“不可捉摸的理想女子”,而她不是这样的人,如果吴宓真的得到了自己,也一定会失望的。

就像电影《卧虎藏龙》中,李慕白和俞秀莲之间隐忍压抑的感情是因为中间隔着一个孟思昭,即使孟思昭已经死去,他们也无法跨越礼教的束缚,毛彦文对吴宓最大的心理障碍还因为他曾是自己初恋的好友。

朱君毅伤透了毛彦文的心,成为她一生之中最大的伤痛与梦魇。吴宓曾是朱君毅身边的挚友,每次见到他,都必然会带来过去的一点阴影。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吴宓虽然情深,但不解风情,不懂女儿心,当毛彦文竭尽全力想要回避与朱君毅有关的人和事的时候,吴宓每次来信示爱都要从自己是如何在朱君毅那里看到她的文字,而如何心生爱慕讲起,简直令毛彦文吐血。

都说理工科男人情商低,可作为国文大家的吴宓情商简直要低到海平面以下了。这中间尽管毛彦文也曾经有过动摇——吴宓追求毛彦文一路追到美国,两个人在旅馆深谈一夜,始终相敬如宾,这大概是两个人的情感与灵魂走得最近的一次了。这之后,毛彦文回国,吴宓追到杭州,却得到了更明确的拒绝,令他伤心欲绝。

但这场没有结果的,单方面的“爱情”并未因此而结束,即使在1935年毛彦文与前国务总理熊希龄结婚之后,吴宓依然牵挂着他心目中的“海伦”。 熊希龄逝世后,吴宓再次发起攻势,最后仍以失败告终。直至上世纪60年代,吴宓还请人画了一张毛彦文的肖像悬于壁上自赏。

什么是苦恋?这就是苦恋。苦苦地、绝望地、毫无保留地恋着。

有后人论说,吴宓一生个人生活的不幸,及其在学术上没能获得更大的成就,都是由于遇上了毛彦文,浪费了太多的精力都投身在这段感情中。所以也有人责怪毛彦文太绝情,毛彦文自己也说:“不了解为何吴君对我如此热情而我无动于衷,半世纪以来,备受责骂与误解。”

这恰恰是毛彦文的难得之处。她很清醒,始终清楚地了解自己和对方,不爱就是不爱,即使她枕边空荡荡数年,她也不愿意随便将就着把感情给出去。因为爱情不是随意赠送的礼物,更不是奖状,谁表现好、态度诚恳就应该给谁。爱情是两颗心弦的扣动,还要被时间、空间、命运所成全。有的爱情只是电光之火的一瞬间,有时候,用手捂热千百遍也不会滋生出爱情。

毛彦文在回忆录中高度评价了吴宓,认为他“心地善良,为人拘谨,有正义感,有浓厚的书生气质而兼有几分浪漫气息”,她只是不能爱他,却不妨碍她欣赏他,敬重他。

纵观吴宓的情感经历,简直是深刻诠释了什么才是一个备胎的自我修养。尽管他高调、认真、一根筋,但也真正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备了几十年无所得,也没有恼羞成怒,依然将这份爱客观记录,连同自己的不甘心,都一起流传出去。

我有个朋友也曾经做过别人的备胎,谁都知道她喜欢他,他也知道,却佯装不知,拿她当丫鬟指示。人家谈恋爱没时间买票,她去帮人家排队,晒得一头痱子奉上票,眼巴巴的看着人家小两口甜甜蜜蜜搂脖抱腰的走了。回来和我们哭诉,眼泪浸湿了枕套,然后第二天对方一召唤,又屁颠屁颠的去了。

朋友圈中有位大姐大看不过去,替她主持公道,把男生一顿骂。她却急了:“我愿意,你管得着吗?你等着,要是他不理我了,我一定要你好看!”

老大傻眼了,和我们说:“这人怎么好赖不分呢,我这不是为她好吗,难道做备胎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说当然了,没错啊,备胎就是一种福利。

爱了不该爱的人,又无力自拔的人,最容易沦为备胎。这时候,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替天行道的人,因为做备胎对于他们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爱情了,最怕的是不闻不问自生自灭,连眼角都不抬一下的被冷淡。那才是生不如死呢。

“可是,这样很没自尊呢。”老大喃喃说。

是的,可是想要做备胎的人都是没有理智的,他们只想要爱情,眼里看不见其他。

他们不愿意相信,备胎之所以成为备胎总是有理由的,最大的理由就是对方不够爱你。他们都以为备胎距离爱情只有一步之遥,但不知道有时候这一步是终生都跨不过的深渊。

如果谁不幸成为了备胎,不要抱怨,你本来是有选择的,但你选择了备胎,那就与别人无关,是你自愿承担这样的命运。

而命运,又是公平的,今天你是谁的备胎,明天谁都将是你的备胎,风水轮流转,今天到你家。人人都将难以逃脱被爱情牵制的命运,谁在爱情面前都聪明不了太多。

世界上本没有备胎,管不了自己的人多了,才有了备胎。如果不那么在乎得失,只是单纯的做一个有修养的备胎,也是一个有趣的过程。(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