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神秘故事:守墓人告诉你公墓下面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楼主是一个守墓人,当过五年兵,是个退伍军人,守墓期间遇见了很多奇怪的事件,现在回想起来心灵还是会被颤抖,楼主想分享一下多年埋藏再心底的秘密,也让大家了解一下什么叫守墓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e02fcf81a4c510f79c83f446659252dd42aa523

我是一个守墓人,临海县公墓的守墓人。

我叫陈爻(yao),今年二十五岁,这份工作是我刚刚找到的,我当过五年兵,是个退伍军人,本来是在一个事业单位做门卫,好歹也算是份正经工作,可是一个月前我下岗了,也就意味着我丢掉了工作,所以我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找到现在的工作是无意间在街上看到的小广告,月薪五千,在我们这个小县城算是比较不错的收入,虽然工作的地方比较特别,不过当时我就动心了。

第一,我现在很需要一份工作;第二,我并不觉的墓地有什么可怕的,那下面埋着的人都已经烧成了灰,还能做什么?这世上最可怕的并不是死人,而是活人,这一点我很清楚。

公墓是民政局下辖的单位,我打通了上面的电话,对方让我第二天去面试。

到民政局面试的时候接待我的是个胖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到我有些吃惊,说这活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来干,没想到我会这么年轻。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什么样的工作我并不怎么在乎,最重要的是要让我能够养活自己。

那胖子对我很满意,告诉我明天就可以去上班,另外他还告诉我,守墓员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个姓刘的老头。

我问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项,那胖子笑着摆摆手,说这活没别的,就是需要胆子大,晚上要在墓地值班,你觉得自己能行吗?

我点了点头,当年在部队当兵,晚上都是一个人在山上站岗,胆子我还是有的。

签好合同,我走出了民政局,公墓在临海县城最东边的一座小山上,这地方面朝大海,是个风水不错的地方。

在墓地接待我的是个身材佝偻的老头,姓刘,他让我叫他刘伯。

他身材干瘦,背部微驼,脸上都是皱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我都怀疑刮阵大风能不能把他给吹倒了。

刘伯把我带进值班室,说以前他本来有个搭档呢,跟他差不多年纪,可惜的是上个月得了肝癌死了,这活一般人不敢来,年轻人就更不干了,没想到我年纪轻轻的居然敢接这份工作。

我笑着说自己从小胆子就大,从来不怕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鬼。

谁知道我刚说完,那刘伯脸上的笑容就突然消失了,脸上的皱纹因为紧张都挤到了一块,对着我猛摆手,说年轻人可别乱说话,古语说了,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头子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稀奇古怪的事情见过不少,在这地方千万不要乱讲话,小心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像刘伯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头,总是喜欢神神叨叨的,我并没有在意。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刘伯带着我去看一下墓地,告诉我我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傍晚巡视一下,然后收拾一下来上坟家属留下的垃圾。

我发现这老头对我说话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而且眼睛不停的乱转,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我看他的眼睛不停的往两面的墓上扫,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有些墓碑前摆放着不少的水果和鲜花,这些东西都是死去的人的亲属用来祭拜的,当然不可能再拿回去,也不可能一直放在墓前看着它烂了。

我知道这些东十有八九都被刘伯给收了,这也算是一笔收入。

不过我对这并不感兴趣,虽然我不信鬼神,不过赚死人的钱难免有些别扭,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去干的。

我和刘伯走在墓地里面,一块块墓碑上面有的带着照片,有的只是简单的刻上去名字,望着这些墓碑,我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叹,想起来非诚勿扰里面孙红雷说墓地就像是大通铺,现在看来还真的差不多。

活着人挤人,死了也难得清静,关键是这地方还贼贵,真不知道那些花大钱把自己亲人埋在这里的人是怎么想的。

我和刘伯围着墓地走了一圈,回到值班室,刘伯神色有些别扭的说:“咱们这没啥活,就是傍晚收拾一下家属留下的东西就行,然后晚上在这轮流值班,我没有什么地方去,所以就住这儿,你要是胆子够大,干脆也在这住得了,省的到外面还要租房子。”

这样一来正合我意,赶紧说道:“那行,还请刘伯以后多多照顾。”

说着我顺手塞给他一包烟,二十块的玉溪,这老头高兴地裂开嘴呵呵直笑,连说小伙子不错。

白天没事,到了傍晚收拾完东西,刘伯把那些水果鲜花都提到了他房间里面,我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这种死人钱,我不想赚。

值班室有两间房,我和刘伯挨着,晚上我泡了一桶方便面凑合了,正准备关门睡觉,刘伯却走到了我门口,这老头满嘴的油光,也不知道吃的什么好东西。

“小陈啊,我看你小伙子不错,跟你说个事,晚上没什么事千万不要乱跑,就是听到什么动静也别开门,这地方跟别的地方不一样,要小心点。”

看这老头神神叨叨的样子我就感到好笑,心说这地方全都是死人,还是被烧成了灰的死人,还能有什么动静,不过看他也是好心,我赶紧对他道谢,又抽出一支烟给他点上。

这老头看我挺上道,高兴地点点头走了。

等他走了我关上门,躺在床上,也许是刚换了新环境的原因,我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熬到了十一点多,还是没有半点困意。

既然睡不着,我也不打算睡了,起身坐在床上,点了支烟,慢慢的抽着,烟头在黑暗的房间里面忽明忽暗,外面静悄悄的,半点动静都没有。

一支烟抽完,我随手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碾灭,刚要躺回床上睡觉,却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外面盯着我看一样。

我猛的抬起头,向着窗口望去,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候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也消失不见,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心说自己来到这地方怎么变得胆小了,刘伯估计早就睡了,这破地方,大半夜的哪里会有人在。

我重新躺回床上,这一次没用多久,我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发现自己头疼的厉害,想着昨天晚上自己好像做梦了,梦里面不停的有女人的哭声,好像我的门还被人给推开了。

我抬头望去,门好好的关着,跟昨天晚上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我松了一口气,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做的梦而已,努力的回想,只记得门开了以后有一道黑影跑了进来,那黑影看上去很苗条,应该是个女人,后面的情形任凭我怎么努力也记不清楚了。

刘伯在外面敲门,说他白天要出去一下,这里就交给我了。

我答应了一声,穿上衣服打开门,看到这老头正推着一辆装得满满的三轮车往下面去,我知道那一定是昨天晚上收起来的祭品,他这是要把这些东西给卖掉。

这一大车的东西,估计能卖不少钱,不过这种钱属于不义之财,别说刘伯不愿意让我参和,就算他主动拉我入伙我也不会干的。

闲着没事,我围着墓地外面溜达了一圈,这时候陆续的已经有人来公墓拜祭,不少人手中都拿着刚买的水果鲜花,估计他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些东西没能让他们死去的亲人享用,最后都充实了刘伯的腰包。

我叹了口气,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潜规则,就连我们守墓地的也一样。

我正四处溜达呢,对面走来一个中年妇女,领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看两人手里拿着鲜花水果,应该是来上坟祭奠去世的亲人。

她们刚好在我跟前走过,我赶紧侧过身子给她们让路,那小女孩扭头对我甜甜的一笑,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我心说这这小孩真懂事,谁知道她又接着说道:“叔叔,你旁边的姐姐长得真好看。”

听了这小丫头的话我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身边真的有人呢,赶紧左右看了一眼,除了身后的两块墓碑,哪里有半个人影!

我抬起头,想要问问那小丫头是怎么回事,可是她已经走远了,回过头来对着我做了个鬼脸,手指头向着我左边指了指。

虽然站在阳光下面,可是我的冷汗还是不由得流了下来,我慢慢的转过身子,自己左边除了那块墓碑,什么东西也没有。

我看到墓碑上有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她好像也在望着我一般,嘴角上翘,轻轻的笑着。

我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赶紧离那块墓碑远了点,由于紧张,我连那墓主人的名字都没有看清楚。

虽然有阳光照在身上,可是我还是觉得浑身有些发凉,我身边明明没有人,为什么那小女孩要说我旁边有个漂亮的阿姨,难不成她是在逗我玩?

可是那小女孩看上去不过五六岁大,不可能会用这种无聊的玩笑来吓唬我,难道她真的看到了什么?

以前在老家,听爷爷说,小孩子身子干净,眼睛也干净,所以小孩能够看到很多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鬼!

我一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可是现在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忍不住起了一层,再也不敢在墓地里面闲逛,赶紧跑回了值班室。

虽然被那小女孩弄得我有些不舒服,不过她毕竟是个小孩子,这事我也没放在心上,路过刘伯的房间,我无意的望了一眼,只见这老头的房门上挂着一把大锁,锁的结结实实,就连窗子里面都拉着窗帘,根本看不到房间里的一点东西。

我心说这老头房间里面不知道弄了多少好东西,才会这么小心。

这工作有些无聊,一天基本没什么事,到了傍晚,刘伯才骑着他的破三轮车赶回来了,这老头应该卖了不少钱,居然买了不少熟食,还弄了几瓶啤酒,一看到我就丢给我,说“晚上咱俩好好喝点”。

趁着天还没有黑,我和刘伯赶紧把墓地打扫了一遍,那些祭品当然又被他抬到了自己房间里面。

我在房间里面等着刘伯,可是过了好久也没见他过来。

我有些等不及,来到他门口,刚想要抬手敲门,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刘伯的声音:“快,快把这些东西都吃完。”

我听得出来,刘伯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的兴奋,甚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心中奇怪,心说这老头难不成在房间里面养了什么小猫小狗的?可是白天我就在隔壁,没听到里面有动静啊!

“谁!”

就在我刚想要伸手拍房门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刘伯的声音,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赶紧说:“刘伯你干嘛呢!怎么还不来?”

过了没多久,房门响了,我听到拨门栓的声音,这老头居然在里面也插上门,这一下让我更觉得奇怪,心说他房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值得这么小心的。

我本来想看看这老头房间里面有什么东西,谁知道他只把门打开了一道缝隙,瘦小的身子几乎是在门里面硬挤出来的,再加上房间里面没有一点灯光,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不过在他打开门的一瞬间,我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在房间里面冲了出来,好悬没把我给熏吐了。

我心说这老头的房间到底有多久没收拾了,怎么会这么臭?

这时候刘伯已经走了出来,反身又把房门给锁上了,咧着嘴,对我笑着,并说打扫了一下房间,让我久等了。

我翻了一下白眼,心说这屋里面这么臭,不知道几百年没收拾过了,而且我看到这老头说话的时候眼睛滴溜溜乱转,一看就没说实话,不过我对他的秘密并不怎么感兴趣。

晚上跟刘伯把酒喝完,这老头拍拍屁股回了自己房间,我收拾了一下,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我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像是有人在说话一样,而且始终都是这一个声音,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我虽然胆大,可是大半夜的听到这声音还是觉得身上有些发麻,况且这又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墓地。

那声音应该在远处,听着有些模糊,听不清楚到底说的是什么。

我赶紧跑到窗口,朝外面看了一眼,只见远处的一座墓碑前隐隐的有火光在闪动,一个人影正蹲在墓碑前,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清那人影,我不由的低声骂了句脏话,心说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怎么大半夜的跑来上坟,这要是胆子小的看到了估计当场就能吓尿。

我并没有怎么害怕,因为那墓碑前有火光,这就证明那人影并不是鬼,毕竟鬼不会点火烧纸,那肯定是一个人。

我气的不行,拉开门就走了出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大半夜的跑来上坟。

出门的时候我往刘伯门口望了一眼,里面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心说这老头睡得倒是挺快。

我朝着前面走了过去,那老头还蹲在墓前不停的说着,虽然离得近了,可是他说话的语速很快,我还是没有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只看到这老头在墓前半蹲半坐,他穿一身黑色的西装,虽然蹲着,可是腰杆依旧笔挺,正不停的将一张张草纸丢到火堆里面。

我离这老头还有十几步,他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朝我望了过来。

借着火光,我能够看清这老头的脸,看上去有五六十岁的样子,留着短短的平头,虽然头发白了不少,可是看上去很精神,尤其是他的眼睛,居然带着一道精光。

我看他发现我了,赶紧对他说道:“大爷啊,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跑来上坟了。”

虽然大半夜上坟有点吓人,可是这地方是公墓,都是人家花钱买的墓地,也没谁规定不能半夜上坟的,所以我说话的语气尽量的客气。

那老头对着我呵呵一下,站起身说道:“小伙子你刚来的吧,没吓到你吧?”

我说:“大爷您怎么大半夜的上坟啊,幸亏我胆子大,这要换成别人能让你给吓死!”

这老头站起来的时候我注意看了,他的身子在火光下有着一道明显的影子,不都是说鬼没有影子吗,这老头有影子,那就证明他是人,而不是鬼。

“出了一趟远门,今天刚回来,来看看老伴。”那老头望着墓碑,语气淡淡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得对着老头多看了两眼,心里对他多了几分好感,老婆去世了,他出远门回来第一时间就是给媳妇上坟,现在这世道,很少有这种人了。

那老头说着递给我一支烟,然后拍了拍地面,说:“小伙子,不介意陪我聊会吧”。

虽然大半夜的在墓地里面聊天怎么看都觉得别扭,不过我倒是不怎么害怕,而且这老头让我很有好感,接过那老头的烟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那老头看我这么直爽,呵呵直笑,接下来我们聊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这老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总之知道很多东西,聊了这么一会,让我大开眼界。

他姓周,今年五十七,比我爸小一岁,我干脆就叫他周叔。

周叔告诉我他老伴已经去世三年了,他经常要去外地,可是每次回来不管有多晚,第一时间都会到老伴这里来跟她说会话。

我对周叔的印象很好,这人衣着干净,人很精神,懂的东西很多,最主要的是他对老伴的这份感情让我很感动,现在这年头,很难见到这么重感情的人了。

抽完最后一支烟,周叔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笑呵呵的对我说:“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能陪我聊这么久。”

然后他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被他夸奖,我心里面当然高兴,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我看,让我觉得有些别扭,因为他的眼神很锐利,就像是两把小刀一样,能够看透我的内心。

被这双眼睛一盯,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光着身子站在他跟前一样,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能让他看见。

我还没回过神来,他突然把手指放到嘴边,吹了一声口哨。

我被口哨声吓了一跳,心说这大半夜的吹什么口哨。

就在我愣神的工夫,我突然听到自己身后有动静,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跑了过来。



标签: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文章连章节顺序都乱了套,小编好歹用点心,拷贝也拷贝好点么

    (4) (1)
  2. 看的有点头蒙啊,五号放映厅

    (0) (0)
  3. 还有呢?没了吗?

    (0) (0)
  4. 谁还知道哪里有更新?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