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逗比故事:囧婚,80后二货夫妻的逗逼生活

本文讲述的是楼主无车无房无存款,有欲有爱有欢乐,俩二货的逗比性趣婚姻。这样的夫妻生活很有趣。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4a76

囧婚:无车无房无存款,有欲有爱有欢乐,俩二货的逗比婚姻。

关于面包和爱情的话题,是永远探索无止境的。

有个问题是这样问的:如果以后和你结婚那个男人没有钱,没有车,甚至连房子都没有,你愿意跟着他一起打拼么?

我觉得出这个问题的人脑子就有病,结婚原本就和房子车子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能我这样说,很多人会说我脑子有病。

好吧我承认,对于一个更注重欲望爱情和欢乐的二货来说,有病也不是什么大事。

因为我始终相信,努力过就会有爱情,奋斗过的就是婚姻,一起创造的才是幸福。

我出生在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县城,在天涯这个水深的地方,应该算是小地方来的人吧。也甚至天涯的厉害,所以把很多地方进行了处理,把省份和县城都模糊化了…

在营云县这样的小地方,25岁还没结婚,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绝壁是一件让父母抬不起头的事。不巧的是,从和前男友分手后,25岁的我这两年特么连男人的毛都没摸过。

所以我妈和世界上所有恨嫁的妈一样,天天就惦记找人给我介绍男朋友。

对她这种擅自做主的行为,我从来不反抗,每次都会乖乖的去男方见面。只是一见面就会很屌的把腿放在凳子上,抽着烟吊儿郎当的看着对方,“你想找结婚对象么?那咱们开房去?明儿领证?”

男人再重口,恐怕也不会对第一见面就显得比爷们还爷们的女人下手吧?所以男方基本坐不到10分钟,就会逃之夭夭。

然后,就没了然后。

其实我也不是不想找男朋友,就是不喜欢这种程序式的相亲,我喜欢的是像小说上写的那样,在某个转角,不经意有个人闯进你的视线,启开你的心灵…

只是我们小县城确实不适合装X,我把我们县城的每个转角都走了N遍,闯入我视线的男人,没一个看得顺眼。

我妈经常念叨我,你特么天天在外面野,也没见你泡个男人回来。

我很委屈,尼玛屁大个县城,天天一起的不是闺密就是男闺密,哪儿来男人泡?”

我妈还一本正经的说,我看你那哥们就不错,你们天天鬼混在一起,要不凑合凑合算了。

擦!就那哥们,就连躺床上都不会有感觉,怎么可能?再说了,那么熟也不好下手不是?

其实这些我都可以原谅我妈,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今天,也不知道是哪个长舌妇给她说了什么。我晚上跟闺密叶灵和谈笑笑在外面吃完饭回家,刚进家门她就板着脸问:“苏菲,你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喜欢女的?”

纳尼?说我是拉拉?

我虽平时大大咧咧了点,看起来像个爷们,但我还是保持一颗女汉纸的心啊!连我都没往这个问题上想过,我妈居然赶了个时髦。靠,估计在她那儿我要是拉拉的话,怎么也得是个男角吧?她会不会想,难道生个女儿还得给我找个媳妇回来?

尼玛,士可杀不可辱!我怎么可能容得下别人这么议论我?

所以也没给我妈甩好脸:“妈,你这是病,得治!”

“你才有病!你说人文昊的孩子都打酱油了,你还不找男朋友是什么个意思?”我和我妈都是急性子,话赶话说到了那儿就容易激动,“你要在过年前还找不到,过完年就赶紧给我滚出去,别赖在家里让人说闲话!”

我可以忍受我妈为我安排相亲,也可以忍受她在我面前碎碎念,但我绝不能忍受他屡次在我面前提起文昊,更不能接受她说文昊孩子打酱油这个事实。所以在这一瞬间,我就爆发了,“滚就滚!也没见谁他妈像你这样逼人的!”

我妈绝对以为我这声“谁他妈”是在骂她,在我转身出门关上房门的时候,只听我妈在家里咆哮:“滚了你就别回来——”

文昊是我的初恋,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渣男。

从小学6年级开始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到初中高中都是别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只是我高考不争气就上了专科线,而他却上了重本。为了不跟他分开,我选了离他学校不远的专科学校,比他提前一年毕业。毕业后我妈要我回县城工作,我为了等他拒绝了我妈,在省城找了个销售的工作。

不料在他快要毕业的时候,忽然告诉我:“苏菲,咱们分手吧。我越来越觉得跟你谈恋爱像是在搞基,我想找个温柔的妹纸。”

搞基,搞你麻痹啊!

你要觉得我不够温柔,特么这么多年早干嘛去了?就算你真的现在才发现不喜欢我这款,你特么分手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含蓄点?别这样打击我这颗还未发育完全的自尊心不行?

随后跟所有渣男劈腿的狗血剧情一样,文昊和我闺密赵娇娇上了。当然这事我也有原因,赵娇娇文昊和我从小到大算是一个大院子的,高考她和文昊考入了同一所学校。我居然大大咧咧的没能看出来她和文昊有意思,每次去学校还让她帮我盯着点文昊,和文昊吵嘴了也会跟她说,连文昊和我分手后,我还跑到她那儿去哭诉。

当时她还假惺惺的安慰我,“菲菲,你别听文昊瞎说,你这么好的女孩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孩疼你。”

但是我过不了这个劲儿啊,窝在出租屋苦思冥想一个月之后,终于鼓起了勇气去文昊学校找他,想可怜兮兮的问问他我到底哪儿不好我可以改,求他再给我个机会,毕竟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可就在我放下自尊准备去求的时候,人家早已和赵娇娇手牵手在学校散步了。

尼玛,防火防盗防闺密这话真不假!还真让赵娇娇盯着盯着就盯一块儿去了。

然后我在他们学校的小树林里喝了一斤老白干,第二天醒来就决定彻底忘掉过去,果断收拾东西辞职回了营云县。

恋人没了,那我得好好陪着家人不是?

我妈知道我和文昊分手后,不仅没有安慰我,反而唧唧咕咕说是因为我性格不好脾气太臭。到了年底,文昊还臭不要脸的带着已经怀孕的赵娇娇回来办婚礼,更不要脸的是赵娇娇她妈还给我妈发来了请帖。

这下我妈就更不得了,骂我性格不如赵娇娇好,难怪文昊要甩了我娶赵娇娇,要让我以后得改改臭脾气,要不不可能会有人受的了。那段时间被她说得我都觉得她不是我亲妈,哪儿有亲妈这样往自己女儿伤口上撒盐的?

从知道文昊和赵娇娇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后,我就所有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从省内某连锁广告公司营云县分公司的业务员,一步步混到了现在的部门经理。前不久,分公司营销总监已确定要离职,公司也明确表示年后会送我去培训,等总监离职后很大的可能让我顶上。

为了安心工作,这两年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提起文昊。但我妈偏偏每次着急我找不到男朋友的时候,就会拿他来说事。

我觉得我和我妈绝壁是八字相克,要好好聊天不到10分钟就得吵起来,除非我像今天这样及时冲气走,否则她就会念叨到没完没了,所以对她这样的河东狮吼我早已见惯不惯了。

就算她吼得再厉害让我别回去,等我出门后她就把这事给忘了,该去打麻将还去打,打完回家要不见我人,就会给我打电话说:“哎呀菲菲,妈妈知道不该在你面前提文昊。妈妈也知道你心情不好啦,玩会儿就早点回家,妈妈给你煮汤圆。”

用我妈的话来说,她也知道这样说我是不对的,但她就是心里不痛快,说出来后她就能畅快。可是我的妈,您有没有想过您老人家是说了就舒服,那我心里的痛该怎么办?

在我妈长期这样的压迫下,我也找到了发泄途径,那就是找叶子和笑笑往带有录音棚的唱吧一坐,几杯酒下去我就拥有了全世界,然后趁着酒劲去到录音棚里各种鬼哭狼嚎。反正一般我喝多的时候,唱吧也没了几个人,我可以肆意宣泄。

走出小区我就给叶子和笑笑分别去了电话,内容都一样,“姐又被我妈给欺负了,速来唱吧陪姐喝酒。”

叶灵的男友在部队服役,他们属于长期两地分居。笑笑前不久从网上谈了个男友,还没见面开始恋呢,就又失了恋。所以我们这样三个极其缺乏男人的女人坐到一块,自然是心照不宣的以喝醉为目的。

很快,桌上就全是空瓶,我们仨也都开始飘起来。服务员走到我面前就特么跟看见财神一般,献出他妩媚的笑容,“姐姐,酒已经没了,要不要再来点?”

虽然我是有点醉了,但我还是清楚这离发工资还有那么几天,钱夹里的毛爷爷已经所剩无几。对坐在对面抱着电话和男友诉相思之苦的叶灵说,“叶子,再买打酒。”

“麻痹,又是劳资。”叶子撇着嘴埋怨的同时,还是掏出钱豪气的拍在桌上,“再来两打!”

笑笑见风使舵的往叶子吐了一圈烟雾,“谢了叶子,谢了姨妈巾。明儿圣诞节咱再来这儿,我请客。”

姨妈巾是笑笑和叶子给我取的绰号,因为我名字叫苏菲。最早得到这个绰号的时候我也很委屈,只是我妈在给我取名的时候,确实不知道有种卫生巾叫苏菲。

就这后买两打酒,把我们三个人送到了高潮,笑笑开始去录音棚唱着各种怀念前男友们的歌,叶子也捧着电话跟她的兵哥哥亲昵个没完。我开始怀疑这俩姐妹不是来安慰我的,是来我这儿找安慰的。不管前男友们还是男友不在身边,好歹这两年你们都不缺肉啊?你们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于是酒劲上来我也有点按捺不住了,拿出手机登上QQ。

虚着眼睛点开和郝健的对话框,发出消息:“明天来陪我过圣诞节。”

消息发出去一分钟,郝健就回复了我:“好的,你手机号多少?到了我好联系你。”

“130*****”我想也不想就把号码发了过去,临了还嘱咐说:“你要不来,我就把你拉进黑名单。”

“好,你用手机挂的Q,是又在外面喝酒吗?”

“姨妈巾,我给你点了你的治愈神曲,赶紧唱去。”我刚准备再给郝健回复消息去的时候,笑笑嚎完了回到位置上盯着我手机,“哟,是不是有动静了?”

“动静个毛。”我连忙把QQ退掉,看了下唱吧的人又走了一大拨,这才走进录音棚开始唱我每次必唱的《叶子》。

叶子 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天堂 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经遗忘
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孤单 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 是一群人的孤单
爱情 原来的开始是陪伴
但我也渐渐地遗忘
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我一个人吃饭 旅行 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 写信 自己对话谈心

麻痹谁敢说这不是剩女必听得,谁特么没有一段苦逼得过去?不过这个歌也确实暴露了年轻的问题。

当我唱到“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的时候,我就知道酒精开始充分的发挥它的作用了,因为我再次成功的把自己唱到流泪。

都知道喝完酒再哭,是绝壁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的,所以到唱完后回到位置上,我趴在桌上伤伤心心的哭了个够。

到最后我是怎么回去的我不知道,我想很大的可能是我妈来接的我。总之在上班闹钟还没响之前,手机铃声就先响了起来,我烦躁的掐断了几次,还是执着的响起。

我不耐烦的接了起来,“喂,干嘛。”

“请问这是苏菲的号码吗?”

对方听起来是个谦和有礼的男生,我脑子一时短路没想起我身边哪儿会有这种斯文男人,随口说:“是,你谁啊?”

“我是郝健,不好意思我上午临时有点事,可能得晚点才能赶来陪你过节。”

郝健是半年前加的QQ好友,郝一是他的网名。据他自己交代是在相亲网站上,看了我的资料和照片加的我。让我对这个人记忆深刻,是他加了我之后就先给了我一份个人简历,附加一条消息是这样说的:“我看网站上你对男友的要求好像我都挺符合,这是我的简历你先看看。”

说实话,我上网聊Q近10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认真的哥们儿,当时隔着电脑就笑喷了。但还是对他的简历认真的研究了一番: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妞无任何不良嗜好。

就简历上看,郝健这个标准应聘我妈的女婿,是绝对绰绰有余的。因为这些年我妈帮我介绍的男友,大多都是县城事业单位或是公务员之类的。像郝健这样单位前面带着省级单位的,我妈要知道了又得去炫耀好一阵子。

其实我也觉得挺好,只是唯一不满足我条件的,是他的单位在省城丽都。两年前离开丽都的时候我发过誓,只要我苏菲离开了丽都这个伤心之地,就算拉屎都不会朝那个方向。

所以加了郝健QQ之后,也都把他当成一个网友,空了就掏心掏肺的聊两句,要没空了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下线。以至于经常晚上聊到8、9点,忽然出门半夜再回家看电脑时,和郝健的对话框里大多都有这么几条消息:

“怎么了?”

“还在吗?”

都知道久不启用电脑QQ会变成自动离开状态,所以在离开他再发消息,我应该会有自动回复。面对自动回复,郝健也会很认真的回答:“哦。”

再到了11点我还不上线,继续会有:“还没回家吗?”

到了12点:“那我先睡觉了,晚安。”

一开始觉得这哥们认真过头了,后来慢慢也习惯了网上有个人总在牵挂着我。直到一个月以前,郝健在QQ上认真的向我表白了,表示要找个机会和我见个面,让我看看他本人的条件是否符合我对男友的期许。

既然是相亲网认识的,那见面就是直接奔着谈恋爱和结婚去的,但我始终考虑到郝健在丽都工作这个因素,所以见面这事被我一拖再拖。没想到昨儿多喝了两口猫尿,还真的鼓起了勇气答应和他见面,也没想到我这一说他就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

起床闹钟响起,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想把昨天残存在体内的酒精给散出去,好保持良好的状态开始今天的工作。走出家门吹了点冷风,我才彻底从下午郝健就要来和我见面的事实中清醒过来。

晃了晃晕沉沉的头:来就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真能看顺眼的话,那就干脆收了吧,反正我妈给我的最后通缉令也就是年前。

在见郝健之前我也见过几个同城网友,刚开始在网上还能装X,相互印象还不错就约着见了面,看是否有继续发展的可能。只是见面后聊几句,立马就发现有共同的朋友,还没开始正式吃饭就把认识的人叫来了,几杯酒下去就成了哥们儿。

虽说在很多人眼里,见网友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上床,可我见了那么几个网友,还真没遇到能把我怎么样的。

后来熟络了之后我也问过,他们都说能在第一次见面把我吃下去的,那得要有几分食欲。

艹!不被男人惦记,这到底是我的悲哀还是幸运?

所以这次郝健不远几十公里赶过来,我依然觉得我们最终可能会成好哥们。在他下午5点给我来电话,告知已经到县城汽车站时,我并没像谈笑笑见网友之前那样对着镜子左涂又抹,也没考虑到昨儿喝多了一头卷发没打理,而是直接抱着暖手袋就去了车站。

毕竟是远方来的朋友,要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我站在下客处盯着入口,好不容易发现了从丽都开往营云的大巴,怕他下车看不到我,连忙冲上去站到车门前。等我发现自己不矜持的时候,已经晚了。

郝健拿着一瓶可乐冲跳下来,腼腆的和我打招呼,“苏菲。”

刚从车上下来的人纷纷转头看着我俩,此刻我对我妈的恨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尼玛不知道苏菲这个品牌在女性市场尤其响亮吗?

但我还得热情的冲他笑,顺便静距离看看他长相。这一看可没把我吓到,网上视频的时候,不是长得好像很高大帅气的吗?不是告诉我他80后吗?麻痹就这长相,活脱脱就是一高中没毕业的学生。高中生也就算了吧,姐冲他这一笑,尼玛还满脸通红!
OH NO!!

我喜欢的是大叔,像吴秀波那样成熟内敛的大叔,我不要这样的奶油白面书生。

我摸着咪咪发誓,我真心不是来为某品牌姨妈巾做广告的。。

“不好意思等久了吧?刚要到的时候车子还去加了气,所以稍微晚了点。”郝健并没注意到我表情的变化,在旁边巴拉巴拉说个不停:“饿坏了吧?咱先吃饭去?”

对着这样一张稚嫩的脸,我确实不好意思多看两眼,但人家那么远来,我也不可能扭头就走嘛。好在我适应能力还算强,很快就忽略了他这张高中生脸,往他旁边一站,“走吧,我先带你去开房间。”

说完我就后悔了,但我摸着咪咪发誓,我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因为今天圣诞节房间会打挤,所以连忙解释,“咳咳,今天过节,我怕晚点去会没房间了。”

郝健并不觉得这话奇怪,很自然的回应我说:“住的地方离吃饭的地儿远不远?我担心你肚子饿。”

要不说是傻B总是成堆的出现呢?我一心只想着晚去了怕没房间,没过脑子就直接说,“那找个离吃饭地方近的。”

到了宾馆看着成对的男女从大门进出,我才觉得郝健一来就带他来开房似乎真不妥。不过转念一想,这是在我的地盘上,我怕毛啊我!正好考验下他。

郝健开房的时候,笑笑的电话打了过来,“7点半啊,老地方。”

想着郝健等下肯定是要和我一起去的,得提前和她俩打打招呼,免得见面后说话没个把门儿的,“行,不过等下有个朋友要我和一块儿。”

“男的女的?”

“男的。”

“嗦嘎…”笑笑一听我要带男的过去,那一脸奸笑的表情我都不用看,“那就带来,姐们保准完成任务。”

“完成你麻痹啊!”说完我想郝健还在旁边呢,这一见面就听我说脏话可不好,连忙侧到一边小声的说:“你特么的别瞎说。”

郝健开好房间收起身份证和钱夹,并没有要上楼的意思,转头腼腆的说:“开好了,咱们吃饭去吧?”

纳尼?真没有邀请我上楼有木有?真是很纯洁的就直接去吃饭有木有?我瞬间觉得他算是经受了考验,可是有过见网友的前车之鉴,我这是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我这人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有点自来熟,加上在网聊的时候就想过我们不可能,所以就什么高兴的不高兴的都跟他聊。到了吃饭的时候,刚见面的生疏感也基本消失。郝健平时经常听我说喝酒,落座之后问我:“要不要喝点儿?”

有了刚才在车站的教训,我也学着矜持了,“算了,等会儿去唱吧再喝。”

“唱吧?”郝健对这个名词似乎很陌生。

念在他一副高中生长相的面子上,我只好耐心的解释这个我们仨闺蜜的根据地。这一聊就聊开了,更是没有了顾忌,郝健一时兴起,“老板,拿两瓶啤酒。”

酒拿过来后,郝健还算绅士的先帮我倒了一杯,“咱们吃饭的时候少喝点。”

我怀疑这两年经常喝酒我是酒精中毒了,见到酒我就没法继续再装,郝健一端杯子我也条件反射的就端起来,碰杯后二话不说仰头喝了个精光。等我把杯子放下准备吃东西的时候,郝健拿着大半杯酒盯着我,“你干了?”

我差点就脱口而出,“你什么时候见老子随意过?”不过心中碎碎念这是初次见面,要矜持,矜持!微微笑了笑说:“嗯,有点口渴。”

我以为郝健主动提出要喝酒,酒量怎么也应该会好。But,就吃饭这一瓶酒喝完,郝健就从脸红到了耳根子,出门去唱吧的路上,还狠狠的打了几个酒嗝,完全像是我喝完一件之后的状态。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