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狗血故事:曾做过小三,现在正遭遇小三,报应啊,全是报应(二)

楼主年少时,很狗血、很无辜的当了小三,长大后,错过了良人,嫁了现在的丈夫,过着平淡的生活,却遭遇老公找了小三。这难道就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因果循环”?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670

文章很长,分成4篇

曾做过小三,现在正遭遇小三,报应啊,全是报应(一)

曾做过小三,现在正遭遇小三,报应啊,全是报应(三)

曾做过小三,现在正遭遇小三,报应啊,全是报应(四)

305、

之前还一直担心爸爸知道事情的反应会非常剧烈,然而影响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事实上,爸爸出奇地平静。

妈妈的朋友听闻之后打电话过来问地方,我看到爸爸的表情非常愉悦,而且笑声响彻整个楼道,我真的很质疑爸爸的笑声从何而来?

在请看护之前的两个晚上是爸爸在医院,我和阿姨待在医院打点一切到很晚才走——爸爸明明知道自己要在医院过夜,居然什么都没准备,我和阿姨出去给他买牙刷洗脸毛巾,去招待所租用被子,我有感觉在照顾爸爸,回到医院后,爸爸先是自己吃好饭,洗好脸,刷好牙,泡好脚,然后就坐在旁边看报纸,我真的没清楚这种情况爸爸感觉是在度假吗?

第二天我去医院时,照例问妈妈睡得怎样,妈妈摇摇头,说爸爸一晚上鼾声如雷,而且一次都没起来看看她——当时我的心情,说实话,非常难受,想当初,爸爸生病住院的时候,妈妈是日以继夜地守候在爸爸身边,想尽一切办法给他揉背,按摩,给做一些细软的易消化食物,爸爸的病友都戏称妈妈看起来像病号多过爸爸。而且在妈妈得知爸爸的病情的第一反应是哭着求医生要尽力相救,照顾爸爸不眠不休,最后等到爸爸出院的时候,妈妈瘦了整整十斤!

换过头来看——爸爸隔天来送饭,然后几乎不怎么管妈妈,而且经常跑不见,妈妈都跟我说感觉爸爸很不愿意待在医院,爸爸给妈妈做饭还是放很多盐,我说了很多次还是这样,说多了他还当着妈妈的面发火,晚上,妈妈很难受睡不着,叫不醒他,妈妈的声音完全淹没在爸爸如雷的鼾声里……

我都感受如此强烈,作为妈妈本人,那种感觉呢?妈妈好难受……

所以无论是姑婆的阻拦还是妈妈的心疼,我必须每天去医院,我必须请看护,因为我知道,在这个时刻,每个人的反应和眼神和每句话,妈妈都会入进她此刻异常脆弱的心……

妈妈这辈子得到了什么?

——大女儿的不管不顾?小女儿的严重忽视?老公的平静冷淡?

妈妈这辈子付出了什么?

——抚养两个女儿,为了大女儿奔波房子分配,还贴钱,为了小女儿带孩子,为了小女儿买房置业防老,为了老公日以继夜地照看,为了老公的病而选择退休后继续操劳只为建筑老公病万一复发的坚实后盾……

妈妈,为什么你为了家人考虑得如此周全,和如此低估每个家人的自身生存能力,女儿们都长大了,你为什么还像照看小宝宝一样事无巨细?

而你现在躺在病榻前,我相信你的脑子非常清楚,每个人的行为,您都在眼里,进了心里,那种难受,您瞒不住我的……

现在女儿们该有的您都建筑好了,而您呢?除了躺在病榻前跟肆虐的病魔抗争,还要承受家人的不耐烦?您之前的一切做法是得到了最残酷的回报吗?

你的油枯竭在即,我不能让您随风熄灭,我不能!

306、

怪物和我商量周末公婆要去看妈妈,我心里有些犹豫,姐姐视婆婆和儿子为元凶,到时怎么办啊?

我跟怪物说要不就说婆婆带孩子走不了,公公去就行了,怪物察觉到了,觉得我是在拒绝好意。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这样做不利于家庭和谐。”

“和谐?现在你知道跟我说和谐了。当初我求你对妈妈的态度好些,你说的什么,合不来就少接触,尽量不见面。现在跟我说和谐?!”

“又提之前的事情,你现在这样做我怎么跟我妈说?”

“当初你每次避而不见,你考虑到我怎么跟妈妈说了吗?现在几乎是同样的问题,你终于考虑到家庭和谐这个说法了。TMD怪物,我跟你说,妈妈如果不在了,我TMD就没有家庭而言了,考虑?考虑谁?你再也不能要挟我什么了,包括儿子在内!”

“你的意思包括当初结婚生子也是为了你妈妈?”

“随便你怎么认为!我不跟你离婚,我求你周末跟我们一起陪儿子,TMD你真的认为你魅力无限吗?不是考虑到妈妈的劝说和感受,我TMD吃错药要来低声下气地对你!跟你斤斤计较,你TMD真的认为我差你这几个钱吗?只是我觉得不值得!你TMD不值得!自从我和你结婚以来,妈妈受了不少气,我TMD瞎了眼,祸害自己就算了,为什么要我妈妈来为我偿还?婆婆?TMD,妈妈如果不在了,我谁都不知道!包括儿子!”

“很多事情心照不宣。”

“不用心照不宣!TMD我没有你那么多的弯弯肠子,既然说了,就说透为止!你应该清楚记得,结婚前,我让你跟妈妈长谈,我跟妈妈说了的,只要她说个不字,我不会要孩子,更不会跟你结婚!你TMD听到没有?!如果妈妈没有了,我一切都不要了,TMD别说是你,TMD谁都不行!”

我近似于歇斯底里地咆哮着,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只是借了怪物来痛骂自己,宣泄着对自己的愤怒,除了自己,我不觉得其余的人的罪孽会多过我……

我肆意地哭着,叫着,声嘶力竭……

直到浑身瘫软,才拖拉着去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尽力地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努力地揉了揉脸,尽量让自己面部看起来柔和。

看到妈妈痛苦的表情,我近似麻木,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只是不停地问需要吃点什么,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坐起来,要不要躺下去……

妈妈几乎不睁眼,感觉出气也很急促,吊针二十四小时都不曾从妈妈的手上拔开。妈妈几乎不吃东西,虚弱得什么都不能自理。就连坐起来,也要靠两个人合力给推起来——

妈妈曾经是个多么要强的人,非常能干,在单位里说话都是掷地有声的,而现在,声音微弱得每次我几乎都要贴在脸旁才听得清,妈妈现在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需要看护和我共同处理,妈妈何曾遭过这种罪?

我每次很费劲地抬起妈妈的时候,真的可以感到万箭穿心的疼,真的心疼,而且有时恍惚地觉得这些都不真实,这些都是我的噩梦,终会有醒的时候——那种锥心的疼绝对能唤醒我泯灭的人性……

整个白天,妈妈几乎一句话都没说,尽管舅舅们都在病房,晚了,只有我和看护了——

看护在喂妈妈水,可是妈妈就是不知道喝,后来看护给妈妈剔牙,可是妈妈就咬住牙签不放——我吓到了,难道是意识不清了吗?

我大声地叫着妈妈,过了一会,妈妈异常清楚的说话了:

“我心里很清楚。”

“妈妈,你别吓我,咱们配合治疗,会好的。”

“我知道我自己的事情。你们都想救我,可是没办法了。我不治了,出院吧,我很痛苦。”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对自己要有信心,你自己都放弃了,我们该怎么办?”

“太痛苦了,安乐S吧……”

“妈妈,你不可以这么说,你别吓我好不好。你不是之前告诉阿姨说最不放心的就是我吗?你现在放心我了?不行啊,我还年轻,儿子很小,我需要你,到时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找谁去?谁给我拿主意?谁跟我聊天啊?妈妈,以前我真的认为儿子就是我的命,可是现在,我都没什么心情去管儿子了,我每天只想来陪你,你知道吗?我离不开你,妈妈,你不要乱想啊!”

“我都安排好了,我跟你爸爸交代了。”

“交代?交代什么?不需要交代!我要你好起来,我带你去玩,我一定不带儿子了,就带你和爸爸。我保证!”

“你记住——不要认为你对不起妈妈。”

说了这句话,妈妈不再说了,我彻底决堤了——妈妈在自己这么痛苦的时候,仍然在保护我,仍然在安慰我,仍然在爱我……

看护示意我不要在妈妈面前大哭,要控制,看到了妈妈的泪水,我决定不哭!

很晚了,妈妈睡了,我离开了,一路跌跌撞撞,恍恍惚惚,妈妈的那句“不要认为你对不起妈妈”在耳畔挥之不去……

做了一个梦,很美——妈妈好了,妈妈穿得很漂亮,笑颜如花,我挽着妈妈离开了医院,手臂的温热让我觉得那绝不是梦!

我失声叫了出来——妈妈!妈妈!醒来看到漆黑一片,不禁大哭!身旁的怪物抱我入怀,不停地拍着我的背,是梦,为什么是梦?!

不知道哭了多久,睡着了,为什么不做梦了?那个梦如果能够成真,让我长眠吧……

307、

妈妈的病每况愈下,我几乎也没怎么上班了,可是公司又特别忙,不得不要在公司处理点紧急的事务了。

下午接到姑婆的电话:

“我和你姐姐爸爸都在医院,刚刚跟医生交流了一下,你等会,你姐姐跟你说。”

“嗯。”

“医生说妈妈无法手术,现在只是在用药物维系生命指征。”

“什么意思?”

“医生问我们要不要继续下去。”、

“你们想放弃吗?”

“需要两个家属签字。”

“我签不下去这个字,要签你和爸爸签吧。”

我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我知道医生的意思,可是要我直面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发现不光是勇气就可以的,理智和勇气在亲手直面的时候显得很虚弱……

公司的事情让我很迟才离开公司,考虑到第二天可以很早去医院,当晚我没去。

晚上睡觉前意识比较混沌,把手机放在枕头旁,结果掉在地板上,太困了,没去管它。

第二天早上醒来,习惯性的看手机,一摸才发现竟然被摔成三半,我赶紧装好,开机,开不了,一顿拍拍打打后,终于开机,无数个短信响彻寂静的清晨……

几乎全部是看护阿姨的电话,从早上七点就开始,我知道不好了,我赶紧颤抖着回电话:

“快来医院!”

看护就说了这四个字就挂线了,我赶紧叫怪物,以最快速度直奔医院……

赶到之后,看到无数的瓶子挂在妈妈两旁,血压仪、心跳仪,等等一些我看不懂的仪器环在妈妈四周,我不知所措,护士们逐个在给同病房的病友转病房……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一天,就这样了?

看到医生护士们进进出出,我呆呆地杵在门口……终于,妈妈的呼吸稳住了,血压也稳住了,我这才走进妈妈,大叫着妈妈,妈妈虚弱地张开眼睛……妈妈的眼睛有些涣散了,可是仍然可以对我点头,可是不能说话了。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我去问医生,得到的答复是昨天下午,爸爸和姐姐签字维持基本治疗……

我呆了,不知道孰是孰非,两个签字让妈妈成了现况,可是医生也无能为力,维系指征可是让妈妈痛苦非常,可是伦理道德来看,我们主宰了妈妈的生存权……好多好多的思绪顿时充斥着我的大脑,怎么了,怎么了?

我回到病房,守在妈妈塌前,因为我知道,我除了多陪在妈妈身边,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妈妈胸口贴着仪器,鼻孔插着氧气管,手指夹着仪器,手臂捆着仪器,我看着这些,想着不久前在南方,我和妈妈和儿子在海边嬉戏,不觉得恍惚得不知所以……

妈妈已经不能产生尿液了,看着一瓶瓶的药水输进妈妈体内,可是无法排出,我找到医生,医生也很无奈,说是只有靠高档药物来帮助产生尿液排出才能维系生命体征下去,可是不建议我们这样做了,因为隔壁病房的一个病友也是类似情况,在花了五十多万维系后,也放弃了……

怎么办?放弃?

我哭得不能自已……曾几何时,我大声地跟妈妈说起钱如何的重要,讨论着无力的关怀胜不过一瓶昂贵的药水来解决问题……现在呢?昂贵的药水能够拖回生命吗?能够换回时间吗?不能,TMD什么都不能!

我不停地摸着妈妈的手,已经干巴得让针头都显得突兀,这时护士来量体温,竟然已经测量不到体温了,无论是传统的水银温度计还是电子的……我这才发现妈妈的耳朵已经往内卷了,曾经听过这种现象表明妈妈离开我们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妈妈的呼吸大声起来,逐渐放缓,再缓,直至消失……

妈妈离开我了,永远地离开我了……

我和姐姐跪在妈妈床旁,声嘶力竭也唤不回妈妈的一声应答了……

“妈妈!妈妈!妈妈!”

309、

现在都是文明葬礼和祭祀,不过仍然有很多礼节和规矩——

灵堂布置得简单清爽,妈妈的遗像是唯一让我觉得真切的东西,不知怎么的,这么说也许是大不孝,可是心里老是觉得人走如灯灭,这些流程更多的是给亲友一个交代……

妈妈的四周放满了鲜花,哀乐缓缓不绝,不知怎么的,我几乎一直盯着长明灯,恍恍惚惚的,这是真的吗?

在安乐堂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供亲友上香的灵位摆放房间,一间就是妈妈的灵堂,分开是为了环抱考虑,灵堂要做到无烟肃穆。

要守夜两晚,姐姐说她先,我后,我还是没意见。

姑婆提到妈妈生前的衣服需要焚烧给妈妈,姐夫反对,说是没用,要焚烧就焚烧纸糊的,就在灵堂争论起来,我当时原本无力去参与,不过觉得灵堂争执不好,就当着他们的面给殡仪馆打电话咨询,得到答复是殡仪馆有专门的地方焚烧逝者生前衣物的地方,姐夫听到不再说什么,当时怪物和阿姨去医院结账了,所以我就叫姐夫载爸爸和姑婆回去整理衣物,我还是待在灵堂。

隔了很久,他们才回来,不见姐夫,姑婆说撞车了,后来有亲友说是冥冥中的……

我一件一件的整理着妈妈的衣物,心里的感觉我无法用任何辞藻来形容,时不时地会被某一件衣服牵起一些回忆,我认真地叠放着,总计四包,用塑料袋系好,跟着主人去吧,好好装扮和温暖你们的主人……

第三天清晨出殡,安乐堂的员工很年轻化,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哦,对了,还有个细节——

安乐堂的工作人员询问我们的分工,共计四个人,必须是逝者晚辈,分别撒纸钱、端遗像、端灵牌、端骨灰盒,工作人员说通常是长子开始下来,像我们这种情况的话,一般是姐姐端遗像,我端灵牌,姐夫端骨灰盒,怪物撒纸钱,工作人员说一旦端上便不可以离手,不能放在地上,原本都觉得习俗怎样就怎样,这时姐姐不干了——她说姐夫身体不好,端不了骨灰盒——?我们全部哑然了,包括工作人员,一时大家都没说话,这时我说了句,怪物身体好,让他端,工作人员随即带过。

我不去置评这个细节,妈妈已经走了,好好地办完妈妈的后事是我唯一想做的。

到了殡仪馆,火化,安放骨灰,整个过程我出奇地平静,没有哭泣,也没有叫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