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老婆出轨,离婚了,还住在一起

楼主和老婆认识多年,终于走到一起,几年后,楼主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老婆却出轨了,楼主和她离了婚,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3

事情已经过去三年家了,于今还在纠缠,实在是烦透了,到这里扒一扒,解一下心里的郁闷。

我和前妻是高中同学,我高中毕业应征入伍,当了两年大头兵。因为我高考就考了三百多分。她上了个大专。(这年头大专真他妈的不值钱,就她那样的成绩也能考上,上学时我每次总分还比她多五六十分呢?)我们在高中时关系挺好的,一年后我回家探亲,我们正式确定了关系。

我上学时不是个好学生,学习也不刻苦,也就是凭着一点小聪明,偶尔混个及格。外语就基本上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了。身体倒是不错,个子那时也快177CM了(现在也不过178不到,呵呵)篮球,足球啥的体育活动样样拿手,在学校也算是小有名气。长得吧,不是很帅,拿老婆(还是这样称呼吧)的话说,帅不是太帅,不过很有男人味。也有几个美眉向我表达过好感,不过那时我家住在城郊,也就是乡下人。(不过现在那里已成了新城区,已是寸土寸金)还是有些自卑的,认为和她们这些城里的姑娘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也就没有开始我的初恋。这样一来,倒是得了个冷酷王子的称号。

老婆那时坐我前桌,在我的记忆里,她除了个子高点,皮肤白点。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身高165左右,恋爱时确认是167)我们有时互相间抄个笔记,作业啥的,一来二往的,慢慢变得很熟悉。其实那时我是觉得奇怪的,因为她上课应该是很认真的那种,(从我向她借抄的笔记,作业可以看出)为何一到考试就掉链子?

后来据柴火妞(她那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干瘦干瘦的,一点不性感)给我讲,她那时心思更本就不在学习上,一天到晚就是在想我。做笔记就是为了我有笔记可抄,也好乘机和我说几句话。(妈的,看来老子被惦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是她和我说这些时的我的心里话。)

我高考就考了351分,倒是也够上个大专什么的,只是学费贵的吓人,我家无力负担。尽管我是家里的独子,可父母身体都不是太好,一年里他俩住院的时间加起来总有半年的样子。家里当时倒是还有些钱,可我得留着给他们看病啊。我也不想复读,我实在是对上学不感兴趣。(忘了说我家的钱从哪来的了,我父母都是农民,那些年开发还搞成了失地农民,不过补偿款给了不老少。如果不是他们生病,生活还是很富裕)

柴火妞高考没有再掉链子,比我还多考了几分。大概是最后几个月都是复习,也不用替我做笔记了,有时间自己学习下?至于多考了多少,我是不记得了。不过她上的那个学校应该不贵。要是贵的话,她也上不了啊。

其实她家的条件也不是太好。她爸倒是挺会赚钱,只是不会全部拿回这个家里。老人的事,咱就不说了,反正大家也能明白。她妈原来有正式工作,而且是坐机关的那种,后来为了生个儿子,被停了职,丢了工作。那时的计划生育抓的挺严,不像现在,只要有钱想生几个生几个。她妈现在就做些小生意,赚不了什么大钱。哦,忘了说了,老人家也没能如愿,倒是得了三闺女,柴火妞是老幺。

高考分开后,没有再见过。我是没想起来与她联系的。她说我没给她留联系地址。骗谁呢?笨的不知道上学校查查啊?据说是不好意思。

那年探亲回家,一身戎装的我当然要进城见见我曾经的狐朋狗友。那天喝了点酒,回来的路上,差点撞了人,多亏我身手敏捷刹住了车。我抬头看见离我摩托几公分距离的小木兰上坐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怎么是你?秦小天?”姑娘认识我,语气里还有些惊喜。

“等会,等会,你是?”我有些迷糊,我何时认识眼前的美女的?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李小丽呀!”姑娘有些急了,停好车,跑过来,还在我肩上推了一把。

“等会,等会,我瞅瞅。”是,还真是柴火妞。这妞啥时长这么好看了?对了,这妞长胖了,有曲线了。

“真是你呀,柴火妞!”我信口说出了我心中对她的称谓,尽管这个称谓对她已经不合适了。

“你喊我什么?”这妞生气了,脸有些红了。

“大美女,大美女!”咱也不能太煞风景,连忙改口。

“这还差不多!你这是回来探亲?”她见我一身军装,问道。

“这还用说!”我给她来了个军礼。

“回来怎么也不来找我?”这妞真有意思,你谁呀?我会来我就得来找你?当然这是我心里说的。嘴上是这样说的:“这不是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嘛。”

“那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留给你。”这妞倒是干脆,掏出纸笔写好了电话号码,地址,QQ号递给我。我随意的装进口袋。

“放好了,别弄丢了,你的呢?”她问。

我有些尴尬了,我那时还不怎么上网,网络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普及。加上我老记不住QQ号,基本上是上一次申请一个的那种。地址倒是有,电话只有连队的座机(那里就没有手机信号)。我只能实话实说没有其他,只能给你个地址,可你会写信了么?这年头谁还写信。

“没关系,你联系我就好。”这妞你就不能矜持一点,你这样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就这样,我先走?”我得把我的酷装出来。发动摩托离开。

“记得联系,我喜欢你!”她在喊什么?害得老子差点摔一跤。

回到家里,我有些不淡定了,这要是从前的柴火妞跟我喊这话,看哥理她不?可丑小鸭怎么就变白天鹅了呢?不行,哥明天还得去瞅瞅!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把自己捯饬一番,拿上我战友用弹头做的项链(那哥们挺有才的,能用弹头做项链,用弹壳做口琴)和弹壳做的口琴,给柴火妞,哦,不是,李小丽打了电话,约她见面。我们约的是八点,我到公园时,妈的才七点半!我摸着怀里的宝贝,说真的有些舍不得,那哥们退伍了,现在别说替别人洗三天的臭袜子,就是洗十天也找不到做这些的人了。妈的,要是成不了事,咱就要回来。我对自己是这样说的。八点不到,李小丽也来了,看起来这丫头也是火急火燎的呀!

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无非是我送她那些时,她他妈都乐疯了,可她不知道我的心在滴血吗?其他的,我真没记住啥,只记得分别的时候,那丫头夺走了我的初吻,绝对不是我主动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

接下来几天,我是茶饭不思了,天天都去找她,一玩一天,把初吻变成了二三四五六七……吻,当然都是我主动的了,我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让个娘们白白的占了便宜不是。

后来我回了部队,我们只有鸿雁传书了,偶尔摸到连部打个电话也是挺奢侈的事了。我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留恋和热爱部队了。妈的,那娘们是毁了一个可能成为共和国的军官呀!凭我以前的表现和军事素养及成绩,拿我们连长的话说,提干还是很有可能的。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就这样我退伍了,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放弃了乡里给我安排的工作(也就是协警,保安之类的工作),进城给老板当了司机。她在一个连锁超市干收银员。不过这丫头还是有些本事的,几年的时间一直有升职,现在直接当上了店长。妈的,还有没有天理,老子开车都开了三年了。

这丫头当年怎么就没做陈世美呢?要不也就没有如今的事了。

李小丽一直对我挺好的,除了时常给我买些吃的用的,衣服鞋什么的,有时还要拿钱给我用。妈的,把老子当什么人了?不能够,绝对不能够,我怎么能用女人的钱呢?有时确实困难,拿过千八的,不过都有还的,这是我的原则。而且每次也没白借,还的时候,从没忘给她买一串糖葫芦啥的算是利息。她要是不吃,我也不会浪费的,毕竟浪费是可耻的。

在后来,她就催着我要结婚了,毕竟我们也二十六七了。可我房子,车子啥也没有接个屁婚啊?她可能是想嫁我想疯了,居然说什么也不要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行。我说那不成,我还要脸呢,哪能啥也没有就去老婆呢?要不咱先试试啥也没有的日子?她痛快地说好。真好不懂这丫头是不是缺心眼,我说的明显是同居的意思,是吧?

于是,我们同居了。还好她虽然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可我也是她第一个男人,这点常识我还是懂的。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过了半年。我看这也不是个事啊,只得回家和父母商量。爹妈很高兴,说心里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很痛快的拿钱给我在城里买了房。我看也差不多了,就和她说,房子是有了,车咱暂时买不起,还有装修也只能凑合一下。你看着办,同意咱就结,不同意咱就拉倒,还接着这么过。她说别呀,装修她负责,车如果我想要,她也可以给我买。这是什么节奏?貌似我找了个富婆啊?不过想想这几年她的薪水,有没什么大的开销,能说这些财大气粗的话也不奇怪。

于是,三个月后,房子装修好了,我们也就结婚了。我也有了我的第一辆车桑塔纳2000(现在还开着)。那时有这么一辆车还是听拽的。若干年后她自己买了辆红色的宝马,当然不是进口的。

婚后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如胶似漆,如糖似蜜,那什么的也是乳水交融,和谐快乐。我有时问李小丽,为什么死心塌地的跟我这样个人?(毕竟现在这妞的收入不错,特别是长相,身段,有时我一看它穿职业装的样子都有些冲动,想流鼻血。)得到的答案就是些比如,喜欢你酷酷的样子,喜欢你坏坏的样子,呆在你身边特安全,特温暖这些不疼不痒的话。有时逼急了,就在我耳边轻声说“谁叫你搞得人家舒服呢?”这还得了,免不了一场盘肠大战。嘿嘿。觉得最令我服气的回答应该是,知道你心里对我好,而且我知道你聪明,迟早会让我过上好日子。

这还差不多,我总不能怀疑自己不聪明吧?想想也是,最起码我要比她聪明一些吧?要不上学时,我不用学习,也比她分高。再说现在老子也是有大专文凭的人了。婚后气不过她比我文凭高,自修了大专文凭,其实也就是交点钱,让人弄份答案就行。不过别的我是没学,企业管理我是看了一下的。起码知道了什么是基础管理,什么是上层建筑,以及它们的关系。

有些扯远了。

我们暂时 没有要孩子,一来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好做父亲的准备,也就是还没有玩够,二来她怕生孩子改变了身材,也就是臭美。

我们就这样你侬我侬的过了三年,日子过得挺滋润,毕竟她薪水挺高,也不藏私房钱,我也有工作,有时老板还给些红包啥的。至于家务活,我们都是苦人家的孩子,这些小事我们俩还是都拿的出手的。有时我们还会比比厨艺,没有分出过高下。总之,我们貌似没有吵过架。

在这一年前,父亲走了(心脏病突发),母亲坚持一个人住在乡下,她舍不得乡下的大房子。感觉住进我这里和住在鸽子笼里没啥区别。其实,我的房子也算不小,也有一百多平。李小丽也还不错,每个假日都会回去一趟,我要是没时间,她就会一个人去,反正把老太太哄得挺好。

好景不长,老太太因糖尿病并发症住进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晚期。唯一能让老太太活下去的可能只有手术。医生(我的一位铁磁)告诉我,手术费用,术后费用都是很高的,以我母亲的病情手术风险,及成功率都不是很高。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死啊,决定还是要做手术,就算活一天是一天。和李小丽商量,她二话不说的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去她姐姐那里借了一些,最后还把她的首饰(除结婚戒指)全部拿出去卖了。感动的我眼泪稀里哗啦的。当我们好不容易凑齐手术费用,老太太坚持不做手术,在等待肾源的日子,偷偷跑回了老房子,离开了这个世界。

接着往下写之前,请允许我先给老人家磕俩头。

老人家的离世,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知道老太太是心疼儿子,不愿意让儿子背上沉重的负担。可是假如她儿子有钱,她还会走的如此匆忙吗?我不能如此碌碌无为下去了,我得做些什么。李小丽那些日子除了陪我流泪,就是安慰我。变着花样的给我弄好吃的,尽可能的陪我呆着。

这时正好有个机会,老板新开了个物流公司,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我对老板的眼光,人品,能力还是信服的,回家和老婆商量,老婆有些犹豫,主要是担心做这一行出门的时间要多一些。但看我兴奋的样子,为了让我走出母亲离世的忧伤,就没有反对。

我买了两辆大货车,算是入了股。不再帮老板开车,到新公司跟老板学着做经理。老板挺照顾我的,一般不会让我出长差,一个月也就三五天。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是李小丽有了。我虽然觉得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但李小丽那年也二十七八了,也是该生孩子的时候了。所以就留了下来。

一年后,我儿子三个月的时候,李小丽重新上了班,还在那家超市当店长(经理)。儿子被她妈接走了,老太太重男轻女的厉害,把我儿子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们也都放心。

我的事业也算是顺风顺水,老板年龄也大了,还有别的产业要管,慢慢就把公司交给了我。好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老板把所有的客户关系都交给了我,也教了我不少经营之道。所以接手后也没有感觉有太大的压力。

忘了跟大家说了,我那时已经是正儿八经的有钱人了,钱哪来的?说起来都是泪啊,我家的祖宅没了。说起来真是对不起祖宗,几代人积累下来的一点家业,到我这里变成小本本上的一串数字了。不过,要也不能和政府作对不是?想作对也搞不过他们不是?所以遇上这事还是多要这钱吧!再心疼也无济于事的……

说是我的祖宅,那是相当的气派,九间正房,厢房若干,前后大院子。特别是后院,总有两亩来地,种着七八种果树。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后院后面那个一亩左右的鱼塘,我家的鱼塘好就好在它一头连着小河,算是活水。当然果园和鱼塘也是父母失地后的主要经理来源。

我现在怀疑李小丽当初死乞白赖的跟着我,是不是看上了我家的房子?(以上怀疑,没有根据)我第一次带她回家,是把她给震了的。她哪知道我家有这么多,这么大的房子啊。她后来还不要脸的告诉我她在我家果树下流过口水。还有她把我爸从鱼塘捞的鱼带回家了,因为她把我妈做的鱼,连汤都喝干净了。真他妈给老子丢人。

话说到这里,有人可能玩怀疑我家从前是不是地主啊?我只能告诉你,你丫猜错了。

我爷爷兄弟六人,我爷爷行末。那时小鬼子闹腾的厉害,家里人口多,吃不上饭,那几个大爷爷都成家了,也就拖家带口的逃荒去了。我爷爷要留下来照顾年事已高的太爷爷,太奶奶,加上也还没有成家,一直是和太爷爷生活在一起的。所以倒是得了这么大的宅子。现在基本上算是便宜了我。

这样看起来,我和小鬼子还是有仇的,貌似还不小。因为我的那几位爷爷从此音讯皆无。我小时候,常常有这样的幻想,说不定哪天就有人从美国呀,英国呀啥的国给我捎回些新鲜玩意,可惜的是直到现在连台湾,香港的也没有。也没见北京,上海出个祖籍我这儿的姓秦的名人啥的。

听说解放初期划成分和文革时因为房子遇上些麻烦,好在我爷爷手里有几张东进支队的欠条,才平安无事。我家的房子一度也曾分给别人住过,不过后来落实政策,都还回来了。

不好意思,扯远了,我这人就这样,有时扥不住自己。俗话说就是有点话唠。

言归正传,李小丽生完孩子,身材居然没有变样(剖腹产的),比以前更加的火辣。也更加的主意保养自己。拿她的话说,反正现在也有钱了,年龄也上来了,再不保养保养自己,说不定那天我就跑了。我说不能够,就你这前凸后翘的模样,让我往哪跑呢?有时候特烦,明明是想勾引我,站在镜子前挠首弄姿好半天,还一边不停的问,我的身材有没有变形。我说能不能别问了,我鼻血流一地了都。

我的工作比以前要忙了,因为老板准备移民了,我们正在谈转股的事。我是想把公司接下来的,和李小丽商量,她不同意,因为她不想让我太忙。我说你可以过来帮我呀,我主外,你主内。她说那样更不好,你还不一天到晚的不回家,何况她我又不熟悉你做的那一行。后来,老板打算把公司关了,散伙。我急了,好好的公司正赚着钱呢,怎么能说关就关呢?老板说他也不忍心,可以以最低的价格转给我。话到这份上,别的不说,这么多年知遇之恩和提携之恩我是不能忘的。要不也太不爷们了。我管不了李小丽那娘们同意不同意了,立即签合同,转账。

接手了公司,李小丽见木已成舟,也没有办法了,只是提醒我不能再扩大规模了,否则对我不客气。我是当即保证绝对不会,她见我态度良好,也就和我涛声依旧了。

接手了公司才知 道,老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事情远比当个经理多得多。还有这几年竞争越来越厉害,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比他妈雨后春笋还多,有时一个月能多出好几家来。当了老总就得跑关系,找门路啊,不能坐着等死啊。好在老板以前铺的底子还行,但我出差确实比原来要多一些。李小丽对此怨言颇多,我只得出差时多给她打电话了。

大家还记得早几年一个叫步步高电话机的广告,我以前在家就喜欢用那个腔调喊她,她每次都不依不饶的和我闹。现在出差我用时,她倒是笑了。

就这样的过到了三年前。接下来就是正题了。

刚才被李小丽拿那娘们强奸了。(半推半就的哈)睡不着了,起来再白话一段。

从东北出差回来啦,这次出去的时间蛮长的,原因是回来路过北京,正好遇见了战友。在车站准备换车时遇到的。这下走不了,毕竟是一起扛过枪的兄弟,不见也不好。在北京的兄弟有六个,吃了张三不吃李四也不行啊,等吃完王二麻子,已经是四天以后了。刚准备走,内蒙的,河北的又赶过来了,只好又混了两天。加上办事的时间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好在哥们停棍气,给我买了飞机票,能提前一天到家。原以为是坐火车的,也通知了李小丽。改坐飞机,就没再通知了。也算是给她一个惊喜。

回到自家小区,碰见社区王大妈,刚想和她逗两句,王大妈就批评了,现在是和谐社会,每个家庭都要为了这个目标努力,不要半夜叮叮咚咚的吵架,……这一通数落。我莫名其妙,这是啥时候的事?我想问问,她老家倒好,直接不理我了,那谁谁东西不能乱放!边喊边走了。

我这个郁闷啊,吃错药了吧?电梯口遇见对门小王。“秦哥,啥时候换的车?”妈的,老子今天怎么了?尽遇见怪事。“没有啊,笑话我呢?我跟你说就我那辆车跟我老婆似的,根本舍不得换。”我又准备开贫。“那是我误会了,前几天我看见你车位上停着辆大奔,这楼里也就你有这实力!”小王这小子有前途,说话我爱听。我还想说两句,可那小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匆匆走了。妈的,哥好歹当过兵好不好,这点侦查能力还没有,明天别叫我逮住你,不好好审审你有什么要说的。

回到家里,李小丽还没下班。我闲来无事,琢磨起刚才小王的话来。不对呀,小区的车位基本上是固定的,没人乱停的。我家来亲戚朋友了,我也没开大奔的亲戚朋友啊?我是想不明白了。算了 ,等李小丽回来问问。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