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男神以为我是T以后的日常

一个有着吐槽心高帅脸妹子被自己男神勾搭上的欢脱故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

首先,故事是真实的,为了防止憋出内伤,所以打算找个地方讲出来。这是我的小号。

其次,介绍一下自己。我现在是大三学生,女,身高167(也没有很高啊有没有!),短发,异性恋,但被男神误以为是T,一不小心和他成了好哥们,从此踏上不归路

你可以觉得这很扯,但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因为被男神误会引发的种种,现在学校很多人都以为我是T,甚至有女孩纸跟我表白。一路下来有无奈也有哭笑不得。到现在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身边知情的朋友告诉我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也就这么一路自我催眠了下来,只希望能重新做回一枚安静的直女。

LZ刚进自己那所大学的时候没选好专业,所以努力了一年,到大二转了专业。也就是那时,我和男神分到了一个班。

姑且叫男神A好了。虽然当时LZ换了新的专业,认识的人很少,但是A是他们学院体育部的副部长,长得也还不错,所以在之前的学院也有耳闻。毕竟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你懂的……

转专业以后,又到了新的环境。因为LZ性格比较慢热,新的环境很容易拘谨,所以在头一天上课的时候,为了让自己自在一点,特地从后门进了教室,坐到最后一排。(当然还是引人注目了,因为前面老师点名的时候被提到了,当然这是后话。)

刚坐定不久,男神A和他的朋友也进来了。A没看我,直径坐到了前面的位置,倒是他旁边的朋友一眼看到我。后来他的这个朋友也成了我的朋友,所以叫他B好了。B一坐下,就问我是不是传说中新来的同学。我也是非常正经拘束地回答是。这时候我还是个安安静静的美直女好吗?!我怎能想到后来的人生居然就朝着奇怪的方向展开了……

A看到B跟我说话,就跟着转过来。大概也是好奇,所以也打量起我。你要问我当时的心理状态,我只能说,被帅哥盯简直压力山大。那种好像在看猴子的眼神你们见过吗?就是那种毫不避讳、目不转睛的视奸。(后来跟A熟了以后我问过他为什么当时这么盯着我,结果他一开始说不记得这茬,后来他想了半天说可能是恍神在想其他事情没把眼神收回来orz。的确,后来与A的相处中发现此人及其容易走神)当然,LZ全程努力让自己淡定自若。B是个很健谈的人,也多亏他不停地和我谈一些转系的事情,才让我熬过了A直勾勾的视线。

当时,对A的印象有点下滑,毕竟盯着别人看不是很礼貌。而且那时候头发剪得特别短,本来就不想见人,觉得丑得一逼,来到新的环境已经不太适应,还被这么盯,简直想找个洞钻下去。

关于头发为什么要剪短,这个我得解释一下。LZ高中以前都是长头发,高中以后因为住校,学业繁忙,懒得打理,所以剪了短发,但当时也是女生的蘑菇头。大一暑假的时候,突然脑子一抽风,觉得蘑菇头太幼齿,决定换个干练一点的发型。所以就跑到理发店拿着戚哥的照片让理发师照着剪。论理发师的自我修养啊……剪完之后和我要的画风完全不一样是怎么回事……这位理发师大概也是新手,我和他一起看着镜子谜之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平静地对我说再修修吧,我说那好吧。于是我的头发就变得奇短了。

扯远了,再扯回开学的那堂课。那门课的老师给我们按学号分成了几个小组。说之后的作业要小组一起交。我正好和B分在一组。也不知道是老师希望我尽快融入新团体,还是碰巧为之,让我当了组长。那一组的所有人都跟我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也一起讨论了课题。过了一段时间,认识的同学也多了,我也总算有了归属感。A和B的关系很好,小组作业的时候联系不到B就去问A,一来二去也熟了。

因为当时头发短,比较玩儿的来的女生里也是我个子最高,有时候会帮她们拿高处的东西,所以也不知道谁起的头,妹纸们开始开玩笑叫我男朋友,老公之类的外号。女生之间经常有这种类似角色扮演的昵称,我也没当一回事儿,偶尔兴致来了,也会开玩笑叫她们女朋友,老婆。结果后来被B听见了,他就开始叫我c哥(c是我的姓)。没事就c哥威武c哥万岁c哥后宫好大orz。再后来,A就跟着B一起叫我c哥。现在想来,当时就应该把这个外号扼杀在摇篮里。可惜那会儿太年轻,秉持着一股自黑的逗逼精神,我居然默认了这个称号。有时还开玩笑叫他们一声小弟,有时候也会搂着个妹纸“秀恩爱”,当然都是开玩笑的。如今想想,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肠子已悔青。TAT

A和我本来只是普通的同学,我也只是觉得他是个帅哥,当然偶尔心里会感叹一下长得真好,但还没有到男神的地步。变成好朋友是因为运动会的关系,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有点喜欢他。

前面说过A是体育部副部长。这次运动会后,大三的部长就要隐退,把位置留给下一届。运动会自然有他的事。

而我,因为c哥的称号被班上拱去参加运动会。班里女生数量本来也不多,项目又凑不齐人,最后体育委员把我安排在了大家都避之不及的女子长跑。话说,体育委员也是不容易,对我各种围追堵截,威逼利诱,思想洗脑,最后使出了“我不管,反正就是要把你名字报上去”的千年杀。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参加过长跑,虽然为了比赛练习了一下,但是前一天晚上还是因为心里没底睡得不太好。

第二天状态不佳,比赛的时候觉得非常累。A在场内当工作人员,所以站在跑道内的草坪上看我。他并没有喊加油。而是不断提醒我,说了一些不要太快,速度保持好,速度慢了要保持之类的话。这帮了我很多,如果累到不行的时候,旁边有个人一直近距离地对着我大喷口水喊加油,我可能反而会抓狂。到最后一个直道的时候,他对我说快到终点了,能加速吗。我突然意识到他好像真的在为别人考虑。他全程并没有命令你快加速,而是让你量力而行。我尽了全力,最后跑了小组第三,已经非常满意了。

减速停下来以后,我整个人都觉得像灌了水泥一样,嘴巴里浓浓的血腥味,脚都迈不开步子。A走过来问我还好吗。但是我根本说不出话。他就把我的胳膊挂到他的脖子上,想要扶我回去。A有一米八加,我的胳膊挂到他的脖子上以后,整个人好像都要被抬起来。说实话并不是什么舒服的姿势。他大概也是意识到了,就问要不要背我。我憋了半天,挤出“不用,我想吐”五个字。他说你憋一下,扶你到水槽。因为太难受,两眼发昏也不知道跟他走到了什么地方,只听到半路上遇到B的声音。

“她怎么了?”

“想吐。我扶她去水槽。”

“哦,那快进去快进去,这边!这边!”

然后我就看到了水槽,对着吐了出来。开水龙头擦了一下以后,终于清醒了一点,虽然腿还是发软,但比之前好太多。抬起头,刚想说句谢谢。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一!排!男!士!便!池!什么?我当时脑子一晕,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无法处理眼前的画面。什么?他们居然把我扶进了男!厕!所!

呆滞了几秒后,我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A和B。他们也马上反应过来哪里不对。沉默了一阵以后,两人大笑起来。我想一把锤上去,可惜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还是哭笑不得地被扶了出去。A和B不停地说,c哥,这有什么?都是男人嘛!

我……

后来我被交给了两个女生,带到了医务室,其实到那里的时候已经觉得身体没什么问题了。但是校医让我躺一会儿,结果躺着躺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回到运动场,比赛也都结束了。只剩下一些人在收拾场地,于是我找到了A。他正要把跨栏搬回器材室,看我过来,就问我现在身体怎么样,然后说待会儿一起回去。

因为举办运动会的地点和我们的校区不是同一个。所以都是派车子接送的,这个点,接送的车已经走了。A说本来是有人要来叫醒我的,但后来大家说反正A 也要晚点回去,所以就和他一起回好了。

我随便回了句,“那还好我醒了,再晚一点就要被遗弃在这里了。”

“你要是还不醒我就只能把你扛回去了,反正看起来挺轻的。”

哎哟,帅哥你不要这样说话,我的少女心把持不住。

“对了,c哥,你有硬币吗?我们坐公交车没零钱!”“c哥,你不知道你今天在男厕所有多搞笑!”

好吧,当我没说。

LZ在转系前有一个闺蜜Z。Z是个沉迷动漫、小说、游戏的宅女。黑长直,个子小小的,皮肤很白,少女心MAX。虽然她自己不承认,老说自己是抠脚女汉子。

转系以后,我依然经常和她一起吃饭,互相串寝室。Z的寝室里有一个真的小T,就叫她Y吧。她有一个同城高校的女朋友。在我头发变短以后,Y很喜欢调侃我和Z看起来像蕾丝。她说如果我不要嬉皮笑脸、表情严肃一点看起来很像个高冷T。

我其实并不是很反感别人说我看起来像T。相反,最初的时候其实我还有点小激动。因为觉得这样很酷很有个性。记得看《阿黛尔的生活》的时候,巴不得也去染一个艾玛那样的蓝色头发。虽然不是蕾丝,但是每次看到帅T也会觉得很美型。从审美上来说,很喜欢这种看起来中性又有点性感的打扮。LZ的个性是比较独立的,的确不是那种特别温柔娇弱的女生,所以在穿衣风格上也比较偏向或知性或大气或中性一点的衣服。

因为Y老是说我和Z像百合,Z和我也经常无节操地假扮。比如,我会一掌把Z锁在墙角,眯起眼睛说固定台词,“美女,当我女朋友怎么样?”然后Z就别过脸,傲娇地说“才不要。”。有时也会角色转换,Z霸气地一脚踩到椅子上说,“妞,看你往哪逃。”而我则作手足无措状。Y一般都是我们的固定观众,经常被我们浮夸的演技恶心到大翻白眼。

运动会后某天,Z和我约好一起去外面吃晚饭。她比我早下课,就跑到我的教室蹭课来了。这也是Z第一次来我们班。坐在附近的B看到了萌妹纸,就对着我说,“c哥,你哪里又勾搭来一个妹纸?怎么每次都不一样?”

我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你羡慕不来的。”

没想到B居然就抛弃了旁边的好基友A,坐了过来。对着Z说,“同学,你不要被c哥骗了。她很花心的,有好多女朋友。”

“哦?”Z突然演了起来,“那些狐狸精啊?我才没当回事。我才是正牌。”

B和Z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万万没想到,当天晚上B居然在某信里跟我要起Z的电话号码。我问他要来干嘛?他说觉得Z很有意思,想要认识一下。

“B,你不会喜欢Z吧?”我问他。

“哎呀,喜欢也说不上,只见过一面,就是想要认识一下。”B说道。

“可是把妹子的电话给你,我不是很放心啊。”我回道。

大概B觉得一个人hold不住,就把A也拉进来,想让他帮自己说话。

没想到A居然买队友,在讨论组里起哄,“c哥,你别理他。他这是要拆你后宫啊!”

“对啊,小弟,你这行为不厚道啊。”我也调侃起B。

B见状也是拉下了老脸,呈苦苦哀求状,“c哥我们兄弟一场,我好不容易看到个想要认识的女生,你怎能见死不救。”

最后在B的软泡硬磨之下,我同意去问一下Z愿不愿意。

当时觉得很吃惊,因为毕竟两个人只见过一面,B居然就这么主动。难道这就是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我打电话给Z,问她愿不愿意把电话给B,她也是很吃惊。挂了电话直接跑到我的寝室来确认真假。结果我的室友也知道了B要Z电话的事。

最后,Z把自己的企鹅号给了B。至于后来他们两个聊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之后一个礼拜的时间,B基本都把手机揣在手上。和Z吃饭的时候,问她B都跟他聊什么,她也只是回答“就正常地聊天,没什么特别的。“我对她说“这小子肯定喜欢你。”Z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倒是B,没事就问我有关Z的事情。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B说想约Z出来,但又找不到借口。于是就请我和Z唱KTV。当然,也把A硬拉了过来。按照计划,我和A借口去便利店买吃的东西,给他们两人独处空间。A和我一边走一边吐槽B见色忘友。到便利店买完东西以后,看看时间还早,就坐了一会儿。A开了一罐可乐,用吸管喝了起来。两眼望着窗外的发呆。那天他穿了黑色的卫衣卫裤,头上戴着一个鸭舌帽。那个时候他弓着背坐在便利店椅子上喝可乐的样子好像就在记忆里定格了。觉得是特别宁静的一刻。

后来我们聊了一会儿。也是那时,他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了T。

“c哥,B好像是真的喜欢Z。”

“哦,我也觉得。”

“你觉得他们配吗?”

“说不来,不过在一起的话,B应该会对Z很好吧。”

“那个……可是Z对B说她喜欢的是你。”

“啊?怎么可能。她肯定在开玩笑的。”

“哦,这样吗?……那你喜欢她吗?”

“啊?”

“你喜欢Z吗?”

“你想多了吧……只是朋友的喜欢啦。”

“哦,那就好。”“Cxx,”他叫了我的名字,“不好意思啊,问你这种问题。”

因为我被问得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所以下意识地回了句“没关系。”搞得当时的气氛非常微妙。就好像我默认了喜欢女生一样。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大声地说,“你不要想太多了,我是异性恋!”

我和A回到KTV房以后,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四个人唱了两个小时以后,就回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B让A和我去便利店,除了想要给他和Z独处的机会以外,其实也是想让A问清楚我的态度。当然,Z不是真的喜欢我啦。事后她跟我坦白当时只是为了搪塞B。作为一个宅女,她喜欢的男人都在二次元。大概是一下子无法脱宅,加之那时对B也是无感,面对现充无法适应。平时又和我演戏演太多,所以自然而然拿我当挡箭牌。

因为这样,A把我当成了T。

唱KTV回来的当天晚上,Z就跑来跟我说,B跟她表白了。

虽然不是很意外,但是还是抑制不了八卦的心啊。我详细地问了经过,大致是这样的:

就在我和A去便利店的那段时间。Z和B一开始都是尴尬不说话,最后还是B先开口了。

“Z,你说你喜欢C是真的吗?”

Z大概真的很怕B跟他表白,就回他“真的啊。”

“所以,你不喜欢男生?”

“没遇到过,不知道。”毕竟还是要留一条活路,说死了就不好了。233

“那就是说,可能是喜欢男生的咯?”

“不好说。”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