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扶摇皇后(四)

《扶摇皇后》是由天下归元所写的一部穿越时空小说。这是一部讲述女主穿越到五洲大陆,成为在底层挣扎的混混人士孟扶摇,最后扶摇直上的故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598_1504421_0236ea8577c18f7

古风小说:扶摇皇后(一)

古风小说:扶摇皇后(二)

古风小说:扶摇皇后(三)

古风小说:扶摇皇后(四)

扶风海寇 第五章 神通大法

那个“洞”,动了动。

仿佛有血红的光影一闪。

随即那光华熠熠的东西突然消失!

孟扶摇腾的一下跳起来。

一边狂奔一边扯着喉咙大呼:“云痕,小心——”

她飞车一般冲出去,速度太快将肩头上还没站稳的元宝大人甩下,然而冲出一截后,对面山壁的青雾却又再次合拢,孟扶摇已经看不见山壁上的云痕,这幕场景恍惚像是当初灵珠山上隔着雾隐镜像看见珠珠在山崖上,但是那时有长孙无极救她,现在谁来救云痕?

长孙无极还在她身后呢!

想到长孙无极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都半天了,他们怎么没跟过来?

孟扶摇心中一惊,回头一看没有人,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掠出去的时候,雷动和长孙无极绝对是跟过来的,但就在发现金刚的那刹,似乎就有什么事不对劲了。

环顾四周,山谷中黯沉沉的绿叶茂密,四面都是古怪的植物,地面微微潮湿,和谷东头也差不多。

她此时也来不及多想,狂奔一阵奔到崖下,蹭蹭蹭的便向上爬,爬到一半忽然眼前金光一闪,有什么东西劈面扑下来,带着一阵难闻的腥风。

孟扶摇偏头一让,身子一飘已经飘过三丈之外,抬手一刀刀光劈出三尺,那东西却飞快的缩了回去,竟然比她的刀还快上一分。

孟扶摇震惊了,这是个什么玩意,细细长长,似乎还分叉,像蛇又不像。

她扒在崖壁上,呼的吹开一口真气,想要将那青色的烟气吹开,以她的功力,现在别说吹烟,就是吹个人也不是不可以,然而那烟透而不散,竟然吹不开。

四面一片安静,山谷中隐约飘来低语之声,嘈嘈切切,听不清楚,在绰约的雾气里听来有几分诡异,孟扶摇扯着喉咙喊:“长孙无极,长孙无极是你吗?云痕!云痕你在哪?”

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头顶却有人模模糊糊的道:“花……”

孟扶摇一听那声音眼睛就亮了,这好像是云痕的声音?看来他刚才没事,她喜道:“哎,在哪?等等我。”手指一捺便顺着山壁一路蹿了上去。

头顶上云痕道:“上面……过来……”

孟扶摇顺着声音方向向上掠,一边掠一边将“弑天”揣在了手中。

窜到一半,眼前豁然一亮,青色烟气中突然光华烁烁,现出光艳美丽的五色花朵,下结着华彩璀璨的五色果实,花朵的五色和果实的五色完全不一样,在一片单调的青色中十种颜色斑娴绚丽刺人眼目,却又异香飘散,令人一嗅之下便头脑一清。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是迷踪谷内顶级的奇花!

孟扶摇目光闪闪,伸手就去采花!

“哧——”

就在她手指堪堪将要够到花的根茎时,花叶下端突然闪出一条长长滑滑细细的带子,猩红色,上面似乎还有肉刺,极其灵活的一卷,便卷向了孟扶摇的脉门!

脉门一制,大罗金仙也要浑身无力束手就擒!

眼见带子来势惊人,刹那卷上脉门!

孟扶摇手指突然一翻,一翻间黑芒一闪“弑天”出鞘,乌黑铮亮的刀光也像一条飞跃的腾蛇,谛的一撩一挑!

黑血飞溅!

连带一声沉闷而疼痛的嘶吼!

孟扶摇一掠三丈,远远避开那黑血溅开的范围,半空中哈哈冷笑道:“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她一个筋斗空翻,落下来时已经换了个方向,“弑天”又是一闪,“哧”一声极其精准的落入青烟中的某处,又一声模糊而疼痛的嘶叫里她又笑:“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却有人道:“……别……”还是云痕的声气,低而弱,像是受了重伤,那位置听起来,就在孟扶摇上方。

孟扶摇目光一闪,手中刀一顿,身前突然起了一阵风,风里有劲气啪啪声响,像是有人大力弹开了一条牛筋鞭,对她劈头盖脸的抽下来,孟扶摇抬手就去接,那东西霍霍一响,和她手中无坚不摧的利刃一碰一卷,突然咔咔一响,竟似用自己的骨骼将那刀盘住,孟扶摇抽刀,吹毛断发的“弑天”竟然没能割断那东西,反而似乎被什么粘粘腻腻的东西卷住,瞬间锈住了一般,陷在了那里。

便是那么一停顿。

扑面突然又过来一阵风。

这阵风极其奇异,竟然异香弥漫,那香气也不同寻常花香草香食物香麝香,并不浓郁,却隐隐迷幻,那般一嗅之下,脑中便立即生出了混沌感。

到了孟扶摇这个程度,一般的魔幻之物已经不能让她迷倒,然而这香气扑来,她竟然也略昏了一昏。

只这一昏间,那东西已经到了近前,呼啦一阵狂风,狂风里探出金色的小小利爪。

孟扶摇此时刀被盘住,脑中微昏,人在半空。

“啪!”

她突然向后一仰,松开刀落了下去。

那金色利爪落了个空,毫不停息直抓而下,闪电般奔向孟扶摇心脏,那模样不抓出心肝来势不罢休,落爪姿势飞流滚滚,轻捷利落胜过一流高手。

孟扶摇却又突然抡了上来。

她脚尖一勾突出的山壁,在倾倒的那一刻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将自己风车般呼呼又抡了上来,那般飞旋一转,比开成最高档的电风扇还快上几分,蓬的一阵狂风,恶狠狠撞上金色利爪!

那东西唰的一缩,倏忽不见,溜起来比抓人心肝还快几分,孟扶摇怎肯放过,抬腿要追,忽然听见婴儿啼哭之声。

撕心裂肺,声声哀求。

深夜,黑崖,青烟,异兽,婴儿啼哭。

是被掳来的无辜孩儿,正在猛兽口中凄惨的挣扎?

是山崖上无意掉落的孩子,寻求着最后的救援?

去救!去救!

孟扶摇霍然抬头,一拳轰出!

她向着婴儿啼哭的方向,毫无保留,轰出!

开山裂石之力,轰向娇嫩柔弱的婴儿!

“哇——”

号哭之声越发剧烈,隐约间有什么东西哀婉的翻倒下去。

孟扶摇嘿嘿笑着,伸手进青烟之中一抓,抓住什么东西狠狠一剖!

“嗷——”

狂吼声中孟扶摇手从青烟中伸回,手中已经多了刚才被卷住的“弑天”,黑色的刀锋上糊满粘稠的血迹,滴滴答答的向下落。

哗啦一声黑血狂飞,那般黑布一般的血幕一遇上浓密的青烟,青烟突散,现出山壁中的景象。

孟扶摇身侧,一米距离,盘踞着一条会身肉刺的青色的大蛇,蛇头上方,蹲着一只金色的狐狸状野兽,长着飘逸的九尾。

蛇看起来不是很像蛇,雷动的小册子上有它的名,叫牢蛇。

正如狐狸也不是狐狸,是雷动一直惦记着的九尾狸。

那牢蛇背脊已经被孟扶摇剖开,正不胜疼痛的仰头长嘶,尾巴拼命的啪嗒啪嗒拍打着山壁,将坚硬的山壁打得石屑飞溅,这东西有一张超大的嘴,舌头细长,正是先前攻击孟扶摇的武器,从张开的口内,可以看见刚才那五色奇花

奇怪的是,无论怎样的疼痛挣扎,它都无法挪动一步,死死贴在崖壁上。

那花,似乎从崖壁上生出,穿过它鄂下,将它钉死在崖壁上,而这蛇和这九尾狸因此成为寄生关系,利用这花接客猎食。

一对搭档。

这一对搭档真是牛叉得一塌糊涂。

牢蛇张开大口露出口中奇花,引诱人们上崖采摘,手伸进去就被它超长的舌头卷入,然后和九尾狸分食。

万一来者武功高强十分戒备引诱失效时,还有九尾狸的拟声,拟出你亲近的朋友的声音,诱使人身入蛇口。

如果还没有上当,还有牢蛇的无坚不摧的尾,拼着断尾也要留住你的武器。

当你失去武器还能挣扎时,还有九尾狸放屁放出来的魔幻之香等着你。

当你运气好到在没有武器的情形下还能躲过魔幻香气并逃过九尾狸趁势发出的杀手时,九尾狸大人还有百试不爽的最后一招——婴儿啼哭。

是个人在那个时辰听见婴儿啼哭都要手软上一软,于是欲振乏力,等待宰割。

天下能将这对变态的重重陷阱一一躲过的能有几人?

真是一对黄金搭档。

孟扶摇环顾四周,啧啧,满山崖石缝里都有断裂的白骨,先前被青气掩盖了,现在都在夜色中闪着白色的粼光,看那白骨断裂程度,这一对哥俩啃骨头真干净。

九尾狸看见她的目光,不胜畏缩的团起,知道不是眼前这个家伙对手,花招用尽也就不再犯傻,讨好的对身后指了指。

孟扶摇揪起它,给它看自己白森森亮闪闪的牙齿,那狸指得更快,一个劲的对背后猛戳。

它身后,有一道半人宽的石缝,不断流出白色的玉膏状物体,那东西从牢蛇的下颚处一个洞流入,灌入那五色花底部,看来那花是靠这白色玉膏长出来的,看这样子,也许是这条牢蛇小时候受伤,被玉膏给粘在了崖壁上,并穿过它的身体长出了这朵蛇口之花,那蛇大抵也有智慧,动弹不得,干脆利用这东西谋生,活到现在。

此时那牢蛇的挣扎已经渐渐软下去,孟扶摇剖开背脊取出内丹扔进麻袋,抓过九尾狸,吻唰吼嘬几下,用“弑天”给它剪去金色的脚趾甲,也塞进麻袋中。

她挂心云痕下落,抬头四面去找,一仰头看见山崖之巅,少年黑色的身影腾挪跳跃,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在搏斗,孟扶摇大喜,张嘴便要招呼。

身后突然有人轻轻推了她一把。

“啊——”

孟扶摇翻翻滚滚的落下去。

刹那间身子悬空,居然还能在电光火石间想起一个问题——自己伏身崖壁之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身后,是空气。

是完全没有任何人的空气。

谁推她?

这个时候来不及多想,孟扶摇半空腾身便要再度掠起,以她的实力,落崖等同蹦极,顶多玩个心跳,实在落不死她。

然而她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

她半空中身子一舒,却发现四周空气突然都粘缠了好多倍,像是一摊粘稠的蜜浆一般厚重沉滞拖拽不开,手足上像坠上了大石,一丝一毫挣动不得,而心脏砰砰砰的跃动起来,跳得狂猛激烈,她隔着自己的衣物,都似能看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疯狂撞击着自己的皮肤,想要像奔马一样穿破肋骨和血肉的阻拦,一往无前的奔出去。

于是她也就像块石头般呼啸着附落下去。

大字型,冲破大气层的最完美落崖姿势。

她在掉——

孟扶摇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

啊啊啊她纵横七国的孟大王孟陛下,怎么能这么莫名其妙连凶手都没看见连发生什么事都没搞清楚便窝囊的死!

孟扶摇在呼呼的风声里徒劳的睁大眼睛,眼前过电影般刹那摄入无数奇形古怪圆的扁的长的竖的黑白花彩光影,光影之中恍惚看见崖壁上探头下望霍然变色猛冲而下的黑衣少年,感觉四面空荡荡连雾气都没有什么人都没看见的透明的风,眼角瞥到越来越近的嶙峋的地面,真嶙峋啊,像个巨大的搓衣板。

更糟糕的是,因为实力的过于强大,她还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的昏,偏偏要残忍的无比清醒的像个被操控的木偶一样,体验着高空飘下所有的失重感和跳楼者生死一瞬的极速坠落——就那样,光影一射,世界一荡,风一吹,啪!

“啪!”

听起来像破了个肥皂泡。

小时候吹口香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便经常可以听见这样一声“啪”。

仿佛也嗅见了口香糖的味道,淡香,有什么东西蒙住了口鼻,似乎也像口香糖吹破一般,一大片白白的蒙上来。

啊……摔死了?摔回现代了?

孟扶摇穿越挣扎史结局了?

真好啊……解放了。

孟扶摇欢喜鼓舞的睁开眼,热泪盈眶的准备对妈妈说:“换个橘子口味的泡泡糖!不要苹果的!”

一道长而黑的山崖冲入眼帘。

一柄利剑似的九十度上下嶙峋的崖,自铁青色的苍穹俯冲下来的效果,从四仰八叉于地面的角度看去,那震撼是十分直观的。

更震撼的是此刻欢欣鼓舞准备嚼橘子味口香糖的孟扶摇。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搞不懂为什么最后都要混成皇后,有啥特殊意思吗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