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言情武侠小说:《且试天下》(下)

讲述了主人公在家国大业与爱恨情仇间应该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的故事,面对丧父之痛,与昔日朋友兵戎相见之无奈,和夫君彼此猜疑之孤苦,她能否在家国大业与爱恨情仇间做出正确的选择。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0e0e7155a87ad007564e00af

言情武侠小说:《且试天下》(上)

文/冷倾月

正文 32 初许

兰陵宫并不若惜云所料的访客如云,只因替世子疗伤的太医说过:世子之伤极为严重,必须静养,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有太医这一句话,不论是假心假意的,还是不安好心的,又或是那些想趁此拍拍马屁的便都只得打道回府,所以除那些守护、侍奉的宫人外,兰陵宫实无杂人,安静得很。

“公子,穿雨要禀报的就这些。”兰言室中任穿雨轻轻对斜倚在软榻之上的兰息道。

“嗯。”兰息淡淡的应道,面上似笑非笑,似嘲非嘲,掌心十分轻柔的抚着臂弯中一只通体雪白若绒球似的小猫,双眸锁在白猫那碧玉似的眼珠,似逗弄又似威胁,无论是从脸色还是神情,都看不出他是一个“重伤垂危”的病人!

就是这种表情!一切尽在掌心,冷眼看看所有人一个个往他的套中跳,淡淡的笑,淡淡的讽,还夹着一抹算尽天下而天下犹不知的得意!任穿雨看着面前的人,思绪不由掉回那遥远的从前。

双亲病亡,家产被夺,拖着幼弟流落街头,可老天爷却似嫌他们的磨难、苦痛还不够似的,不但寒风割肤浓霜冻骨,不但路人唾弃辱骂,还要让那些如地头蛇似的恶霸乞丐抢走他好不容易从一家农户求来的破棉袄!更甚至连那野狗野猫也敢堂而皇之的从他们嘴边刁走那硬得像石头的馒头!

那一天,一群乞丐抢光他所有后却连幼弟也不放过,只因这样未知世事的小男孩若卖到那无儿无女人家,必可得个好价钱!

精疲力竭、哭天喊地也抓不住幼弟的手,可那些人却似还嫌不够开心不够得意,大摇大摆的坐在他面前,将他讨来的残羹冷饭一扫而光,一双双又脏又臭的脚还时不时踩一下踢一下他,耳边是幼弟被他们捉弄而发出的凄哭声……那一刻,他想,这世上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那他与幼弟何以遭此劫难?这世上有公理吗?

“想不到出宫玩一趟竟可看到这么一出戏!”那个既雅又清的童音在这嬉骂、哭泣中响起,显得格外的脆亮。

从地上抬首望去,只见街口立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身着黑色锦袍的俊雅男孩,身后拥簇着一群服饰各异的大人。

那些踢、踩他的乞丐不由都停止了动作,便是幼弟也停止的哭泣,只是隐约还有些抽噎声。那些乞丐都慢慢从他身边散开,谁都看得出眼前这个男孩必来头不小,这些生活最底层的寄生虫自知道得罪不得。

老天爷终于肯拋一丝怜悯予他吗?可惜他想得太美了!

那个男孩眼光扫过那些乞丐,扫过幼弟,最后落在他身上,那样的目光竟不带丝毫感情与温度,只是冷淡、无动无衷的看着,那一剎那,便如一盆冰水从头至脚淋下,让他瞬间如坠深渊般绝望!

“百英。”只听那男孩淡淡唤道,并伸出一手。

马上便有一人躬身趋至他身前,手中捧着一个盒子,打开盒子的那一剎那,一股食物的香味便飘散整个巷子,他甚至听到那些乞丐咽口水的声音。

男孩看看他,然后手一挥,一盘点心便全拋落于地上,那些乞丐皆垂涎的看着,却还有些犹疑,不敢妄动,可紧接着,男孩又拋出的红烧肉,剎时,那些乞丐便一锅蜂拥上,争抢着地上的食物,而男孩却是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笑,不断的拋出食物,拋出了全烤鸡、拋出了芙蓉鸭翅、拋出了锦丝鱼……一样样的拋,每拋一样时都会朝他看一眼,每一样都很快便被众乞丐吞噬干凈,而他……躺在地上,饥肠碌碌、精疲力尽、鼻青脸肿、全身伤痕的看着。

“哥哥,云儿饿……”幼弟轻轻的扯动他的袖角,一双清澈的眼睛乞求而饥饿的看着他,此时乞丐们已全部抢食物去了,无人顾及他们。

而那男孩却还在随意的拋,仿佛他拋出的不是精美而昂贵的食物,他只是拋出一些垃圾,拋得极其潇洒,每拋一样那双墨玉似的瞳仁都会特意的瞄他一眼。

终于,当那只比他胳膊还要粗的海虾拋出时,他猛然爬起冲过去,那一刻,他也不知身体里从哪涌来的力气,只知道他一定要抢到那只虾,因为他要活下去!他与幼弟要在这人吃人的世间活下去!

扑、扯、打、踢、咬……所有会的全用上,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只海虾,不顾一切的冲过去,那只虾是他的!

可是那只虾离他却总是那么遥远,他每进一步,它似乎就退后一步,天地都似乎扭动了,不断的旋绕飞转,迷迷糊糊中,那个优雅的童音似乎就响在耳边:“天上从来就不会掉下馅饼,所有的都得你自己去争取!想要得到,便必得有所付出!”

是的,既然天不怜人,那么人便只能自救!不论是何种方式,只要能活下去,天地也不容苛责!

“既然已经差不多了,那便休息休息吧。”兰息的声音淡淡响起,将任穿雨从那个过往拉回。

“是。”任穿雨垂首应道。

此时门口忽响起轻轻的敲门声,然后传来内侍小心翼翼的声音:“公子,风王玉驾已快至宫前,请问您是否要接见?”

那双墨玉瞳仁一瞬间闪过一丝亮光,那抚着白猫的手也不由一顿。

“速迎!”那声音急急的却偏偏轻如风柔如水,隐带着一丝微微的激动!

任穿雨看着,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垂眸敛眉道:“穿雨先行告退。”

“嗯。”兰息随意应道,眸光看着怀中的白猫,可心神却似已游走。

启门而去,袖中的手却不由握紧成拳,前面宫人、侍者已忙成一团,皆是为着迎接风王驾临。

出了泽兰园,远远的即见仪仗,不由垂首退避一旁。

“任先生,又见了。”

头顶传来那似极其随意的声音,目光所极的是长及地、绣着凤羽的白色的裙摆,微微露出水蓝色丝履,各嵌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珍珠。

“穿雨拜见风王。”垂着头恭恭敬敬的行一个礼。

“任先生是来探望公子的病情,还是……说些朝内朝外的‘趣事’让公子宽心开怀呢?”惜云目光落在那低垂的头顶,语气平和。

那低垂着的头眉心一笼,目中利光一闪,但声音却是那样从容不迫:“穿雨是公子侍从,自应是日日侍候于公子身边。”

“哦?”惜云微微一笑,眸光一转,“任先生想来还有要事要办,本王便不耽误你了。”

“穿雨无能之辈,并无什么紧要事。”任穿雨微微抬眸却终未将目光移上,“公子正于兰言室等候风王玉驾。”

惜云淡淡一笑,眸光转着,似还要语,却又止了,抬步往兰言室而去,任穿雨终于抬首,望着那远去的身影,目中光芒闪烁。

“你们候在外面,公子病重不得吵扰。”兰言室前,惜云吩咐着随侍从人。

“是。”

踏入兰言室,安静而清凉,犹绕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清香,拂开珠帘,即见左窗前软榻上闭目卧着的兰息。

“我面前你用不着装了。”惜云随意在软榻前的锦凳上坐下。

兰息睁开眼眸,看着榻前的惜云,长长久久的看着,深深幽幽的看着,良久后,唇边绽出一丝微笑,浅浅柔柔的,仿佛怕惊动了什么:“我以为你不会来的。”末了微微一顿,紧接着轻轻道,“我真的……担心你不会来,你若不来……”话音收住,黑眸紧紧的看着惜云,似将未尽之语尽诉于眼中。

“我这不是来了吗。”惜云淡淡一笑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兰息坐起身,伸手拉起惜云的手,轻轻握在掌心。

“这世间还有什么不在你的掌心?”惜云看着他道,手微微一动,似想抽出,“我不也在你的计划中吗?”

“这世间唯有你是我无法掌握住的。”兰息的手不由微微一紧,那幽深难测的眼眸此时如雪湖山水般明澈一片,“唯有你……”

一言入耳,惜云不由一震,他们相识十年,彼此嬉笑打闹,互贬互讥,有时也互助互扶,可是……他们从未说过这样的话,他们的关系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朋友不会如他们这般互刺互嘲着,可朋友有时也未必能如他们这般近,可是他们也皆未曾往男女之情这一关迈过,一直是这样模糊着,本以为或也就这样模糊着一辈子了,可是……回到各自真正位置上的他们,因着这个风云变幻的天下、因着各种利益而靠拢,并定下婚约。

只是他们之间……能有那种生死相许、白首不弃的真情吗?如今的他们还能彼此信任、彼此贴心吗?移眸看向那双黑眸,看着那眸中所显露的一切……心跳得有些响、有些急……只是,已走至今日的他们能吗?

眼前的那张脸是那般的平静淡然,一双明眸无波无绪的静静看着,神情如海般深而难测。兰息忽觉得一股凉意袭来,那握着的手不由一颤。

“你放心,我既答应过助你打下这个天下,那在这个天下未到你手中之前,我们总是走在一起的。”良久后,惜云平静的开口。

闻言,兰息放开惜云的手,凝眸看着她,半晌后才有些无奈有些怅然的叹道:“我们便只能如此吗?十年的时间,竟只能让我们走至如此境地吗?”

是的。这是她的答案,可道出口却变为了:“我不知道,我们……我不知道会如何……”

他们以后会如何?或许真的没有个确切的答案。

十年的岁月走过,彼此间若说无一丝牵绊那是假的,可是……此时两人已不是江湖上那简简单单的白风黑息,现在的身份、现在的地位、现在所处的环境、周围的人、事都已不简单了,便是两人的心性……从始至今何曾……那仿佛可以预见的未来,那又似有无限可能的明日……他们会走至何处?

听得这样的回答,兰息幽深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华,抬眸看着惜云,也看进她那一脸的迷茫与无奈,还夹着一丝浅浅的伤感。

轻轻松一口气,她还是在身边的。

“我送你的花喜欢吗?”

闻言,惜云一顿,然后转首微微扬声:“将东西抬进来。”

不一会儿,门被轻轻推开,两名内侍抬着那罩着轻纱的水晶六角塔轻轻走进来,然后轻轻摆放于房中,再轻轻退下,轻轻关上房门。

“你将花封在这塔中,这也算送我?”惜云起身走至塔前道。

兰息一笑,起身走至她身边,然后伸手在塔之六角角顶各自轻轻一点,那水晶塔便似开门一般分两边轻轻打开,一株黑白并蒂兰花亭亭玉立于室中,一股清雅的兰香瞬间溢满一室。

“这株‘兰因璧月’只有我们两人可赏可闻!”兰息移目看着惜云道。

“‘兰因璧月’?”惜云轻轻念道,心头一动,转眸看着兰息,“兰因……难道你不怕成絮果吗?”

“它是‘兰因璧月’,绝非兰因絮果!”兰息平淡的道,可语意却是坚定的。

看着他额际那枚墨玉月饰,抬手轻轻抚着自己额上的雪玉月饰,“兰因?璧月?兰因……璧月……唉……”末了却是长长一叹,这一对玉月能璧合生辉吗?能在三百年后重合一处吗?

那叹息未落,“喵”的一声脆响,只见软榻上薄薄的锦被中钻出一只雪白的小猫,滴溜溜的转着一双碧玉似的眼睛看着室中花前并立的两人。

看着榻上的那只白猫,惜云眉头不易察觉的微跳一下,然后不动声色的退离兰息几步,“怎么你床上钻出的不是美女?”

“美女嘛……”兰息长眉一挑,双眸紧紧锁在惜云身上,似想在她身上找寻什么,奈何她神色淡然,没有丝毫的不悦与……酸意!

惜云抬眸看一眼他,唇略微抿,似笑非笑,“如何?”

话间,那白猫“喵喵喵”的叫着,跳下软榻,向花前两人走来。

兰息微弯腰,伸出左手,白猫轻轻一跳,便落在他掌心,“喵喵”的在他掌心轻轻一舔,然后缩成一个雪球似栖在他掌中。

在那白猫跳入兰息掌心的那一瞬,惜云即刻转首,眸光落在那株“兰因璧月”上,脚下移步,退离约一丈远。

“你不觉得它也是个美人吗?”兰息淡淡的笑着,一边伸指逗弄着掌心那雪绒花似的猫儿,呢呢轻语着,“琅华,琅华,你也是个美人的。”

“琅华?”惜云略一沉吟,微微摇首,似颇为惋惜,却不知她惋惜的是这名安在这猫身上,还是惋惜这猫儿取了这么一个名。

“我倒觉得很贴切呢。”兰息走近她,将掌中猫儿递到她面前,想让她瞧瞧,这样漂亮的猫确实可称为琅玕之花,可手才一伸,眼前便一花,待再看清时,却见她已在一丈之外,那种速度比之当年她抢他的琅玕果还要快!

“这猫若叫‘琅华’,那以后我再也不要吃琅玕果了!”惜云手探入袖中,指尖之下是一粒一粒的鸡皮疙瘩。

“呃?”兰息一愣,这个可谓天下间最好吃的人竟然因为一只猫叫“琅华,而放弃人间仙果“琅玕果”?细细看着她,眸中幽光一闪,然后轻轻笑起来,“十年来我一直想找着你的弱点,可是却从未想过,你竟然……呵呵……你竟然怕猫!”

“什……什……么……我……我怎么会怕猫,我只是讨厌猫!”心思被戳破,惜云那张一直云淡风轻的脸上闪过一丝狼狈,略有些口吃,只是说到最后又理直气壮起来,仿佛她真的只是讨厌猫而已。

“你竟然怕猫?你竟然会怕猫?你怎么可能怕这种东西呢?”兰息却犹是喃喃道,目光看着惜云,有着惊异……及一丝欣喜───原来强如她也是有着弱点的,也有着害怕的东西!

“你……你这只黑狐狸!果然是物以类聚!狐狸跟猫同卧一榻……哼!倒也正常!”惜云再后退两步,搓了搓自己的手,眸光犹是盯着白猫,似怕它突然跳向她。心里却也是郁闷至极,想她在武林中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白风夕,在战场、在朝堂是叱咤风云的风国女王,可是……她却怕着所有人都会喜欢的东西!

兰息微微一笑,看着她,眸光雪亮,似能穿透她的心思,片刻后,他移步走近窗边,然后后一拋,那白猫便拋至了窗外,回转身道:“你与它,我当然弃它取你!”

惜云一直等到那毛绒绒的让她心头发毛的东西消失在窗口才放松下来,待听到他的话,不由抿唇一笑,可才笑一半忽醒悟起他言后之意,不由心头一跳,脸上一红。

兰息看着不由一痴,脸红?认识她十年,从未见过她有此女儿之态,每每总是她逗弄得别人脸红耳赤,可是此刻……这玉颊晕红,如霞镀雪云,尽显娇艳之美的佳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个人竟因他一语而娇羞?!

此刻的娇美让他心动,可最让他心为之窃喜的却是……那羞红的脸之后所代表的……想着心头不由一荡,移步走近,伸手轻揽佳人,轻轻的柔柔的唤着:“惜云……”想将佳人拥入怀中。

“公子重伤未愈,还是好好休息,惜云就此告辞。”惜云却手一伸,极其“温柔”的拍拍兰息左肩,引得兰息“咝咝”吸着冷气,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顿时,满室的柔情蜜意、满室的温馨气氛便破坏殆尽。

“我怎么会选你这种女人?!”兰息抚着肩,看着“仪态高雅”、姗姗而去的惜云喃喃自语着。

“我不是你选的,是你死皮赖脸求来的。”一丝细细的蚊音清晰入耳。

“这女人……唉……”兰息抚额长叹,可心头却渗着丝丝甜甜的喜悦。

丰王丰宇一共有八兄弟,他排行第七,但他却以侧室之子、末冠之位而登王位。至而今,他已在位三十九年,且年近六十八岁高龄,而所有的兄弟也仅剩与他一母同胞的八弟寻安侯丰宁。

他有两位王后,三十二名姬妾,共生有二十四名子女,十位公主,十四位公子。

第一位王后乃帝都嫁来的倚歌公主,但其早逝,仅生有一子,即在她逝后立为世子的兰息。兰息在丰王所有的子女中排行第十二,在诸公子中排行第三,他虽非长却为嫡,其母贵为皇室公主,地位高于丰王所有姬妾,与丰王都可平起平坐,所以兰息立为世子在朝臣、百姓心中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再加上他不但仪容出众、才智不凡,且为人温雅谦和、礼贤下士,处事沉稳果断、贤明公正,且施仁术,德被四方,百姓十分拥戴,所以在丰国人眼中,他早已是继承王位的不二人选。

第二位王后百里纤丝,乃丰王昔年讨伐齐桑时,齐桑王敬献的美人,其甚得丰王宠爱,乃至倚歌公主去逝后即立为王后,共生有七公主、九公主、四公子、五公子、六公子、七公子六名子女。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