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为什么被拐卖的女人都跑不掉?

山上的耕地非常的贫乏,开垦耕地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不小心还会造成山体滑坡。

所以可以说寸土寸金,家里没有男性劳动力,就很容易被临近的村民吞噬,今天多种你家一点,明天多种你家一点,一年半载就成人家的地了。

而且虽然说靠山吃山,但是这些都是重体力活。

比如说板栗树,每年打板栗都要死人,不知道你们见过板栗长什么样子没?

外壳全是刺,还有青壮年上树打板栗,下面人躲闪不及刺瞎了眼睛的。

你家要是没有男人,别人就会说闲话,放着浪费还不如人家帮你们照看。

我问他家有几个男人,他说兄弟三个,我趁机劝他出来,其实我内心的想法是从他嘴里套话。

因为他肯定知道村里现在究竟有多少被拐卖的妇女。

我跟他说,你要是愿意,这次跟我们一起回去,我帮你找工作,不需要做苦力,你可以当保安,一边做一边读夜校,文凭拿到了再做技术含量高的工作。

后生也被我说动了。

我当时很天真地认为,带后生一起走,路上再套话,离开他们势力范围再呼救,应该来得及。

但我把整件事情想的很简单,可以说很傻很天真。

和村长辞别后,我带着后生,家人离开了那个至今还会让我牵挂的村子。

一拿到车,我不顾老人还要逗留几日的要求。

直接带着所有人直奔县城,家里人觉得欠着全村的情分,对于我一直带着后生的举动也没有异议。

还一起商量帮这小伙子介绍到谁家工作比较好。

到县城那天,我借口带小伙子出去买烟抽,带他到一个安静地,把钱包里面的纸条抽出来给他看。

我说,你别骗我,你们村里是不是有姑娘是买来的。

小伙子笑笑,有啊,好多人都买的,你也看到了,我们村那么穷,不买,谁愿意嫁?

原来我以为我摊牌的那天我会很义正言辞,很气愤。

但是面对小伙子那种再平淡不过的脸,我一点底气都没有。

——那天你跟我说的老刘家的傻媳妇,是不是也是拐卖过来的?

——是啊,我没骗你,她真的是傻的,买的时候不知道,吴嫂(经常带女孩子过来卖的人贩子名字)说从人家那里拿过来就是傻乎乎的,不知道是药多了还是打傻了的,但是能生,傻子便宜的多,8千块。

——你知不知道买女人是犯法的?

——知道啊,但那也是没办法。

小伙子一脸的木然,还有那么一丝丝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味道。

当我跟小伙子说,我要报警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这句话的胁迫力。

小伙子跟我说,警察知道这些事情,一方面很多警察自己都是从小村子里面出来的,方圆十里都是亲戚,你把人家媳妇抓走了就是断人家的香火,拉不下这个脸。

另一方面,真要有别的省的警察来救人,要么打游击,把媳妇交给吴婶转移到别的村,再换一个警察不知道的人当媳妇。

要么全村都出动,在这方面,大家是很团结的,因为今天你不帮别人保护媳妇,明天你自己媳妇跑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在村里,买一个媳妇少说几千多则上万,基本就是一个家庭所有的积蓄,一辈子也就买得起一个。

小伙子跟我说,我现在就是报警,警察去村里,根本找不到人。

我问小伙子,你就没有姐妹吗?如果你的姐妹被人贩子卖走了,被折磨,你不难受吗?

小伙子看着我的眼睛说:我姐姐给我哥哥换亲去了。

原来,这样贫困的山村,是不会养闲人的,女孩子长大了,就会为了兄弟们的亲事去换亲,去其他贫困的山村。

诶,怎么说呢,女孩子一个人出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注意再注意。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吃陌生人递过来的东西、不要好奇跟着陌生人走、这些都不要当老生常谈不在意,很多被拐卖的女孩都有着高学历,这些老常识她们肯定知道,但是骗子总是花招百出蒙蔽了她们的双眼。

本来我想把这段记忆深深地藏起来,但是看到很多人把被拐卖到山区当冷笑话来说,觉得很沉重。

你们所认为的,杀人下毒食物上做手脚。

真的很不现实,通过那个小伙子我才知道,吴嫂不过是个中转人,人贩子也分几道手的,她们常在山区走动的基本就是二道贩三道贩,从上家那里买人过来,在他们口中,大活人就像货物一样。

也有成本,也有损失,也有风险。

拐卖小孩风险最低,因为小孩比大人好控制,但是除了自己家不能生育的,一般村民不愿意买别人家儿子过来养活,都希望买媳妇回来生养。

有没有人逃脱的?

有。

这个逃脱几率与人贩子带着女孩靠近村落的距离成反比。

距离越远,逃脱几率就越高,真进了村子,就很难翻天。

很多时候人贩子就靠骗,因为这中间路途很远,完全靠药,就会造成老刘家傻媳妇一样的下场,很有可能药死或药傻。

小伙子说,吴嫂并不富裕,她丈夫很早就死了,再嫁的丈夫在外地放打工时砸伤成了残废,一家老小靠吴嫂一个人养活,一开始她出去打工,后来往各个村带小孩,慢慢的开始带女孩子。

她也要本钱向上家买人,自己一个人出去拐风险太大,就是因为这样价格也是不定的。

手上“货源”多的时候,吴嫂价格就放得很低,够本能多赚一点就行。

谈到最后,我觉得已经没有办法伪装下去,小伙子也明白了,他问我,是不是没有打算帮他找工作?

我说不是,我可以帮你在城里找工作,只要你跟我走,但是你要帮我。

我要知道你们村里女孩子的名字,或你帮我问到她家人的电话。

我不报警,我直接找她们家人就好。

小伙子沉默了很久,跟我说了个故事。小伙子说,村里买来的媳妇,一清醒了哭闹是免不了的。

有闹得厉害的,把脑袋往墙上撞,就要拿布条捆在床上,饿上几顿才能老实。

也有闹得不厉害的,哭上几顿,想着法子跑。

村里老人说了,等有了孩子就好了。

有一年,后面村子一家人买了一个媳妇,可厉害了,大半夜跑掉了。

几个村子帮忙找都没找到,不知道是躲在山上等天明逃走了还是大半夜掉到山底摔死了,反正怎么都找不到。

那家的老妈妈哭了好几天,因为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这个媳妇了,最后想不开上吊死了。

消息传开以后大家都紧张了好一阵,没过多久,吴嫂又带了女孩过来,看这家人实在是可怜,真的没有钱了。

就跟他家人说,上个女孩也是我卖给你的,这个女孩就当我发善心给你。

但是生出来的小孩,只要是女孩我都要,我也不要多,就要两个。

这家人开心的不得了,千谢万谢送走了吴嫂。

这个女孩就求这家人,说你们要是缺钱,我家有钱,我家有很多钱,你要多少钱我家都给你。

我不报警,我给你们一个号码,你们帮我打,我家里绝对不报警,还会送钱给你们,再给你买几个老婆都够了。

这家人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这女孩就绝食,硬躺在床上最后就剩一口气了。

要是这个女孩死了,这家人不仅没有老婆,还要欠吴嫂一屁股债,于是慌了,打电话给女孩家人。

女孩家人和女孩通电话以后,从很远的外地赶过来,真如电话所说没有报警,带了很多钱。

最后把装满一个大包的现金先丢到村口,几十号村民再抬着担架把女孩送出来。

女孩家人带着女孩就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家人拿着钱,去找吴嫂,想说我现在有钱了,买得起媳妇了。

没想到吴嫂发了很大的火,说这家人坏了规矩。

不仅不会再卖这家人媳妇。整村都不会卖了,这家人慌了。

去找村长,最后是村子出面和吴嫂谈,把大部分钱都给了吴嫂,吴嫂才开口,说帮忙介绍一个做这个生意的人,这个村子她是不会再来了。

我明白小伙子讲这个故事给我听的用意。

他不可能帮我,绝对不可能。

这个潜规则有多深,是真的管不了吗?

我相信不是的,前段时间微博解救被拐儿童。

不是救了不少小孩吗?

普通老百姓的力量都可以拯救,为什么官方的力量不行?

接下来我和小伙子又颠来倒去地说了很多话,具体扯到什么方面,我也记不清了。

总之,最后,我们就在那里分道扬镳。

我不知道他回去会和村民说什么,但我记得,我求他,不要把“救命”那个纸条的事情说出来。

回去以后,我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家人。

老头子一口气抽了半根多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接下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

到家以后,我找了在派出所上班的朋友,问他这个事情可能帮上忙。

他一张嘴就问我,那个女孩的名字,家人联系方式。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手里只有一张小纸条,只有两个字。

那些天的夜里,我总是睡不着,那双眼睛一直在我面前,我知道我对不起她,还有那个被囚禁的女人。

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能做的,只有把村的名字报给朋友,他说他也只能尽人事,尽人事,剩下的要听天命吗?

我没有女孩的姓名,我甚至连她们的长相都模糊了,第一个被囚禁的女孩,我根本都没有看到脸。

平时看美剧,看CSI,人家通过指纹就能定罪。

但是现实生活中,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后来请我的朋友吃饭,打听后续的事情。

朋友告诉我,距离这么远,没有确凿证据,他们不可能出警。

只能通过内部关系帮我问,那个村子那几年陆陆续续新增的女性人口少说也有4~5个,我见到的那两个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二。

如果说能搞到女孩的姓名,在全国系统里查,最好是她家人联系方式,家人过来,事情闹大点,媒体都出动,就好办。

但这里面的复杂程度不是我能想象的,如果这个女孩是独生子女,父母疼爱还好说,如果她就是被家人卖的呢?

如果她生了孩子舍不得孩子呢?

这些情况在救援中都发生过,千辛万苦把女孩救出来。结果没过几年,她挂念村里的孩子又回去的。

人仿佛是畜生一样被转卖,有时候想这些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就是为了繁殖繁殖。将自己愚昧贫穷的基因世世代代传下去??

但另一方面,他们其实很淳朴,思想简单到近乎愚蠢,攒钱,买媳妇,生孩子……

和我的朋友沟通过以后,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

那些年网络远没有现在发达,不像现在,也许手机咔嚓拍一张照片,传上网。

那一年我用的还是诺基亚,连摄像头都没有的准砖头机。

前段时间看微博打拐,还有专家站着说话不腰疼说这样不好,但我觉得,能救一个,是一个。

后来,朋友跟我说,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赶上中央那年有个什么政策,下面要抓业绩,几个地方不是打黑就是打拐,他想到我托付他的事情,也就有事没事透点风声。

后来那个村子也波及到,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所以解救出来的2个女人里面不确定可有我念念不忘的那个。

朋友也说了,其实解决2个也是当地对上面的一定程度妥协,2个当中,1个是傻的(应该是我见过的那个),没办法遣送,另一个联系过家人过来领了。

但是资料是保密的,他本来想有心帮我看看照片,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成。

那个吴嫂,根本没抓到。

我估计,他们也没有用心去抓。

或者等到下次大行动,做战利品。

但是朋友也暗示我,我们家人,那个村子,以后还是不要去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我们前脚走,没多长时间,就要打拐。

不会这么巧。

我只是希望能看到这个帖子的人,尤其是女孩子,不要再把拐卖妇女这个词看得很远很远,当年,我也以为这个词离我很远很远。

剩下的,就没有必要说了吧,看得懂的人,自然会看得懂。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是一个大二的女学生,说实话,我很震惊。我曾经单纯的认为,要是我,我一定可以跑出去,我可以先服弱低头换取他们的信任,毕竟是人心,总会软下来的,现在看看,多愚蠢这个想法。我还想过,不行我就弄死他们,死不完也要陪我一个一起走。这忽然让我想起来一本书《不要相信任何人》,有时候谁都不能相信。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