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武林外传》当年被删减的六集剧本,读完让人细思极恐

《吕秀才变身四龄童》

【1大堂,夜】
【佟,白,郭,吕,燕,祝,李】

小郭掐秀才的脖子,小六上前拉扯,乱成一团。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
燕小六:很好,非常好,看来不能一味客气,对付某些人,还是武力管用!
祝无双:那接下来怎么办?
燕小六:接下来……(叼烟袋)你觉得呢?
祝无双:你是头脑,你问我?
吕秀才:还是先给芙妹解开穴道吧!
祝无双:你不怕她再掐你啊?
吕秀才:无所谓,吕某人生平没做亏心事,身正不怕影子歪,芙妹,(软)别掐了好吗?同意就眨眼!
祝无双:葵花解穴手!
郭芙蓉:(进)吕轻侯……
吕秀才:(退)你答应过不掐的!
郭芙蓉:好我不掐,我排……排山倒海……
楼上“嗵”一声,紧接着婴儿哭声,众人僵住。
佟抱着襁褓,面无表情,一步一步下楼,白跟在后头。
燕小六:先看看孩子……
小六上前一看,腿一软,瘫坐。
祝无双:怎么了?(上前看)这这这……
佟把襁褓往桌上重重一摔,小郭和秀才同时惊叫。
襁褓散开,里面是一个红木枕头。

【2接上场】

众人愣着,秀才凑过去,戳一下,躲到一边。
吕秀才:这这……这就是大嘴生的?
郭芙蓉:闪开,让我好好看看这小孽种!
小郭抱枕头,哭声大作,下意识扔掉,又赶紧捡回来。
郭芙蓉:摸摸毛,吓不着,阿姨不是故意的……怎么不哭了?是不是让我摔死了呀?醒醒,醒醒啊……
哭声又起,小郭刚想扔,发现是白在学哭。
郭芙蓉:白展堂!
白展堂:嘘……别让大嘴听见!
吕秀才: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展堂:我们在楼上接生,具体过程我就不细说了,折腾了没一会,他就说生完了,让我们把孩子抱给他看看,我俩刚想翻脸,他就……
燕小六:就怎么了?说呀!
佟湘玉:你见过母老虎或者母狮子吗?
燕小六:没有啊,怎么了?
白展堂:看看大嘴那双眼睛,那张血盆大口,你就知道,啥才叫不怒自残了!
祝无双:是不怒自威吧?
佟湘玉:是自残……凶残的残!
白展堂:公孙乌龙够凶残了吧?把他搁大嘴面前,能当场吓瘫巴喽!
佟湘玉:我这辈子最恐惧的一刻,就是刚才!
白展堂:从没见过大嘴这样,吓得我俩毛骨悚然,大气都不敢喘呐!
佟湘玉:我俩实在被逼的没辙,就趁他不注意,弄了个枕头,假装婴儿。
白展堂:我又学了两声哭,说孩子先得抱给他爹看,这才逃出来的。
燕小六:那他到了还是没看着啊?
白展堂:还敢让他看?要知道生了个枕头,他还不把我俩活吃了?
大嘴在楼梯口虚弱地喊:孩儿他爹,你看了吗?
白/佟:看啦!
李大嘴:喜欢吗?
白/佟:喜欢!
李大嘴:我问的是孩儿他爹,喜欢这孩子吗?
秀才的画外音:不知道当初我娘有没有问过我爹这句话,唉,连个枕头都有娘疼,可我呢……
秀才愣着,被白掐痛,跳起来。
白展堂:孩儿他娘问你话呐!喜不喜欢这孩子?
吕秀才:喜欢,喜欢得很!
李大嘴:那就好,抱上来给我看看,算了,还是我自己下来吧!
大嘴欲下楼,白和佟赶紧迎上。

【3佟寝,夜】
【佟,白,李,吕】

大嘴被白和佟推进门,执意要出去。
李大嘴:放开我,我要看孩子!
白展堂:回头再看,死不了,(W)有他爹呐,你放心吧!
李大嘴:不成,你没当过娘,不会明白的,再怎么说,孩子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佟湘玉:理解理解,但你正在坐月子,见不得风嘛!
白展堂:你好好坐月子,过两天就让你看!
李大嘴:两天?
白展堂:呃……明儿一早吧,我让他爹亲自抱给你看!
李大嘴:也好,(躺床上)孩子像我还是像他爹啊?
佟湘玉:眼睛像你,嘴像他爹,你赶紧休息,否则容易落下病根!
李大嘴:我知道,可我还是想先看一眼,否则睡不踏实!
白展堂:再这样不让你看了啊!
大嘴暴怒,动画效果,双眼火光熊熊,虎啸连连。
白和佟惊恐万状,一路退到墙角。
李大嘴:我现在就要看孩子,谁敢拦我,我就活啃了他!
白展堂:葵花……(大嘴呲牙)就是俗称的瓜子,尽量少吃,吃多了上火……
李大嘴:我已经火了,孩子在哪儿?
佟湘玉:秀秀秀才……(吕入)
李大嘴:(大喜)孩儿他爹,你终于来啦?(佟和白在背后猛打手势)
吕秀才:呃……我来了,你还好吧?
李大嘴:我很好,就是腰有点酸,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看孩子!
吕秀才:现在看不了,芙妹正帮他洗呐!
李大嘴:不行,我得下去,小郭笨手笨脚的,腿一拎,手一滑,再把孩子摔出个好歹来……
大嘴执意要出门,秀才堵不住,眼看出门。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佟湘玉:呼……明天一早,找大夫!

【4大堂,清晨】
【白,佟,郭,吕,李】

佟湘玉:要最好的大夫,再贵也无所谓,就算把这店卖了,也得把大嘴的疯病治好!
白展堂:我尽量吧,等我消息啊!
白出,佟瘫坐,小郭凑过来,倒茶。
佟湘玉:本来好好儿的,咋就忽然成这样了?
郭芙蓉:被你逼的呗!
佟湘玉:(怒)我啥时候逼过他啦?
郭芙蓉:人家要请假,你非不肯,大嘴那脑子又是一根筋,想来想去,越想越急,越急越气……
大嘴在楼梯口:孩儿他爹,把孩儿抱过来,老娘要亲自给他喂奶!
大嘴下楼,众人大惊,小郭赶紧抱起枕头。
郭芙蓉:不用了,宝宝正要睡呢,宝宝乖啊,风儿静月儿明,树叶遮窗棂,蛐蛐声……
大嘴走近,鼓点起,击鼓传花,小郭把襁褓扔给佟。
大嘴转向,佟扔给秀才,秀才扔给小郭,郭又给佟,佟给秀才。
秀才正想扔,大嘴已经到了面前,秀才腿软。
佟湘玉:还不快逃?
秀才转身逃出,大嘴欲追,被小郭拦住。
郭芙蓉:想要孩子,先过我这关!
大嘴暴怒,双眼喷火,虎啸,身后出现紫色气场。
郭芙蓉:排山倒海……/李大嘴:母爱无敌……
小郭被大嘴一巴掌拍翻,大嘴出门,佟扶起虚弱的小郭。
佟湘玉:你怎么样?
郭芙蓉:好一个母爱无敌……(晕去)
佟湘玉:醒醒,醒醒,天呐……

【5大堂,日】
【郭,佟,李,吕,燕,祝】

郭幽幽醒来,见佟和无双正关切地注视自己。
祝无双:不要乱动,你好像受了内伤!
郭芙蓉:内伤……侯哥呢?
祝无双:别着急,燕捕头已经出去找他们了!
郭芙蓉:小六?开什么玩笑?大嘴已经成精啦,快扶我起来,快呀!
无双扶着,小郭挣扎起身,正欲出门,大嘴牵着秀才入,小六跟在后头。
郭芙蓉:侯哥……你没事吧?
秀才躲到大嘴身后,怯生生看郭,此后说话办事,一直是四五岁儿童的样子。
李大嘴:傻孩子,快叫阿姨!
众人:阿姨?
吕秀才:阿姨好!
郭芙蓉:(慈祥)你也好,乖乖听话,否则阿姨掐死你!
秀才躲到大嘴身后:娘……
众人:娘?
李大嘴:没事,阿姨跟你开玩笑呢,你那么乖,阿姨疼你都来不及呐!
郭芙蓉:那是那是,(咬耳朵)现在什么状况?
吕秀才:(躲)痒痒……娘,这个阿姨好奇怪喔!
郭芙蓉:打住!不许再玩了啊,惹急了我当头一掌你信不信?
秀才哭起来,大嘴赶紧哄。
李大嘴:不哭不哭,小郭你啥意思啊?
郭芙蓉:哈,你还知道我姓郭?
李大嘴:咱都认识五六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姓啥?
郭芙蓉:五六年?那……那好,你跟他,什么关系啊?
李大嘴:母子关系,你装什么傻呀?
郭芙蓉:好,就算我傻,既然他是你孩子,那孩子他爹又是谁?
李大嘴:吕秀才呀……你怎么了?是不是失忆了呀?
郭芙蓉:我失忆?好,就算我失忆,孩儿他爹是吕秀才,那他又是谁呢?
李大嘴:他是庆喜儿呀,孩儿他爹取的名,小郭你没事吧?
郭芙蓉:我没事,他是庆喜儿,那吕秀才呐?
李大嘴:死了,我生完庆喜的第二年,他就撒手去了,可怜我儿,连他爹长什么样都忘了。
燕小六: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李大嘴:是啊,这孩子跟他爹长的一模一样,每次一看着他,我这颗孤独脆弱多愁善感的心呐……
大嘴抱着秀才痛哭,小郭呆住,众人面面相觑。
祝无双:现在怎么办?
小六拿出烟袋叼了半天:撤……
祝无双:撤哪儿去啊?
燕小六:十八里铺,找我师父合计合计。(带无双出)

【6男寝,黄昏】
【郭,吕,佟,李,莫】

秀才低头写字,大嘴缝衣裳,众人在厨房偷听。
李大嘴:好好写,等你长大了,也要像你爹那样,当一个读书人!
吕秀才:我不要当读书人,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
李大嘴:胡说八道,手伸出来,娘说话不管用了是吧?
秀才伸出手,被大嘴打手板,数下。
李大嘴:科学家!科学家!叫你当科学家,叫你不听娘的话……
秀才大哭,小郭忍无可忍冲进来,佟和小贝跟进来。
郭芙蓉:够啦,就算真是孩子,也不能这么打吧?
李大嘴:我的孩子,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有本事自己生一个去呀!
郭芙蓉:人都让你拐跑了,怎么生啊?
李大嘴:哎?这话我可听不明白了,谁被我拐跑了?
莫小贝:吕秀才,大名吕轻侯!
吕秀才:那是我爹,他会背《论语》和《诗经》,还会背《史记》,还会写诗……
郭芙蓉:侯哥,我求求你,不要再玩了好吗?
大嘴一惊,把佟拽到一边小声说话。
李大嘴:掌柜的,小郭是不是受啥刺激了?说话咋语无伦次的呢?
佟湘玉:呃……大概是没休息好,睡一觉就好了!
李大嘴:那就赶紧睡呀,这老疯疯癫癫的,吓着孩子咋办?
佟湘玉:我知道了,这就走这就走!
佟拽小郭,小郭愤然甩开。
郭芙蓉:侯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请你别玩了好吗?我是芙妹啊……
忽然想起,脱秀才的鞋,秀才尖叫“娘”,大嘴奔过来。
李大嘴:干啥呀你?有啥冲我来!
郭芙蓉:侯哥,还记得吗?昨天早上我帮你捏脚,捏得很痛,但你啥话都没说,就这么忍着!
李大嘴:掌柜的,你就眼睁睁看着她发疯?
郭芙蓉:你还给我写了首诗,风送相思满绣床,夜来促织亦成双……
大嘴捂住秀才的耳朵:什么乱七八糟的,孩子才四岁,怎么能听这种淫诗?拜托你有点公德心好吗?
郭芙蓉:闲情正在搁笔处,笑看伊人……
吕秀才:伊人……后面是什么呀?
郭芙蓉:你背得出来,我就给你买糖吃!
吕秀才:(大喜)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赖喔,前面一句是什么?
郭芙蓉:闲情正在搁笔处!
吕秀才:想起来啦,(小郭一喜)笑看伊人吃糖糖!
小郭终于绝望,朝外走,佟想拽她,被甩开。
郭芙蓉: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黯然离去)
吕秀才:阿姨骗我,以后再也不理她啦,讨厌,讨厌!

【7屋顶,夜】

小郭呆坐半晌,蛐蛐叫起来,猛然想起昨日那一幕。

郭芙蓉:拿来吧你给我,(念)风送相思满绣床!
吕秀才:夜来促织亦成双……
郭芙蓉:促织?
吕秀才:也就是蛐蛐,成双成对,就像咱俩!
郭芙蓉:闲情正在搁笔处!
吕秀才:想起来啦,(小郭一喜)笑看伊人吃糖糖!

想到此处,终于忍不住,把头埋在膝盖上抽泣。
郭芙蓉:天呐,如果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没发生,该有多好啊?
一道亮光,接着一阵尖啸,小郭捂着耳朵,神情痛苦……
耳边传来一串咒语:红豆绿豆云豆赤豆黑豆白豆小豆大豆红豆绿豆云豆赤豆……
咒语带回音,没有音调,不上字幕,听起来像:轰兜晕兜吃兜搭兜……
小郭眼前出现叠影,天旋地转,终于不支,倒地不起

【8大堂,夜】
【佟,莫,郭】

饭菜满桌,佟和小贝对坐,佟想着想着眼泪就下来了。

莫小贝:嫂子,你怎么哭啦?
佟湘玉:(擦泪)没事,赶紧吃饭,吃完赶紧睡!
莫小贝:我才不睡呐,那屋有俩疯子……
佟湘玉:不许胡说,他俩不是疯,是记性不好,以后总能想起来的,一定能的!
佟自己也觉得没谱,趴桌上抽泣,小贝过来,轻轻拍背。
莫小贝:嫂子,别哭了,他们会好的,会好的……
小郭下楼,神色异样,小贝招呼她。

莫小贝:小郭姐姐,快来帮我劝劝我嫂子,她都哭的不行啦!
郭芙蓉:你……怎么知道我姓郭?
佟浑身一震,抬起头来,惊愕地看着郭。

佟湘玉:小郭,你不要吓我,我已经开不起任何玩笑了……
郭芙蓉:谁跟你开玩笑?问你话呢小姑娘,谁告诉你我姓郭?
小贝躲到佟身后:嫂子,又疯了一个!
郭芙蓉:什么意思?谁疯了?
佟湘玉:我……再这么折腾下去,我非疯了不行!
郭芙蓉:呵呵,你觉得跟我玩这套有用吗?(逼上)
佟湘玉:(退)你想干什么?
郭芙蓉:替天行道,排山……
佟湘玉:慢着,我做错了什么事,你要替天行道?
郭芙蓉:你开黑店!
佟湘玉:你凭啥说我开黑店?
郭芙蓉:就凭我这双慧眼,知道姑奶奶是谁吗?(佟摇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雌雄双侠之芙蓉女侠是也!
佟瘫坐:我的神呀……
郭芙蓉:怕了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排山倒海……
小郭动手,佟和小贝逃,随手扔碗,阻挡进攻,一片大乱。

【9街头,夜】
【白,大夫】

白引大夫上:到了到了,就是这儿啦……
店里乒乓乱响,大夫大惊。
大夫:算了,我还是回头再来吧,回见啊。(逃)
白展堂:别走啊,我们给钱,双倍,三倍也成啊,宋大夫,宋大夫……
追了几步,苦着脸走回来,仰天长叹。

白展堂:天呐,你到底啥意思啊?再折腾下去,干脆都别活啦,摔锅砸碗一拍两散!
眼前一亮,接着一阵尖啸,白捂住耳朵,神情痛苦。

咒语起:红豆绿豆云豆赤豆黑豆白豆小豆大豆红豆绿豆云豆赤豆……

白眼前出现叠影,天旋地转,终于不支,倒地不起。

【10大堂,夜】
【郭,佟,莫,吕,李】

桌椅板凳横七竖八,地上散落着瓷器碎片,佟和小贝被逼到墙角。

郭芙蓉:逃啊,接着逃!
莫小贝:郭芙蓉,你不要欺人太甚!
郭芙蓉:喔?连我名字都知道啦?
莫小贝:我不光知道你名字,还知道你最爱吃豆沙包,而且不能放桂花!
郭芙蓉:说下去!
莫小贝:你最喜欢的人,是吕秀才!
郭芙蓉:谁?
佟湘玉:别听她胡说,你最喜欢的人,是你自己!
郭芙蓉:这都知道?可以呀你!
莫小贝:你最爱做的事是睡懒觉,最讨厌的事是洗床单!
郭芙蓉:别逗了,我这辈子就没洗过床单!
佟湘玉:(咬耳朵)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认识咱们之前!
莫小贝:喔……那你最大的理想是当芙蓉女侠!
佟湘玉:你爹是郭巨侠,你不想活在他的阴影下面,所以才出来闯荡江湖!
郭芙蓉: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我爹派来的奸细?
佟/莫:不是,绝对不是!
郭芙蓉:那你们怎么知道本姑娘这些事?(吼)快说!
佟湘玉:我们猜的……(W)连猜带蒙,再加上星座算命紫微斗数!
郭芙蓉:喔?那你算算,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莫小贝:洗洗睡了?
郭芙蓉:错,是排山倒海……

佟和小贝闭眼,半晌,发现小郭倒在地上,大嘴拿着棍子。

李大嘴:掌柜的,你没事儿吧?
佟湘玉:没事,你……
李大嘴:我一听见动静,就来救你们啦!
佟湘玉:(喜)大嘴,你恢复正常啦?
李大嘴:我一直就很正常啊,不正常的是她,我早说她疯了,你还非不信,是吧庆喜儿?
吕秀才:就是,幸亏我娘来的及时,否则你就完蛋啦,(踢小郭)讨厌你!
佟悲从心起:展堂,你在哪儿啊?

【11街头,清晨】
【白,李,佟,郭】

白倒在街头,众人围观,指手画脚。大嘴端着盒饭,拨开人群。

李大嘴:你小子怎么睡这儿了?赶紧起赶紧起,大冬天的,着凉了咋办?
大嘴扶白起身,帮白拍土,佟和郭上。

郭芙蓉:哟,沙溢脸色咋这么差?又熬夜啦?真得跟导演说说,以后绝不能这么拍戏了。咱是人,又不是牲口,谁架得住这么一夜夜折腾?
佟湘玉:可不是嘛,你瞧我这黑眼圈,早知道这样,当初打死也不接这破戏了。
白展堂:什么戏?你们说什么呐?
郭芙蓉:嘿,累的,到现在还没转出来呢!
李大嘴:走走走,赶紧回去补一觉,导演那边,我们帮你请假。
白展堂:导演?谁是导演?
李大嘴:甭管啦,跟我们走吧,小心点,这边这边……

大嘴扶着白朝外走,迎面撞上沙溢,白和沙同时愣住。
两人对视半晌,沙溢冷笑着,转身跑开,狂喊。

沙溢:导演,你啥意思啊?又没有动作戏,找替身算啥呀?嫌我演的不好直说,至于这样吗?
众人跟出,白颓坐,喃喃自语。
白展堂:这……这算什么?难道……我也疯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