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武林外传》当年被删减的六集剧本,读完让人细思极恐

《佟湘玉挺身救导演》

【1大堂,日】
【尚,白,展,佟……】

白环顾四周,数台摄像机,满地电线,暗自心惊。
演员均是时装,缩在墙角指指点点,沙溢拽导演进门,展侍卫拎着DV跟拍。

导演:又不是我找的替身,演员的事不归我管,你找副导演去呀!
沙溢:她说不知道,让我问你,今儿要不把这事整明白了,明儿一早我就回北京,大不了不演了,破情景剧,有什么呀?求我演我都不演!
沙溢愤愤出门,导演四处张望,招呼白过来。

导演:你,过来……别说,长得还挺像,谁叫你来的?
白展堂: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

众人欲发作,导演摆手制止。

导演:小伙子,喜欢拍戏是好事儿,值得鼓励,但长得像不等于演得好,是吧?剧组有剧组的规矩,我们请你来,那可以,我们没请,你自己来,那就不太合适了,是吧?
白展堂:是啥呀是?你谁呀你?哪儿来的?谁叫你来的?
李大嘴:怎么说话呢这是?

导演:没事我来,你呢,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冲这份热情,也不能让你白来,是吧?呆会我让所有演员跟你合个影,签个名,是吧?晚上再一起吃顿丰盛的……盒饭,是吧?然后再派车把你送回去……

白展堂:把我送哪儿去啊?
佟湘玉: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呗!
白展堂:湘玉……
佟湘玉:不要叫我湘玉,戏是戏人是人,我叫闫妮!
李大嘴:我叫姜超,她叫姚晨,这位叫喻恩泰,刚才那个跟你挺像的,叫沙溢!
导演:行了,你们先聊,我回去补个回笼觉,下午两点,准时开机,记得跟他拍照啊……
白展堂:哪儿跑?

白把导演擒住,众人大惊,朝上冲。白单手捏碎杯子,众人吓得缩到一边。

白展堂:把解药交出来!
导演:什什什么解药?
白展堂:装什么傻?如果没下药,他们怎么会疯成这样?
导演:他们怎么疯了?这不挺正常的吗?
白展堂:连自己叫啥都忘了,还正常?天黑之前,不把解药交出来,休怪我大开杀戒!

展一路跟拍,没跟两步,被白拦住。

白展堂:到此为止,再跟我可就不客气了!
白捡起碎片,抵住导演的颈部,展迅速退开。

白展堂:湘玉,你乖乖等着,我一定会把你们救回来的,一定!
白挟导演回后院,众人乱成一团。

李大嘴:行了,都别慌,我这就叫人去,没回来之前,千万不能轻举妄动,等着我啊!
大嘴奔出,众人战战兢兢往厨房凑,导演一声惨叫,众人四散奔逃。

【2男寝,日】
【尚,白】

白冷笑,活动手指,导演战战兢兢,陪笑脸。

导演:小伙子,有啥要求只管提,动手就不好了,是吧?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白展堂:少废话,你到底是什么人?
导演:我姓尚,是这部戏的导演,也就是这个剧组的总管!
白展堂:总管……原来你们是东厂的!
导演: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伙子,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电视剧都是假的,是吧?编出来的!
白展堂:假的我不听,你只说真的!
导演:正要说呢,你这种情况,在医学上叫妄想狂,也叫阿尔克什综合症,是精神病的一种,但你千万别灰心,这不是绝症,已经有药了,我这就上安定医院帮你打听打听。(被白擒住)放手放手,疼……
白展堂:知道疼就好,谁派你来的?
导演:空政话剧团,现在改成空政电视艺术中心了!
白展堂:空政……黑道还是白道?
导演:白道,绝对的白道!
白展堂:跟六扇门有关系吗?
导演:没关系,现在已经没有六扇门啦,早八百年就改成公安部啦!
白展堂:公安部……归谁管?
导演:归上头!

白展堂:上头又是哪头?
导演:上头……就是上头,哎呀我跟你说不清楚!
白展堂:(吼)说不清楚也得说!
导演:息怒息怒,小伙子,要不这样,你要真喜欢拍戏,那我把沙溢辞了,以后让你演白展堂,真的,我觉得你没问题,一看就特有灵气!
白展堂:灵气……你说的是内功吧?
导演:对,就是内功,一看你就属于那种特有内涵的大演员,逮着机会,灭姜文葛优跟玩似的!
白展堂:姜文葛优又是谁?空政还是公安部的?问你话呐!
导演:小伙子,听哥一句劝,去趟安定医院,我亲自开车带你去,他们一定有办法的!
白展堂:没拿到解药之前,我哪儿都不去!
导演:他们要压根就没解药呐?
白拿了个杯子:这好比是你的喉结……

捏碎杯子,导演瘫坐,画外音:以后打死也不当导演了,是吧?

【3大堂,日】
【莫,佟,郭,吕,李,展,张】

众人慌成一团,大嘴带小贝上,众人围上,展继续拍DV。

李大嘴:来了来了,开始!
莫小贝:要套路长拳还是奥运长拳?
李大嘴:随便,哪个管用教那个!
莫小贝:那就奥运长拳吧,看好了啊,奥运长拳第一式!
郭芙蓉:打住打住,这算什么意思?
李大嘴:莎莎学过武术,现场教咱们两手,呆会咱一起往里冲!
佟湘玉:这就是你想的办法?
李大嘴:你放心,莎莎厉害着呐,劈叉跟玩似的,来,给他们劈一个!
众人:去!
郭芙蓉:实在不行,还是打119吧?
吕秀才:119是火警!
郭芙蓉:那就120!
吕秀才:那是医院的救急电话!
郭芙蓉:那114呐?
吕秀才:号码查询台,报警应该是110!
李大嘴:千万别,咱这离平谷四十公里,还都是山路,等警察来了,人早就撕票啦!
莫小贝:实在不行,我自己上吧!
李大嘴:我跟你一起去!
佟湘玉:站住,又不是武打片,你还真以为花拳绣腿有用啊?
李大嘴:否则咋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导演死在这儿吧?
郭芙蓉:哎呀,看到现在,还是姜超最仗义!
李大嘴:不仗义能行吗?我还有十多集片酬没结呐,回头媳妇非说我藏私房钱,你们替我跪仙人球啊?
张守义: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导演呐?
佟湘玉:哎呀,守义你可算来了,导演被一个精神病劫持了!
张守义:我刚听他们说了,你们也是,现场这么多人,硬是没拦住?
李大嘴:谁敢拦呐?(拿杯子)这种杯子,一下,捏个粉碎!
张守义:那怎么不打110呐?
佟湘玉:来不及啦,天黑之前没拿到解药,人家就撕票啦!
张守义:喔,那就通知火葬场吧……(W)开个玩笑,我已经有办法了,你们先把戏服换上!

【4男寝,日】
【尚,白】

导演频频朝外张望,趁白不备朝外溜,被白拦住。

白展堂:上哪儿去呀?尚大总管!
导演:我没想逃,真的,就是想看看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白展堂:他们不会扔下你不管吧?
导演:不可能,他们还有十多集片酬没结呐……
白展堂:大嘴怀孕,也是你干的吧?
导演:不是我,是那编剧!
白展堂:编剧又是谁?
导演:说了你也不知道,反正这事是他一手策划的,跟我一点关系没有,我早叫他踏踏实实写,别老胡编乱造,是吧?艺术创作,一定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非不听,这下出事了吧?
白展堂:嗯?也就是说,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那编剧?
导演:就是他,等我给你找他去啊,(被擒住)放手放手,不去了不去了!
佟撩帘入:放开导演,啊这个,解药已经拿到了,赶快放人吧!
白展堂:慢着,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解药?
佟湘玉:我们已经吃啦,效果很明显,大家都恢复正常啦!
白展堂:喔?那我第一次见你,你穿的什么衣裳?
佟湘玉:红嫁衣嘛,那集我刚嫁过来,就在大街上碰到你了嘛!
白展堂:那我跟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佟湘玉:第一句,第一句……等等,我先出去喝口水。(出)

【5厨房,日】
【佟,李,吕,郭,莫】

佟冲出来:剧本剧本,赶紧的!
李大嘴:哪集啊?
佟湘玉:就是他俩刚见面那一集,第一部里的,对对对,就是这集……(翻看)行了!

【6男寝,日】
【佟,李,吕,郭,莫,尚,白】

佟入:想起来啦,第一句,我说小宝是你吗?你说是我是我!然后我就哭着扑过来,你总算来了,可把我给等死啦,我还以为你不想娶我了呢……
白展堂:(喜)湘玉……(忧)你是正常了,剩下那几个呐?
佟湘玉:全都恢复正常啦,大嘴,小郭,秀才,小贝!
众人进门,神色都有些异常。

白展堂:大嘴,你真名叫啥来着?
李大嘴:姜……李秀莲!
白展堂: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李大嘴:我媳妇……未来的媳妇,杨蕙兰,比武招亲那个,后来还过来卖过一回菜刀!
白展堂:行了。(冲吕)你俩第一次接吻是啥时候?
吕秀才:第一次……没有吧?我不记得咱俩有吻戏啊?
白脸色一变,佟赶紧冲过来使眼色。

佟湘玉:有有有,绝对有,只不过是切的暗场!
白展堂:什么叫暗场?
佟湘玉:就是天黑,他俩偷偷在屋顶亲的,咱们谁都没看见!
郭芙蓉:不可能,小郭那种性格,怎么可能有吻戏?真亲过来,早一巴掌拍过去了!
白脸色大变,秀才一看不对,抱住小郭。

吕秀才:谁说不可能?瞧好了……(挨了个耳光)
郭芙蓉: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不要趁机吃豆腐!
白展堂:是她,好像都恢复正常了,就剩下小贝了!
莫小贝:我一直很正常啊!
白展堂:那你背个《三字经》我听听!
莫小贝: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性相近……等我回去复习一遍!
白展堂:不用了,要真背出来反倒不是你了!
佟湘玉:既然大家都恢复正常了,这厮就押送官府吧!
白展堂:等等,他是空政的。(众人一惊)官府不一定管得了吧?
导演:管得了管得了,咱这片儿,就属于县衙门最大!
李大嘴:对对对,这就叫现官不如现管,跟我走,老实点啊!
大嘴押导演出,众人迅速跟出。
白出,又回,灯光组的同志们狞笑着堵了进来。
老皮:老哥几个,打丫挺的!

【7大堂,日】
【尚,佟,李,郭,吕,莫,白,张】

佟扶导演出,众人围过来,七嘴八舌。

张守义:没事吧尚敬?
导演:没事,守义,这是你想出来的招儿吧?太牛了……
张守义:对付精神病,这招儿最好使!
白展堂:哪招啊?你刚说,谁是精神病?
CUT,男寝,所有灯光包括老皮均被点住。
白逼上一步,众人惊恐地退到门口。

白展堂:湘玉……
佟湘玉:我忘了擦眼霜,再不擦又有黑眼圈了,有空常联系啊。(逃走)
郭芙蓉:好几分钟没给我哥打电话了,您老几位慢聊,没事别来烦我啊。(逃走)
吕秀才:昨天的样片还没看呢,我去机房转转,回头再聊啊。(逃走)
李大嘴:(抄板凳)小样儿,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白展堂:你敢跟我动手?
李大嘴:不是我……关门放小贝!
莫小贝:奥运长拳第一式!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李大嘴:(冲过来)我跟你拼了!
白闪身躲过,随手点住,冲到门口,擒住导演。

白展堂:好小子,你敢阴我?
导演:不是我,这是守义的主意!
白展堂:谁是守义?
张守义:张守义,有人找,你等着,我这就帮你找他去!
张转身逃走,白追出,迎面撞上沙溢。

【8街头,日】
【白,沙,尚】

白展堂:又是你?
沙溢:你怎么还没走?导演,怎么回事?你到底啥意思啊?
导演猛使眼色,挥手叫沙快走。

沙溢:叫我走是吧?没那么容易,就为你这破戏,我推了好几部大戏,损失怎么算?违约金怎么算?辛辛苦苦演了一百多集,还没播呢,您这儿换演员了,欺负谁呐这是?
导演:就欺负你了怎么着吧?少废话,赶紧卷铺盖走人!
沙溢:尚敬,你等着,回北京我就开新闻发布会,当着所有媒体我爆大料!
导演:你爆葱花也没人管,赶紧滚蛋,该干吗干吗去!
沙溢:好,我最后问你一句,这孙子比我强在哪儿?
导演:人有灵气,你有吗?回回叫你往真里演,你演出来了么?回回三番四抖吃了吐,你当是说相声呐?
沙溢:我那不是怕丢包袱吗?
导演:所以你就成不了大演员,滚吧!
沙溢:(指白)你小子有种,跟我抢戏是吧?行,以后别让我在北京看见你,看见一回打一回!
白展堂:那就现在动手吧,废什么话呀?
沙溢:他还来劲了,不知道哥们以前学过跆拳道……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沙溢被点住)
导演:沙溢……你那跆拳道不是花钱学的吧?
白展堂:呵呵,苦肉计对我没用,今天不拿出解药,我就一指戳死你!
导演:我也想给你呀,可这本来就没解药,你叫我怎么拿呀?
白展堂:我数到三,你自己看着办,一,二……
导演:有有有,我想起来了,你跟我来吧!

【9导播室】
【尚,摆,小卉,展】

尚带白入,导播小卉起身,神情揣揣,展一路跟拍

导演:小伙子,你先别急,先看会带子,是吧?
白展堂:是什么呀?我要解药
导演:你耐心看完带子,我保证把解药给你……小卉!
小卉按播放键,屏幕里出现画面,白疑惑地看着。
秀才躲在大嘴身后,怯生生的看着郭

李大嘴:好孩子,快叫阿姨!
众人:阿姨?
吕秀才:阿姨好!
郭芙蓉:(慈祥)你也好,乖乖听话,否则阿姨掐死你!(笑声)
白展堂:等等,刚刚谁在吹笛子?
小卉:没人吹呀?这叫背景音乐,回头让梁老师给你解释吧!
导演:你再往前倒一下,倒一个有白展堂的!
小卉按键,播放,白看着屏幕,大惊失色。

白展堂:我们在楼上接生,具体过程我就不细说了,折腾了没一会,他就说生完了,让我们把孩子抱给他看看,我俩刚想翻脸,他就……
燕小六:就怎么了?说呀
佟湘玉:你见过母老虎或者母狮子吗?
燕小六:没有啊,怎么了?
白展堂:看看大嘴那双眼睛,那张血盘大口,你就知道啥才叫不怒自残了!
白展堂:这……这是什么妖法(冲展)是不是你?
展侍卫:不是我,我只负责拍记录片,戏归导演管!
白展堂:你为什么要监视我们?到底有啥企图?
小卉:我们的企图……就是拿它卖钱!
白展堂:卖钱?卖给谁?
小卉:卖给电视台呀,否则拍什么电视剧呀?
白展堂:什么台?什么剧?
导演:这你就甭管了,反正屏幕上这个白展堂,不是你!
白展堂:不是我还能是你啊?
导演:我跟你说过,电视剧都是假的,虚构出来的,所有角色和他们的命运,什么佟掌柜啊,小郭啊,秀才啊,这里所有人,包括你这个白展堂都是虚构的,现实中压根没这人!
白展堂:如果白展堂是虚构的,那我算怎么回事啊?
导演:要不这样,你到现场观摩一下,看看戏是怎么拍出来的,然后再决定去不去安定医院,怎么样?

【10大堂,黄昏】
【佟,白,郭,李,吕,莫,尚】

白坐在监视器前,众人神情揣揣,跟导演对戏。

导演:没关系,都放松点按剧本演,千万别演,一定要往真里演!
沙溢:那到底是演还是不演啊?
导演: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你有灵气,绝对没问题!
沙溢:我倒不怕这个,关键他不会忽然又凶性大发吧?刚点那下,现在还疼着呐!
导演:坚持一下,把这场拍完,我就想办法送他去安定医院。
导演坐到白的旁边:你先看,要觉得哪演的不好,多提宝贵意见!

扩音器里传出小卉那磁性的声音:各部门注意,卡带了啊,五,四,三,二,一,开始!
小郭被捆住,苦苦针扎,沙溢出门,佟迎上。

佟湘玉:哎呀,展堂,你可算回来了!
沙溢:咋的啦这是?出啥事了?
佟湘玉:大嘴疯了之后,秀才也跟真疯了,现在连小郭也……(扑到沙溢怀中)这可咋办呐!
郭芙蓉:放开我,姑奶奶要替天行道,砸我那死胖子,给我滚出来!
大嘴拎水壶出,作势要浇。

李大嘴:再来劲信不信我烫死你……
沙溢:干啥啊这是?
沙溢抢壶,被烫了一下,呼痛,佟扑过来吹气

佟湘玉:大嘴,你就行行好,不要再添乱啦!
吕秀才:娘,她骂你,我帮你打她!
佟湘玉:小朋友乖,先不要吵,回头阿姨给你买糖吃!
秀才伸手,佟掏了半天,没掏出来。

佟湘玉:你那有零钱没有?
沙溢掏出两文钱,递到秀才手中。
沙溢:秀才乖,拿着买糖去吧……
秀才鞠躬能够:谢谢叔叔!(欢天喜地地出门)

导演:卡……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别演别演,这都演成啥了?尤其是沙溢,上点心行不行?行不行?
沙溢:我挺上心的呀?
导演:我说的上心,什么意思?你得走心,内在懂吗?你得体会这个人物。(指白展堂)你瞧这小伙子,这气质,这感觉,这形体,往这一坐,啥话不说就是一白展堂,你再瞧你,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
沙溢:他演得好,那你让他演啊,这场他来,我学习学习,来,好好演啊!
沙溢不由分说,把白拽上场,自己坐到监视器旁边。

小卉:各部门注意,卡带了啊,五,四,三,二,一……
一阵尖啸,白捂住耳朵,神情痛苦,众人大惊。

咒语再次响起:红豆绿豆云豆亦豆黑豆白豆……
白倒地挣扎,白的主观镜头,导演低头看过来。
导演:小伙子,怎么啦?没事吧?
众人:演个戏也不用紧张成这样吧?还吐白沫呐,恶心死人了,赶紧送医院吧,打110,还是114?啊不,好像是119……

声音越来越慢,转成低频,视线模糊,眼前越来越亮,终于变成一片纯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