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武林外传》当年被删减的六集剧本,读完让人细思极恐

《大师姐回忆旧时光》

【1大堂,夜】
【佟、南、白、郭、燕、祝、吕、李、莫】

南宫残花是个翩翩公子,戴着深红色的隐形眼镜(变身时摘下)。
此时是病态人格,与佟说话时,略带残忍和恶意的彬彬有礼。

众人僵住,佟惊慌失措,南宫环顾左右,默数。

南宫残花:一、二、三、四……嗯?怎么少了个人?
佟湘玉:你到底是什么人?
南宫残花:啊,少了那个小姑娘,没关系,半年前我就埋过种子啦,麻烦把耳朵堵上!
佟湘玉:你你你……想干什么?
南宫残花:不堵也行,好好听着吧,十年不见,也该让你看看我的进步啦!
南宫收起折扇,吹响长笛,一阵尖啸,佟捂住耳朵。
小贝平伸双手,如梦游般走了出来,佟大惊扑上。

佟湘玉:小贝……
小贝随手一挥,把佟推倒在地,尖啸停止。

南宫低着头念念有词,忽然一声大喝:督……
众人如梦游般移动起来,各自忙碌,关门,搬桌椅,倒茶……
佟心急如焚,跟着众人四处乱转,却没人理会。

佟湘玉:展堂、大嘴、小贝、小郭……
南宫残花:没用的,他们听不见,在这里,他们只听我的!
佟湘玉:你……你究竟是谁?
南宫残花:瞧你这记性,南宫残花,你最亲最爱的小师弟呀!
佟湘玉:师弟?你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南宫残花:啧啧,你连这都忘啦?这一招,当初可是你手把手教我的哎!
佟湘玉:我教你的?我啥时候教过你嘛?
南宫残花:要不要我给你点提示啊?(拉过椅子)师姐请上座,(佟愣着)不坐就没提示喔。(佟就座)好好看喔,演出开始喽!
白展堂:各位观众,各位来宾,晚上好!
郭芙蓉:第二届移魂大法受害者联欢晚会,(与白一起)现在开始!
佟湘玉:(惊)移魂大法?

【2镜头回溯,第二部第一集(三十一回),佟给秀才催眠】

佟湘玉:在我施法的过程中,不许睁眼,不许说话,问啥,你就答啥……
吕秀才:不是不让说话吗?
佟湘玉:那就点头摇头,明白吗?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有爱的娃子像块宝,天若有情天亦老,爱你爱到忘不了,忘不了,你的泪,忘不了,你的好,忘不了你醉人的缠绵,(唱)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

【3大堂,接前场】

佟湘玉:难道你这是移魂大法?
南宫残花:哈哈,师姐,你终于想起来啦?
佟湘玉:不可能啊,那只是我开过的一个玩笑,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法术呐?
南宫残花:还没想起来?那就接着想!
白展堂:第一个节目,诗歌朗诵,歌朗诵,朗诵,诵诵诵……(如同卡带)
南宫拍手:督!(念念有词)不好意思,他们受催眠时间太久,精神有点不集中!
佟湘玉:(惊)催眠?
南宫残花:嘘……看节目的时候最好别说话,继续!
郭芙蓉:表演者,燕小六,请欣赏!
小六声情并茂的朗诵:偶遇……打东边,来了个哑巴,打西边,来了个喇嘛,哑巴手里,拿着喇叭……

南宫兴致勃勃看演出,佟如坐针毡。

【4大堂,接上场】

白展堂:下一个节目,葵花天鹅舞!
郭芙蓉:表演者,白展堂……请欣赏!
佟湘玉:不要再演了,这位公子,如果我以前得罪过你,或你的家人,请你千万别见怪,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弥补我的过错,请你让他们恢复正常,求求你了!

南宫残花:大师姐,这可不像你啊,请你千万别让我失望好吗?我巴巴的等了这么久,每天做梦都想跟你决一雌雄哎!
佟湘玉:不用决了,我本来就是雌的!

南宫残花:呼……早知如此,我还费那劲干嘛?继续!
佟湘玉:不要再继续啦,我求求你……
南宫残花:别着急嘛,还剩最后一个节目,好好看,压轴戏喔!
郭芙蓉:各位观众,各位来宾,终于到了说再见的一刻!
白展堂:我们怀着无比激动,又无比沉痛的心情,向所有关心我们的、爱护我们的人们说一声……
众人:永别啦!

众人两人一组互相掐住对方的头颈。
佟大惊失色,上前猛掰,掰不开,换一个再掰。

南宫残花:好熟悉的一幕,可惜少了个观众,师傅啊师傅,你要在天有灵,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着,谁才是你最有出息的徒弟!

佟突然回头,冲过来,欲掐南宫的头颈。
南宫十指全开,在佟眼前一晃:督……
佟一愣,特写:南宫的红色眼睛。
佟眼前一黑,栽倒在地,耳边传来南宫的声音。

南宫残花:既然这都想不起来,那我来帮你想好了!

【5幻境】

黑色背景,一道聚光灯照下来,佟缓缓起身,四处张望。

佟湘玉:嗯?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谁?谁在说话?
背景传出嘈杂的人声,都是陕西话,佟的父母在争吵。

佟母:湘玉他爹,不是我说你,早就叫你不要送湘玉学武功,你瞧把娃给学成啥样子了?
佟父:我哪知道邱道长教的是那种功夫?你放心,我这就把他们赶出去,以后湘玉就学学女红,练练毛笔字儿,再不搞那些邪门歪道了……(门响)
家丁:不好了老爷,小姐练武功,练出事啦,现在院里上上下下几十口人,都被她夺了魂儿,正拿着刀互相砍呐,少爷拿着火把正要烧房子呐,您快出去看看吧……

门外惨嚎,一片大乱。
佟捂住耳朵:够啦!

【6大堂,接前场】

佟猛然醒来,南宫残花摇着折扇,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南宫残花:不愧是师姐,中了我的血眼乱心决,这么快就醒过来啦?
佟湘玉:你……认识那个邱道长?
南宫残花:岂止认识,那是咱俩的师傅,点苍山七绝宫的第八代宫主,他老人家去年刚过世,临死前还念叨你呐,湘玉是个好苗子,百年难遇的催眠奇才,半途而废,可惜啊!
佟湘玉:又不是正经武功,有啥好可惜的?
南宫残花:呵呵,你有没有觉得,别人特别容易相信你?(佟摇头)比如说,同样的道理,换个人说,肯定没用,但你说,就特别有用。

佟开始回忆,数个说教镜头。

佟湘玉: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
南宫残花:这就是催眠的好处了,你本来可以有更大的成就,可惜没有坚持到最后!
佟湘玉:我这人就这毛病,我以后尽量改,另外……既然我是你大师姐,那你给我个面子,先把他们恢复正常,好不好?
南宫残花:好啊,看在旧日的情分上,我给你个面子……散!

众人散去,动作如行尸走肉一般,佟将信将疑。

佟湘玉:他们啥时候才能完全恢复?
南宫残花:看你的表现喽!
佟湘玉:你想要啥?我都给,真的。这个店虽然不值钱,但生意还可以,我这就给你拿房契去!
南宫残花:别这样师姐!搞得我好像很贪财一样,我想要钱,上街伸个手,谁会不给呢?
佟湘玉:那你到底想要啥嘛?
南宫残花:我要你……问我几个问题!
佟湘玉:什么问题?
南宫残花:比如说我为啥要这样啊我是怎么设的局啊之类的问题,好不容易赢了你,总得开个新闻发布会吧?好好问喔,问好了有奖!
佟湘玉:好,你为啥要这么做?
南宫残花:没创意,但我还是要回答你。因为你虽然是天才,但我比你努力,小时候,我无论做什么,都被师傅骂,但你正好相反,捅再大的娄子,师傅也只是夸,实在气急了,就拿我撒气,这样公平吗?
佟湘玉:不公平!
南宫残花:所以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真正的强者是我这种人,而不是你,老天厚爱笨小孩,这句话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哟,下一个问题!
佟湘玉:你既然是针对我,为啥要对他们出手?
南宫残花:因为想试试你的实力喽,没想到,你非但武功尽失,性情大变,竟然连记忆都丢了,这点真的让我很受伤,很受伤,对不起,容我感伤一下……别跟过来,否则翻脸喔!

南宫走向后院,颤抖着从怀里掏出药瓶,倒药吞下。
南宫残花:呼……希望能撑到天亮!

【7大堂,接上场】

佟湘玉:你要怎么才肯解开他们的催眠?
南宫残花:这个……我拒绝回答,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们都是自我催眠,我只是轻轻的推了他们一下。
佟湘玉:啥意思?
南宫残花:比如说那个胖子,怀孕的那个,他潜意识里想要个孩子,那我就帮他怀喽!

CUT 李大嘴:迟早生个状元儿,我气死你们!
南宫残花:至于脉搏,只要他深信自己怀了孕,所有症状就跟真的一样,这就是催眠的魅力哟。至于那个书生,我想他大概是缺乏母爱吧?

CUT 秀才:不知道当初我娘有没有问过我爹这句话,唉,连个枕头都有娘疼,可我呢……
南宫残花:所以就给他发了个现成的娘,瞧他现在多开心?还有那个最粗鲁的小姑娘,她自己说要忘掉发生过的一切,那就忘了呗!

CUT 郭芙蓉:天呐,如果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没发生,该有多好啊?

南宫残花:那两个小捕快,一个说要当地痞,一个说要当诗人,我都如他们所愿了。至于那个小姑娘,我这次虽然没对她动手,但半年多以前,已经埋过种子啦!

CUT 小贝做梦,回到现代那集,穿插几个零散镜头。

佟湘玉:半年前就来过?那你为啥到现在才动手?
南宫残花:中途出了点小小的意外,题外话,就不跟你细说了……最帅的那个是你男朋友吧?我想他潜意识里一定经常怀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CUT 白展堂:天呐,你到底啥意思啊?再折腾下去,干脆都别活啦,摔锅砸碗一拍两散!

南宫残花:所以我就给了他一场很真实的幻觉,现在他的意识比谁都清楚,但思维却比谁都混乱,怀疑人生的滋味,不好受喔!
佟湘玉:你你……你这个魔鬼!
南宫残花:哈哈!你有资格说我吗?以前的你,还不是跟我一样?
佟湘玉:那我是怎么变回来的?
南宫残花:过来(佟凑近)我偏不告诉你,啊哈哈!
佟湘玉:我知道了,你是打算折磨我,折磨致死是吧?
南宫残花:错,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同门师姐,我怎么忍心让你死呢?最多就是精神错乱吧!督……
佟湘玉:等一下,如果我变成疯子,你可以放过他们吗?
南宫残花:我的目标是你,其他人我没兴趣,只要你一疯,我马上就放了他们,怎么样?
佟湘玉: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南宫残花:你觉得呢?
佟寻思半晌,坚定的点头:那就来吧!
南宫十指张开,在佟眼前一晃,随即合拢。

咒语起:红豆绿豆云豆赤豆黑豆白豆小豆大豆红豆绿豆云豆赤豆……
佟的眼前越来越亮,直到纯白……

【8大堂,接上场】

一片纯白,慢慢恢复成佟的主观镜头,南宫满头大汗。

南宫残花:这……这是为什么呢?
佟湘玉:咋了?我疯了没有?
南宫残花:暂时没有,我知道了,你以前练过移魂大法,自然会有免疫力!
佟湘玉:那可咋办嘛?
南宫残花:没关系,催眠的方法有上千种,这种不成,就换一种。(掏出怀表)咱们试试传统的方法,一定没问题的。你先集中精神,注视着这块表,轻轻的,慢慢的……
佟湘玉:轻轻的,慢慢的……
南宫残花:不要说话,听我说就行,你的心情非常轻松!
佟湘玉:我实在轻松不起来!(W)好,我试试,心情非常轻松!
南宫残花:眼前出现了一片花海,有绿色的草和白色的小花,看见了吗?问你话呐!
佟湘玉:你不是不让说话吗?
南宫残花:我问,你就说,看见花了吗?
佟湘玉:呃……就算看见了吧?
南宫残花:什么叫就算?到底看没看见啊?
佟湘玉:(怒)我这不是正在努力嘛?
南宫残花:好好好,你先别激动,让心情平静下来,放松下来,再放松,再放松,看到了吗?
佟湘玉:好大的一片花海呀!
南宫残花:你走进去,开始数那些小花,一朵,两朵,轻轻的数,我不说停,你就别停,开始。
佟湘玉:一朵,两朵,三朵,四朵……

【9大堂,清晨】

佟机械的数着数,南宫听得昏昏欲睡,差点睡过去。

佟湘玉:二万八千九百七十一朵,二万八千九百七十二朵,二万八千……
南宫残花:不要数啦,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佟湘玉:怎么了?
南宫残花:一般人数到十,最多十五,已经睡过去了,可你呐?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佟湘玉:我……我已经尽力啦,可这实在睡不着,我有啥办法嘛?
南宫残花:你还有脸狡辩?
佟湘玉:对不起啊,要不我再接着数,二万八千九百七十三……
南宫残花:闭嘴……我知道了,终于知道了!怪不得师傅说你是天才,催眠的人,最怕被人反催眠,而你天生就有反催眠的能力!

佟湘玉: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也不知道为啥会这样,你千万别泄气!
南宫残花:谁泄气了?谁泄气了?你以为天才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凭什么看不起我?凭什么?
佟湘玉:(委屈)我没有啊?

南宫残花:你刚才差点就把我给催眠了,还说没有?对,我知道我天赋不高,但我很努力呀,你老跟我说上天厚爱笨小孩,这能叫爱吗?
佟湘玉: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再来,我保证全力配合!
南宫残花:好,这一次,我会用我毕生的功力,如果再失败的话……
佟湘玉:不会的,我相信你的能力,加油,你一定行的!
南宫残花:(感动)谢谢,请注视我的眼睛!
佟湘玉:咋这么红?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南宫残花:不用,仔细看着,千万不要分心喔……

南宫口中念念有词,咬破手指,迅速做各种结印的手势。
南宫残花:移魂夺魄阵……

佟眼前出现叠影,越来越亮,直到纯白。

【10大堂,清晨】
【佟,南,白,郭,吕,李,祝,燕】

一片纯白,慢慢恢复成佟的主观镜头,南宫神色异样。

注:南宫是双重人格,此时的性格,内向羞怯,说话声音极小,不敢正眼看人。

南宫残花:师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佟愣着)是我呀,南宫,你不记得我了吗?
佟湘玉:喂,这个时候你可不要乱开玩笑啊,说好了等我一疯,你就给他们解开的!
南宫残花:那不是我说的!
佟湘玉:哎呀,你就不要再玩了,我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南宫残花:那真不是我,是我,但不是那个我,我叫南宫败柳,他叫南宫残花,我俩不是一个人。
佟湘玉:(疑惑)你俩是双胞胎?
南宫残花:算是吧,但我跟他……使用同一个身体!
佟湘玉:啥?
南宫残花:他睡着的时候,我就出来,我睡着的时候,他就出来,刚才他大概被你催眠了,否则我不会忽然醒过来!
佟湘玉:不可能,明明是他催眠我!
南宫残花:那就是被你反催眠了!
白打着哈欠出:这么早来客啦?哎,你眼睛咋这么红?我看看,以后可不许熬夜,这不找我心疼呢吗?
小郭追着秀才出:站住,昨天那首诗,最后那句到底是啥?
吕秀才:我还没想出来呐,好好好,等我想想,闲情正在搁笔处,笑看伊人贴花黄,怎么样?
郭芙蓉:这还差不多,罚你连抄二十遍,晚饭前交给我!
大嘴拎桶出:秀才,把你床收拾收拾,大早上不叠被,啥破习惯这是?
小六出:大嘴,帮我炸两馒头片,我得赶紧巡街去!
无双跟出:还是我来吧,要不要煎两个蛋?单面还是双面的?
佟又惊又喜:哈哈,你们都恢复正常啦?
众人:啥意思?谁不正常了?没事吧掌柜的?
佟热泪盈眶:没事,真的没事……天呐,总算结束了!
南宫残花:这只是暂时的!等南宫残花一醒,他们又会恢复原状!
白展堂:说啥呢?谁呀这是?
佟湘玉:没事,你不管……你,跟我来!
佟拽着南宫上楼,众人神情疑惑,小声议论。

【11佟寝,日】
【佟,南】

佟领南宫进门,转身关门,神情严肃。

佟湘玉:我不管你耍的什么把戏,请你到此为止,看在昔日同门的情谊上,我可以放你一马,你要再敢耍什么花样,呵呵,下面那几位,都不是吃素的!
南宫残花:你把我叫进来单独说话,说明你还是相信了我的话!
佟湘玉:不管我信不信,我都不会再让你伤害他们了!
南宫残花: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我就怕你没这能力,这几年,南宫残花越来越强大,我已经很少有机会醒过来了,半年前,他来过一次,幸好我中途醒来,才阻止了一场悲剧!
佟湘玉:这就是他说的那个意外吧?
南宫残花:嗯,这是后遗症,练移魂大法,会逐渐被那种支配人的欲望控制,练得越久,欲望就越大,精神也就越不稳定,最后会永远的迷失自我。就是说,我再也醒不过来了,而他,会变成所有人的噩梦。
佟湘玉:那你这次能坚持多久?
南宫残花:说不准,也许一两天,也许一两个时辰!在他醒来之前,必须找到冰魄静心咒,那是对抗他的唯一办法。(佟将信将疑)他之所以会被你反催眠,是因为没有休息好,又忘了吃药,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佟湘玉:喔?那个咒在哪儿可以找到?
南宫残花:全在你脑子里!
佟湘玉:我脑子里……可我啥都记不起来,过去那些事,我忘了个精光!
南宫残花: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还是算了吧,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佟湘玉:哎呀,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到底是啥办法?
南宫残花:深度催眠,可以帮你想起许多事,但要操作失当的话,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