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武林外传》当年被删减的六集剧本,读完让人细思极恐

《小师弟重塑新人生》

【1大堂,日】
【佟,白,郭,吕,李,莫,祝,燕,南】

众人围坐,佟叫白关上大门,转身坐回来。

佟湘玉:先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师弟!
众人:(惊)师弟?
佟湘玉:这几天的事,我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多少,但我以人格保证,以下的话句句属实。
郭芙蓉:怎么跟大嘴似的,(W)没事你接着说!
佟湘玉:十三年前,我爹请了点苍山的邱真人教我武功,我学了三年……
莫小贝:哇,嫂子,还练过武功呐?
南宫残花:确切地说,不是武功,是移魂大法!
佟湘玉:说白了就是催眠!十年前,我刚刚练出来,就擅自拿家人做试验,差点弄得家破人亡,我一怒之下,就对自己做了尝试催眠,把所有事情忘了个精光,要不是师弟过来寻仇,也许这辈子都想不起来……
郭芙蓉:等等,你师弟为啥要找你寻仇?
佟湘玉:我是百年难遇的催眠天才,而他是百年难遇的笨小孩,所以心理有点不平衡。
南宫残花:我挺平衡的,不平衡的是另外一位!
白展堂:咋的,你还有俩师弟啊?
佟湘玉:就一个,但他是双重人格,一个身体,两个脑子,(W)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他随时都有可能发作,所以我得尽快深度催眠,把冰魄静心咒想起来,那是对抗他的惟一方法。
李大嘴:那还等啥呀?赶紧催吧!
南宫残花:进行深度催眠,如果操作不当,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佟湘玉:我开这个会,就是想跟大家商量一下……
白展堂:没啥好商量的,我就问一句,如果你师弟发作起来,我们会怎么样?
南宫残花:你们会彻底疯掉,(朝无双)请看着我的眼睛……督!
祝无双:哟,还挺热闹,哪位是掌柜的?
佟指小六,无双上去就是一耳光。
祝无双:打今儿起,这片儿归我管,每月五十两保护费,少一文都不成!(冲郭)哟,小妞长得不赖嘛,跟大爷回去玩两天,躲什么呀?小脸儿还红了,爷就喜欢这调调儿……
南宫残花:督!(无双瘫坐)大概就是这意思,哪位还想再试试?
众人赶紧摇头躲到一边。

白展堂:湘玉,你跟我来一下!
白拽着佟回后院。众人瞪着南宫,南宫讪笑。

南宫残花:不是我要寻仇,是另外一位,这个,这个……我还是闭嘴吧我!

【2天井,日】
【白,佟】

白把佟拽进来,佟神情焦急,频频回头张望。

佟湘玉:你长话短说,时间已经不宽裕了。
白展堂:你还真打算深度催眠啊?
佟湘玉:这是惟一的办法,刚才无双的样子,你也看见了,你们几个疯起来,比无双严重得多!
白展堂:可是……不行,我宁可疯了,也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佟湘玉:你的心意,我都了解,但这次不一样,我冒险,不光是为了大家,也是为了我自己。大家进我这个店,是因为信任我,依赖我,可我非但没让大家过上太平日子,反而带来这么大的祸患!
白展堂:这也不能全怪你呀!
佟把白拽到一边,坐下,注视他的双眼。
佟湘玉:展堂,还记得你第一次对我表白的情景吗?
白展堂: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以前没机会,也不好意思。
佟湘玉:没关系的,你说吧,我听着呢!
白展堂:我吧……其实挺喜欢你的。(佟惊)真的,以前不说,是因为我这条件,要光是穷也就算了,我还是个通缉犯,再怎么喜欢,也不能拖累你……你笑啥呀?我是说真的……你咋又哭了呢?不是,你这哭哭笑笑的,到底咋回事啊?你是不是吓傻了?哎,你倒是说句话呀!

佟扑到白的怀中,拥抱……

佟湘玉:那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刻,我当时想,有你这番话,这一生就足够了。
白展堂:不够,这才哪儿到哪儿,咱俩连吻戏都没有呐!
佟湘玉:把这事儿办完了,马上就有了,整场没台词,全是吻戏!
白展堂:别逗了,回头切一暗场,跟没有一样!
佟湘玉:展堂,我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无论我去了哪儿,只要你在,我就会回来;无论我睡得多沉,只要你一叫,我就会醒来,这是一生的承诺,你接受吗?
白愣了半晌,懵懂地点点头。
佟湘玉:就这么说定了,咱们走吧!
佟朝大堂走,白跟了两步,忽然站定,挠头。

白展堂:怎么回事儿?我刚才为啥会点头?我到底寻思什么呐?
佟回头看他,画外音:天呐,这就是催眠的力量吗?怪不得会让人失控……

【3佟寝,日】
【佟,白,祝,郭,南】

佟盘腿坐在床上,南宫坐一边,众人环侍。

南宫残花:如果顺利的话,进入催眠状态之后,最多一刻钟,她就会醒来,之所以让大家看着,是因为我的缘故,我知道你们都是高手,我这双眼睛,如果忽然变红,请诸位千万别客气!
白展堂:啥意思啊?
南宫残花:眼睛变红,说明另一个我要出来了,如果不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祝无双:那要万一催眠进行到一半呢?
郭芙蓉:对啊,把你制住了,那掌柜的怎么办呐?
南宫残花:这是个选择题,把我制住,她就醒不过来,但要不制住我,你们就……
白展堂:这不坑人呢吗?不催了!
佟湘玉:展堂!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
白展堂:我答应你催眠,可没答应要做选择题!
佟湘玉:我说过,只要你一叫,我就会醒,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信了吗?
白愣了半晌,懵懂地点点头。
南宫残花:可以开始了吗?
佟环视众人,众人懵懂地点头。

佟湘玉:开始吧!
南宫残花:上次他被你反催眠,是因为你不信任他,所以会下意识产生强烈的抗拒心理,这样就很难进入状态,这次你尽量放松,咱们争取一次成功。
佟湘玉:明白,放马过来吧!
南宫残花:注视我的眼睛,不要分心,就是这样,现在开始回忆,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那里有扇门,只要能成功地打开那扇门,就能见到你想见到的一切……
南宫十指张开,在佟眼前一晃,随即合拢。

咒语起:红豆绿豆云豆赤豆黑豆白豆小豆大豆红豆绿豆云豆赤豆……
佟的眼前越来越白,直到纯白……

【4幻境】

白色背景,佟东张西望,停住脚步--眼前有一扇门。

旁边是白和另一个佟,正在重演当天那一幕。

白展堂: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以前没机会,也不好意思。
佟湘玉:没关系的,你说吧,我听着呢!
白展堂:我吧……其实挺喜欢你的。(佟惊)真的,以前不说,是因为我这条件,要光是穷也就算了,我还是个通缉犯,再怎么喜欢,也不能拖累你……你笑啥呀?我是说真的……你咋又哭了呢?不是,你这哭哭笑笑的,到底咋回事啊?你是不是吓傻了?哎,你倒是说句话呀!

佟扑到白的怀中,拥抱……定格。
佟欲开门,刚开了条缝,又走了回来。

佟湘玉:能不能再来一遍?从这个角度看,还怪有意思的,再来一遍,乖!
白展堂: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跟你说,你说,说说说说……(如同卡带)
佟湘玉:这算咋回事儿嘛,展堂?算了算了,不看就不看,先干正事!
佟去开门,却发现,门已经打不开了,猛拽,门把手掉了下来。

灯光骤暗,迅速变得一团漆黑。
一束聚光灯打下来,佟瘫坐,仰天哀号。
佟湘玉:展堂,救我……

【5佟寝,日】
【南,白,佟,祝,郭】

佟闭目端坐,众人环侍,南宫忽然睁眼,眼睛已经红了。

南宫残花:嘿嘿,这真是天助我也……
正在狞笑着,郭忽然用剑抵住南宫的脖子。
郭芙蓉:早防着你这手呐,闭上眼睛,不许回头,知道你眼睛会放电!
南宫残花:呵呵,连这都知道啦?(摸腰)
祝无双:别折腾啦,笛子在我这儿呐!
南宫残花:啧啧,一条后路都没给我留啊?
白展堂:你老实点儿,敢耍花样,直接就是死穴!
南宫残花:真的吗?我死了,师姐怎么办呐?你喜欢睡美人啊?好变态喔……
郭芙蓉:谁有你变态?一个身子俩脑袋,你当自己是哑铃呐?
南宫残花:骂人不要揭短嘛,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像她这样不吃不喝,连着睡上七八天,可就只剩下骨头架子啦!
祝无双:少废话!我们……不怕你的!
南宫残花:不怕就好,我数到三,你们放弃抵抗,否则她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白展堂:别逗啦,你根本没有谈判的资格!
南宫残花:-!
郭芙蓉:姑奶奶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
南宫残花:二!
祝无双:数到一千也没用,我们都是被吓大的!
南宫残花:三!(无双剑闪到一边)
郭芙蓉:我砍了你!/白展堂:把剑放下!
郭芙蓉:老白?/祝无双:师兄?
白展堂:(吼)放下,再不放我可点了啊!(郭放剑)你们先出去,出去!
无双和郭出门,南宫笑起来。

南宫残花:你做了个很明智的决定,把笛子还我!
白展堂:你先让湘玉醒过来,算我求你,真的,只要你肯放过我们,想要啥,我这就给你偷去,哥哥别的不会,偷东西是一绝!
南宫残花:我想要的,就是那支笛子,拿来吧!
白展堂:不要逼我,狗急了也会跳墙的!
南宫残花:你刚才有句话说得特别好……你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资格,睡美人只是个童话,而你,也不是那个王子。(吼)拿来!

白浑身一震,懵懂地递过笛子,南宫吹起来,尖啸。

【6大堂,日】
【郭,祝,李,吕,燕】

尖啸过后,众人恢复常态,南宫靠在楼梯口看着。

祝无双:哟,小妹妹,咱们又见面啦?
郭芙蓉:为什么要说又?咱们以前见过面吗?
祝无双:是啊?为什么要说又呢?
郭芙蓉: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我爹派过来的奸细?
祝无双:奸夫还差不多,走,跟大爷回去玩玩……
郭芙蓉:排山倒海!/祝无双:葵花点穴手!
南宫残花:哈哈,你们好好玩,我去陪下师姐,咱们一起happy。(回佟寝)
郭被点住,大嘴和秀才看过来。
祝无双: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当灯泡踩!
吕秀才:娘……
李大嘴:不怕不怕,干啥呀这是?看把庆喜儿吓的,有燕捕头在,看谁敢胡来,燕捕头?
燕小六:下面我要讲述一个关于数字的美丽传说,四是四,十是十,四十是四十,十四是十四……
李大嘴:疯了,全疯了,走,咱回屋做功课去!
祝无双:先别走,跟你们掌柜的说一声,姑娘我带回去玩两天,你们把钱准备好,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逾期不交,人就归我啦!
无双正准备把郭往外拖,秀才一闪念。

吕秀才:站住,你不能带她走!
祝无双:为什么?
吕秀才:我不知道,但你就是不能带她走,任何人都不行!
无双冷笑,转身欲拖郭,被秀才从背后抱住,无双一闪念。

第二部第八集(三十四回),黑白镜头。

吕秀才:芙妹别走……
白拦截不及,秀才从背后一把抱住无双。
吕秀才:你打死我好了,只要我还有口气,永远都不会再让你走了。
特写:秀才的手上,一滴,一滴,无双的眼泪。
祝无双:呵呵,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吗?
摘掉斗笠,转过身,秀才大惊。

无双一惊,闪到一边,瘫坐,小声嘀咕。
祝无双: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秀才挡在郭面前,郭一脸惊愕,犯嘀咕。
郭芙蓉:嗯?奇了怪了,我以前怎么好象见过你呢?朋友贵姓啊?
吕秀才:免贵姓吕,双口吕,姑娘你呢?

秀才迅速被大嘴拽开,狂打屁股。
李大嘴:叫你早恋,叫你早恋,这才多大,就会学泡妞了,跟你那傻爹一个德性……

【7佟寝,日】
【南,白,佟】

佟闭目端坐,白蹲在地上,痛苦地撕扯着头发。

白展堂:我的人生,你都做主了,那还要我干什么?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控制之中,那种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南宫残花:那就别活了呗,这把剑拿去,别客气!
特写,南宫的红眼睛,白懵懂接剑。
白展堂:(举剑)一百多集啊,片酬全让姓沙那小子领去了,我连顿盒饭都没混上!
南宫残花:不甘心?下次换个戏喽!
白展堂:算了吧,以后有戏,还是换别人演吧,我真不是干这行的料,永别了,演艺圈!
白正欲自刎,忽然转向,砍在南宫身上。
南宫残花:你……
白展堂:不关我的事儿,这把剑好象不受我的控制,不信你瞧。(举剑欲砍)
南宫残花:督……(白被定住)我知道了,你潜意识里,想必还是想保护她!不过很可惜,这个故事,你不是主角!
南宫举剑欲砍,白忽然活动起来,夺过宝剑。

白展堂:对不起,我死不死倒无所谓,但我绝不能让你伤害湘玉!
南宫残花:别忘了,她可是个虚构出来的人喔!
白展堂:我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你只要敢碰她一要毫毛,我就对你不客气!
南宫残花:督……
白展堂:别督啦,这招对我已经没用了,我不管人生是真是假,未来是祸是福,只要湘玉在,我就在,这就是我存在的理由,什么导演、编剧、演员、制片,一概与我无关,你可以歇啦!
南宫一惊,手有些颤抖,从怀里掏药,被白打落。

白展堂:现在吃药晚了点吧,朋友?
南宫残花:哈哈,你以为这就能制止我吗?你太小瞧我啦……
南宫迅速结印,被白点住。

白展堂:我就小瞧你了,怎么着吧?
南宫的画外音:不好意思,点穴只能封住我的肉体,至于精神,呵呵,师姐,你一个人也怪无聊的吧?我这就来陪你玩玩……

南宫微笑着闭上眼睛,咒语顿起。

【8幻境】
【南,佟,白】

黑色背景,一盏聚光灯打下来,佟大声呼喊。
佟湘玉:展堂,听得见吗?是我呀……
南宫残花:别喊了,没用的,这里只有我,你大势已去了!
佟湘玉:你是……
南宫残花:看看我的眼睛!
佟湘玉:(惊)你怎么能进来?这是我的回忆啊!
南宫残花:我来给你送行喽,这场游戏,已经差不多该结束啦!
佟湘玉:不可能,我答应过展堂,一定要回去的!
南宫残花:很可惜,你再也回不去了,不过看在旧日的情分上,我可以让你见他最后一眼,督……
镜头慢慢转成一片纯白。
佟和南宫站在一边,另一边,是白和佟,重演那一幕。
白展堂: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以前没机会,也不好意思。
佟湘玉:没关系的,你说吧,我听着呢!
白展堂:我吧……其实挺烦你的!
站在南宫旁边的佟大惊。
白展堂:你这人又懒又笨,又虚荣,还特别唠叨,每次一听你唠叨,我就想自杀,现在终于解脱了,我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诚恳地拜托你一句,等这戏杀青之后,就别再缠着我啦……
佟湘玉:够啦!
南宫残花:怎么样?这个告别仪式有创意吧?
佟湘玉: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刻,你竟敢给我毁了?
南宫残花:哎呀,我刚发现,你的眼睛竟然这么大!
佟湘玉:谢谢,不过晚了,你知道这么做,会有啥后果吗?
南宫残花:怎么?你这是在恐吓我吗?
佟湘玉:就算是吧,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身边的任何人!(结印)冰魄静心咒!
狂风大作,咒语骤起,南宫顿时被定住,大惊。
南宫残花:怎么会这样。(抱着头,苦苦挣扎)够啦,别再念啦,我错啦,我以后再也……啊!

【9佟寝,日】
【南,白,佟,郭,李,吕,祝】

南宫和佟保持不动,白如梦初醒,众人冲进门来。
祝无双:掌柜的……
白展堂:别动,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嘴:你在屋里,你问我们?
白展堂:等等,等等……实在想不起来了,先看看湘玉有没有事!
郭翻开佟的眼皮,仔细打量。
郭芙蓉:应该……还活着吧?
白展堂:去!(握手)湘玉啊,是我,听得见吗?听见就吱个声儿!湘玉?
无双顺手推南宫,南宫倒下。
祝无双:嗯?你怎么把南宫给点住啦?
白展堂:不是我啊?!
祝无双:不是你能是我?
白展堂:那可不好说,等着,我这就给他解开……
吕秀才:慢着,先看看是哪个。(翻开南宫的眼皮)是他,是他!
白展堂:这不废话吗?到底哪个他?
吕秀才:好的那个!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
南宫残花:坏了!
白展堂:啥?啥玩意儿坏了?说话呀!

南宫残花:深度催眠,最忌讳的,就是中途受到惊扰,刚才发生了那么多事,恐怕……
白展堂:不是,你能不能一回把话说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南宫残花:具体我也想不太起来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南宫残花再也醒不过来了!
李大嘴:那是好事啊!

南宫欲言又止,白推开大嘴。
白展堂:闪开,你有啥话,不妨直说,没关系的!
南宫残花:我师姐,恐怕凶多吉少……
白展堂:比例!凶是多少?吉是多少?
南宫残花:保守地说……凶是百分之九十九吧?
白展堂:那就是说,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是不是?
南宫残花:像她这种情况,如果当时醒不过来,以后就完了,即使侥幸能醒过来,人也废了!
白展堂:啥意思啊?
南宫残花:智力只有三四岁,最多五六岁,经过系统训练,能达到七八岁,生活基本可以自理!
白展堂:我掐死你……(被拽开)
众人:又不是他干的,再生气也不能错怪好人吧?再说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白展堂:出去。(吼)你们全都给我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交换眼神,陆续出门。
白把佟抱在怀里,心乱如麻。

白展堂:玉啊,你答应过,我只要一叫,不管睡得多沉,你都会醒,那我现在叫你,湘玉,别睡了,都等你吃饭呢,你要听得见,就吱个声,别再睡了,你不在,我怎么办?我一个人不行的,咱俩连场正式的吻戏都没有呢,你说过,整场没台词,全是吻戏,导演说了,不切暗场,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湘玉……

ps:宁财神的脑洞我是挺服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