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致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前女友

那件事之后,我和N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奇怪。我们都默契的不再提及那件事,也很少说话。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多月,虽然看起来我们之间并没什么变化,但我知道,N已经慢慢的在接受我。

我很开心,也开始准备找工作,还跟N的妈妈说拿到工资了就还钱给她,我家里不知道我在外面的事,但是我在外面工作这几年都有汇钱给我,我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和N也一定会在一起。

直到有一天,N回家的时候很沉默,我有些担心他,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N仿佛知道我会进来问他似的,我进来了还没问,他就说,S,回来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真真正正的恨死S了。她明明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当时明明是她自己选择离开的,现在回来是想再从我这里夺回一切吗?

我知道上面这些话肯定会招人骂,而且是狠狠的骂,我也希望这不是我的想法,但是当时的我确确实实是这么想的。我现在都很惊讶,当时我怎么能理所应当的把从S那里“夺走”的一切,认为成自己拥有的东西,并且安然的享受这一切。

不过那时我虽然生气,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努力平复情绪,然后问N,那你要回到她身边吗?N惨淡的笑了一下,说,她还会要我吗。

我没说什么,静静的走出房间,带上门的时候我对N说,其实我一直在等你爱上我,然后我回去了自己的房间,狠狠的撕烂了一本新借来的书,终于能冷静一点了。我只知道我不能放弃N,也不能放弃N,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们能稍微靠近一点,我绝对不会让S再靠近他一步。

我提出想回N所在的公司做前台,N皱了皱眉说公司现在没有收人的计划,他可能安插不进去,后来N的妈妈知道了这件事,跟我说可以帮我找更好的工作,没有必要一定要在N的公司,我推辞了,说还是自己看看。

其实S这几年在国外,一直和S的父母都有联系,他爸爸血糖有点高,S就在国外买了保健药寄过来,他妈妈喜欢一个化妆品的牌子,S也记得买护肤品寄过来,还时常通电话的,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所以,当S有一天出现在我家客厅的时候,我简直比被人扇了一耳光还难受。

现在我也不得不关注细节了,因为大家都喜欢找细节,这里我用了“我家客厅”这个词,肯定又要被骂,但是当时的我的确是这么想的,虽然我也想粉饰一下回忆,但是这些是真实发生过的,反正我都被骂了这20多页了,昨天的确是受不了有点想放弃,但是我最初的目的就是说出来以正视这段回忆,仅仅如此,我今天晚上再来看的时候会做好充足的被骂得很惨的心理准备的。

S来的那天我在房间里看书,听见N的爸爸妈妈有说有笑的回来,我很好奇,因为N的父母很少一起回来的,所以我放下书开门想问候一下,在楼上我就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我以为是N的父母的朋友,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客厅了,我站在上面在想就这样下去会不会不太合适,那个女人正好抬起头来。

是S,我不会认错,即使她改变了很多,长发都扎在脑后露出额头,化了淡妆,眉目间的淡然还是没变,只是比之前看起来成熟了,我觉得她是故意看我的,因为她看见我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甚至还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驾轻就熟的帮N的妈妈收拾,家里的东西,哪些放在哪里她都一清二楚。

我走回房间,挑了件合适的衣服穿上,也化上淡妆,把头发绑起来,适时的落下来几缕,然后下了楼,帮S倒上茶,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也向她投以微笑说,我没想到家里来客人了。

S似乎有点惊讶,但是她也只是短短的惊讶了一下,继而笑说,是啊,爸妈叫我过来吃饭。我没有接话,陪着笑了笑,低下了头。N的爸爸妈妈过来和S说话,问了她的工作和在国外的生活,S都笑着回答了,S很会拿捏说话的分寸,会适时的加一些有趣的见闻或是经历不让气氛冷下来,也很会逗人笑,跟她相处应该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如果不是对立立场的话。

我在旁边陪着听,那个时候我才知道S跟的导师在她研三的时候有个和国外合作的项目,他想让S去,当时连手续都办得差不多了,但S考虑到N就一再推辞没有去,她研究生毕业了之后这个项目也还没有结束,所以S一直都在帮导师跟进,在她研究生毕业之前导师又向她提了一下大概项目结束的时候有次长时间出差去国外,希望她答应,因为这对她之后的工作很有帮助,S只推说能去的话就去,后来她答应了。

这个时候我就在旁边,本该冷场的,但S马上说了一些其他的事,大家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

N回来看到S的时候很惊讶,相当惊讶,那个时候大家聊得也很开心,S转过头对N微笑着点了一下头。N愣在门口,我迎上去想接过他手上的外套,可是他直接越过我走向S,鞋都没换。我的手僵了半空,也只能自己收回,我没有转身,径自上了楼。

感觉N像是想说很多话,但都说不出口,最后只憋出了一句,你来了?

我听见S笑了,说嗯,来蹭饭的。

N说好……好,我先上去换件衣服再下来。

S笑,我觉得你应该先换鞋。

N自己也笑了,过去门口那边换鞋……

后面我也不知道了,因为我关上了门,我还承受不了这些。本来吃饭我都不想下去吃的,但是N的妈妈亲自来叫了,我也不好回绝,那顿饭我吃得索然无味,S和N还有N的父母其乐融融的对话只让我越来越感觉自己是个局外人,彻彻底底的局外人。

S仿佛从未离开,或者S实际上也未曾离开。就算我学得再像,也只是个复制品,在S面前只能完败。

这时候我莫名其妙的想起某本书上齐白石的话——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奇怪,也许人在山穷水尽时真会想歪的,如果笔者在正常时期,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这哪里是前女友厉害,这根本是和爱情做对,而且是和高智商的爱。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