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曾经最爱你的人总要娶别人

自上次饭局以后,热情似火的小周留了我的电话。我当然不想跟她有什么节外生枝的联系,但是为了过个场面,也只好无奈地留了。

自打那时小白怀孕起,可乐就脱胎换骨像个人了,再加上他老爹后来做生意有了起色,现在更是人模狗样。小周就更不用说了,官二代,后台杠杠的。这一对搁旁人看,怎么看怎么金童玉女。我不知道可乐爱不爱小周,没敢问,我怕听到不想听的回答。但我敢肯定的是,哪怕可乐爱她,也绝对忘不了小白,这个姑娘,已经深入他的骨髓,刻进他的胸腔,这个伤疤,就算是喝他妈云南白药可乐也补不好。

日子一天天过,可乐的婚期紧张地操办着,我想尽快忘记这件事,可是小周突然打我电话。

亲爱的,你下午有空没?哎呀可乐太忙了……我找不到人陪我试婚纱。

没空。我对着电话冷冷地说。谁他妈是你亲爱的,我在心里狠狠埋汰了一声。

你就陪我一下嘛好不好。她开始撒娇,我胃里泛起一阵恶心,刚想回绝。她又说,其实也是有另外的事找你。她顿了顿,昨晚我听到可乐说梦话,一直念叨小白小白什么的,你知道小白是谁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我说,你要去哪试婚纱?

小周亲热地挽着我,说一些场面上的客套话,分分钟令人作呕。

小烟啊,你知道可乐以前谈过几个女朋友吗?小周终于切入正题,以前我问他,他说就谈了一个,我才不信呢。

我不清楚啊,但我知道的就一个,感情很好,谈了很久呢。我笑眯眯地回答她。

哦。她显然有点挂不住,摸了摸肚子转移话题。小烟,你是不知道呢,生孩子可真折磨人,这两天啊,我吃什么都想吐,幸好可乐和我婆婆都很体谅我,在家变着花样儿做饭我才有点胃口,哎人家说孕吐厉害的怀的就是儿子,你说是不是啊……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思绪渐渐放空,想到小白,大着肚子也没吃上什么好的,最多就是可乐做的鲫鱼汤,每天每天的喝,已经觉得很幸福。

我跟你说啊亲爱的,小周还在废话,现在的男人真的不能轻信,我有个同事的妹妹啊,年纪轻轻就怀了孕结果男人不要她了,五个月都引产了呢……女人啊,还是洁身自好点的好……

心“咚”地一声坠了下去,我猛然抬起头盯着小周,我不知道她笑意盈盈的脸蛋下是一张多么肮脏的面孔,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说这些话给我听,只是,此时此刻的我握紧拳头,努力忍住猛扇她一耳光的冲动。

小烟,你怎么啦?她摇摇我的胳膊。

没什么,我甩开她的手往前走。

她追上来重新挽住我,显得亲热又黏糊,其实呢,确实有个事想麻烦你,我几个好朋友结婚都比我早,小烟啊,不如你做我的伴娘吧。

小白的肚子一天天隆起,那段时间我渐渐忙起来,越来越少的时间去陪她。小白一个人在家,大部分时间都睡得昏昏沉沉。偶尔会和我发短信,她说日子好像过得黏嗒嗒的,一点没有干净利索的感觉。我问她怕不怕。过了良久,她回复我:怕。但是没关系,尽头有他就好。

小白四个多月的时候,可乐火急火燎打电话给我:兄弟,晚上来家吃饭!有好消息!

我举着手机一哆嗦:什么好消息??小白生了?!

可乐在电话那头崩溃,你他妈就不能积点口德吗,一句话喷了老子一家三口,四个月就生的那是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快岔气。可乐又说,是你爷爷我升职了!!老子现在是小组经理,带一个小团队了。

哎呀我去,不错啊可乐,你们组是不是就你一人?

。。。。再见,你晚上不用来了。可乐火速中断了本次通话。

当然我最后肯定去了,老规矩,扛了一打啤酒。

许久没见小白,她现在胃口好极了,吃得多睡得多,但还是瘦。小胳膊小腿,在宽大的衣裳下显得不那么协调。有时我想,到底要爱的多深切,才会让一个女人甘愿作出这样的付出和牺牲。换作是我,我想我一定做不到,换作是任何人都做不到。但她不是别人,她是小白,可乐的小白。

晚餐很简单,几个小菜,啤酒才是主旋律。可乐一副功成身就的模样端起杯子,来,兄弟们走一个,老子总算熬出头了。下礼拜我就带小白回去。等我儿子出世了,你们记得给老子上个大红包。

小白坐在一边抿着嘴浅浅地笑,她望着可乐的眼神,像是在望一个未来。我又想起她的那句话:怕。但是没关系,尽头有他就好。

可是亲爱的,你的尽头,在哪啊……

可乐,你他妈能不能管管你媳妇儿!!!她是不是有病居然叫我给她做伴娘!!我对着电话河东狮吼,分分钟可以砍人。

你在哪?可乐有点出乎意料的平静。

干嘛!我没好气地回答。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现在在公司走不开,晚上老地方,见面再谈。

。。。。。挂了电话,我良久无语,心里涌起一阵难以名状的失落。可乐变了,真的变了……现在的他,沉稳许多,沉默许多,没有一句脏话,说话也不再以“老子”自居。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很不错的事,可是为什么我觉得难过,我想起那些夜晚,他还是可乐的那些个夜晚,眼神灿若星辰的夜晚,背转过身流泪的夜晚,端起酒杯摇摇晃晃的夜晚。那些回忆飘零的季节,你是那个不再回头的少年。

我准点赴约,可乐已经开喝。 我走过去,他冲我摇了摇啤酒瓶,你来了。

嗯,来了。

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喝着各自的酒,良久没有人开口。我瞟到他左手的戒指,心里堵的慌,终于忍不住开口埋汰他,婚还没结呢,戒指都戴上了,钻那么大颗,你他妈想闪瞎老娘的钛金狗眼啊。

他不说话,气氛有点不上不下。

你丫跟我装什么死,别以为你这样老子就不埋汰你了。我的情绪好像被拉开了一个口子,所有的,闷住快发酵的憋屈一下子蜂拥而出,我告诉你啊可乐,别提什么伴娘了,你结婚老子都不乐意去,当年你自己说……

做她伴娘吧,小烟。可乐突然打断我。

你说什么……?我愣住,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可乐!!你他妈再说一遍?!

他低下头不看我,一个人抽烟,算我求你,好不好?

可乐你他妈孬种!!你个怂比!!!!!你居然为了那个女的来求我?!我差一点就把手里的啤酒瓶甩他脸上。

你想打死我也好,想跟我绝交也罢。可乐抬起头,眼神平静又隐忍,做她伴娘吧,就当帮我最后一次。

自从可乐升职以后,小白整个人都开朗了许多。她开始琢磨孩子的小名,一有空闲就拉我去逛各大母婴超市。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小白会是个好妈妈。虽然她是单亲家庭,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从小就没得到过太多温暖。但是她说,绝不会让自己的下一代也经历这样的遗憾,既然孩子生下来,就一定会倾尽全力爱他护他,不会让他受一点苦。

那天我们在母婴超市,小白歪着头问我,小烟你说孩子小名叫雪碧好不好?她满脸都是藏不住的欣喜。

诶呀……不好不好,我摸了摸手边的小衣服,换一个!

为什么呀?小白急了,雪碧很好听啊,男女都能叫,跟可乐的名字也很搭~~

艾玛不行不行,我摆摆手,叫小黑都比叫雪碧好。

为什么呀为什么呀,小白开始十万个为什么。

艾玛这孩子,我惆怅地看着她……实在不忍开口,呃……小白,你真的没听过那句骂人的话吗,我草你妈个大血……啊内啥?

哎呀!!!小烟!!!!!她气得直跺脚,你还没有个正经啦!!!!!!

不正经的话题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世事的奇妙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人生下一秒会有怎样的际遇。那天的后来,我和小白遇到了一个无比正经的人。短暂的小幸福就此结束,往后,便坠入无边无际的深渊。你脚踩的地狱只是天堂的倒影,我唇角的故事终将是时间的灰烬。

。。。。。。。

小白的脸色很难看,嘴唇微微动了动,艰难地挤出几个字:“妈……你怎么来了……”

眼前的女人干净朴素,眼神却是凛然,她坐在出租屋的楼道口,显然是等了很久。事发突然,我也跟着乱了手脚,不自觉的把手里的母婴用品往身后藏了藏,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句:阿……阿姨。

小白妈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缓缓站起身,死死盯着小白的肚子。我一下慌了神,想转移她的注意力,阿……阿姨,上去喝杯茶啊……

还没等我说完,她猛地一个耳光就已经落到小白脸上。我一下就愣住了,这一巴掌花了狠劲,打得小白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小白抬起头,捋了捋凌乱的发丝,低声说:妈,对不起……

小白妈浑身发抖,卯足了劲儿又是一个反手耳光。小白咬着嘴唇不吭气。我急了,扔了手里的塑料袋就去拽她,阿姨你别这样,小白现在不能打啊,有什么话我们上楼好好说行吗,阿姨!!!

她大概也是气极了,我根本拉不住她,雨点般的巴掌落到小白身上,脸上,后背上。她一边打一边哭:不要脸的东西!你这是要我死啊……你这是要我死啊……

小白不哭,也不躲,就这么站着任她打。小白妈连拉带拽,情绪几近崩溃,我急得焦头烂额,又拦不住,只好打可乐电话。

场面已然失控,我捧着电话语无伦次,可乐,出……出租屋!!小白妈来了!!你快回来!!!孩子要保不住啦!!!!!!!!

。。。。。。。。

人呢??小白呢!!可乐大汗淋漓地跑回来,我坐在地上,边上躺着两个孤零零的塑料袋。

可乐,对不起。我小声说,小白被她妈拽走了,我没拦得住。

操!操!!!可乐狠狠对着空气抡了一拳,孩子呢!!孩子有事吗??

我摇摇头,没事。

可是怎么会没事呢,从他毫无预兆到来的那一天,就注定要改变两个年轻人的命运。爱情之所以美妙,就是因为它来的时候热气腾腾,香醇隽永;现实之所以残酷,是因为它永远是爱情无法挣脱的桎梏。

你知道引产吗?你知道什么是引产吗?

就是在你的肚子上找到孩子的头,然后一针打下去,穿透你的肚子,穿进他的脑子,让他死。

然后在24小时内,等待流血,等待撕心裂肺的宫缩,再把死胎生下来。

直到现在,我写这段字时仍然在发抖。小白跟我描述这些的时候,我阵阵发冷,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死亡与生命本末倒置,拼尽全力分娩出赤裸的绝望,这个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残忍的酷刑,怎么可以。

我还记得那天小白给我发的短信,她说:烟,我肚子开始有点痛了,大概是药起反应了。但是医生说流血以后才是真正的疼,她叫我再疼也别喊,得留着力气把他生出来。一想到他还在我肚子里就没了命,我就很绝望。烟,我也不想活了……

可乐捧着我的手机痛哭流涕。

我赤脚行走在地狱的刀口,与死神零距离亲吻。你在不在天堂,请你为我开门。

小周约我去看伴娘的礼服,我应了。

她仍然像上次一样亲热地挽着我的手,叽叽喳喳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脑袋一路放空跟她到了商场。

小烟,你试试这件啊?她举着一件抹茶色的小礼服看着我。

我说,你喜欢就好。

小周把衣服递到我手里,笑眯眯地说,我之前参加过好多婚礼,伴娘好像都是一水儿的白礼服,我觉得不好,又俗又普通,还和新娘撞色,所以我想啊,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给我的伴娘挑个出彩的颜色,这颜色你喜欢不?

我接过衣服,淡淡笑了笑,你做主,我都行。

进了试衣间,我重重叹了口气。照我脾性,就该把衣服摔她脸上让她有多远滚多远。可是,我又回想起可乐那天求我的样子。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说不清是眼镜反光还是要掉下泪来。他说,小烟,你就当是,帮帮小白。

我一听立刻就火了,分贝瞬间提高8度嚎他,可乐你居然还有脸跟我提小白!!小白当年为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他妈……

小烟!!!可乐吼了一声,我被吼地没了后话。

沉默良久,可乐取下眼镜沉沉地拂了把面孔,垂下头对我说,小周她,以为你就是小白。

什……什么?我的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心疼小白,不喜欢可乐,不管是怎样原因,对不起就是对不起,他也不配再拥有小白……

    (0) (0)
  2. 这就是他妈的生活.,我也是怀孕结婚之后才发现,那个口口声声娶我的人跟我谈恋爱的同时在异地有个准备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