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故事:曾经最爱你的人总要娶别人

那次回去以后,小白就感觉可乐不对劲了,所以偷偷留意了他的手机,一开始没找着什么可疑的。直到可乐洗澡的时候她翻到“10086”的短信,那一瞬间,她说,天好像塌了。

她偷偷把短信都拍了照,记了号码,然后把这号码从可乐的手机里拉黑了,趁可乐去上班的空档去找了那个女的。本来只是想问问事情的经过,结果两人没谈拢,那女的说小白不要脸,死缠烂打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还自称自己是可乐爹妈认可的儿媳妇。(相亲认识的)小白被她说的火了,推了下那女的,叫她不要胡说八道。结果对方不是省油的灯,一个电话喊了两个闺蜜就把小白给揍了。

那晚的夜风不再温暖,凉飕飕的直吹进人心窝子里。可乐跪在小白跟前,月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形成一道很深的阴影,我看不清他的脸。我揪起可乐的衣领,强压住翻滚的怒火低声问他,你他妈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乐沉默,然后自顾自地拉住小白的手,嗓子哑哑的,夹杂着浓重的鼻音,老婆,你相信我吗?

小白没说话,可乐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小白赌气走了之后,可乐他妈乐开了花,上蹿下跳上赶着给他安排各种相亲。可乐开始不愿意去,他妈就哭天喊地,正赶上那时候他接的项目烦心,又和小白闹着别扭,最后拗不过,他就去见了一个,就是那个“10086”,叫什么蓓蓓,姓什么我也记不清了,总之是ABB之类的叠名。

见面第一回可乐就说了自己有女朋友,为了应付爹妈所以才赴的约,回去该怎么交代就怎么交代,就说看不上他就行。结果那个蓓蓓一下子就被可乐“坦诚”的品格深深吸引了,认定了他是个好男人,回去之后就开始频频联系可乐,但也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就说做个朋友,可乐默许了。

那天,在我家的互殴事件结束以后,可乐在外面喝了个烂醉,蓓蓓知道以后逛了大半个城的清吧去找他,最后给找着了。醉酒后的可乐胡言乱语说了很多他和小白的事情,蓓蓓更加觉得他就是个绝世好男人。

然后,可乐说,等他第二天醒来时,就已经是在宾馆的床上了,当然,旁边还躺了那个蓓蓓,杀千刀的蓓蓓。

可乐说,从没想过要背叛,醉成那样,甚至不知道自己那晚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可是蓓蓓一口咬定他们发生了关系。可乐慌了,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小白,一方面因为这姑娘是相亲认识的,牵扯到家人更加难以交代,他怕蓓蓓和父母说了这事儿各方面都难以收场。但是后来蓓蓓说,没想过要他负责,这件事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那段时间他很乱,觉得对不起小白,也无法面对那个姑娘,他消失了几个礼拜,本来想着等事情缓缓,再和小白坦白。谁知那蓓蓓开始表现的很正常,对话也很正常,后来不知怎么让她知道可乐把小白接回去住了。她一下就发了疯,发的短信也开始不对劲起来,说不到两句就要求他和小白分手,于是可乐就把蓓蓓名字改成了10086。

可乐说,他知道事情要瞒不住了,本来这礼拜就打算和小白坦白的,谁知道她自己发现了,还去找了蓓蓓,更没想到蓓蓓会打她。

可乐拉住小白的手不肯放,咬着嘴唇努力想忍住眼泪表现的正常,可是话说出口已然是带着哭腔,老婆,你会原谅我吗。

小白冷冷地抽回手,皲裂的唇边缠着发丝,她说,可乐你知道吗?引产的时候,我以为这已经是这辈子我能经受的,最大的痛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那个痛和现在比,实在……不足挂齿。

我被你毁了,完了……我已经完了……

广场没怎么变过,依然是满眼流动的灯光,星光投下它可以到达的地方,不远处的出租车停靠在路边,偶尔有路人穿过呼啸的风,望一眼路边铺满眼泪一片狼藉的爱情便匆匆走过。空气里凉凉的味道把时间拉得格外缓慢悠长。

可乐再也忍不住,他的哭声好像低低的吼,小白你原谅我好吗?我再也不等了,我明天就去跟家里说,我们结婚吧,把证领了,我明天就带你走,再也不等了,好吗?好吗??

我不能……没有你啊……

小白想笑,可是她一咧嘴角,眼泪就蜂拥而出,XXX(可乐大名),我活了二十多年,就挨过三个人揍,一个你亲妈,一个你情人,还有个我亲妈,全是为了你。我跟你在一块儿,除了遭罪就没有过别的事儿。但是我不在乎,我没想到现在……小白哭得语无伦次,你给我的,比她们三个任何一个耳光都更狠。我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你……

太迟,太迟了。迟的不是现实难以逾越的鸿沟,迟的是被时光浸泡的承诺;迟的不是被岁月侵蚀的爱情,迟的是不复存在的坚定和勇气;迟的不是一个人多年的隐忍,迟的是委屈痛苦时你不在身旁。

那天的最后,我和可乐把小白送上出租车,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恨你。

望着车消失在夜色里,我驻足张望了许久。我不恨你,这是真正的告别,告别那些无畏的时光,告别抵死不悔的爱情,绕了一大圈,你我都再次踏上无法回头的归途。

我不恨你,因为我不再爱你。

那晚之后,我便很少见到小白,更多的是陪着可乐。那段时间的可乐,格外安静,也不再喝酒,更多的时候我和老杨只是陪他安静地坐着。我们聊天的话题很单薄,我和老杨都刻意回避提起小白,反倒他总会说起小白的种种细微末节。许多个肃穆的夜晚,他的面容隐没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表情,只是每每提起小白的时候,他的眼里会亮起一种格外夺目的微光。

可乐说,小白做菜不敢放盐,总是烧出没味道的菜。每次他大喊又太淡啦,小白都会举着锅铲重重地敲他一下骂他重口味。

可乐说,小白不喜欢他每次上完厕所都不放马桶圈。

可乐说,小白看上的一双鞋子他没买。

可乐说,小白能喝酒遗传她爸。

最后可乐说,小白是不是还没离开他。

我扶着他的肩膀说不出话。老杨恨恨地开口,王八羔子,自己做的事儿就自己承担。

一转头可乐已经红了眼,他说,要是孩子还在就好了,我还是他爸,小白还是他妈。

良久,他又叹了口气,我不是人。

相聚又分离,莽撞又荒唐。青春不老,黑夜漫长。岁月轻狂,时间抵挡。地狱天堂,不知去向。

小周和可乐的婚礼前夜,我宿去了新娘家里,和另外两个伴娘。一晚上,小周和所有待嫁的姑娘一样兴奋不已,喋喋不休的和闺蜜们憧憬明日出嫁的情形,商讨婚鞋该藏在哪里,明天该如何为难破门的伴郎团。有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她似乎不再那么面目可憎。我突然明白,过去和现在唯一相悖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主观上的耿耿于怀。

在他们分开之后,小白曾对我说,和可乐在一起的日子,有过快乐,心里却总是闷闷的揪着,大概就是因为不是正确的人吧。相爱却互相折磨,注定无法走到最后。分开的痛楚总会被时间冲淡,日子不会停,你总要继续前行。

我不知道小周和可乐是不是相爱,但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即将牵手走过今后所有的日子。相爱何须相守,相伴何须相爱。这他妈的,就是生活。

婚礼当天,小周化了精致的新娘妆盘坐在闺床,宽大的婚纱遮住她微微隆起的肚皮。可乐一袭西装,胸口别着鲜艳的玫瑰。老杨带头破门,伴娘们叽叽喳喳地出题刁难。

新郎!五秒内说出三个你爱新娘的理由!

可乐艰难地挤着门缝涨红了脸,温柔!美丽!善良!

结婚以后钱谁管?

全给老婆!

饭谁做?碗谁洗?地谁拖?

我我我!全是我!!!我保证以后老婆最大!!老杨!塞红包!!

小周低头笑靥如花。门外的伴郎团势如破竹,黑压压的人群蜂拥而入,大家手忙脚乱地找鞋子。小周前夜特意叮嘱我们,鞋子别藏得太难找,老杨翻箱倒柜一下就提溜了出来,焦头烂额的可乐害怕再被刁难,一把抱起床上的小周就冲出房门。

宴席上,新娘挽着她父亲缓缓走过红毯。追光灯打在她脸上亮晶晶的,雪白的婚纱衬得她愈加娇艳,这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台上的可乐眼神切切,他即将牵走他的新娘,当然不再是小白,眼前这个与曾经岁月无关的姑娘,是他孩子的母亲,日后的伴侣。

婚礼的司仪效仿西方牧师念誓词,

可乐,你是否愿意娶小周为妻,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伴娘服勒得紧紧的,以至于我不得不用力呼吸,好像要把肺顶穿。鬼使神差下,我传了个短信给小白,最近好吗?

她回,还好。

我深深呼了口气,可乐回答:我愿意。

一切都进行的顺理成章。在青春的记忆里,曾经飞扬跋扈,曾经醉酒高歌,曾经失声痛哭,曾经有个身影不破楼兰誓不还。你从时光中走来,我在记忆中隐退,日日夜夜的描述刻画成永恒的遗憾。

婚礼上可乐喝得七荤八素,他拉着我和老杨的手语无伦次,不停说,兄弟,永远的好兄弟……

我说,可乐,你还记得我同意给小周做伴娘的时候你说答应我一件事吗?

可乐摇着脑袋说记得记得。

我说这件事就是好好照顾小周,一辈子。

可乐拍着我的手答应,好,好,我答应你兄弟。

回到席间,老杨凑到我耳边轻声说,你丫终于放下了?

我问,放下什么?

老杨故作神秘地笑,你丫是装傻逼呢还是当我傻逼?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你一直喜欢可乐,我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着推了下他的脑袋,你特么才傻逼,少废话,来跟老子走一个!

杯中酒一饮而尽的时候,我收到小白的第二条短信。

代我向他问好,新婚快乐。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心疼小白,不喜欢可乐,不管是怎样原因,对不起就是对不起,他也不配再拥有小白……

    (0) (0)
  2. 这就是他妈的生活.,我也是怀孕结婚之后才发现,那个口口声声娶我的人跟我谈恋爱的同时在异地有个准备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